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怪厨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酒后要说话
    readx();  白路反应过来,赶忙说:“我一朋友喝多了,就是唱歌、喝酒,让那家伙醒酒,我花钱,吃的喝的都是我的,别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就是出来玩,不过不能送回家,给打车钱倒行。@,”

    张庆庆笑道:“给打车钱,这话也就你能说出来,你好歹是个大明星,记住了,以后一定别说这样没几块钱的话,吃吃喝喝就成了,五个人够不够?”

    “我们就俩人,你觉得呢?”白路很虚心,什么都要问上一句,这要是被何山青知道,一定会大骂他装纯。

    “反正你花钱是吧?去什么地方?去哪儿玩?”张庆庆再问。

    白路说:“你这是难为我,我哪知道啊?这样,你让她们定地方,只要三环以里,哪儿都行,价钱无所谓,吃什么喝什么,我都包了,就是一哥们喝多了,想找个地方跳舞,把酒精折腾出来。”

    “知道了。”张庆庆说:“等我电话。”

    于是就等电话吧,白路放下手机,问司马智:“怎么样?”

    “没事,缓会儿就好。”

    白路说:“你都吐绿的了,缓会就好?”

    “真没事。”司马智苦笑下说道:“绿的?我吐过红的,黄的,再吐点绿的算什么?”

    “红的是血,黄的是什么?番茄鸡蛋汤?”白路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胆汁。”司马问:“绿的是胃液?”

    “我也不清楚,好象都是胆汁?”白路说:“吐白的才牛皮。”

    “白的是什么?”司马问道。

    “吐白沫,就是中毒了。”白路语气很深沉。

    司马笑了一下:“滚你的蛋,武侠书看多了是吧?”

    白路说:“一听你说话就知道和社会脱节,现在哪有人看武侠书?都是看玄幻。”

    听到这句话,司马怔了下。身体前后晃了几下:“是啊,老了。”

    没到两分钟,张庆庆打回来电话:“定好了,你先往东三环开,我让她们订房间,订好包房给再给你打电话。”说完问道:“我把你电话号告诉别人行么?”

    “肯定行。”白路说:“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肯花钱请客,有的是妹子扑过来。”张庆庆说:“先挂了,一会儿再打给你。”

    白路说好。等挂断电话,跟司马说:“走,叔叔带你去跳舞。”

    司马哈哈一笑,关上车门。

    因为不知道目的地,白路继续走辅路,司马放下车窗,靠着椅背。歪头看向窗外后视镜,看了好一会儿自己,叹气道:“是老了。”停了会儿又说:“也肥了。”

    白路说:“你不胖。”

    “胖不胖的自己知道。”司马说:“天天喝酒,就这张脸,起码大出一圈。”

    白路看他一眼,没有接话。

    司马继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好一会儿,把脑袋歪过来跟白路说话:“我和高远不一样。和小三也不一样……是了,就没谁和谁一样。反正我得去谈生意,我得去喝酒,我最不喜欢这个时候,就是喝完酒往家走的时候,几分钟以前还是热闹喧哗、满桌都是朋友,怎么说怎么笑。几分钟以后就呆在安静车里,车内车外好象是两个世界,太冷清。”

    “有时候我就想,是虚假的应酬、酒桌上的欢乐是真的,还是离开喧嚣。一个人走向冷清、回归自我是真的。”司马问白路:“你呢?”

    “我什么?”白路问回道。

    司马晃晃脑袋:“没什么。”再说道:“我的生活就这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怎么也得有一百七十天这样度过,喝酒无所谓,无非就是吐,红的黄的绿的,能吐出来就赢了,呵呵。”说着话忽然自嘲的笑了一下。

    白路问:“要不要喝水?”

    “不喝。”司马继续说:“没有人知道,我最少有六次喝的人事不知,不是喝断篇儿,是直接在酒局上就倒了,没有人知道,我爸妈不知道,高远他们也不知道,不过,我不难受这个,你选择的路,所有一切都要自己抗,抗不下也得抗。”司马笑笑说道:“告诉你件事,我做生意其实挺能赚钱的,真的,以前,我公司有八成业务是我谈的,现在也得有一半必须由我出面,我说的是大单子,你不出面不行啊,不喝酒也不行,想赚钱么?那就喝。”

    司马一直在说话,白路只安静开车,在夜晚的北城,似乎连风都静下来,在听司马说话。顺便地,白路想起豹子,刚才那会儿,豹子也说陪人喝酒喝到人事不知,似乎有所求的生活总要付出些代价。

    司马苦笑下说道:“你知道么?一个人取得成绩,会想让世界都知道,我赚钱了,也想让世界都知道,可我跟谁说?也不能说,今天这单生意,七百万,在大年根谈下笔七百万的生意,而且是刨除掉成本以后的利润,七百万,我一单生意能给公司赚来七百万,除去税,除去打点的钱,怎么也能拿个三、四百万,算是大生意吧?应该高兴吧?可我跟谁说?跟高远?小三?还是家里人?又或是大街上拽个人?”

