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纪小姐的甜蜜独家 > 第259集 养了一只发情的波斯猫
    她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也,不敢动了。

    霍钧安也有些僵住,他抱着她,不用睁开眼她的反应他也感受的到。

    他只是想抱抱她,可这样相拥之下,身体的接触难免……意识到自己碰到哪里,霍钧安也不动了,本没有的旖旎在这一刻突然升起,连呼吸都觉得暧昧。

    纪初语没敢再动,压着她的人也没有动,也不知过了多久,也或许几秒钟,也或许几分钟,男人往侧边翻身,纪小姐身上的束缚一下子没了。

    她松口气,手臂撑在床铺上坐起来,她看一眼侧趴在穿上的男人,睡的无动于衷。

    纪初语坐着没有率先起来,他没有攻击性她也不急着躲,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坐了好一会儿她才从床上站起来。

    她对他的感觉很复杂,很复杂。

    她特别想问问他,世上那么多女人,那么多条件好的女人,他为什么偏偏选了白彤。

    她跟他也曾经亲密过,就算是没有爱情,也总是比陌生人要好一点吧,听到她的事与白彤有关,怕她对白彤不利,就这样把她囚禁在这里。

    眼睛有点难受,纪初语轻揩了下眼角,她走到床铺一侧将他往里推去,然后又费尽力气的将被子从他身下抽出来盖上。

    她的动作实在不温柔,抽不动的时候还拿脚踹了他一下,可哪怕这样也足够让霍钧安睡个好觉了。

    房间门被关上,男人动了动身体,他不敢再抱着她,松开让自己冷却最好。

    没有洗澡衣服没换这么睡下去真是难受,他坐起身解自己的衣服,突然听到门口又有声音,男人拉了被子重新躺回去闭上眼睛。

    纪小姐去而复返,她手里端了一杯水给他放在床头上就出去了。

    她完全可以不用管他,没有义务和责任,可换句话说若他不是他,只是个陌生人,那倒杯水的举手之劳也是可以的。

    可到底是举手之劳还是别的……自己分辨吧。

    纪小姐进到自己房间,她躺在床上裹上被子,

    霍钧安睁开眼,他安静的看着同样安静的一杯水,男人眼眶有些红,他暗暗的深呼出一口气。

    她还能关心他,这简直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份没有任何资格站在她的身边,他对她的亲近她的排斥不是假的,他都知道。

    可还是这样不要脸的纠缠她,他是凡人,也有许多的不确定。

    没有人会永远站在原地等待另一个人,他也怕她从此对他收起心门再不敞开。

    早上。

    纪初语从房间出来往洗手间去,推开门就看到下半身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在对着镜子刮胡子。

    清晨有些生锈的脑袋迟了两秒钟反应过来,她跺脚,“你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

    “嗯。”

    他还嗯!

    纪小姐怒目瞪他,“你出去,我要用洗手间。”

    “一会儿。”

    一会儿,等不及一会儿了!

    “我要上厕所,你出去。”

    男人终是停下手上的动作,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请便,我不用马桶!”

    去你大爷的!

    纪初语干脆转身去了他的房间。

    霍钧安笑笑,他继续把他胡子刮完。

    用完洗手间出来,男人也在房间里,身上的浴巾正被他拿下来丢在一边,纪初语匆忙把洗手间的门又给关上。

    听到声音霍钧安看过去一眼,他迅速的穿上衣服,大清早的他可不想招惹她,男人清起时是很强烈的。

    他穿上衬衣走过去敲了下门,“好了,出来吧。”

    纪小姐出来,他已经穿戴整齐,手里拿着两条领带问她,“哪条?”

    纪初语翻了个白眼,“不知道。”

    男人也不执着问她,随意拿了一条,边系边问她,“昨晚你扶我到房间?”

    “鬼扶的你。”

    纪初语没好气的,她绕过他往门外走,男人也不拦她,又问,“你是不是占我便宜了?”

    往前走的脚步猛地停住,纪初语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男人径直走向她,伸手要去碰她,被纪小姐机警的躲开了,“有话说话!”

    “我床上怎么有一个耳钉。”他手摊开来摆在她面前。

    纪小姐愣了下,伸手去摸自己耳垂,果然掉了一只,她伸手要去拿,男人却一收手收了回来,促狭的,“肯定是昨晚的女鬼掉在我床上,我等她晚上再出现的时候还给她!”

    拿她的话堵她?!

    纪小姐哼一声,“你小心鬼上身!”

    “我很期待!”

