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伊旦之书 > 第二十六章狂焰中的绝望
    办完事,正准备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就远远的看到远处有一道火光升起。

    伊旦一阵的紧张,迅速向火光升起的地方跑了过去。

    心中吼道:“怎么会这样?”

    贫民区失火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第一这里的灭火资源不足,各大相关机构各大设施,都远在贫民区之外。

    第二,这里的房屋连接的十分紧密,基本上就是一家挨着一家,一个地方起的火将会迅速的燃烧蔓延至其他的地方,从而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原本这里平平胸的人都是异常的小心,但没想还是起了这件事情。

    第三,贫民区房屋大多都是十分的陈旧,所以火灾造成的伤害更加的严重。

    一时间人声鼎沸,靠近火光的地方住的人纷纷都是出了床,向外跑去,大多都是提着水桶木盆之类的。

    一时间人人都担当了扑火的责任,此时灭火不是别人家的火,而是自家的火。

    伊旦向火光方向望去,离得越近,就看的越清楚,不禁松了一口气,心道:“还好,火势不太大。”

    要不然这样,别说是救火了,就是把自己都搭了进去,这是大多人的想法。

    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原因。

    这里是顿灵教区。

    有牧师。

    高贵,圣洁的牧师。

    这里的牧师并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名号,被教会委派来的强大牧师。

    伊旦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那么之前没有注意到,怎么我的身体素质增加了这么多,莫非,是异端的力量。”

    没错,这就是异端的力量,之前储存在伊旦身体里面的力量,现在终于。

    突然,伊旦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一种身体被分离的感觉。

    一步。

    二步。

    ……

    百步。

    终于,消失了,伊旦消失了,哪里都找不到。

    不,此时伊旦终于将审核力量开启,神偶亿芒。

    伊旦高喊:“亿芒。”

    虚空一阵的震动,上亿道无法以肉眼看见的能量体从虚空中并发出来。

    伊旦感觉到了。

    心道:“这就是异端的力量。”

    乐布的亿芒即使是在一段当中,也算是极为的特殊,极为的诡异的一种能力。

    攻击手段要多少有多少,而敌人对自己的打击,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伊旦狂喜。

    可是。

    伊旦卜道:“以后要小心点能使用领域类的敌人,要不然就弄巧成拙了。”

    但是,在其他的方面。

    保命能力强!攻击手段多!

    亿芒算是极品神偶。

    “现在偶到呐朗呢我都可以斗一斗。”伊旦美滋滋的想到。

    一阵微风吹起,伊旦速度瞬间飙升,瞬间达到的风速。

    瞬间就到了一处街道拐点,微风就消散开来。

    伊旦顿时就慢了下来。

    伊旦心道:“只能力果然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转过去,就着见一座破烂的楼房正燃烧着,冒着熊熊的大火。

    黑色烟气瞬间就洗卷了伊旦。

    一声哭喊。

    就见身材矮小的小男孩,不知从哪里跑来,直径跑向燃烧的破楼房。

    可是下一刻就被一个妇女拦住,紧紧的搂在怀里。

    男孩疯狂的挣扎,拼命的挤出妇女的怀抱。

    没用,小孩哪里比得上成年人的力气,还是用这种近乎全力的。

    但是,男孩疯狂的叫喊,疯狂的呐喊,对了,这位妇女拳打脚踢。

    可是还是没用。

    楼已经保不住,至少也要保住这个小男孩。

    男孩穿着厚厚的大衣,明显与自己的身材并不合适,大衣上破了好几个烂洞。

    小脸也是脏兮兮的。

    一看就是一位。

    典型的从小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

    性格暴躁,凶狠,几乎失去所神赐予人类尽有的美德。

    可是。

    成年人,从小在贫民窟生活的成年人,更为的地方。

    这妇人像是经常的,遇到这种事,死死拦往了男孩的腰。

    火在烧,男孩的心也在烧,烧的比火烧更加的凶猛,更加的彻底。

    此时男孩消去了,像是更为重要的东西,在火焰中化为虚无。

    火势渐渐地弱了下去,就像男孩挣扎的势头。

    ……

    一阵轰鸣,房屋彻底倒塌。

    传到男孩的耳朵里,男孩也顿时停止了挣扎。

    相反,有一种更为极端,更为宣泄感情的方式,哭。

    做为一个男孩,一个未成年的男孩,哭死十分正常的事。

    可这样看起来做了。

    像里森.加里,就算是偷东西,被人逮到,被打的半死。也是不会哭出一滴眼泪。就算是被同龄的孩子欺负,一顿的拳打脚踢之后,也是不会哭出一滴眼泪。

    因为他知道,不偷东西,就是死。被同龄人欺负之后哭,就会被不断的欺负。

    可是现在,哭了。

    里森道:“现在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都随着一场大火化为灰烬,父母给他。

    还有,十多年的所有的希望。

    一旁的众多妇女叽叽喳喳的,就说了起来。

    伊旦只听隐隐约约的传来。

    “真是好可怜呀,小理森七岁的时候,父母就已经走了。只留下这一间破房不给他,现在轮到乐伦市的新区整改,首当其冲的就是这条街,只有小里森不愿意搬走了,估计就是因为这放的火。”

    里森也听到了。

    疯狂的吼道:“没错,没错。就是他们放的火,就是压云的那些杂种,婊子养的……”

    接着就是一番歇斯揭底的辱骂,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彻底盖过了众人的议论声。

    众人都是一脸同情的看着他。

    里森还能怎么样,只能在这里骂骂吧,做不了任何其他的事情。要去报仇,一位未成年的小孩子,对付心狠手辣的黑帮,基本上不可能。

    现在里森所做的事,只能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唯一能做的,所以里森辱骂的如何的狠,骂的如何的不堪,都是无济于事。

    里森辱骂的越狠,他的心就越痛,恨自己弱小,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但却必须要骂,因为除了骂,里森实在是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里森一直的诅骂,诅骂。

    最后骂到众人都是散去。

    “真是可怜的孩子,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以后到哪里住都是个问题。”有人说到。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