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怪厨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要去找麻烦
    readx();  一直喝到夜半,几个人喝的乱爽,林子说改天回学校找寻找寻青春的影子。司马说现在就去,去翻墙,像以前那样。

    这帮家伙喝的有点晕,想到就要去做,纷纷起身,被白路拦住,一间客房扔一个人,让他们麻溜睡觉。

    搞定这帮家伙,他却是愈发清醒,不想睡,就去楼下拿瓶啤酒,上楼顶吹风。

    楼顶有个架棚,顶部横着几根长木,下面放着两张竹躺椅。白路躺上去,看着天上的半弯明月,竟是格外的亮。

    风也不大,微微吹动,并不太冷。

    在这个时候,喧闹城市寂静下来,街面偶有汽车快速驰过,其它再无动静。

    白路感觉真舒服,发自肺腑的感觉舒服。和沙漠时相比,现在如生活在天堂一般。

    这一夜很美,饮酒赏月,心情放空……这一夜很美!

    第二天,柳青临上班前通知白路,十一点以前必须到饭店撑场子。白路说好,看见丁丁跟她们一起下楼,随口问道:“又去公司?”

    作为还没过气的不太有名气的美女演员,丁丁曾拥有过暴光度,经纪公司不想放人,找她谈过几次合同。

    丁丁回道:“去什么公司,是去饭店给你打工,都没钱付房租了。”

    “说的好象付过房租一样。”白路鄙视道。

    丁丁反鄙视:“你还真好意思要啊。”说着话出门。

    连丁丁都去饭店帮忙,周衣丹也一起过去,等这帮丫头一走,一楼瞬间空下来。

    白路去厨房冲咖啡,他嫌咖啡杯小,弄个大罐头瓶子。好象冲大碗茶那样冲了满满一瓶咖啡,用抹布包着拿去客厅。

    “你干嘛?”何山青打着哈欠走过来,左右张望一番:“都走了?”

    “走好几年了。”白路坐在沙发上捧着罐头瓶子吹气,好象吹茶叶沫那个动作。

    何山青坐过来:“这是什么茶?”坐下后闻到味道,叹气道:“别告诉我你在喝咖啡。”

    “喝咖啡怎么了?少见多怪。”白路继续往瓶口吹气。

    “你就糟蹋东西吧……等会儿,我拿个杯子匀我点儿。”何山青去厨房。

    “不匀,自己冲。”

    “你得扣死?喝个速溶咖啡也这德行,老子在家都是磨咖啡豆。”不多时,何山青端杯咖啡出来:“今天有什么节目?”

    恰此时电话响起。白路边接电话边回话:“没节目。”又跟电话说:“怎么事?”

    电话那头是明臣,解释说:“昨天一直拍戏,助理把你的电话给忘了,说吧,什么事。”

    白路想了想:“昨天给你打电话了?不过你怎么才回。找牺牲是不?”

    明臣很无奈:“刚不是解释过了?”

    “算了,我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鸭子找你拍戏,预约时间,让你一定得到。”

    明臣回道:“尽量吧,现在我的时间不属于我,是公司的。”

    “尽量就成。”

    “大概拍多久?”明臣问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在珍妮弗演唱会后面。”

    “珍妮弗?你要是能找来珍妮弗拍戏,我免费给你演。”

    “想什么呢?你原来就欠我两场免费演出,再说了,这场戏不是我投资。要多少钱,自己找鸭子谈。”

    “少来,如果不是你的原因,我根不接这戏。”明臣学会了白路的说话方式。

    “说那么多干嘛?你反正是答应了。”白路挂电话。继续捧着大罐头瓶子喝咖啡。

    何山青叹息:“老子得搬家,和你在一起。品位直接被无限拉低。”

    他刚说完这话,林子从楼上下来:“你搬哪?你搬走,我住你的屋。”跟白路说:“商量商量,我也搬过来吧,没事哥几个就喝喝小酒,多爽。”

    白路表情严肃放下玻璃罐子:“你不能有这种腐朽思想,我们不能为了点水酒就变得没有志气。”

    “滚蛋,这么说定了。”林子坐到何山青边上,看看白路的大罐头瓶子问道:“这玩意是咖啡?”

    “长见识吧?”何山青笑道。

    又过了会儿,鸭子和司马也起床下楼,白路告诉鸭子:“拍戏的事,通知明臣了。”

    “他怎么说?”鸭子问。

    “说尽量。”

    “尽个屁量。”鸭子仰坐在沙发上:“对了,过两天我妈生日,给做个寿桃,再弄点酒。”

    “我也要一个,过几天我妈也生日。”林子说道。

    白路郁闷道:“你们五个人,算上父母十五个人,加上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是三十五个人,一年才三百多天,平均下来,我十天就得做一次寿桃?做梦!”

