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进化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奇迹中人
    “杀个我用不用准备那么充分啊?”刘畅看到流目前的造型,一阵寒意从心底生出,如果他现在不是浑身鳞片的话,想来早就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有些事情,确实是需要准备的。”流一手端着一个六个枪管,每个枪管的都有人类小腿粗细,枪管加起来有一个人环抱那么粗的超大加特林,一只手捏着周凯和老板娘的腰身——如同握着两只捆在一起的死兔子。“毕竟你是李先生最得意的作品,而李先生又是我最敬佩的一个人,所以,我从来未曾看轻过你,就如同我从来未曾看轻过他一般。”

    看到刘畅已经到了天台,流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神色,开始和刘畅假意闲聊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彻底掌控了局面,在这开阔的环境中,他的力量,他高达将近六米的体型,乃至他的隐身能力,都能发挥到极致。

    流对阵刘畅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双方的体型差距,刘畅只到流的膝盖那么高,而且腰还没对方的小腿肚子粗,所以,只要刘畅战斗的时候如同老鼠一般钻到人类的建筑里面,还是很让流头疼的——因为刘畅的微观控制能力太强了,而且钻进建筑里面,会严重影响流的速度和隐身能力——他走到哪,哪的建筑就崩塌,这在战斗中,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所以,既然现在刘畅已经上了天台,那他在流眼中几乎就等同于一个待宰的蚂蚁了,看到这种情况,就连远在不同城区的四个兄弟,都同时发出了一样的焦急叫声。

    “蠢货!”十七号使劲的跺了跺脚。

    “蠢啊!”十六号也不自觉的撇了下嘴。

    “奇迹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吗?”一号和二号睁开眼相互对视了一下,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的绝望的神情,“在开阔环境中,刘畅根本没有抬手之力啊!老二,你看到流现在的造型了没有,是完全克制刘畅而进化出来的造型啊!”

    “是的,尤其是他的头,和身体其他部位的颜色不一样,那甲胄已经进化到了有些晶体化的感觉,想来即便是碎肉,也很难射穿他的脑袋了,也就是说,现在的流已经没有弱点了!”

    在老大和老二一起惋惜的时候,刘畅也同样发现了自己所面对的局面——他上来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劣势局的准备,但是却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个死局。

    “唉,刘畅,你不该上来的。”被流握在手中,周凯眼中露着恐惧的情绪,但更多的是惋惜,“你死了,我们同样还是得死!”

    “是的,你们肯定都得死。”流笑道:“说实话,刘畅,这些天来是你,让我完全停滞了关于繁殖的进化,而全部把精力放到了今天这场对战上,这让我很不痛快。因为个人的战斗力对于一个种族来说,并不是那么十分重要的,所以,我一直想拥有后代,是你让我终止了四年来一直前进的脚步,而且又杀死了我费了很大精力才诞生出来的一个孩子。”

    “你也同样抓走了我的亲人。”刘畅看对方有聊天的兴趣,也就不妨继续着话题——因为他需要时间去想办法,去想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这个开阔地的办法,所以,他不介意闲聊,甚至还刻意延长着话题的广度。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很想不明白,你说为什么李老师会把十七号他们交给你呢,他应该不会想不到你们会威胁到我的存在吧?”

    “是的,这也是我想不通的问题。”流看到刘畅刻意拖延时间,也没有拆穿他,因为在他看来,今天的事情已经成定局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付出了很多的精力,把进化的脚步完全放在了针对一个人的身上,他现在的形态已经完全克制刘畅了——强大的嗅觉功能防止刘畅的偷袭,强大的头部防御措施进行弱点加固,防止被碎肉一枪爆头,以及强大的生物毒抗能力让他不再惧怕刘畅的毒液,最最后,他现在还选择了万无一失的进攻环境,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是一场完美的战局。

    “你所李先生为什么要把十七号他们给我呢?”流和刘畅同样想不通这个问题,“你说,他预料到今天你会面对这样的结果,还会把十七号他们交给我吗?”

    “还会交给你吗?”十七号远远的听到这句话,猛然睁开了眼睛,视图讯息中断,眼前变成了红雾的世界,而和他共享视图讯息的十六号,也同样因为对方的中断,而被拉回了现实。

    “十六,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十七把眼睛瞪大,看向了十六号。

    “什么事情?”

