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66章 九死之法
    这时候关羽一身漆黑夜行服,腋下扛着一个美少女,急匆匆的钻进房间,顺手关上门之后,吐了一口气道:“终于完成任务了!没想到这个董承的府上居然有那么多武士,真是失算。差点就被揭穿了!”

    张飞朝着关羽周身转了两圈,笑道:“大哥,你这身打扮还真是够显眼的!哈哈哈哈、、、对了大哥,她怎么晕了?不会是被你给强行打晕之后劫持过来对吧?要是她哥哥知道你这番对待自己的妹妹,非得跟你大战三百回合不可。”关羽随手将少女抛给在门边警惕的墨元,说道:“这小姑娘性子挺烈,我都再三强调是她哥哥来带她走的,而她愣是不听话,反而跟我打斗起来。无奈之下只好打晕她带回来。那小子现在这副模样,怎么跟我打啊?等他恢复了,也不一定是我关羽的对手!”

    张飞神秘的逗眼道:“大哥你这就错了,常言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高顺可不同一般,起码他现在就已经超越你了。嘿嘿嘿嘿、、、大哥还不知道吧?这小子正在突破自我境界。”关羽大惊,不敢置信的走进床边,仔细的端详着高顺,皱眉道:“二弟你这是拿大哥开玩笑呢?这小子功夫的确已经练到家了,观其行,宛如盘钟,观其意,傲气外露!正是武学极限之象,但是距离自我境界还是相差太远太远,而二弟不正好是个典范吗?”

    张飞摸着发丝,挠了挠头皮,说道:“也不能这说,虽然这小子外在看来并没有突破自我境界的征兆,但是俺的直觉能深深的感觉这小子就是在突破自我境界!至于是什么原因,俺就不知道了!也许这小子真的是突破失败了。”“少爷,这姑娘长得真好看,比墨庄的如花好看多了!嘿嘿嘿嘿、、、要是能娶她做老婆该多好啊。兄弟们你们也过来看看啊,这姑娘皮肤水嫩水嫩的,虽模样好似桃花一样迷人,虽然比不上蔡小姐,但也是一个美女。”

    这时候墨元双眼痴迷的看着怀里的少女,情不自禁的由衷夸赞道。其他人见门外没有什么可疑人物之后,也都受不了墨元的诱惑,跑了过来,看少女的美貌!不得不说,这少女还真是一个美人,鹅蛋脸,双眼皮,长长的眼睫毛!小琼鼻,殷红诱人小嘴无不吸引着墨元他们的眼球。哪怕少女晕迷着,但是表现出一股柔弱的气质,令人恨不得将他拥入怀中好好疼惜。

    十个人越看越激动,双眼瞪得老大,面部表情也变成猪哥模样!发出阵阵淫笑。看到这一幕,张飞感觉很丢脸的说道:“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走出去别说俺张飞认识你们!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嗯、、、嗯、、、啊!你们是谁?放开我!流氓,色狼,大混蛋!去死王八蛋。”这时候少女迷糊糊的呻吟起来,那黄莺一般的声音,顿时将墨元十人迷晕了头!当少女睁开眼睛之后,原本迷茫的眼神一下惊慌了起来,一把挣脱开墨元的怀抱吗,恐慌的叫道。

    少女的惊叫惊醒了墨元等人,尴尬的墨元他们一个个憋红了脸庞,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候云彬走了过来,说道:“还请姑娘见谅!是我这几个兄弟无礼,在下代替他们向你道歉!姑娘可是高蕊?高顺的妹妹?”

    少女警惕的看着一副人畜无害模样的云彬,摆好防御架势之后,有些心慌意乱的打量着四周,故作镇定的说道:“你、、、你是谁?为何要将我绑架到这里?这里又是哪里?你们有何企图?我告诉你们,我哥哥可是很厉害的,一个人打十个,不!打二十个都嫌少的超级高手。”

    云彬苦笑着看着浑身发抖,防御架势不像样子的高蕊,温声笑道:“姑娘莫怕!既然你说自己有一个如此厉害的哥哥,你还怕我们这里区区十三人吗?其实我们将你带来是受你哥哥高顺之托。”说完,云彬侧过身,将身后躺在床上的高顺显露在高蕊的眼前。高蕊惊呆了,看着自己哥哥一脸苍白,浑身是血的模样,高蕊眼泪一下流了出来,惊慌的一把扑倒在高顺的床边,哭喊的摇着高顺的身体道:“哥哥,你怎么了?别吓妹妹啊!呜呜呜呜、、、快醒醒,我好害怕、、、”

    云彬一紧,一把将高蕊带离高顺身边,说道:“冷静,你冷静点!你这样做不禁不能唤醒高顺,反而会将高顺的伤口拉开,到时候血液再次流出,就是神仙也难以救回高顺的性命。你放心,高顺现在已经止血,要不了多久救回醒过来了!”高蕊凄楚的看着云彬,看了看高顺的脖子与手臂,这才相信了云彬所说的,勉强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颤抖着身体,没有底气的问道:“那、、、那哥哥就不会死了对吗?哥哥不会离开我对吗?呜呜呜呜、、、”