    “富贵不返乡,犹如锦衣夜行。”司马道:“我不是锦衣夜行,我是天天穿着夜行衣夜行。”

    白路小声说:“其实,这个不重要。”

    司马笑道:“我知道,老话说,除死无大事,我知道,可我就是想虚荣,就是想炫耀,问题是怎么炫耀?同学会请大家吃饭,每人给个苹果手机?那不是炫耀,那是发傻。”

    听司马说炫耀,白路又想起满快乐,是啊,那丫头也就是想炫耀来着,可自己不配合。

    就这时候,张庆庆打来电话:“东二环外钱柜贵宾包,东西她们都买了,直接过去就行,告诉你,可别放我鸽子,我丢不起这人。”

    白路说:“那不能。”跟着问道:“你不去?”

    张庆庆说:“我还真不能去,你玩吧。”说着挂上电话。

    不去问张庆庆为什么不能去,白路问司马:“知道钱柜吧?”

    “哪个?”司马问道。

    白路:“东二环外。”

    “知道,从这拐。”司马开始指路。

    白路看看他的状态,很顺从的在路口转弯。

    拐弯以后,司马忽然没了说话兴趣,陷入沉默之中。白路则是想起满快乐,这好多天都没有打电话过去……

    没多久开到地方,司马说:“酒醒了,不去行不行?”

    白路一个字的废话都不说,下车关门锁车,拽着司马走去大门。

    张庆庆还是很靠谱的,先不说她找了多少朋友过来,在歌厅大门口就等着俩女孩。这大冬天的,硬是穿一身单薄裙装,腿上是黑丝袜。

    看到白路和司马进来,俩女孩赶忙迎上来:“上楼。”

    白路问:“你们是张庆庆的朋友?”

    “是,就等你俩了。”俩女孩都往白路身边靠,原因倒不是白路有多大名气,实在是司马一身酒气,还有点儿晕头晕脑的样子。

    他们刚进电梯,一妹子电话响起,接通后说道:“来了,马上到。”这是楼上朋友在问白路来了没有。

    很快进到包房,特别大一个房间,有卫生间、有会震动的小舞台,有好多个话筒,无线的、立式的……

    白路进门时有妹子在歌唱,大门一开,歌声马上停下,甚至有妹子过去暂停音乐,一个看起来娇小的妹子很热情的招呼道:“过来坐。”她是走过来拉着白路胳膊往里带。

    白路一看,七个女孩,无一例外,全是薄衫短裙,也全是年轻漂亮,化着精致的妆,

    房间里有大大小小四张茶几,当中两个最大茶几早已摆满啤酒,还有小吃果盘什么的,这些玩意要提前结帐,大略看下,最少要一千块。

    白路先做介绍:“那什么,我是白路,他是我朋友。”

    “知道了,先喝一个。”一妹子端酒杯走过来。

    ……后面的事情就是喝酒唱歌,因为人太多,也没法说悄悄话,基本是一说话就喝酒,即便是唱歌间歇,也要碰杯共饮。

    司马是来醒酒的,却也喝上几瓶啤酒。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在白路到来的半个小时之内,又是先后来了九个妹子。同样没有例外,都是典型的夜店范,短裙黑丝袜。

    妹子多了总要照相,各种照片照上许多,唱歌照、喝酒照、空瓶子照、拥抱照,还有好多女人在一起的露大腿照,当然少不了合照。

    这个晚上,司马是最佳配角,基本不参与任何对话和合照,基本就是喝酒、唱歌、跳舞。

    舞是一定要跳的,乱晃一气,让酒精跟着汗水一起离体。

    房间里十好几个妹子,先前买的四箱啤酒很快喝光,白路又让服务员拿上来四箱,大家边唱边玩,时间一晃就是下半夜两点。

    司马终于缓过来一些,于是酒局散场。

    为表示感谢这些妹子的捧场,白路请大家吃饭,大晚上的分乘六辆出租车去饭店,幸好没多远就是通宵营业的饭店一条街,选间大包房,这么多人硬是挤在一张桌吃饭。

    饭店灯光明星,于是又是拍照。

    吃吃喝喝,时间过很快,等离开饭店已经是早上四点多。大家在饭店分别,妹子们说以后再聚,白路先送司马回家,再回大房子。(未完待续。。)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