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廷 > 第六百零八章 慌慌张张
    ‘科道’,是两个部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俨然一个鼻孔出气,行动一致,令朝野畏惧。

    六科这边几十个,大声斥责朝廷‘乱政’,扬言要封驳圣旨,很快就引起了都察院的反应。

    ‘科道’的道,指的是十三道监察御史,总数一百一十九人,比六科人数毫不逊色。

    科道这边奏本还没送上去,监察御史们闻风起舞,一道道奏本也火速写了起来。

    涉及到‘国本’大事,他们自然上赶着,热情蓬勃,不少人还准备‘以死相抗’。

    万历年间的‘国本之争’并没有过去多久,言官大获全胜,压的皇帝退让,这是明朝朝廷党争剧烈而起的一个开端。

    当初的那些言官,鼓手,后来无不登上高位,煊赫一时,比如杨涟,左光斗,赵南星,再比如还‘健在’的李邦华。

    现在,又有机会,他们就是一群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科道一动,其他的言官,诸如六部的主事,员外郎之类,九寺的大小官员,凡是有功名的,有上奏之权的,纷纷拿起笔。

    这一天还没有天黑,通政使司就接到了近百封奏本,连章抟击,绵绵不绝。

    周延儒这会儿已经在钟粹宫等了很久,除了里面传出朱慈烺愤怒的咆哮声,其他再也没有,任由周延儒站在外面。

    范文景来来去去,向周延儒汇报着外廷的事情。

    到了天黑,范文景来到周延儒身后,看了眼黑漆漆的钟粹宫门,低声道:“大人,外面越闹越激烈,六科那边打定主意要封驳那道圣旨,并且弹劾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冲着三司,有些人煽风点火,点出了征西伯的名字。”

    周延儒老脸铁青,盯着钟粹宫的大门,道:“没什么奇怪的,希望周正交出兵权的不止是我们。尤其是那幕后之人,比我们迫切的多。”

    范文景神情凝重,道:“大人,我担心那幕后之人还有其他手段,不断的逼迫征西伯。另外,征西伯那边十分的安静,什么动作都没有,学生很是不安。”

    周延儒深吸一开气,脸角如铁,太阳穴好似要炸开,道:“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范文景默默一阵,道:“大人,征西伯显然是被激怒了,现在想要破局,要么是皇上让步,要么就是征西伯温和处理。皇上这边是打定主意不肯退让,那只能找征西伯了。”

    周延儒头痛不已,轻叹一声,道:“老脸已经卖光了,不够用了。”

    范文景神情幽幽,道:“皇上被人蛊惑,听不见外人之言,两厢争执,两虎争斗,能怎么办?”

    周延儒十分的疲惫,心累,他这个首辅,做的很不是滋味,看似掌握大权,实则一直在进退两难中挣扎,简直窝囊至极!

    周延儒内心窝囊,继而很是愤怒,冲着钟粹宫大门咬牙切齿的喊道:“陛下!如果您一意孤行,置大明社稷于死地,老臣也就由着您,现在老臣就辞官,连夜归乡,您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吧!”

    范文景听着心头大惊,周延儒要是走了,朝廷绝对会迅速崩塌!

    周延儒虽然这样喊,却没有真的转身就走,而是依旧盯着钟粹宫的大门。

    钟粹宫里登时安静了,或许朱慈烺也知道周延儒要是撂挑子不干的后果。

    没多久,钟粹宫打开了,朱慈烺站在门口,,想来不会太好。

    周延儒一见,想上前,发现双腿僵麻,只得抬手道:“陛下,老臣不管您听信谁的谗言。现在今非昔比,您若是比征西伯过甚,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您现在罢手,老臣做个和事老,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朱慈烺冷哼一声,道:“挽回什么?朕随手拿过的,难不成还要求他一个臣子?他要是还知道伦理纲常,就应该跪在朕面前请罪,有这样逼迫皇帝的臣子吗?他周正的眼里,还有朕这个皇帝吗?”

    周延儒站了那么久,直觉浑身冰冷,忍不住的喊道:“陛下,难道你真的要逼周征云造反不成?”

    黑夜中的朱慈烺看不清表情,却没有说话。很显然,哪怕他再自恃身份,也害怕周正真的谋反。

    好一阵子,朱慈烺才道:“你要朕怎么办?”

    周延儒连忙道:“立即下一道圣旨,了结宗室谋逆一案,而后召集群臣廷议,为征西伯叙功,加封为国公。”

    “不可能!”

    朱慈烺断然拒绝,冷声道:“周征云把持军权不放,不主动上交,那就是要谋逆,朕绝不容他!即便现在无法处置他,将来朕亲政,第一个杀的就是他!”

    范文景听着头皮发麻,脖子发冷。

    这位小皇帝还真敢说,不知道宫内宫外都是周正的人吗?这句话要是传到周正耳朵里,你这个皇位能坐稳吗?甚至于,你的命能保住吗?

    周延儒已经是第二次听到类似的话,心里将那幕后之人恨极!

    就算你有这个想法,在没有实力之前,也应该藏起来,岂能宣之于口?

    现在就好比小孩子打架,肆意的放狠话——现在可不是小孩子打架啊!

    周延儒心里翻腾,恼恨无比,盯着黑影里的朱慈烺,道:“陛下,如果您不下这道圣旨,老臣担心您没有这个机会了!”

    朱慈烺明显的发怒,大喝道:“他周正还真的敢弑君吗?天下人不会饶了他,他会粉身碎骨,就跟那董卓一样!”

    周延儒气急,不再顾忌,直接怒声道:“陛下,您怎么这么糊涂,再不回头,您就得死了,毒死您,再换一个人做皇帝,真的有多难吗?”

    朱慈烺真的怒了,一步冲出来,怒吼道:“他敢!”

    徐文爵赶了过来,盯着周延儒呵斥道:“放肆!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陛下!周延儒,你与那周正一丘之貉,我告诉你们,你们不会得逞的,陛下就是陛下,谁也不能欺侮!”

    周延儒根本不理会他,看着朱慈烺道:“陛下,还请早做决断,切勿听信小人之言,现在还来得及!”

    就在他们说还来得及的时候,李邦华急匆匆的来了先是行礼,而后急色的道:“张贺仪要求再次封城。三司,东厂,锦衣卫都动了,不知道要干什么。”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