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进化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肝肠寸断
    首先是碎肉——枪托看起来有点扁,瞄准的那块也彻底走形——但是这都无伤大雅,毕竟枪托和瞄准这块刘畅基本不用——但是看到枪管的略微扭曲,就让他有点接受不了了。

    刘畅看着那略微扭曲的碎肉枪管,不知道这东西还能不能用。而就算能用,那射击会不会炸膛,弹道会偏离到哪个方向,这些都是刘畅需要考虑的问题。

    远程武器就这么一个碎肉,还不知道能不能用了,刘畅叹了一口气之后,又看向了自己另一件安身立命的东西——巨刀。

    刀具,尤其是大型刀具,毕竟不是精密枪械,这东西想来也应该皮实许多,但是刘畅刚才在被炮火冲击的过程中,毕竟还是用他当了盾牌,让他承受了大部分的爆炸冲击,现在看来,就连那厚背巨刀,都有些脊部弯曲了。

    而至于他的第三件武器——匕首,早就随着自己碎裂的衣物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所以说,现在刘畅的现况大概是这样的——赤身,浑身是伤,耳朵轰鸣,鳞片碎裂,三件武器坏了两件丢了一件,而对手还不知道在哪里。

    惨。

    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刘畅目前的处境,不过好在他已经数次绝望过,生死边缘也算走过几遭,更关键的是,他在和流对战之前,已经有了想到现今惨状的心里准备,所以,躲在石头缝里。压在废墟之中,刘畅的心境并没有因为目前的惨状而有丝毫的波澜。

    因为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要了解自己有多惨,而是如何在如此惨状之下,还能寻得一线生机。

    所以,他慢慢的吧枪口,对准了手头的缝隙之外。

    外面硝烟弥漫,抬鼻子闻过去就全是硫磺和泥土烧焦的味道,所以刘畅也不是太担心流会在瞬间发现自己的存在——因为刚才那短暂的失去意识肯定也只是强烈爆炸后的瞬间昏厥,事实上刘畅知道,从自己被炸到清醒。应该连十秒的时间都不到,这期间浓烟弥漫火光四射,流不可能那么容易发现自己这个小身板儿到底飞向了哪个角落,所以他肯定得找。

    漫无目的的轰炸是下下之策,刘畅现在终于又处于了隐藏的状态——只不过这个隐藏,不是我暗敌明,而是双方皆暗——谁也不知道谁藏在哪里,如同两个捉迷藏的游戏者。谁先抓到谁,谁就占到了先机。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漫无目的的等待——出去对劣势者来说不是好计策,刘畅蹲在废墟之中,真正的如同一个狙击手一般,开始等待起了对战的时机——因为他相信。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对胜利者来说反倒更容易急躁,因为胜利就在眼前,唾手可得的时候。那刀口的肉就越发显得诱人无比。

    所以刘畅得等——他不得不等。

    时间过得很快也很慢,爆炸声传出去五分钟之后,刘畅终于捕捉到了一丝流的动向——他看到了自己视距之内,浓烟飞舞的方向被什么东西搅动了一般,速度突然很快的飞向了四周。

    刘畅知道,这是流路过了。

    这个机会如果不把握。就会一闪而逝,他知道流很急躁,因为再过几分钟,说不定人类的军队就会过来,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夹杂一些脑域异变者之类的很可怕的人物,所以他搜捕的身形就显得更容易被发觉。

    这可能是流的引诱,但是同样的,刘畅也希望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今天被解决掉——他没有信心或者说没有勇气再次去面对这么一个可怕的敌人——所以,在面对那被搅动的浓雾的时候,刘畅选择扣动了扳机。

    枪声轰鸣,子弹脱膛。

    刘畅扣动扳机之后,就开始祈祷——他祈祷碎肉的子弹不要炸膛,他祈祷弹道的轨迹不要偏移的太多,他同样祈祷自己瞄准的是正确的方向。

    然后,上天听到了他的回应,满足了他的一个愿望——第一个愿望。

    碎肉没有炸膛,子弹确实也脱膛而出了,但是弹道轨迹却是偏移了不少,子弹飞向的地方,不是他先前瞄准的方向,然后,空中又传出了一声子弹击中甲胄的闷响——他的第三个愿望——“自己瞄准的是正确的方向”也没有实现。

    但是结果却是出奇的好,他击中流了——他瞄准的是错误的方向,但是子弹却恰恰飞向了正确的位置——瞎猫逮到死耗子的一枪,误打误中的一枪。

    刘畅的运气出奇的好,空中血花乍现之后,流隐藏的身形也被击打而出——他身上的那反光的洁白甲胄,因为破损了一片而失去了折光的效果,流也捂着胸口,望向了刘畅射击的方向。

    然后——加特林的炮管,也横移向了这里。

    不再犹豫,刘畅在看到子弹击中对方之前,或者叫在扣动扳机的同时,就已经起身了——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这枪命不命得中目标,对方都会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地,然后反击——所以,他在扣动扳机的同时就踢开了身上压着的石板和碎石,身体横移,校准之前的弹道轨迹之后,再次向着目标飙升而起轰鸣的碎肉枪响。

    轰轰轰!!!

