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巫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箭在弦上
    “少在那里趾高气昂的下达指令,”一名黑西装傀儡声音冰寒冷酷,“隔着老远就听见你发疯一样的猪叫声,就算不会笑破肚皮,也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被叫做夜火的傀儡压低了声音,像是野兽一样弓起身子,手中的火焰暴起,“谁先杀死她们谁就说了算!”

    “好啊,”其余四名黑西装傀儡声音冷漠,语气没有任何起伏,“谁完成任务谁说了算。”

    经过短暂的交流后,在场的五具傀儡扭过头,将视线转向被它们包围的两个小巫师。爱丽丝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这些具有生命的傀儡的目光里,蕴含着极强的杀意。

    当傀儡对她的杀意到达一个临界点之后,爱丽丝左手手心处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

    紧接着,一条红色的丝线从手心处飞了出来,红色丝线的另一端,连接在一名黑西装傀儡的脖子后方三分之一处。

    这种状态出现过很多次。手心处的红线的来源,是被魔石教授诅咒时留下的伤痕。是秘能之力与诅咒融合变异的产物。

    现在这个伤痕因为百褶裙女孩的缘故,变成了泪滴的形状。

    红色的丝线可以感知到杀意,并帮助爱丽丝找到对手的致命弱点。丝线出现的前提是,爱丽丝必须要被敌方的杀意锁定。如果对手没有杀意,或是出现的杀意时间太短,那么就无法触发“红色丝线”。

    这是一种被动的魔法技能,至少目前爱丽丝还无法主动触发诅咒红线。

    诅咒红线只能够被爱丽丝看到,其它生命,无论是人还是傀儡,都无法看到这条丝线的存在。

    丝线可以在空中扭曲成任何形态,比头发丝还要纤细,但因为颜色很显眼,同时又不会受到周围环境的任何影响,所以非常醒目。

    缺点是,诅咒红线只有一条,也就是说,在多个人对爱丽丝产生杀意之时,诅咒红线只能锁定其中一名对手的致命弱点。

    这些傀儡的身体并非由普通的金属材质组成,就连爱丽丝的秘能之火,对傀儡身体造成的伤害,也因傀儡特殊的金属材质大幅度降低。换做普通的钢铁,爱丽丝只需要使用秘能之火来上一拳,就可以瞬间轰爆。

    可是,承受了爱丽丝正面一拳,名为夜火的黑西装傀儡,脸上却只是留下了一道并不算很清晰的拳印,相反,爱丽丝的手因为用力过猛,被震得一阵发麻。

    实在太硬了。虽然拳头又麻又疼,但爱丽丝面上却不动声色。已知这些黑西装傀儡拥有自我独立的意识,那么她必须要小心仔细,不可以露出任何破绽。

    既然红线已经出现,爱丽丝当然不会错过这一次机会。

    左手伸进右边的袖口,泛着寒光的魔剑被抽出。爱丽丝向前跨出一步,左脚踩在地面上,全身发力,陡然加速,向着前方一位西装傀儡发起了冲锋!

    爱丽丝一动,所有傀儡也动了。

    其中,有三名傀儡攻向爱丽丝,两名傀儡攻向布伦达。

    魔剑划过空气,发出一道强烈的破空声,爱丽丝对面的傀儡不闪不避,由黑色组成的身躯反射着蜂巢金色的光芒。

    傀儡冷笑一声,在金发小巫师发起攻击的下一瞬,抬脚迈步,迎了上来!

    其余两位攻击爱丽丝的傀儡,一名化作黑色的暗影,从斜侧方冲向爱丽丝。另一名用手虚握住空气,通道内的空气受到影响,不断向傀儡的手心聚集,随后形成一颗压缩的旋转风球,旋转的风球在下一刻被猛地甩出,目标方向正是金发小巫师的后背!

    这些傀儡的魔法并非全火系。它们的名字,也以自身的属性命名。分别是夜火、夜水、夜金、夜影和夜风。

    对付布伦达的两位,是夜火和夜水。在爱丽丝发起攻击的时候,夜水和夜火也向布伦达发起了攻击。

    从身上的装备来看,爱丽丝很有可能是近战魔法师,而布伦达手中只有一根并不起眼的黑色魔杖,所以怎么看都是普通巫师。

    近战巫师的迎战能力,一般情况下,都要比普通巫师的能力强。也是因为这个判断,以布伦达为目标的傀儡只有两位。

    “放弃挣扎吧,一个未成年的巫师,有什么能力对抗我们?”夜火的口吻残酷,声音玩味,似乎根本不把布伦达放在眼里。和爱丽丝的表现相比,这个银发小巫师就显得过于平常。从见面的时候开始,双方连一次交手都没有。

    爱丽丝的紫红色魔剑看起来非常拉风,而布伦达手中的这根魔杖,却是魔法世界随处可见的通用魔杖。

    和爱丽丝像小太阳一样温暖又热烈的气质不同。维尔利特就像是悬挂在漆黑夜空中的一轮新月,沉静而内敛,优雅而皎洁。

    “一具傀儡,就算会说话,也只是傀儡。”低垂的眼睫抬起,冰蓝色的眼眸中闪烁着清澈的光,布伦达面无表情,声音也如冬日的冰雪般毫无温度可言。

    虽然没有骂人,也没有说一个脏字,但是,这话比骂人还要难受。

    对于傀儡而言,它们是类似于人的存在,人类比傀儡本身的等级要高,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没有一个傀儡,不想成为真正的人类。

    而布伦达的话语,就是在指明傀儡就是傀儡的事实。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又长又尖的刺,扎入了两名傀儡心中最敏感最柔软的地方。

    她否定了傀儡成为人的资格,否定了所有傀儡的梦想和憧憬。

    五具傀儡中性格最为暴躁张扬的夜火,瞬间被气的暴跳如雷。

    “你好大的胆子,我要你生不如死!”夜火扯着嗓子吼出来,再也没心情去嘲笑布伦达,它现在只想让这个给予它羞辱的小巫师,在痛苦中哀嚎,像野犬一样卑微在它面前摇尾乞怜。

    夜水在傀儡中性格相对沉稳,可是这并不代表它没被布伦达的话语刺痛。

    在夜水看来,激怒了自己和夜火的布伦达,只是在加速的寻求死亡的结局而已!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