    懒得跟他废话!纪初语一甩头发直接回了房间。

    男人笑了笑,他走过去,敲了敲门,“你自己吃饭吧,我有事先走了。别想着叫外卖,自己好好做饭。”

    他的时间安排确实紧张,霍钧安没再多停留就出去了。

    纪初语等人走了才出来,哪怕不能出去她还是拾掇了一下自己,果然是没有现成的早餐。

    不过……

    餐桌上竟然放了一本菜谱。

    纪小姐切了声,拿起来随手翻了翻就丢下了。

    倒了一杯牛奶,煮了个鸡蛋勉强把早餐对付过去,她去到他书房里,办公。

    线上办公她还是比较习惯的,再说平常大家也是在不同的地方,沟通也大都靠电话,叶旭发了一些活动方案的文件过来。

    以前她是明星从来不考虑后勤事宜,现在才知道活动策划,细到一个宣传标题都是有很多讲究的,包括舆情の控制,要掌握人的心理,一点一点她都要学习起来,也觉得格外操心,真的,比她自己做明星操心多了。

    可是看着这些经她手的孩子们都变得优秀闪耀,这种成就感丝毫不亚于她自己闪耀。

    工作起来时间过得也很快,可是没有面对面的交流也着实是很闷。

    霍钧安这里所有区域对她开放,纪初语都想到底是他太干净还是对她太放心,一点都不设防。

    昨天她已经翻过了,这里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书就是文件,商业文书很复杂,有些太专业的她看了也看不懂,有些看懂了也没什么用处。

    纪小姐觉得自己是真的太善良了,她就应该拍下来存档,回头要挟他。

    她不一定会用到,但是如果可以用来自保也是不错的选择。

    越想就越觉得可行。

    纪小姐真真儿的就立马行动了,拍照,上传云盘,忙的不亦乐乎。

    霍钧安一整天都非常忙碌,白松宁那边同意了他的方案,宋培生立马就带着文件去跟吕鹏建签约了。

    忙里偷闲,霍钧安拿着手机看了下盛华庭的远程监控,然后就看到纪初语拿着手机在书房里拍拍拍,文件摊开了满满的一桌子。

    他伸手按按眉心,感觉有些头疼。

    宋培生敲门进来,“合约签好了,这是正本。”

    霍钧安放下手机,随手接过来,他看了看笑道,“那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宋培生脸色却不似他那么轻松,“你倒是想得开,我已经能想象老爷子的脸色了。”

    霍钧安轻摸了下鼻子,“嗯。”

    “白家的相关资料收集的差不多了,等我全部整理好后……”宋小爷顿了顿,特别一本正经的,“七少,我有个条件。”

    “条件?”男人看着他,“说来听听。”

    “你先答应我。”

    霍钧安轻哼,“想去马尔代夫度个假?”

    “你怎么知道?”

    “我听说你订了机票了。”

    “靠!你盯着我呢?!”

    “嗯,顺便跟你说一声我让下面的人把你的机票日期延期了一个月。”霍钧安笑着,“不耽误老爷子训人。”

    好兄弟,有难同当啊!

    宋培生脸上挂了几道黑线,卧槽,好兄弟,替你挨揍啊!

    “你狠!”

    霍钧安起身,“问下法务部跟新百的合作文件校对完了吗,这事别拖。”

    “行,我这就去问。”宋培生拿了文件夹要离开,却突然指着他手机,“纪小姐,这是……干嘛呢?”

    霍钧安看一眼手机,收起来,淡定的,“窃取商业机密。”

    宋培生,“……”

    正在拍照的纪小姐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

    霍钧安从外面回来时,纪初语正拉开冰箱倒腾里面的东西,一天三顿饭全都自己处理,这个真的太煎熬了。

    听到声音抬头就看到男人进门,纪小姐眼睛亮了下。

    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不用动手就可以不用吃鸡蛋了?

    她昨天吃了一天鸡蛋,今天照旧是鸡蛋……感觉满嘴的鸡蛋味儿了。

    霍钧安看着她眼神,愣了下,“怎么?”

    “你吃饭了吗?”

    “……没有。”

    心里小小比了个“y”,纪小姐轻咳了声,她指指冰箱,“东西还不少。”

    霍钧安看着她,突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看一眼冰箱里依然塞的很满,“你这两天都吃什么了?”

    “鸡蛋什么的。”

    男人瞅她一眼,忍不住叹口气。

    他低头去选蔬菜,纪初语站在一旁,“我想吃点辣的。”

    “牛肉要不要来点。”

    “我看抖音上的虾仁滑蛋好像还不错。”

    霍钧安嘴角轻勾,他看她一眼,“点餐,收费可很高。”

    “多少?”

