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伊旦之书 > 第四十四章第八日
    ……

    露西一夜无眠,伊旦却正好相反。

    梦见一人影,脸上始终被一团黑气遮盖住,只露出嘴唇。

    人影越加凝实,有了大体的模样,脚,腿,腰,再往上就是一片模糊,隐隐有着蒙胧之气。却始终的看不清楚。

    嘴巴一张一合,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

    只听。

    混乱初开,凌行墨服,其中有三个人,一大一中一小,三人都仍神人,游走无限,好不自在。

    三人飞走无限,路一地,生机无限,灵冥充沛,却无机缘,始终无生,中人感伤无怨,飞入此地,挥手间大法力大神通,将自己整化为一鸿蒙之物,与此地相连,自己自然是道死身遗,自是造了一物,成了一主。

    从此远远传来一小声,似婴孩之声,小人听此莫莫自思,便飞走此地。

    迎面见一大人,道:“此去你便入主神州,助一莫大君力,使生质相近,迟早将阴明相负,莫不做了极大毒二。”

    这小人想此去行以自己先清之躯,与这边物始不相合,早一便化死,大人之言莫不暗下。

    道:“大人便不念我生死何如了,无尽月后我自会与中人齐开。”

    大人停了数下,面色百变,若一神君,若一邪恶,光华流转,其后神威回触。

    道:"我知你心,想法一物,如你行,不过,存在一物自有命命,你之何苦,逆命改物,这样便不小心便做了极大毒三了。"

    小人回道:“大人,我知你先一存在,见过不些物,不过我与你不样,如念中人自化无尽之物,虽各一个个,看似毫无关系,实则仍一物所化,无尽岁后,便会化为整个,我此行便随走一次,如不此,命理无限,怕会受个若若苦处,与我心不受,自会去顺行。”

    大人忍心便道:“痴儿,痴儿,你念想化一大大善,曾想物本一质,质化二处,大大善后怕不了生个极极恶,便知大善生极恶,极恶生大善,仍为一轮,此轮生生不息,怕早把你带走了。”

    小人不听,便想要飞走过去。

    大人见此人不听,手中发光,飞出六件宝物,仍一鬼面、仍一光甲、仍一紫剑、仍一十面旗,仍一小兽、最后飞走一气热极大的九指冷爪套。

    大人道:“此六宝,皆惊奇,你只管拿走,可若让你再生,六宝各有长处。”

    小人一爪一下,便没了个影。

    大人苦笑,此地便换个声息,彼为美好,便惊出一恶愁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道:“你又做你的好事了,不知你是我,我是你,你强一分,我也强一分,莫不自处了。”

    大人随身一看,便见一极恶极暗之物,不成人物,见不了全体。

    一句语也不说,念一念想,便一动也不动。

    远远传一惊声,此地发光,乾坤开。

    ……

    隐隐约约的声音消失。

    这人仿佛天比神圣之人,圣光环绕,圣洁无比,下一刻,虚影全身又是极度的黑暗光芒盖上,变了再变,但始终看不清虚影的面庞。常人大小的影子透着万千的妖魔虚画,似是流动的绣画,再看一眼,影中一座光辉的教堂光影泛出,庄严肃穆,将伊旦的眼看花。

    正是噬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是说这一部分面具的影响,当时在惊宝市看到的幻象只不过是我与面具的怨念重合,从而造成的重合幻像罢了。”

    伊旦只是痴痴的看着那个人影,不能讲话,不能思考,仿佛是真真正正存在于他的梦中一样。

    整个世界仿佛都沉寂了下来。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我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世界留下来的残响,我绝对不能忘记的东西,人类世界之外的绝望又悲伤的混合声音,带着我无尽的怨念,再次刺激着我的心灵。”噬魂仿佛是在对什么人说话一样。

    “伊旦,仔细听一下,你之前从未听到过的声音。”

    伊旦猛的有了一种全新的意识,今儿有一种静寂的声音灌入了他的耳中。

    进而又变成一股嘈杂的声音,梦中的世界就如同现实世界夜晚一样,周边的环境静寂无比,只充斥着这另人心烦的嘈杂声音。

    这股声音仿佛是千万种声音扭和而成一样,大根本分不清其中的细支声音。

    伊旦不能说话,不能思考,耳膜仿佛都要破一样。

    “伊旦,你绝不会听到的声音,这些声音被某些绝对无法打破的墙壁所阻碍,我刚刚苏醒的时候也是听不到,但我到了这小镇,我好像觉醒了某一段的记忆。”噬魂说道。

    这股声音就是世界间留下来的残响。

    因为某一些从最初就开始设定好的因素,导致无法将时间所有的声音汇聚在一起,最为强大最为跳动的最为灵动的那股声音几乎将所有的声音排斥,而剩下的那股声音则汇聚成了这世界间的残响。

    那是宏大而强烈声音下的颤音。

    “人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无法完全理解其它的存在,看不见,听不到的东西太多太多。可这仅仅是一种可能性,只不过是在现实世界当中实现了,还有更多的可能性。”噬魂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角度不一样,环境也不一样。生理也不一样,太多太多的不一样。残响和主音永远无法融合到一起,当主音沉浸在他那宏大而又灵动的声音当中,是否忽视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这是我第一世的疑问。”噬魂饱含深情的说出来。

    噬魂放开了双手。

    “第二世,我是否能将这世界间留下来的才行,重新化为那股轻灵牛柔动的声音。成为主音不可缺少的合声,奏出世界间最美妙的华章。”

    ……

    试炼小镇,某一片外围区域,一队人正在休息,呐朗呢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脑袋有些发晕,最近他的样子确实是有些奇怪。

    不光是他如此,一队人都是这样。

    如果有外人在这里,一定会看到每个人的耳边都有一个蜗牛虚影。

    所有人仿佛都是有一种下意识一样,一路上绕来绕去,却总是朝着梦中小镇方向走去。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