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七一七章 战略性撤退,呼叫第二滴滴
    秦阳现在才明白,为何那个黑袍女人,明明不会恐字诀,却能利用恐字诀的力量。

    如今回想起来,都觉得一阵后怕,脊背一阵发凉,那个黑袍女人竟然是三身道君的意识。

    甚至按照之前的情报看,可是一点她是三身道君意识的线索都没有,恐怕那个意识,还未必是完整意识。

    就算如此,竟然还能硬扛着恐字诀的力量,靠着时间流逝,在不会恐字诀的情况下,硬生生的磨到能利用恐字诀的力量。

    想到之前他觉得觉得那个黑袍女人是丑格兽的姘头……

    如今,再回头想想丑格兽的故事,想想丑格兽的结局,稍稍一琢磨,这货就是个不得好死的史诗级舔狗而已,这么想再看,倒是也没什么毛病了。

    可是想明白了之前的事,秦阳就觉得有些怂了。

    黑袍女人说了,她是要来找她的身体。

    身体的线索,还跟幽灵号有关。

    要是幽灵号的地牢最底层,封印的是三身道君的肉身,秦阳觉得,自己烧桌子计划,恐怕就没什么鸟用了。

    噬魂兽的确是大哥没错,任何拥有神魂的生灵,在噬魂兽面前都是食材,但若是没神魂的,噬魂兽就完全没威胁了。

    这位大哥的点,全部加在了吃神魂上,要么被完克,要么没用。

    真要是这样的话,这次的麻烦,大哥也帮不了秦阳了。

    幸好之前遏制住了好奇心,没去作死的解开封禁,不然的话,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就算是封禁的肉身,算死了还是不算死了?谁知道呢。

    就算是算死亡状态,哪怕没有神魂没有意识,纯粹只剩下肉身本身,肉身的本能,估计也能在秦阳摸尸成功之前,将他活活打死。

    想当年还是个弱鸡的时候,这种情况由不是没遇到过。

    黑影一直戳戳着他去超度那位砍死黑影的大佬,秦阳一直不敢去,都不敢惦记着,为啥,还不就是因为死了不代表不能动了。

    那位大佬死了之后,还能拖着残躯,将当年巅峰状态的黑影乱刀分尸,如今过去这么多年,只要那位大佬的尸身还能动一根指头,秦阳就绝对不会去惦记。

    秦阳哭丧着脸,这次是真的有点怕了。

    说实话,他觉得三身道君,比嬴帝要可怕太多了。

    嬴帝虽然心如冰铁,冷酷无情,可嬴帝杀人,向来都是以绝对的力量,裹挟威势,正面碾压,不管对手用什么招数,都是被一力降十会的碾压死。

    但三身道君……

    她从出现的最初,如今留下的所有信息,无一不是让人寒毛炸立,惊悚不已。

    因为正常情况下,谁都不知道所见到的人,哪个可能是三身道君的化身,哪怕这个人是你的亲友,亲密到你连对方拉屎用那只手擦屁股,都完全没鸟用。

    说不定,上个厕所的功夫出来,什么都没变,但你的亲友已经变成三身道君的化身了。

    就是这么可怕。

    巅峰时期的三身道君有多少化身,谁都不知道,如今留下的记载,针对这一点的只有四个字。

    无可计数。

    正因为如此,秦阳才会一直有一个疑惑,那些人怎么群殴死三身道君的?

    如今的记载里,哪怕道门还有的记载,都从来没提到过具体的,甚至也没提到恐字诀的事。

    秦阳估摸着,当年的三身道君已经强到中了恐字诀,他们也没法群殴死她的地步。

    封禁了她的肉身,放逐了她的意识,让她的肉身和意识,永无再合的那一天,至于神魂在哪,目前还不知道。

    甭看她的意识现在没有了,可麻烦才刚刚开始。

    前两天在炎龙身上摸出来的记忆里,有一个龙首人身的家伙,说龙尊即将归来。

    这个龙尊,应该是三身道君没错,但更具体点,应该是三身道君当年的化身之一。

    三身道君的一个化身,到了今天,竟然还有暗藏着的死忠。

    那再顺着这个思路想一想,她其他的化身,是不是依然还有死忠?

