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盛唐破晓 > 第九百八十九章 弈者风度(八)
    上官婉儿终究不愧是巾帼女相,相王李旦和梁王武三思束手无策的兵源问题,在她手中,却是轻轻巧巧便得到了解决。

    另辟蹊径,别出心裁,目光跳出了中枢两京的南衙和北衙,锁定在朝争焦点之外,为李旦安排好了托底之策。

    两京地方铺兵,绝不能算得上精锐,尤其是骑兵,即便全都收拢起来,数量怕是也极为有限,没有南衙一个军卫的规模,但作为几乎没有任何风险,绕开所有政敌攻击的最佳选择,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然而,上官婉儿在骊山做出这个动作,长安内外朝臣公卿,都在议论纷纷的时候,李旦酝酿了许久的奏疏也已经拟定完毕。

    这份奏疏荟萃了相王府所有幕僚西席的全力,秉烛达旦,字字推敲,成就了好一篇雄文。

    骈四俪六,通篇礼仪道德,家国天下,持论高远正大,言辞冠冕堂皇,有气势,也有忠心,有担当,也有忧虑,读来令人心潮激荡,深思摇曳。

    然而内里却是空虚至极,字里行间夹杂着他的真实目的,所谓的扩编方案,没有具体实施计划,也没有将要达成的目标,就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要兵。

    李旦亲自开口,声情并茂地朗诵过一遍,也不知代入了何等情绪,读罢之后,涕泗纵横,潸然泪下,张口便是重重有赏。

    泪水迷住了他的眼,也迷住了他的心,他甚至产生了莫名的信心。

    也许母皇看到这份奏疏,能察知他的宏图抱负,给予大力支持,直接让他明修的栈道化为现实,那么,会是怎样一副画面?

    他的手中,掌握了大周军队的两个杀手锏,又掌握了战力最强、规模最大的两支南衙军卫,还有北部军在暗地里呼应,试问皇族朝中,还有谁能与他匹敌?

    于是乎,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给权策预先写的解释信件,不写了。

    他的理由也很是朴素,如果武后真的采纳了他的这张蓝图,那么预先写的信,反倒是授人以柄。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临时变卦,让他梁王兄的一番谋划落在了空处。

    神都四门外,官道上的草丛树林中,有不少等着信使过路,执行截杀任务的暗人,白白受了几日的苦楚,一无所获收场。

    两日后,李旦的奏疏到达骊山,进入通政司。

    通政司众多官员誊录存档,整理节略,被里头的大胆内容惊得目瞪口呆,几乎不能握笔。

    奏疏还没有离开通政司,轩然大波就已经在华清宫、骊山、长安疯传开来。

    文臣武将奔走相告,哗然不已,议论声四起。

    总体观感趋于一致,都很关切相王殿下的身体健康,尤其是脖颈以上,觉得这相王李旦长久不在御前行走,也没有参与朝政,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借着扩编之机,鲸吞右玉钤卫、左领军卫,即便是最大胆的话本儿、俗讲,也不敢写出如此桥段剧情。

    但在权策党羽的眼中,却不去管李旦的身体如何,怒火无可遏制,李旦这是蹬鼻子上脸,敌意汹汹,让他插手焰火、虞山两军,已经是退让一步,他却得寸进尺,觊觎权策的军中嫡系,那是断然不能容忍的。

    夏官侍郎王之贲才伤愈返回衙署履职不久,听闻这个消息,狂吼两声荒谬,立时带领麾下的几个郎中,闯进夏官尚书郑愔的签押房,强烈要求终止征召地方铺兵的行动,并以铺兵守护地方有责,断然不可擅自调动的理由,质疑郑愔调动地方铺兵的合法性。

    郑愔哪里能做主,打着官腔,不置可否。

    王之贲暴怒,索性撕破脸皮。

    “尚书为军事主官,首要考虑应当是军政畅通,兵事乃是国之大事,凡事皆应思虑周全,谋定而后动,绝不可因一时之利,擅自动作……”

    “尚书急匆匆将铺兵召集起来,以图幸进,眼下派不上用场,可是要再散回各地?堂堂军国大政,流于儿戏,夏官衙门尊严何在,威信何在?”

    “尚书部堂高官,国之重器,却讨巧卖乖,彩衣娱亲,此番却并不落入人眼,徒然贻笑大方,岂不面羞乎?”

    王之贲言语如刀,咄咄逼人,同时脚步迁移,欺身到郑愔桌案前头,压迫感满满。

    郑愔脸颊涨的通红,并指如刀,哆嗦着指着王之贲,“你……放肆,不敬上官……以下犯上,你……该当何罪?”

    “不敬上官?哼哼”王之贲冷哼连连,夷然不惧,“你这上官,行事做人,可有值得敬重之处?”

    郑愔重重一锤桌案,口不择言,大怒道,“你……速速退下,本官自有弹章呈上,且看你嚣张能到几时?”

    “下官就等着尚书的弹章,不过在这之前,下官等人……”王之贲比划了一下随行而来的几个郎中,“将不再执行征召铺兵的公务,并立时将所有人等发回原籍”

    “你……胆大妄为,怎敢坏我大政?”郑愔这下忍不住了。

    他在夏官衙门根基浅薄,衙门中的中层主干,尽是前任袁恕己的人马,而袁恕己就位太仆寺卿,归顺权策,他的人马顺畅投入王之贲和薛崇简怀抱,要真铁了心抵制,他全无办法。

    “哼哼,你且去问问上官昭容,就知我敢是不敢?”王之贲丢下一句狠话,拂袖而去。

    临出门,一脚踹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整个夏官衙门清晰可闻。

    在此之外,地官侍郎狄光远以极为公开的方式,给内侍省的上官昭容写了封公文札子,以銮驾久驻骊山,职官不宜久离职守为由,敦请御前皇族亲属,军卫大将,效仿豫王李素节,以国事为重,尽早陛辞,返回任所执事。

    之所以公开,是因为这封札子呈递到上官婉儿面前,经了好几道手,长安留守府司马王之咸送出长安,武侯卫将军赵仓送上骊山,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送入华清宫,内侍太监杨思勖送到上官婉儿案前。

    信中的意思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御前皇亲,军卫大将,说起来不少,但指向性最明确的,无疑是庐陵县公、右玉钤卫大将军权竺。

    让他返回右玉钤卫,自是对李旦试图吞并右玉钤卫的直接回应。

    但更重大的意思,在信件之外,狄光远行事之激进已是朝野公认,他用这种方式表明,以他为首的激进势力,已然愈发壮大,若是再有横加煎迫之事,必将面临不可测之后果。

    这是个破天荒的警告。

    王之贲大闹夏官衙门,强硬将上官婉儿为李旦兜底的努力粉碎一空。

    惹得朝野兴奋不已。

    到狄光远一出手,长安为之噤声。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