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伊旦之书 > 第四十四章银血刀法
    巴各林后退,拼命了,狂哮一下,只见他的全身白毛下爆起一道又一道的血管,像是一只又一只的小蛇,皮毛泛红,映出大边的血色,令巴各林的威势再度上涨。

    重剑与双月之刃再一次相撞,重剑上显出一道土黄色小山虚影,一下压下了双月之刃。

    双月之刃刀面泛起三点黑点,黑点一出,双月之刃变的奇重无比。

    一下又压下了重剑,巴各林只觉面对数以亿吨计的海倾,瞬间,巴各林就觉无比吃力:“一招一式我都防的滴水不漏,可是这重压之刃。”

    巴各林躲不来,一丝法则之力所化的重点,所含的法则之力几乎没有。

    可是,玄妙无比,远超巴各林的剑技,但这重纹重点,伊旦根本不会用,要不然,一剑新可以将巴各林压死。

    刀身上重点种种吸力传,根本没法躲。

    眼见刀身斩到巴各林。

    “等一下!”

    巴各林目露疯狂,咆哮了一声。

    “等一下!”

    疯狂,巴各林彻底的疯狂。

    “要杀我们的时候,你可没说等!”

    巴各林眼见刀尖,眼刷的一下通红,直接咬破舌头,舌头上印有一个黑色魔鸦。

    血溅到魔鸦之上,立即消失,顿时,后方小队人员,都是皮肤泛血,无眼无神。

    一人道:“老大,不不不,不要杀我们。”

    没有用。

    皆是双手滴出鲜血。

    一滴。

    二滴。

    三滴。

    ……

    大片的血液流出凝成血泉,小队人员都是纷纷倒地,每一个人扑到血泉之内,都是溅出大片血。

    血像是有了魔性一样,直接将各个人吞噬,血潮涌起,大片的血水齐集在一起,直接射向巴林各。

    “这是,血禁之术。”伊旦心惊。

    巫师所创的一种血腥邪术,施展之后能以不折手段通过别人的精血强行提升施术人的肉身,邪恶之法化为血魔。

    大量血水没入了巴林各的身体,巴林各随着就是体型暴涨,寻常人只能等到他的腰间,身上的锁甲全部撑开,露出里面的毛发,白中带着鲜红。

    一座白红魔猿现身,怒吼咆哮。

    伊旦见此威势不仅色变,顿时双月之刃表面有潮水涌起,疯狂的在吞吸伊旦的血气,只见嗤……白光大片大片的息灭,露出里面的黑光,血气不断被吸收,仅仅数个呼吸,伊旦的气息彻底的稳定了下来。

    双月之刃猛的脱手而出。

    “十浪!”

    魔猿吐出大片的白色声波,就仿佛惊雷作响,飞快涌向四处,很快便席卷了周围范围,商队人被声波一扫都是痛苦捂住脑袋。

    双月之刃化为一道凶涌的水流,平面铺来,向魔猿拍去,魔猿凶吼,还是被水流围上,双目疯狂,满是疯狂。

    一道浪潮拍击,仿佛一座大山压在魔猿身上,拍的血肉模糊,一击之下竟然有着巨力,魔猿双臂一展想要挣开水流。

    无用,抽刀断水水更流,连绵不断的水劲,一浪又一浪的拍向魔猿,仿佛生生不尽,浪速极快,拍到身上巨力惊人。

    终于,一身惨叫,魔猿身体竟生生的裂来,化为一片血水飞溅回处,大量被水浪卷回。

    血水所到之处都是穿金断石。

    但还是有些少许血水直接飞射出去,快,太快,直接射中不远处的一间马蓬中,溅在马车内数人身上,这些人早就逃了,可是能逃多远。

    只见那几人顿时个个痛呼惨叫,身体血光大发,仅仅数个呼吵人,场景数变,肉体不成了样子,不断的腐败,片刻都化为一滩血水。

    一击之后,伊旦直接倒地,精神和肉体都已到极限。

    ……

    商队众人都是一夜无眠,因为据相对后方的几个生还者传来。

    “你们不知道,原来巴林各大人。暗中和巫师勾结,你们不是不知道,直接就变身了魔猿,一拳就让大地裂开。光是那黑暗气息就已经让我站不稳,凶势惊人。”

    “哪来的,还是还不是被击杀了,审判者大人更为厉害,一开始我们远远望过去。审判者大人还是处于下风,可是,直到拿出一柄刀刃,上去直接一招就要快要了巴林各的命。”

    “审判者大人真是太厉害了,我长这么大,还是见过第一次这么强的人。在那堕落者巴林各的狂攻之下,竟然是一点事都没有。”

    “这个我知道,审判者大人所在的小队已经走了,他们刚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是讨伐巴林各那个恶魔。”

    ……

    商会的人都是兴奋不已。

    自从巴林各血禁之术,和巫师勾结的身份已经暴露无遗,而伊旦自然就被当成教会派来的审判者。

    ……

    在凌冬森林里,一行数百人马就在这等着,隐隐为一个马车为中心。

    台诺就站在这个马车外边,强忍着不适的身体。

    “会长大人,您还是休息一会吧,进车厢里待一会吧。”旁边的人连忙上前扶道。

    “你知道什么,结我滚开。”

    台诺忐忑地看向前方的车厢。

    “希望这事不要牵连我,巴林各可是有数的正式骑士,怎么会。如果要被这位审判者认定我与那巴林各有牵连,那我就……”

    忐忑不安,不断的煎熬,不断的煎熬,台诺在等,所有人都在等,都在等着审判者大人醒来,行程已经彻底停下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这种事情要是一个处理不好,触怒了教会。

    在外面,审判者就代表着教会。

    从马车下来了一个人,有一头蓝色的头发,身材比较壮硕,但是面貌看起来有些稚嫩。

    台诺直接就翻了一个白眼。

    心道:“这是什么道理,那么小的审判者,这怎么可能。”

    可是,还是强忍着疑惑,上前问候道:“审判者大人,我。”

    伊旦一脸不解的看向台诺:“我不是什么审判者,还有,看样子,你是这里的头吧?”

    台诺点点头,平时谁敢跟他这样说话,可是如果是换成这位疑似审判者的大人,这种语气就是十分的正常。

    台诺心中更加坚定了对方是审判者的猜想。

    “或许是服用了什么秘药,感觉就是审判者的。”

    但是不敢说,伊旦双眼扫向众人,目光所指之处,都是纷纷的低下了头,生怕被伊旦看出什么不妥的样子。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