    只是想想,秦阳就感觉浑身冒寒气。

    不怕习惯堂堂正正,正面碾压的敌人,就怕这种都无法确定,酷爱玩阴的敌人。

    最重要的,她是不是真的死了,目前都是个未知数。

    简直太讨厌了,太恶心人了。

    说实话,秦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怎么都死不了,死不彻底的家伙。

    自己人除外。

    无数念头在脑海中飞速流过,秦阳抬起头,看着仡楼的虚影,一脸郑重的揖手一礼。

    “前辈,我保证马上就回来,以最快的速度。”

    仡楼的虚影消失,秦阳收好了鬼神令,拿出个一个葫芦,装了一葫芦绝世宝汤,又拿出一个装有调理清汤的葫芦。

    然后,翻出来了久违的剑符。

    第二剑君给的剑符。

    他现在觉得特别不安全,特别没安全感,既然那个龙首人身的家伙,是三身道君一尊化身的死忠,又将刚才那个炎龙炼成了化身。

    那他肯定是知道,炎龙已死,肯定也知道炎龙在什么地方。

    本来推测,那个龙首人身的家伙,可能有法身巅峰的实力,也可能是超越了法身,但是不到道君的实力。

    如今,却不得不将推测往上调一调,这个家伙说不定有道君的实力,也说不定无数年时间过去,这个家伙已经有封号道君的实力。

    单打独斗,他就算是玩命,也打不过道君。

    那是比大境界差距,还要大的本质差距,不是力量能弥补的。

    要说一个封号道君,会不会臣服另外一个,秦阳觉得没啥不可能的。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比人和猪之间的差距还要大,同样境界之间的差距,也会大到不可思议。

    神海和神海之间的差距,可能也就是胜负强弱而已,但到了道宫和道宫之间的差距,就可能会变成碾压。

    依次类推,到了封号,封号和封号之间,可能差距会变得更大。

    秦阳早就习惯了,这个世界根本没法以境界来判断战力,境界和实力之间的关系,早在他开始修行的时候,就已经崩了。

    那个时候就听说过,一个凡人阴死了一个筑基修士,这件事可比神门阴死道宫难多了。

    以前就觉得最不扯的就是书里的内容,没想到,如今还是一样,最不扯淡的,竟然还是传记里的故事……

    说不定现在那个龙首人身的家伙,就在赶来的路上,那尊雕像,应该比想象的重要。

    剑符催动,等了十几个呼吸,身旁骤然出现一个人影。

    多年不见,第二剑君的风采更盛当年,头发梳起,犀利的眼神变的内敛,再加上一身透着浓重灵石味道的法衣,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不一样了,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剑修。

    很明显,一个剑修有这种变化,只说明他的实力,已经跨越了一个大层次。

    秦阳眼睛一亮,连忙拱手道贺。

    “恭喜第二大哥,更上一层楼!”

    “哈哈,你也一样,要说你的进境可比我快多了,内子经常夸你,说你是大荒万年来能排第二的天才。”第二剑君爽朗的大笑,看起来过的不错。

    “第一是谁?”

    “除了新帝,还能有谁?新帝成就道君,可是给天下女子长了脸了,内子天天说。”

    秦阳干笑一声,略过这个话题,说实话,嫁衣成就道君,的确影响不小,尤其是女修明显感觉变多了。

    秦阳将手中两个葫芦塞给第二剑君。

    “第二大哥,这个送给嫂子,一个是绝世宝汤,用的是一头曾在数位封号道君手下逃过一命的凶物腿熬制,效用特别强,小心服用。

    另外一个,是调理清汤,用的神树上的材料,传闻有一丝仙草的神韵,这是我在外层空间找到的,大荒绝对找不到,调理的效果特别强,我如今的肉身,都能起大作用。

    这两种配合一下,嫂子的身体,说不定能彻底调理好。”

    “这……”第二剑君满脸震惊,想要客气一下,毕竟,他现在有田氏的资源可以用,一般的天材地宝想要得到也不算难,就算是想要寻找什么特别的天材地宝,田氏也能给寻找到线索。

    但如今听了秦阳这话,客气的话到嘴边了,硬是说不出口了。

    他没法拒绝,因为他找不到这么适合他媳妇的宝物了。

    第二剑君苦笑一声,收起了俩葫芦。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有什么事了,尽管招呼,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感应到剑符,必定第一时间赶来。”

    “第二大哥你这就不对了,说不客气还客气。”

    “行行行,我的不对……”

    “行,第二大哥你赶紧回去吧。”秦阳话音一顿,又补了一句:“你要是方便的话,捎我一程。”

    “行,你去哪?”

