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七六七章 南斗昆仑,二五仔燕宗主
    黄氏家主,到死也没想到,他会死在自己家里,死的这般轻易。

    到死也没想到,堂堂大嬴神朝的新帝,会亲自上门,说了不过几句话,便直接痛下杀手。

    这等行为,若是传出去。

    简直是毁人三观,逼格尽碎,档次掉出大荒世界。

    正常点说,也算是完全不顾及现有的明面规则和潜规则,直接掀桌子点房子了,很容易没朋友。

    呃,虽然新帝压根不需要太多朋友,有几个能站在同一层面交流的就足够了。

    其他的,她都不在意。

    甚至于,大嬴神朝,她都不在意,她的根基都没有绑定国运。

    如今坐在那个位置,每天做好自己的事,纯粹是不愿意如此随随便便的撂挑子而已。

    嫁衣淡淡的瞥了一眼黄家主的尸体,一步跨出,转身离去。

    黄家主的尸体,瞪大着眼睛,靠在墙上,完全没人发现。

    好半晌之后,祠堂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惊恐惨叫。

    “家主的魂灯,灭了!”

    黄家主的尸体,被人发现,黄氏从上到下,都慌了,高层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先去弄清楚到底发生了,再者,家主暴毙家中,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半个时辰,卫兴朝便挺着一张死人脸,带着人出现在黄氏的牌坊之下。

    “拦路者,格杀勿论。”

    一声大喝,卫兴朝迈步向内走去,离都的两位一品外侯,紧随其后,后面还跟着四个一身阴冷气息的老者,眼如鹰隼的左右扫视,随时准备出手。

    卫兴朝一路横冲直撞,来到黄氏的祠堂大门外,一脚踹碎了大门走了进去。

    瞥了一眼此地汇聚到的黄氏高层,各种老不死的都出现了,卫兴朝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快意。

    自从新帝继位之后,他可谓是如履薄冰,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生怕做错什么,他很明白,新帝跟嬴帝的不一样。

    这一次,更是有了深刻理解。

    嬴帝要的是忠心,哪怕能力不够,总犯错误,忠心保证,性命便有了保证。

    但新帝要的却不是忠心,从来没有试探过忠心,也从来没问过,新帝要的是能力。

    一件事,交代下去,你给做好了,受奖赏。

    办砸了,受惩罚。

    往日里颇有些不习惯,可现在,他却感觉爽的不行。

    大摇大摆的踹开黄氏的大门,吐他们一脸,他们也只能受着。

    卫兴朝手捧一卷圣旨,板着一张死人脸,环顾四周,如同看到了一群死人。

    “黄氏家主,谋逆叛乱,罪行当诛,黄氏一族,应遵照神朝刑典,举族刺配,明正典刑。”

    话音落下,屋内一众老不死,顿时面色惨白。

    卫兴朝暗暗冷笑一声,继续道。

    “然,陛下恩典,不愿牵连过甚,故只诛恶首,勒令黄氏,自纠自错。”

    听到这话,才见那些老家伙,稍稍恢复了点血色。

    “卫大人,不知陛下何意?”一个老家伙,没问到底犯了什么错,而是先问了这个自纠如何做。

    卫兴朝面无表情的道。

    “这是陛下的恩典,你们可别辜负了陛下的恩典。”

    话音落下,卫兴朝转身就走,再也不多说一个字了。

    一群耄老,面色晦暗,愁眉苦脸,着实是犯愁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不会再去想为什么会发生,而是要先解决眼下的死局。

    黄家主做过什么事,这些耄老里,可是有不少人都是一清二楚的。

    往日里还算平和的新帝,这次骤然施以雷霆之怒,到底因为什么,大家心里都门清的很。

    可怎么自纠自错,怎么处理才算是合适,怎么才算是完成了,他们就不清楚了。

    什么规矩,什么要求,才是最可怕的?

    没具体的规矩,没具体的要求,只有一个大方向。

    然后,你们看着办吧。

    他们都可以猜到,定天司肯定是已经掌握了不少东西了,致命的东西。

    只要他们自纠自错之后,有一点遗漏,结果说不定就会变成,他们不惜恩典,给了他们机会却不珍惜。

    到了这会儿,大家总算是深刻的感觉到了,新帝和嬴帝的不一样。

    正商讨着呢,就见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耄老,骤然伸出一只手,一巴掌拍在另一位耄老的脑袋上,将其当场击毙。

    “诸位,你们怕是都误会了,觉得新帝往日里平和,好欺负么?