    云彬当然不会说什么后果严重等等的话来吓唬她,于是肯定的笑道:“放心,高顺的伤口都已经处理好了!因为高顺失血过多,因此苏醒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就放心好了。等高顺醒过来之后,就能跟你再次团聚,你就别瞎想了,乖乖的在这里守候着高顺,等他醒过来第一眼看见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高蕊听云彬这么说,顿时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放下不少,但是眼泪还在不停的流淌,感觉云彬就好似自己哥哥一样!给予了自己很大的安慰与关怀,居然下意识将云彬当做高顺,抱着云彬睡着张飞玩味的笑道:“二弟啊!你女人缘还真是好的没话说啊!哈哈哈哈、、、刚刚还是一脸警惕的小老虎,现在就好似小猫咪一样躺在你怀里安稳的睡着了!真是令俺嫉妒不已啊,哈哈哈哈、、、”

    墨元等人则委屈的看着熟睡的高蕊,墨元郁闷的说道:“现在也没到晚上啊!怎么就这样睡着了呢?少爷能不能教我怎么泡妞啊?你看你从墨庄出来之后,就先碰见了蔡小姐与蔡青姑娘!这还没多久就得到二女的芳心了,现在又来一个高蕊,看来以后少爷要建立后宫了。”

    云彬笑骂道:“不可胡说,什么泡妞不泡妞的!我从来就不会泡妞,也教不了你这个。高蕊唯一的亲人身受重伤,因此心理承受不住害怕的压力,所以才会随遇而安的躺在我怀里睡着了。”

    关羽此时倒没怎么有心情讨论这个儿女情长的,现在的关羽心情一片糟糕。想他关羽从小习武,一直都是以过人的武力傲立于同辈与长辈之前!对于自己的武功也是十分的自豪与傲气,现在居然有人超越了他,这让傲气十足的他如何能接受的了?张飞也就算了,现在这个实力看不起并不怎么样的高顺也都超越了他,这让他关羽情以何堪?傲气的关羽直感觉一股火从心田烧到脑顶!不甘居人之后的心一下被激发了。

    关羽看了高顺一眼,说道:“这小子真的突破失败了吗?三弟这突破之法,可有第二条路选择?就是能够一下提升肉体实力的办法!我必须得突破,否则我还有什么脸面自称英雄好汉?”云彬深深的看了关羽一眼,说道:“高顺可能突破并没有失败!要是突破失败,着肉体必定爆炸了不可。因为突破失败就好比没有掌控一股能量,失去掌控的能量就会肆掠的破坏身体,到时候肉体必定承受不了摧残而爆炸。武道只有一条路走,大哥你好之为之吧!不过我相信,大哥迟早会突破的,而突破之后大哥就会得到新生。还望大哥切勿急见关羽如此坚定,云彬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关羽是他大哥,而做大哥的也有自己的想法与责任,既然做大哥的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做小弟的也只能默默支持大哥的做法,否则关羽会因为自己的不同意,而产生心里间隙,到时候突破就更加难了。此时云彬唯有沉默,静静的抱起高蕊走到一旁,将高蕊放置在墨元等人铺张好的地板上。

    张飞有些搞不清自己是帮了关羽还是害了关羽,不解的说道:“大哥,这条路小弟只是随便说说,还望大哥慎重斟酌一二才是啊!小弟很担心这条路是不是一条不归路,毕竟不同人,道路与命运也是不相同的。”

    关羽摆手道:“无需多说,二弟!我知道你担忧什么,大哥心里都清楚。但是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兄弟三人前程已定!到了江阳郡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阻碍与困难,我必须突破,这样才会有所作为。江阳郡不是涿郡,而是一个蛮夷横行的地方,危险重重,不得已而为之!”

    云彬整理好高蕊之后,说道:“涿郡的郡守陈添铭是因为当地的豪绅,才导致手上没有什么兵马实权。而江阳郡地属偏僻,人多混杂,多有南蛮外族侵略,想要收服与振兴,难度可不小。何况江阳郡在益州范围,属于刘焉管辖!我要是没猜错,等我们收复江阳郡之后,刘焉就会不用浪费一兵一卒的,伸手接管了江阳郡,到时候我们兄弟三人又将落得什么下场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们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大哥小弟支持你突破,还望大哥别介怀小弟的想法。”

    关羽有些宽慰的说道:“大哥怎么会介怀呢?三弟如此深谋远虑,也是为了我三兄弟的未来着想,而且大哥已经有了这个意思,就算没有三弟的理由,大哥也会迫不及待的去突破。”张飞懒得想这些发杂的事情,烦躁的说道:“真是麻烦,三弟接下来俺们要不要做些什么?大哥怎么说都闯了一次董承的府邸,俺们要不要闯一次皇宫啊?我看行!俺这就去准备家伙。”