    刘畅一边移动一边开着枪,一边开着枪一边躲着飞射向自己的子弹——或者叫炮弹,然后心中一边默数着自己开枪的次数,一边看着流不断接近的身形。

    一,二,三,四……

    四枪都没有命中流,然后在第五发也就是刘畅弹夹里第六发子弹的时候,流终于接近了,他狂奔着巨大的身体,带起的狂风已经吹到了刘畅的脸上,然后他加特林炮管中的子弹也越来越密集,让刘畅不得花费大部分的精力去躲避它的时候,刘畅终于踏出了让流怎么也想不到的一步——迎上了对方的炮管。

    刘畅右手横着刀,斩掉了两发冲向自己脸颊的子弹,然后左手碎肉扣动扳机,在流完全想象不到的这个角度,近距离的,扣动了扳机……

    然后流中弹了,是颗毒弹,毒弹射进了他的胸口,然后子弹在他的血肉中碎裂开来,根根弹片如同钢针一般插入他的血肉,然后把里面携带的精华毒液,注入进了他的身躯。

    然后刘畅也中弹了,是榴弹炮一般巨大的炮弹——加特林的射速太快了,刘畅斩得了两颗子弹,却挡不住全部的子弹,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速度不可能比子弹快,他所谓的斩掉躲避,都是基于一种先知先觉,距离越远,准备工作越充分,越有效。但现在这么几乎脸贴脸的距离下,刘畅迎向了炮管,就不可能不中弹了。

    子弹轰鸣,一颗被他用刀身挡下,一颗射进了他的腹部,然后在那里炸裂开来。

    轰的一声响,刘畅倒飞出了十几米,伴随着皮肉熟透的焦臭味儿,他一路喷洒着鲜血的倒飞了出去,然后滚落地面,内脏洒了一地。

    确切的说,是属于内脏中的肠子,洒了一地。

    肝肠寸断,肝肠寸断,之前的刘畅一直以为这是形容心情的,学生时代的他,看过无数次肝肠寸断的情节。武侠中,女主角弃男主角而去了,男主角肝肠寸断;爱情电影中,女配角跟着有钱人跑了,男主角肝肠寸断;生活中,小六丢了十块钱,肝肠寸断;小明家庭作业没写,老师请家长了,肝肠寸断;小芳今天尿裤子了,肝肠寸断……

    肝肠寸断这个词用了太多次,所以就显得有些毛毛雨了,让几乎所有人都忘记肝肠寸断是多么惨烈的画面,多么痛苦的感觉了。

    所以,今天刘畅乍一尝到肝肠寸断的感觉——他就真的肝肠寸断了。

    疼!

    无与伦比的疼!

    疼得想要立时昏厥过去的疼!

    惨烈!!

    无法形容的惨烈!

    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看着自己的肚皮被烧焦,看着自己的肠子从腹中流出来更让人感觉惨烈的画面了!!!

    刘畅看到这种画面的第一感觉是想吐——然后他就吐了——吐出了一口碎肉块——伴随着鲜血——他不知道这肉块是属于胃部还是肺部,但是就这么吐出来了——还是半熟的,发着肉香。

    让刘畅惊奇的是,他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承受了这么巨大的痛苦,自己竟然没有昏厥掉,他不知道这种不科学现象的产生是因为自己意志力过于强大还是基于他的身体已经异于常人。

    反正他没有死,也没有晕——所以,他还得爬起来战斗——因为如果他现在不爬起来,那接下来那就真死真晕了。

    所以,刘畅只在让人绝望的痛苦中沉沦了三秒半,他就把肠子塞回了腹腔,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

    然后,他就发现之前浪费自己半秒钟之间塞肠子这个举动完全是一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下腹部的那个伤口太大了,大到已经堵不住缺口了的地步,大到了肠子根本无法归位了的地步。

    所以,伴随着他的起身,肠子又流了一地。而这次伴随着他肠子流出的,还有一个小瓶子,这小瓶子在内脏和鳞甲的双重保护下,没有碎,就那么橙黄橙黄的夹裹在一群肠子中间,颜色格外亮眼。(未完待续)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