    但凡能成为大帝之人,哪一个不是狠角色。

    尤其是牝鸡司晨,那只可能比往日大帝更心狠,更毒辣,平日里却不显山露水。

    说是给我们机会,只诛恶首,这不过是给外人看的,同样也是兵不血刃,解决我黄氏。

    我黄氏族群庞大,人丁兴旺,数万年时间下来,早已盘根错觉,牵一发而动全身。

    若我们没法自己解决这个问题,那新帝是否敢杀尽我黄氏族人两说。

    在座诸位,却必死无疑!”

    这五大三粗的耄老,冷眼瞥了一圈,指了指那位耄老的尸体,嘿嘿冷笑着自嘲。

    “新帝让我等自相残杀,我等却不得不这么干,不然,谁都活不了。

    此前之事,乃是此人与家主合谋,如今家主已死,这罪魁祸首,也没必要活着连累大家了。

    我说完了,谁支持,谁反对?”

    一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了。

    说的没错,新帝没法杀尽所有的黄氏族人,可是把黄氏神门之上的所有人屠灭,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到了那天,黄氏的结局,便跟早些年的温氏一样,成为一块香甜肥美,量大管饱的鲜肉,等着被人瓜分。

    新帝,什么都不需要做。

    从第二天开始,黄氏内斗便开始了。

    不少人都懵了,看热闹都不知道为什么。

    田氏老宅里。

    田老祖正跟着归来的老姐晒太阳品茶。

    外面的一切动荡,都跟田氏没什么关系。

    “呵,我早就说了,黄氏那家主,心思太重,酷爱骑墙,见不得半点损失,却忘了,这世上的骑墙人,最后都摔死了。

    早就变天了,还惦记着以前的日子呢,这次栽了吧。”

    田老祖看热闹不嫌事大,笑的很是开心。

    尤其是他知晓这次为什么新帝大动肝火,愈发觉得自己是真的英明。

    当年没给秦阳塞几个后辈暖床,如今看来,反倒成好事了。

    “帝心难测啊……”

