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念入凡 > 第一卷 此遇惜得美人归 第十一章 浩瀚

第一卷 此遇惜得美人归 第十一章 浩瀚(1 / 2)

推荐阅读:

这世上居然还有比师父的修炼方法更折磨人的事?本公主艰苦奋斗的时候你还对着书本发呆吧!怜香嗤之以鼻。

见她这副不屑地态度,南宫惜遇觉得自己受到了挑战,他瞪了她一眼,“到时候可别哭。”

前两节是班主任的课,怜香翻阅着课本,内心越是忍不住狂喜,那些古诗词和天界的语言极为相似,除了时常涉猎以外,她没少在大文豪雨尊身边混,自然便耳濡目染。她对课文里的名著故事很有兴趣,有的谈政治,有的谈故事,她觉得她可以很轻松拿下语文这门必修课程。

而她噩梦的开始,是第三节的数学课。

面对和黑板以及课本上的数字方程,她只觉得一顿头晕眼花,明明是好端端的数字,怎么就完全看不懂了呢?她实在搞不懂数字为什么要加上几个奇奇怪怪的符号,更离谱的是那些中间划横线的,还有了类似于打钩符号的,是觉得数字没家太可怜了所以给了个住所是吗?哪个吃饱了没事干的人发明了这样一门学问!

她烦躁地撸了撸头发,迟迟不肯下笔,数学老师布置的课堂习题,现在已经过去三分钟,她愣是一个字没动。

“大家都写得怎么样?一共四道题,现在每组各派一名代表上来解答题目。”

讲台上的老师叫叶佳茗,在校内颇有些名声。每次提到数学,学生们的脑海里就会条件反射地浮现出这位数学老师的面容,几个女老师看着往届的毕业照,总会唉声叹气,说也只有佳茗老师这么有姿色的人才把毕业照提高几个档次。叶老师一米六五左右的样子,三十来岁,梳着齐肩长发,高管裤配合服装以及高跟鞋显得很有气质,双眼皮的大眼睛似乎每秒都在透露着和蔼的笑意。平时说话的声音也是嗲嗲的。而她本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年龄,该开玩笑就开玩笑,该乐呵呵就乐呵呵,几名学生有幸能和她以姐妹相称。在很多学生的印象里,佳茗老师很会打扮,每天的衣服几乎不重样,不是显得年轻就是高贵,有些男生还会因为第二天能见到不同装扮的数学老师而莫名兴奋,因此佳茗老师在学生心中一直是“老少女”。

南宫惜遇早就发现怜香的囧境,黑板上布置的课堂作业是三角函数,这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反观怜香,他早就能猜到她是这样的结果,这一点也不意外。他看着她空白的作业纸,唇角微扬,双闭环胸道,“今晚给我洗脚,我给你抄。”

怜香轻轻把笔拍在桌子上,瞪着他狠厉道,“你做梦!想都不要想!”

“哦。”他淡淡应了一声,“那你耗子尾汁,别后悔就行。”

她没有理他。

他们所在的是第四组,眼看前三组已经有人上去,当老师把目光投来时,怜香默默低下头。

别叫我别叫我!

在这时,南宫惜遇举起了手。怜香看了他一眼,以为他要自告奋勇上去做题。阳光从窗台照进来落在他身上,她第一次觉得,他这么伟大。

“好,那第四题便由惜遇来。”叶老师对他微微一笑。

“不,这些题目对我来说太小儿科。”他看了眼怜香,继续,“我们应该把机会留给新同学,正好她是这方面的行家。”

“好!”周围人附和。

“诶,不是……”她百口莫辩,看着他一连诡计得逞的笑容,她恨不得将他从这里丢下去。

叶老师也觉有理,便让怜香上台解答。上台前,她想抢他的作业却没能成功,只留下一个充满杀气的笑容。

怜香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手里握着的粉笔始终停留在半空,她面露难色,时不时瞥向旁人,怎奈题目不同,抄了也没用。直到其他人都下了台,她依然还在原地不动。

“怎么了怜香同学?”叶老师很亲切地问。

“我……”她不敢去看老师,“我不会。”

“没关系,你先下去吧,我再讲解一遍,要仔细听噢。”

“谢谢老师!”她火速下了台,同时将悄悄带下的粉笔掰成两半,在坐下之前狠狠砸在南宫惜遇头上。

“好了,我们来看看同学们的解题思路……”

南宫惜遇自然不会让她白砸,待她坐下以后,用大腿奋力撞向她大腿,她皱眉啧声,又顶了回去,这样持续了几个回合,他开始觉得疼了,而对方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他便放弃腿上的动作,开始在她书上动手脚。

“你手贱?”