    “你说流和刘畅这场战斗是公平的吗?”十七问道。

    “当然不是公平的。”十六号摇头,“本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现在更是进入了死局,有什么公平性可言?更何况,厮杀这种事儿,又不是欧洲的决斗,中国的打擂,谁在乎公不公平?胜了就是公平,死了就是不公平,这个世界从来也没有过公平。”

    “是的,既然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公平的,那你说,如果李轻水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的一切事情,他会希望我们怎么做?”十七眼睛发亮。

    “他当然希望你能帮一下刘畅,起码给他一个相对的公平。”十六号说着话,眼睛突然瞪得和十七一般大,“难道你是想……”

    “是的,之前我一直理解错了一个意思……”十七号说着话,重新闭上了眼睛,“之前我一直想观看一场奇迹,殊不知我们本来就是这个奇迹的本身……”

    十七号说完这句话,流突然感觉眼前一黑。

    而正在和流高谈阔论的刘畅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因为他的注意力从来就没从流的身上放开过,虽然他一直在闲扯着一些在他看来没用的话,但是注意力却前所未有的集中着——因为生死关头,他想不集中自己的注意力都难。

    所以,当他看到流神色一变的一瞬间,当他听到流声音中断的一瞬间,刘畅立刻做出了最及时也是最快速的反应——进攻和逃跑。

    进攻和逃跑,乍一看是两个充满了冲突的词汇,但是此刻用在刘畅的身上,用在他现在所做出的动作上,是再适合不过的——因为他的手指在扣动扳机,而他的脚却猛然踩踏进了天台的地面,这两个动作因为是同时进行的,所以,在这一瞬间,刘畅确实是在进攻加逃跑。

    轰,轰!!

    空中传出了两声巨响,第一声是碎肉的轰鸣,在刘畅扣动扳机的瞬间,碎肉的子弹喷吐而出。而第二声轰鸣是刘畅一脚踩碎天台地面的声音,在他强大的力量震动下,那水泥砖石结构的天台地面瞬间破了一个大窟窿,烟尘四起之下,刘畅的身体也及时的掉进了那个窟窿之内。

    这些都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流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自己会眼前一黑,情况紧急他也来不及去想这些东西,但是在眼前一黑的同时,流就立刻心生警兆,来自所有生物的战斗本能,让他用最快的速度一跃而上天空,及时的躲开了刘畅的毒弹。

    而流在跳上几十米的高空之后,视力也再次恢复,然后他举目西望,眼中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十七!”

    “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西城区那边,十七号对着十六号摊了摊手,“那点残留的电波实在不够搅风搅雨的,得,现在用完了,看都没得看了。”

    “哈哈,这次你可是彻底得罪流那家伙了。”十六号也从十七号的视图讯息中清醒了过来,“估计这次如果你计算失误,他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

    “随便吧,谁赢谁输还不知道呢。”十七号婴儿的小脸上,露出了肥嘟嘟的笑容。

    流现在心情很坏。

    当他以为自己已经绝对控制住了局势的时候,却出现了他想象不到的变数——而片刻之后,他想到了能造成这种变数的人——只有十七号。

    而这种变数,其实背后也代表着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合作的决裂,比如繁衍计划的搁置,比如很多很多。这些比如都是流最关注的东西,而他这些最关注的东西,在他眼前一黑的瞬间几乎全部烟消云散了开来,这是比放跑刘畅更不能让他忍的。

    所以他愤怒,然后愤怒的情绪是需要发泄的——任何物种,在愤怒的时候都是会发泄的。

    而流发泄的方式,就是把手中的两个人类一把握成了肉泥,然后把凌空远远丢向了天台之上,让那血肉如雨的场景,冲击着里面的那双窥视的眼睛。

    “既然事情已然至此,那就都给我去死吧!”流一手丢到肉泥,一手端起了那枪管比炮管还粗的加特林,把如雨的子弹,倾斜向了下方刘畅逃命的方向。

    轰轰轰!!!

    空中响起了不亚于碎肉的连串雷鸣。(未完待续)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