    田老祖感慨万千,从当年嬴帝,到如今新帝,无不如此。

    可惜,他们不会有人知道。

    当年嬴帝玩平衡,维持稳定,各种举措,慢慢的给下面的人,养成了习惯,不是因为嬴帝在玩什么帝王心术。

    纯粹是因为嬴帝本尊不在,只有一尊法身在而已。

    他需要的只是大局不变,能不生出大变故,最好能一直维持下去,能静候本尊归来即可。

    如今,新帝的实力不如嬴帝,可是人家可是本尊在此呢。

    八百里的大刀随身带着,可没有被带到什么别的地方,没法用。

    什么阴谋诡计,什么小心思,统统都没用的。

    噢,错了,还是有点用的。

    会死的更快,更干脆,可能什么都没感觉到呢,人就死了。

    长久的安逸,让所有人都忘记了,当年嬴帝征伐天下的时候,还有一个被人忘记的暴君之名。

    也忘了,神朝大帝,数万年来,一直都是大荒最强者的代名词。

    ……

    当秦阳接到消息的时候,事情已经平息了,谣言也无声无息的消散。

    外面的说法是,黄氏有弟子修行邪法,最后走火入魔,屠灭一个有私怨的小宗门。

    黄氏内部,有其血亲,心疼后辈,为了保住后辈,顺势将这口黑锅扣在了秦阳头上。

    但黄氏内部,有的是遵法守纪,报效神朝的人,当然不能容忍这等腌臜事。

    当然,私下里,有自称知道内情的人说。

    实际上是黄氏内部,有人觉得风险太高,诬陷栽赃当朝大员,弄不好会出大事。

    毕竟,秦阳身上还挂着一个礼部侍郎的头衔。

    虽说平日里不干事,也不见人,但人家做了礼部大佬一辈子都没做过的事。

    先太子薨,秦阳带队送葬的。

    先帝驾崩,秦阳祭天的。

    新帝登基,也是秦阳作为主祭。

    有这个履历摆着,大家都默认了,礼部尚书之位,就是秦阳的,只不过没明打明的任命而已。

    礼部如今的祭祀礼程,都是按照秦阳定下的标准来的。

    栽赃诬陷六部大佬,尤其是这个秦阳,还是新帝最信任的近臣,九成九的人,都觉得黄氏赶紧自己清理了内部的人,倒是挺正常的。

    其中真正的内情,知道的人,反而没几个了,就连黄氏家主早就先死了的消息,都没几个人知道。

    牵扯到自己,秦阳才会注意到,当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他就不在意了。

    只是该有的情报,还是一如既往的获取,作为储备留着,以备遇到事情的时候,能第一时间得出最好的应对之法。

    就如同这次的事,有定天司出手的痕迹,那便不用多管了。

    嫁衣肯定已经处理好了。

    一路南下,越过南境。

    抵达黎族的地盘。

    当秦阳到的时候,黑黎仡楼,白黎绿叔叔,玄黎老婆婆,都已经等着了。

    “拜见诸位前辈。”秦阳面无表情的行礼,完事之后,直入主题:“我想在咨询一下诸位前辈,黎族的记载里,可有枯心咒相关记载?”

    此话一出,三位一起长出一口气。

    讨论了好些天的说辞,完全用不上了。

    起码不用劝秦阳,去想方设法的化解枯心咒了。

    黎族的确有记载,而且还记载了,中了枯心咒的人,根本不会在意枯心咒。

    纵然是有化解的方法摆在眼前,中了枯心咒的人也不会去化解。

    这才是这个咒法最歹毒的地方。

    不是无解,胜似无解。

    仡楼一挥手,一卷竹简,出现在秦阳身前。

    “这就是黎族所有关于枯心咒的记载,此法本就是禁忌,各种记载非常稀少,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枯心咒并非无解。”

    “多谢。”

    秦阳拿了竹简,揖手一拜,也不多言,直接离开。

    仡楼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玄黎老婆婆拦下来了。

    “不用说了,他中了枯心咒,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只要他还有心去了解,想要去化解,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哎,说的也是。”

    秦阳离开黎族,察看着竹简里的记载。

    枯心咒的来自哪来,是谁创出的此法,已经不可追溯,在上古之时,便是如此,没人知道一分一毫。

    也没人知道此法是如何传播的,如何修行的,什么都不知道。

    竹简上只是有记载了几位中了枯心咒的人杰。

    没错,有资格中枯心咒的,无一不是天骄人杰。

    因为在上古之时,只要施展此法,必死无疑,而能施展此法的人,无一不是强者。

    以功成名就的强者之身,跟一位人族后辈同归于尽,怎么看都是不划算的。

    那就起码要看到那人族后辈,有成道之资。

    竹简上记录了四位,其中三位的经历,大同小异,寥寥几笔就能说完。

    中咒之后,修为突飞猛进,底蕴深厚,可是要不了多少年,便都没好结果。

    其中两个,修为境界卡死,再无寸进,剩下一个,战死。

    唯一一个化解了枯心咒的人,信息更少。

    别说经历了,连姓甚名谁,各种信息都没有,唯一一条线索,便是此人曾经是上古地府的一员。

    这条线索,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秦阳看完竹简,将其收起,站在原地开始思忖。

    他不是要去化解枯心咒,而是先弄明白,枯心咒到底是什么力量,中了枯心咒之后,和没有中之前,有什么区别。

    化解之前,和化解之后,到底哪样比较好。

    有了全面的了解之后,再选择一个最好的路线,走那条路线。

    如今从各方面得到的信息里,也都明确说明了,中了枯心咒没化解的人,没有一个好结果。

    这也都在侧面证明了,应白说的话,挺可信的。

    情志枯萎,同样是一种致命的缺陷。

    而上古地府的人,他正好认识那个时代的人。

    黑影对这些事,应当是极为了解的。

    不过么……

    秦阳转头看向黄泉魔宗的方向。

    就近,就有一个上古地府的摆渡人,她说不定也知道点什么。

    故地重游,秦阳轻车熟路的顺着地底的通道前行,再次来到那座祭坛旁边。

    祭坛上坐着的枯骨,依然存在在那里。

    后方的河中,不时有鬼物飞出,落入三神香炉里,化作袅袅轻烟,被枯骨吸收掉。

    枯骨还在挂机,对于秦阳的到来,也没什么反应。

    秦阳回忆着当年是如何唤醒这位摆渡人的,迈步走上祭坛,一只手触碰到枯骨。

    在技能做出反应,可以超度的瞬间。

    枯骨的眼中,骤然浮现出两道红光,汹涌澎湃的力量,喷薄而出,向着四周扩散开。

    秦阳的身子,被推着慢慢的向后退去。

    秦阳也没有强行对抗,顺势后退了几步。

    等到枯骨摆渡人醒来,秦阳揖手一礼。

    “秦阳,见过前辈,贸然惊扰,有要事相询。”

    枯骨看着秦阳的眼睛,那里淡漠如一滩死水,冰冷孤寂,身上也找不到半点人应该有的鲜活气儿。

    “这是哪位上古的人,如此胆大妄为,竟敢施展枯心咒,时代果真是变了。

    施展枯心咒的人是谁?死了么?”