    “别人不管,先给我做一个。”鸭子说,跟着又说:“一会儿回家收拾收拾,晚上搬过来,在你这住,找到读书时的感觉。”

    “休想!”

    “休什么想?反正那么多空房子。”

    司马智想想:“我也住过来吧,你呢林子?”

    林子笑道:“英雄所见略同,哈哈。”

    他们几个很开心,白路很郁闷,瞧昨天晚上那顿酒喝的,喝出问题了不是?劝说道:“不能这样,你们是富二代,要有追求,要开豪车住豪宅,专门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这才是你们该有的生活。”

    何山青想了想:“你是在说自己么?”

    鸭子跟着说:“你有豪车豪宅,连警察都敢打,还霸占丁丁、青等众多美女,四条全占了,实在可恨!我们要打倒你,拯救世人。”

    白路不承认:“胡说八道,我没有霸女。”

    “管你那些,说真的,我真得搬过来,你是没看到我爸那张阶级斗争脸,一回家就挨骂。好象我不是他亲儿子一样。”鸭子说道。

    白路被这几个家伙弄的头大,起身去拿衣服:“你们死不死的。”开门出去。

    “留把钥匙。”鸭子喊道。回答他的是咚的关门声。

    何山青说:“别指望了,我住这么久,还一直没钥匙呢。”

    司马智笑道:“要什么钥匙?自己一个家,父母一个家,这里还一个,换着住,多快乐。”

    几个人说了会儿话,何山青琢磨琢磨:“咱好象忘了件什么事情。”

    司马一下想起来。给爷爷打电话:“我朋友饭店的事情怎么样了?”

    “问你二叔,我对那饭店倒是有点兴趣,哪天带我去看看。”老人家发话。

    “知道了。”司马挂电话,打给二叔:“二叔,事情怎么样了?”

    “你能不能不给我找麻烦?你说你哪来那么多狐朋狗友?一点不会做事。就知道得罪人,得多大仇恨才能在开业第一天被查?”

    “二叔,改天再训我,那事情怎么样了?”

    “怎么样?不让那帮孙子掉一层皮,我马上改姓。”司马二叔的脾气也挺大。

    这容易理解,他打招呼办的执照被扣,可以理解为你不知道我。可是我再次打招呼。你不但不理会,还在开业第一天找麻烦,等于是打脸一样,必须要个说法。

    不过他这么说。就是还没开始动作,司马智回道:“知道了,二叔再见。”

    挂电话以后,时间尚早。刚九点多一点儿。司马智问话:“路子能不能去工商局了?”

    “我靠,很有可能。赶紧走。”

    “叫不叫高远?”

    “叫他干嘛?让他和传奇妹子过二人世界吧。”何山青当先往外走。

    被司马智猜中了,这时候的白路在去往工商局的路上。只是吧,上班时间全城堵车,出租车上的白路很郁闷,问司机:“区工商局怎么走?你告诉我,我腿着去。”

    “跟你说不清,你连现在在哪条街都不知道,让我怎么说?”师傅也闹心堵车,不过更闹心堵车时客人下车,一下车就没钱收了。

    白路摇下车窗往外看,红绿灯在三百米开外,也就是说还得慢慢爬行许久。问司机:“师傅,工商局还多远?”

    “远倒不远,三千多米吧。”

    看眼计价器,白路丢下二十块钱。司机赶忙说:“这地方不让下车,哥们,别害我啊。”

    “不让下车?”

    “恩。”

    “我跳车成不成?”说着话,双手一按车窗,脚下使劲,身体嗖地窜了出去。幸好边上是公交车道,暂时没车,不至于撞倒撞伤。

    “我靠,你不能这么干。”司机喊道。

    白路当没听见,朝前方跑去。

    一气跑到报刊亭,随便买份报纸,然后问话:“师傅,区工商局怎么走?”

    “去哪地方干嘛?怪不好找的,往前走,过三个路口右拐,走一个路口左拐,再一个路口右拐,没走多远有条小巷子,穿过去,在马路对面有个四层老楼就是。”报刊亭老板说的是捷径,不用绕路。

    白路伸出大拇指:“记忆力真好。”

    “这算什么?你要说邮局,我更熟。”

    白路说行,下次问你邮局怎么走,道谢后离开。

    按师傅说的路线走,二十分钟后,白路进入区工商局大门。

    工商局有个服务大厅,白路没去,直接进办公楼,刚一进门被保安拦住:“找谁?”

    看人家这派头,连你字都省了。

    白路斜他一眼,随口说道:“你往上打电话,爱通知谁通知谁,就说军体路标准饭店的老板来找麻烦,我在楼下等十分钟,没人下来,我自己上去。”

    我去,这人怎么这么狂?保安犹豫一下:“请问你找谁?”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