    男人拿了牛肉还有几个土豆出来,他穿着的西装还没换下来,手里拿着这些东西显得格格不入,又出奇的和谐。

    他把手里东西放下,然后冲她勾勾手指头,“你过来,我跟你说。”

    纪小姐站在原地没动,显然不上当。

    霍钧安走向她,“我们条件交换,我来做饭,你也劳动一下。”

    “什么。”

    “帮我把外套脱了。”

    “……”

    这简单,纪小姐走到他身前,他手上因为拿土豆沾了泥土,他就张开手让她帮忙,纪小姐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直接上手就给他脱下来了。

    男人接着又要求,“领带。”

    “你故意的啊!”这么使唤人。

    “要不我们换换。”

    “……”

    纪小姐从命,她手搭在领结处松开,手指不可避免的碰到他的喉结,男人的喉结在她触碰时轻滚了下,她就觉得手指仿佛被烫了下,虽然维持着淡定,但是耳根子却稍稍红了。

    索性,她帮他接了领带,他也没再过分要求,自己洗了手把领口的纽扣解开,然后就去处理蔬菜和肉。

    纪小姐把他的西装和领带拿去挂起来,她走出去一段,回头去看。

    男人正站在厨房里,给她一个挺括的背影。

    她低头看看自己搭在手臂上的西装,这种情景,仿佛她就是盛华庭的女主人。

    她是盛华庭的囚犯,可却在使唤盛华庭的主人。

    这种错位,到底是……

    纪初语用力咬了下嘴唇,将思绪拉回来,有些事不愿意深究,因为深究到最后发现难堪的还是自己。

    纪小姐终于吃了顿正儿八经的饭,很满足,所以主动承担了洗刷的工作。

    霍钧安吃饭间就接了几个电话,他没避讳她,她就竖着耳朵听,好像是跟白家的合作案的事情。

    然后现在正在通话的人是白彤。

    他竟然,干脆开了免提。

    而且声音越来越近,纪初语一回头就见他站在了她的身后,她刚要说话,男人单手手指压在她的唇上比了个嘘的姿势。

    他把手机很随意的放在洗手台上,伸手去触她空空如也的耳垂。

    “对了,还有件事,过几日有个公益活动,我想我们一起出席一下,有助于公众形象。”白彤问他,“你有时间吗?”

    “过几日?哪天?”

    霍钧安单手揉捏她的耳垂,被纪初语一巴掌打开了,男人笑了下,倒也不在意,但还是挡在她身前没让她走。

    纪初语瞪他,他权当没看见。

    “十三号,周六下午。”

    纪小姐一个生气带着清洗剂泡沫的手直接抹在他的衬衣上。

    男人喉间突然溢出一声低笑。

    白彤听到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感觉你心情很好?”

    “哦,没什么事。”霍钧安眸光促狭的看向纪初语,“醋打翻了。”

    他什么意思?!

    纪初语拿眼瞪他,她很不自在,他跟他未婚妻说话,她在这儿算怎么回事?

    可他偏生不让她走!

    纪小姐很生气!

    “你哪天有时间吗?”

    “恐怕不行,我那天,有安排了。”

    “可以调整吗?爸爸特意嘱咐要我们两个一起去。”白彤有些娇嗔的,“我们一起亮相的时候太少了,你就安排安排挤出一点时间来嘛。”

    看纪初语要往外走,霍钧安干脆手臂撑在她身侧的琉璃台上,他没急着回复,似乎在思考。

    纪小姐被困住了很火,她本来想给他留点脸面的,是他自己不要的!

    “嗯……不要……”

    女人一声娇嗔突然溢出,霍钧安愣了一下,他头皮微微发麻的抬眼盯向她的脸,女人的眼睛里带着妖娆的挑衅。

    她故意的。

    男人喉结轻滚,感觉声音都被卡在了嗓子眼,一时不知说什么,可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把手机按掉。

    这声音,纪初语是可以压低的,但也足够传递给手机的另一端。

    未婚夫妻,未婚夫玩女人,这对哪个未来的妻子而言都是致命的挑衅。

    白彤自然是听到了,她本来坐着这会儿一下站起来,“什么……声音?”

    霍钧安的眸子有些深,他看向纪初语,眸光里是被深沉的黑色掩盖的情绪,“家里养了一只猫。”

    他神色的变化落在纪初语眼里,只当他是紧张和生气了。

    她哼一声,示意他让路。

    两个人四目相对,互相较量。谁都不让分寸。

    “养猫?!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个兴趣,什么品种啊?”白彤继续问。

    “波斯猫。”

    霍钧安浅眯着眼睛,微微勾了一点笑意。

    他这种表情在纪初语眼里就是挑衅,那种不服气让她彻底的恼了。

    “唔……嗯……唔……”

    她干脆捂住自己嘴巴,一种极其压抑的声音从嘴唇间溢出。

    真是,别忘了她是演员。

    声音也是传递情绪的一种。

    要不是怕白彤听出她的声音,以后再变着法的给她泼脏水,纪小姐肯定会大吼大叫。

    电话的那端白彤的眉心锁死了,“波斯猫是这样叫吗?”

    霍钧安轻笑出声,“不知道是不是发情的季节。”

    纪初语倒吸一口凉气,霍钧安完全无视她,继续回复白彤,“13号我有安排了,没办法跟你一起参加。以后再说吧。”

    他探手把手机通话键挂断了,看向她,“继续。”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