    “东海的布谷岛,大哥你知道不?然后,我还要去南蛮黑黎。”话音落下,秦阳拔下一根头发,化出一尊分身留在了原地。

    第二剑君也不废话,一只手搭在秦阳的肩膀上,瞬间消失在原地。

    ……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海中的生灵,仿佛感受到了威胁,尽数找地方多躲了起来,小的游鱼,躲到了珊瑚礁里,大的全部潜入海底,找一些犄角旮旯的缝隙钻进去。

    一时之间,海中什么还活动着的生灵都见不到了。

    片刻之后,数不尽的海蛇,汇聚成浪潮,从西面涌来,一条条海蛇遍布海底到海面的所有空间,一路冲来的时候,它们还会在任何大大小小的缝隙里探寻。

    北面的天空中,一条条体长过百丈,长着巨翅的大鱼,铺天盖地的飞来,一头扎进海中。

    南面一条条体长上千丈,数量不是太多的雷鳗,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冲来。

    而东面,巨大的阴影,绵延数十里,在白浪海的海中掀起滔天巨浪,一路飞驰而来。

    当那巨大的海中阴影抵达的时候,方圆数百里,都被一阵恐怖的威压笼罩,所有的生灵,甭管有没有灵智,全部都在瑟瑟发抖。

    蹲在海面上无聊的分身,忽然站起身,眼皮狂跳着看向东方。

    “本尊又招惹到什么狠角色了?烧了海皇的老巢么?这么多人,还这么快就来了?”

    分身只是向着那边看了一眼,都不敢看到人了,立刻自爆,嘭的一声消失不见。

    当那巨大的阴影,来到火山附近的时候,慢慢缩小,化作一位身高三丈的巨人,身形如人,可是脑袋却是一颗漆黑的龙首。

    他大步走入海底的洞窟中,看到里面的雕像不见了,气息骤然爆发。

    瞬间,洞窟所在海底山峦,骤然崩碎成齑粉,气息横扫开来,连附近的还在流淌的岩浆都被强行压制的凝固了起来,喷涌岩浆的火山,被强行压成了一片漆黑的平地。

    龙首巨人收敛气息,眼中燃烧着火焰。

    其他三个方向,赶来的一种海中妖物,贴在海底瑟瑟发抖,三位化作人形的大妖,单膝跪在那里,身子忍不住的颤抖。

    “发现什么了么?”

    龙首巨人的声音很平静,可任谁都能感觉到那种压制不住的怒火。

    “大人,什么都没发现……”

    “嗯?”

    瞬间,三个大妖立刻趴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大人,八路大妖一起率领大军出动,方圆三千里之地,天上海中,都有我们的人,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一个抵达妖神境界的生灵都没见到。”

    龙首巨人沉吟片刻,没为难这些手下,他的瞳仁慢慢的化作了金黄色,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然后慢慢的浮出海面,追寻着秦阳曾经走过的路。

    他来到秦阳之前站的地方,伸出一只手,手掌化作覆盖着黑色鳞片的龙爪,对着虚空一抓,仿若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被他撕扯着向后抓来。

    慢慢的,两个模糊的影像,开始浮现了。

    同一时间,秦阳和第二剑君已经到了东海。

    第二剑君眉头一蹙,看向白浪海的方向,周身剑意喷薄而出,一声厉喝。

    “何方鼠辈!”

    剑意冲霄而起,第二剑君凌空虚握,掌中便浮现出一柄长剑,一剑刺出,所有的剑意剑气,统统消失不见。

    但是另一边,龙首巨人撕扯出的虚影刚出现,便见其中一个模糊虚影上,纯粹的剑意、剑气、剑罡,凝聚成一股锋锐之气冲霄的力量,直接点在了他的龙爪上。

    瞬间,所有的虚影都随之崩碎消散。

    而龙首人身的巨人,身形瞬间爆退。

    那一道锋锐的力量,顺着海面直刺而去,瞬间洞穿了上千里空间,而且力量尽数收敛,余波连海面上的海浪都没有掀起。

    龙首巨人的龙爪,重新化为人手,掌心掌背各有一个血点。

    他的手掌被洞穿了。

    龙首巨人眼中的怒火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凝重。

    “好可怕的剑意,东海么?东海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位如此可怕的剑修,青莲剑仙的传人出世了么?”

    龙首巨人沉吟了片刻,沉声一喝。

    “走,退回无尽之海。”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