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伊旦之书 > 第二十五章话本
    瞬间伊旦只觉意识模糊。

    心道:“槽了,本体那边。”

    就对柏卡道:“我先上陆。”

    就化为一道蓝色流星,消失在天边。

    上了陆地。

    伊旦就极目远眺,就望得一边湖泊,道:“好。”

    就钻了下去。

    一道金光诡异的照到伊旦的面庞。

    一睁眼,伊旦就听见外面框框的敲门。

    伊旦赶紧的打开房门。

    就见一位红发棕目的男子,三十多岁。

    伊旦道:“安利兹!你来干什么。”

    身后跟着夏林,看了一眼回房了。

    安利兹就是同期的图书馆理员,开口就道:“真是一个可怕的遭遇,比我上次做忏悔的时候打瞌睡还可怕。”

    伊旦问道:“那可真是太可怕了,怎么啦?”

    安利兹道:“我们丢了一本书。现在被审判所找到,让我们去认领签字。”

    现在的审判所不仅有审判异教徒的作用,大部分的治安问题都是有权干扰。

    伊旦也没有多问,就跟上了安利兹,在路上才知道,丢失的是一本颇为重要的书。

    牧羊人与少女一本古老的戏剧本,存世量极少,先前被理查德爵士借了过馆可是一般不外借。

    丢失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可是巧不巧的,在爵士手中就丢走了,这可是一件大事。

    现在被找回来了,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戏剧在整个欧罗巴大陆都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而戏剧的舞台样式经历了长期的发展过程。在二圣纪初,剧场沿着山坡开出一片片的台阶,在山脚的空地上正式辟出一方平台,建立一个直径大约66尺的圆场,在圆场的后面逐步加建名为斯坎的建筑屋;三圣纪时期,剧场建于平地之上,四周有很长的石砌围墙,舞台通常都建得很高,舞台后面有两层楼高的华丽的后墙作为背景;三圣纪中世纪戏剧从教堂的祈祷仪式中发展起来的。

    自然的,最得天独厚的剧场就是教堂,舞台以十字架圣坛为中心,右边是天堂,左边是地狱。

    后时期戏剧进入室内并从此诞生了镜框式舞台。

    以现在戏剧普遍使用的镜框式舞台为例,这是一个封闭型的舞台样式。

    对于三面墙的封闭性毋庸置疑,关于“第四堵墙”,自由剧院在欧洲诞生时,自由剧院的作家兼发言人让·柔连有过这样一段论述。

    观众必须暂时忘记自己是在剧院里,为此我们相信有必要在大幕打开时立即关熄场灯,这样舞台画面突出了,观众也更集中注意力于舞台……演员要表演得像在自己家里那样,不去理论观众的反映,任他们鼓掌也好,反感也好。

    舞台前面应是一堵第四面墙,它对观众是透明的,对演员是不透明的。

    即使是在话圣圣布加德士提出陌生化的演剧方法之后,也同样必须承认镜框式舞台封闭性。

    提出陌生化的演剧方法应在演员、角色、观众三者之间确立一种辨证的关系,亦即演员高于角色,驾御角色,两者存在间离。

    观众则保持独立的欣赏艺术、评价社会的立场,他们不再是舞台演出的任意被摆布的附属品,而是思考与判断的个体。

    可以盾出打破第四堵墙的目的是为了让演员从角色中抽离出来,让观众保持冷静、独立的立场,而并非是否认舞台与观众区在物理空间和心理空间上的间隔。

    正是由于戏剧和传奇在剧场环境和接受主体地位的差异带来了它们在情节样式上的节奏的不同。西方剧场具有封闭性的特点。

    凭借剧场的外在形式将一部分人聚集起来,以观剧规则约束他们的行为。

    演出过程中,各种舞台手段将人们的注意力进一步集中于舞台这个更小的范围,集中于演员的表演,集中于情节的铺陈转台、冲突的发展,以保证戏剧节奏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有条不紊的展开。

    戏剧节奏必须是合理而有方向性的。像是坐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唯一闪烁的荧幕上。

    不论情节如何,或舒缓迂徐、或紧张紧促,都是有目的、有联系的线性铺展。

    如同大海的波浪,一浪推着一浪,呈现一个逐步上升的趋势。前面所有的情节铺垫都是为了最后一个的高潮。

    同时,戏剧的节奏也是封闭性的,它不能容忍任何外在因素的干扰。必须给它提供一个完全自我的环境来凝聚情节的力量,情感、心理、行为、状态……慢慢的凝聚、凝聚,直到最后的一个点突然爆发。剧场的封闭性使戏剧性的凝聚成为可能。

    发展到现在,话剧已经颇为成熟。

    即使是作为一个修行的苦行僧,像以上的常识,伊旦也是知道的。

    伊旦道:“为什么没有找到犯人?”

    安利兹道:“这说起来也是颇为的奇怪。这东西是爵士在去往大剧院的时候丢的,最后也是在大剧院找到。”

    伊旦心道:“这么巧,在哪里丢的?就在哪里找回来?”

    安利兹道:“现在找回来是最好的,至于这里面的隐情,我们还是不要管了。”

    伊旦心道:“爵士身边强者众多,再加上一同去往大剧院的,那还有其余的贵族,话本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

    大半夜的两人风尘仆仆的走向图书馆。

    安利兹手中紧紧地抱着一个黑色的包裹,身后还跟着两位身穿锁子甲的待从。

    搞得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

    这两位骑士待从,身上穿着的装备,能够有效的抗住各种物理打击,还备有利剑,也就是说单纯装备这一点,就和普通人拉开了无法超越的距离。

    再加上骑士待从远超常人的速度,力量,体力和耐力,完全和普通人不是一个级别的身体素质。

    别说就是两位身穿锁子甲的骑士待从,就是一位待从,遭遇数十人的敌袭,也不用太过的害怕。

    这两位骑士待从就是跟随着伊旦他们,一同护送这本话本的人,以防别人出手抢夺。

    伊旦边走边心道:“单单护送一本话本,就要骑士待从来送,看来我是低估了那些上层人士对话剧的狂热。”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