    “鸑鷟,死了。”

    枯骨摆渡人微微一怔,没有再说什么,她的体内,干枯的力量在复苏,而后慢慢的涌入到胸口。

    那里有一枚复杂之极的黑色符文亮起,形如一头展翅的黑凤凰。

    只是紧跟着,那枚符文便急速暗淡了下去,展翅的黑凤凰,收拢了双翅,如同火焰燃烧似的光辉,慢慢熄灭,符文本身的形状,也慢慢的化作一个圆球的形状。

    “鸑鷟……竟然彻底陨落了!”

    “哈哈哈,鸑鷟竟然彻底死了。”

    枯骨摆渡人状若癫狂,狂笑不止。

    “原来是鸑鷟,难怪会枯心咒,可惜,他自取死路,竟然敢对府君大人,施展枯心咒。”

    “旷古的死咒,施枯心咒者,必死无疑,当真无一例外。”

    枯骨摆渡人,笑的畅快无比,最不会死的人,却先死了。

    “我不是府君。”秦阳面无表情的否认。

    “我有要事相询,不知前辈可否解答。”

    “你可是要问,枯心咒如何化解?不用问了,我也不知道。”

    “不,我想问的是,前辈对枯心咒知道多少。”

    枯骨摆渡人倒是没什么隐瞒,把她知道的有关枯心咒的事,都说了一遍,跟秦阳知道的大同小异,没什么核心的内容。

    秦阳也没意外,这些消息应该早就没抹去了。

    “我还想向前辈打听一个,曾经是上古地府的人,他曾经中过枯心咒,后来他化解了枯心咒,不知前辈可知道有关此人的消息。”

    “你从哪知道,他是上古地府的人?”枯骨摆渡人似是有些震惊。

    “黎族的记载。”

    “黎啊,难怪……”

    枯骨摆渡人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干涩,带着一丝缅怀道。

    “我想让你帮我找的人,就是他。

    就算是在上古,也没几个人知道,那个曾经中过枯心咒的人,就是他。

    他与你同姓,姓秦名昆。

    秦昆,号南斗,字昆仑。

    你想知道的事,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也在找他。”

    秦阳沉吟了一下,一挥手,拿出一扇石门。

    “前辈,可是他么?”

    石门上,雕刻着一个手握柴刀的光头背影。

    枯骨死死的盯着石雕,良久之后,才颤声道。

    “就是他。”

    “多谢前辈解惑,晚辈定当尽力寻到秦前辈,告辞。”秦阳揖手一礼,收起石门,转身离去。

    “……”

    枯骨看着秦阳的背影,到嘴边的话,硬是说不出口了。

    她本想说,可否将那扇石门,给她留下。

    可考虑到秦阳已经中了枯心咒,有那扇石门,可能还会帮秦阳去找到秦昆,便忍着没说出口。

    待秦阳走后,枯骨也没有继续挂机,她微微仰起头,喃喃自语。

    “秦昆,字昆仑,号南斗。”

    “秦昆……”

    “秦昆……”

    一连数声,周围什么变化也没有。

    枯骨有些失望的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那个失去神光的符文,依然什么变化也没有。

    乍一看,那新的符文,像是一个蛋,但细看之下,其内诸多细节,却有些像一张扭曲、哭泣的圆脸。

    而且是人脸。

    “鸑鷟印记溃散,却重新化为新的符文,代表鸑鷟已死,冥皇却未断绝,新的冥皇,尚未孕育出来。

    只是,既然没有孕育出来,为何会转化成新的印记,还是一张人族的脸?

