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元天成 >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一百二十七章 准备离去
    看着梁彦那激动的神情,尚鲲知道,信中的内容应该是好消息,连忙接了过来,仔细的阅读起来。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尚鲲放下了手中的信纸,看向窗外仍旧不停落下雨水,心中积攒的抑郁一扫而空,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作茧自缚,作茧自缚啊,哈哈哈。”

    昨日尚鲲搬起了衙门这块石头,却砸伤了自己的脚,没想到今日这块石头却是自己把自己架在了火焰上灼烤,还有什么事能比得上自己的敌人摔倒在放倒了自己的陷阱里更让人愉悦呢。

    “大人,这信中所言当真属实?”激动了片刻以后,梁彦此时却是冷静了下来,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得弄清楚这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尚鲲收住了笑声,又仔细看了一遍信中的内容,点了点头说道:“你不是说胡羽被铁无心带回了衙门吗?那就应该错不了。”

    原来信里的内容就是上午王斌审讯胡羽时的记录,上面详细的记载了王斌与胡羽在公堂上的一言一行,除了关于尚彬的信息被隐藏了起来,其余的竟是与书记官伍敏所记载的一模一样。

    梁彦皱着眉头,说出了最关键的一点:“就算信中所言非虚,但是这封信既没印章,亦无署名,王斌要是抵死不认,咱们也拿他没办法啊。”

    尚鲲用手指敲击着桌面,沉思了一阵之后说道:“报信之人倒是还能猜出一二,不过想要拿到证据,却是千难万难。”

    虽然送信之人行事小心谨慎,不过从信中的内容,还是能推断出来到底是谁,能如此详细的描绘出公堂里发生的一切,那么此人必然在公堂之中,而公堂里就那么几个人,除去不可能给尚鲲报信的人,送信之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既然他肯给您送信,那么大人何不去请他出来指证王斌呢?”不用说,梁彦也早就猜到是何人送信过来。

    尚鲲抚摸着那没有印章的火漆,冷笑着说道:“如果他肯作证,又何必偷偷摸摸的送来这样一封书信呢?”

    听尚鲲这么一说,梁彦也想明白了,想必送信之人也知道瞒不过尚鲲,但还是乔装打扮一番,目的便是为了告诉尚鲲,他不愿露面。

    叹息了一声,梁彦说道:“那就只剩下铁无心和胡羽了,只是铁无心是一把双刃剑,用不好的话恐怕会伤了自己,这么算来的话,便只有胡羽可以为大人所用,不过这人可不太好对付,三言两语间便把王斌给套住了,而且此人对大人敌意颇深,想要说服他可不那么容易。”

    梁彦分析了一眼局势,到最后才发现,好像几人都不是那么容易便可以当做攻讦王斌的人证。

    尚鲲将信纸放回了信封之中,又拿出了旁边被揉作一团的宣纸,在桌子上铺开,指着上面的胡羽二字说道:“梁彦,你说说看,自从这个胡羽进城以来,已经生出了多少事端?”

    梁彦仔细一想,穆然睁大了双眼,惊呼道:“这两日来,各方势力都被他所牵动,但他又游离在各方势力之外!”

    “说得没错,原本我以为他会联合蒙海力他们来压制于我,不过现在我却是看不透他究竟想要干什么了。”

    “大人,那你看是不是让在下再去与他接触一下?”梁彦主动请缨。

    尚鲲的手指不停的敲击在桌上,直至将宣纸戳出了一个破洞,才开口说道:“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子,是月霞宫门下?”

    梁彦点头道:“是的。”

    “备轿,本官亲自前去会他一会。”

    别说尚鲲这些人不明白胡羽在做什么,其实就连胡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些事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除了雪鹰帮一行是胡羽主动寻上门,其它的不论是衙门也好,府衙也罢,全都是胡羽根据当时的情形顺势而为,因为他的身份毕竟是冒充的,为了圆这个谎言,他不得不编造更多的谎言,就像在走钢丝一样,不是他能决定走向何方,而是前面就只有一条路,而且是一条凶险无比的路。

    李三驾着马车行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石板铺就的街道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光滑透亮,马车的倒影在石板上一格一格的突进,就像小孩子最爱看的万花筒一样,显得颇为神奇。

    在马车经过衙门门口的时候,车厢内的胡羽揭开了门帘,吩咐李三在此等候一会儿,便撑着油伞走了过去。

    “还请通传一声,胡羽有要事与铁捕头相商。”

    门口的两个衙役认得胡羽,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一人便快步跑进了衙门,前去通知铁无心了,没过多大一会儿,这人便又回来,告诉胡羽铁无心正在坐班,让胡羽自行前去。

    胡羽道了声谢,便跨进了衙门,沿着昨日离去的道路,走向了铁无心的房间。

    在铁无心的放房门外,依然是昨天那两名捕快站立在两侧,胡羽对着两人笑了笑,便撩开门帘,走了进去。

    铁无心正坐在桌椅上整理着案宗,听见胡羽走了进来,头也不抬的便直接发问:“找本捕头何事?”

    本来已经将双手举起,正准备抱拳行礼的胡羽见铁无心这样一副做派,便放下了手,暗自腹诽道:这这铁无心不是极重礼数吗?为何自己进来他连头都不抬,难道说自己看错人了?他只对自己的上官注重礼数?

    铁无心没有听到胡羽回答,放下了手中的案宗,看向了站在眼前的胡羽,也大概猜到了胡羽心中所想,那张从来就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极为难得的露出一丝打趣的笑容。

    “刚刚门口的衙役进来禀报,说是你有要事与本捕快相商,难不成从门口到我这就一小段路,你便忘了?”

    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铁无心原来还会开玩笑?胡羽不由得重新审视起铁无心来。

    其实胡羽不知道的是,铁无心没有和他见礼,那是因为铁无心已经认可了他,所以也就不和他见外,这也算是他表达友善的一种方式,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罢了。

    不再去管铁无心的变化,胡羽道出了他来这里的目的:“铁捕头,小民还有事情,不能在东明城久留,特意过来向你告辞。”

    铁无心收起了笑意,又恢复了本色,面无表情的说道:“早些时候与你说过,你暂时不能离开东明城。”

    胡羽知道铁无心肯定不会放自己离开,不过他既然敢来,自然是做好了准备的,伸手从腰间取下了一块令牌递到了铁无心的面前。

    铁无心接过令牌,有些惊疑不定:“这是?”

    胡羽拿回了令牌,笑着说道:“莫非铁捕头不认得?”

    不是铁无心不认识令牌,而是他太熟悉这块令牌了,所以他才不敢相信胡羽竟然会有这样一块令牌。

    惊疑过后,铁无心连忙站起身来,走到了胡羽面前单膝跪地,并且高声呼道:“下官铁无心,见过胡大人。”

    胡羽连忙将铁无心扶了起来,然后又把他按回了座位上,开口说道:“铁捕头,现在本官可否出城啊?”

    铁无心闻言又欲站起身来,却是被忽悠按住了肩膀,令他动弹不得,铁无心没想到胡羽手上的力气如此之大,心里的一丝疑惑也尽去,暗道果然不愧是风影院院出来的,实力果然强悍。

    没错,胡羽又拿出了一块新的令牌,风影院从四品影捕,比起铁无心来,级别可是高多了,就算是王斌见了,也只有匍匐在地的份儿。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