“你管我?”

两人在私底下又打闹起来,南宫惜遇觉得她皮太硬,每次攻击疼得都是自己,便停止了动作,怜香觉得这样是在浪费时间且愧对于数学老师,也停下了反击,开始认真听课。下课之后,学生们一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般趴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你好,美丽的新同学。”

迎面走来一个人,两人下意识抬头。只见徐奕泽从旁边搬了一条凳子出来,端到怜香身边坐下。

“你好。”怜香礼貌性地回应。

用美丽来形容她?这人眼光真的不行。南宫惜遇没打算去理会他们,更不打算去揣测他的目的,自顾自的看风景。

反观徐奕泽,他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南宫惜遇似的,看怜香的眼神可以闪出光。

“知道吗,你和我之间差在哪里?”徐奕泽的表情很阳光。

怜香摇摇头。

“差了个你。”他的嗓音突然变得温柔。

好在没有喝水,否则他一定喷出来。南宫惜遇铆足了劲憋笑,土味情话?馨雅姐可没少教我。他很想看看这个低级趣味的家伙是如何被反杀,于是悄悄瞟了她一眼,本以为她会对此免疫,没想到她居然被撩得双颊通红。

“我可不会给你带来什么。”怜香娇俏地笑了笑。

“用不着。”徐奕泽摆了摆手,“你知道我最看不起那些情人节只送一枝花或者一束花的人,实在是小气!”

“所以呢?”

所以人家送多少支花关你屁事。南宫惜遇心里默默道。

“要送就要送一车,如果我的她需要的话,我完全可以做到。”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有钱了。”怜香笑着回应。

“不,”徐奕泽摇了摇手指,他盯着她,颇有些深情,“我并不会一次性把花送完,我会用尽余生,将剩下的花献于她。”

南宫惜遇翻了个白眼,耳边却是怜香咯咯的笑声。

“你还挺会的。”怜香回答。

“比起你,我会的终究是太少,”徐奕泽此刻的表情有些落寞,“因为我不会把握你的心,我不会取悦于你,更不会在你哭泣之时,献上可靠的肩膀。”

这一套组合连击下来,怜香的防线彻底被攻破。

“我仅剩的,是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来换取你一时的欢愉,中午有兴趣一起吃个饭吗?”他提出了邀请。

“我都可以啊,就当认识朋友咯。”她大气道。

这女的脑袋没毛病吧?南宫惜遇轻微摇了摇头。

听完她的话,徐奕泽的表情乐开了花,但他懂得收敛,没有太过于表现,“我很高兴你用‘朋友’一词,那么放学见,我的公主。我叫徐奕泽。”说完,他便给她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南宫惜遇转过了头,轻声叹了口气。怜香注意到他的举动,然后学着他叹气,手上翻着书,说道,“同样是男人,怎么做人的差距如此之大?”

“有话就说,别阴阳怪气。”

“我当然是说你和徐……徐奕泽了。”她指了指周围周围,“你看看你,别人下课都有人找,连我一个新人都有。诶,你说说,某人怎么就是个另类呢?难道他的人缘真的就这么差吗?”话说完,她发现他握在手里黑色水笔,竟被他生生捏碎。他的表情,让她感觉如坠冰窖。

最新小说: 黑胶默片 异恋情劫 人修罗 崩坏骑士传 奶爸的无敌小克星 与财阀大佬相亲后她飘了 天骄TJ 东北老林子的直播生活 娘娘她从不吃醋 替嫁妈咪美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