    有了明确的印记,冥皇应该已经出世了啊……”

    枯骨摆渡人百思不得其解,再看了一眼那像是蛋的符文,若隐若现透出的一张扭曲的哭泣人脸。

    “这般丑陋,还在哭泣,新的冥皇,应是……尚未降生人世吧。”

    枯骨摆渡人暗暗松了口气,抬头望去,轻声喃昵。

    “昆哥,新任冥皇即将降世,府君也已转生,你一定还在,你也一定会归来的,对吧……”

    ……

    经过了枯骨摆渡人的确认,秦阳当然是直奔东海而去。

    黑影从刚认识开始,就疯狂的忽悠他去超度那位,死了还能乱刀砍死他的大佬。

    要是没记错的话,黑影肯定是知道秦昆在哪。

    如今确认了身份,自然是要去的。

    有关枯心咒的一切,可能就是秦昆,最有发言权了。

    能问出来有用的东西最好,问不出来了,将其超度,也有机会可以摸出来信息。

    秦阳这边马不停蹄,不眠不休的刚到东海,还没见到黑影呢,幽灵号的手下便先送来一封信。

    送信来的人,自报家门,来自北斗星宗,身份还不低,幽灵号的手下,确认过了,没什么问题,对方是北斗星宗宗主的亲信。

    打开信件,是北斗星宗的宗主的亲笔信。

    他想要跟幽灵船长做一笔交易。

    这里着重标明了身份,抛开了秦阳的其他的身份,甚至都没说秦船长。

    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的,这就是一次不牵扯任何背景,最纯粹的交易。

    也是最符合幽灵拍卖会方法的交易。

    上来就是一通废话,什么俊杰之类的吹捧,上次因为有伤在身,没有深谈的机会,引以为憾。

    又隐晦的说了大燕那边,没有谁对入魔的秦阳喊打喊杀,其实是他燕宗主,深知秦阳为人,也知秦阳跟一般入魔者不一样,所以才暗中压下了那些声音。

    说了这么一大堆,交易的内容,却没有说明白了。

    大致意思,就是借秦阳的什么宝物一用,用完即归还。

    而出的筹码,也保证秦阳能满意,不亚于经典宝册的至宝。

    为了表示是诚心做交易,附带了一点情报,作为诚意。

    之前北境,有小宗门被入魔者所灭,甩锅给秦阳的事,其实是有大燕当今太子和皇太孙,都参合其中的。

    而且大嬴这边,应该也有黄氏的份,只是他们北斗星宗势力范围不在大嬴,不能确认。

    至于为什么,燕宗主推测,应当是大燕的老皇帝,已经不再面见朝臣,估计是马上就要咽气了。

    太子和皇太孙,夺嫡之态,已到了兵刃相接的地步,可他们还要考虑到以后。

    万一他俩争来争去,为他人做了嫁衣。

    大嬴那位锋芒正盛的新帝,说不定会在大燕大帝驾崩之后,趁机来薅大燕的羊毛,也说不定会把羊薅死了。

    于是乎,这俩罕见的做了同一件事,抓住了机会,给秦阳扣一个黑锅,点爆天下对大魔的恐惧。

    然后以秦阳的身份和实力,尤其是身份,应该足够暂时牵制住大嬴这边的精力。

    只要上下不一心,最好再结仇了,到时候大嬴新帝,也未必有精力,去对大燕做什么。

    秦阳大致扫了一下这部分内容,直接跳到最后。

    他们估计也都没想到,嫁衣快刀斩乱麻,强势镇压,连黄氏家主,都被她毫不犹豫的打死了。

    这火还没烧起来呢,柴都没了。

    跳到信件的最后,还附带了一个名单。

    大燕那边,参合这件事的人和势力,都被燕宗主卖的干干净净。

    还是不收钱的那种。

    秦阳看完信件,手一抖,信便化为飞灰。

    一点微弱的灵光浮现,秦阳伸手虚抓,塑料黑剑出现在手中,一击斩过,那一点微弱难感的灵光,便被直接湮灭掉。

    做交易?

    借宝物?

    还能做什么交易,不就是借黑梧桐么。

    燕宗主费了那么大劲,甚至不惜让鸑鷟夺舍,不就是为了在黑梧桐里逆转寿元么。

    他之前逆转了一半,肉身又挨了秦阳一剑,别看他的肉身,看起来似乎是被鸑鷟恢复了,实际上,单凭他的力量,根本没法彻底化解那巅峰一剑。

    他必须要利用黑梧桐,完成逆转。

    他应当是有依仗,可以不被完全夺舍,有翻盘的机会,才敢如此冒险。

    不过想到这,秦阳陷入了沉思。

    鸑鷟剩下那一半,也被他砍死了,那么,若是燕宗主再次进入黑梧桐,到底能不能逆转寿元?

    无法确定。

    秦阳站在原地,飞速的推算着,这则交易到底值不值。

    交易完成之后,若是燕宗主无法逆转寿元了,后续的麻烦,值不值得。

    推算了一会儿,秦阳便放弃了,不知道燕宗主到底出的什么筹码,无法确定值不值。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