    云彬无语了,干满拉住要去准备的张飞,苦笑道:“好二哥啊!你瞎想什么呢?皇宫岂可是一个区区董承府邸能够攀比的?那些禁军与大内侍卫可都不是吃素的,要是真的那么容易被我们闯,早在我们以前,皇宫就该被人洗劫一空了!我打算这么做,都过来听着。”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听着云彬的计划。而高顺此时被心魔一只脚狠狠的踩在地上,高顺依旧面不改色,好似在想些什么,丝毫没有理会抓狂不已的心魔!这时候,心魔移开脚,一把将高顺从地上抓了起来,吼道:“高顺,你别小看我!虽然实力没有你强大,但是我依然可以处死你!”

    高顺撇过眼珠,露出一丝从容的微笑,说道:“列队!”心魔一愣,不知道高顺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令心魔吃惊的画面出现了,所有陷阵营的士兵,居然收起长枪等武器,跑起步来,开始有条不紊的站好了队伍,一个个精神抖擞,面带淡淡微笑的看着前方。的确是带着淡淡微笑的,心魔吃惊的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已经松开了高顺,不敢置信的走到陷阵营的最前面,痴呆的指着陷阵营士兵,说道:“这、、、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有微笑?开什么玩笑?你们明明都是我手中的傀儡,都干嘛呢?陷阵营听令,拿起你们的武器,给我包围高顺这个敌人!”

    一阵风吹过,只有铠甲咔咔咔作响的声音,没有一个士兵听从心魔的命令去包围高顺。心魔有些心慌了,一把扯住一个士兵,大声吼道:“没听见我的声音吗?都他妈的给我拿起武器围住高顺!给我围住高顺!”

    高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吐出一口血水,揉了揉身上疼痛的部位,笑道:“心魔你玩完了!现在整个军队只听从我高顺的吩咐与指令!哈哈哈哈、、、我早说过,不根本不配,也没有资格拥有这支军队,只有我!高顺才有资格。”心魔一把推开士兵,抽出大刀,手臂有些颤抖的握着大刀指向高顺,有些癫狂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陷阵营、、、陷阵营是我亲手打造的,每一件武器!每一个人都是我精心打造,怎么可能会被你一下子掌控?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一定是这样、、、”

    高顺没有理会陷入混乱的心魔,反而自顾自的走向主帅台,摸着主帅台上的帅位,傲气的说道:“没错,这里的一切都是你打造出来的!但是在我看来,你打造出来的并非属于你的,也是它们是属于我这个真正的主人的。想知道为什么陷阵营现在只听从我高顺的吗?”

    “呀啊、、、”心魔承受不住内心混乱的思想,大吼一声,将大刀抛向主帅台!大刀在空中转了三个圈,直直的从高顺的耳边飞过,深深的插在主帅台上的背景屏障上,发出阵阵金属颤抖声。

    心魔大口呼吸着,一滴滴汗水从额头滑落在地上,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高顺,沉声道:“上天真不公平!既然创造了我,为何又要创造你来毁灭我?既然要毁灭我,为何还要创造我?创造了我,就是为了给你做踏脚石吗?为什么?我不甘心,为什么我要接受这个不公平的待遇?回答我!”

    高顺自然而然的坐上了主帅台,看着台下排列整齐的八百陷阵营,一股自傲感油然而生,笑道:“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没有什么公平与不公平,一切要看当事人是怎么样面对这个问题的。

    心魔身体发出淡淡金光,面带微笑,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很是轻松的说道:“抹去吗?我现在不打算抹去你了!我有了新打算,我打算跟你战斗。只有战死的主帅,没有偷生的将军!来吧!高顺、、、”

    高顺反手将插在背后屏障上的大刀抽了出来,随后看了看大刀刀锋,赞道:“不错的大刀!既然你要战,我岂可避之?哈哈哈哈、、、这场比试你输定了!希望你做好准备,否则当战斗一开始,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心魔撕去两臂的衣袖,露出精壮的手臂肌肉,同时将额头的流海盘起,用布带绑好之后,战意强势的看着高顺,强势的吼道:“早已经做好准备,高顺你可做好准备?来吧!此战无可避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高顺起身郑重的看着心魔,双眼没有不屑的神色,只有浓浓的战意与敬意,随即摆手,陷阵营立马理会高顺的意思,整齐的退到一边。高顺拿起大刀抛向心魔,赞许道:“看来你已经想明白了!不愧是我高顺的心魔。身为一个战士,就要有做一个战士的觉悟,死亡并不代表消失,而是说明自身的不足!一个人生老病死,天之常规,心魔!你能看破生死,毅然挑战我,这才是真正的战士!我高顺敬佩你。”

    心魔接过抛过来的大刀,吐出一口口水在刀身上,随后用手狠狠的抹了一把,大吼道:“哈哈哈哈、、、多谢你的尊重!来吧高顺、、、”吼完,心魔举起大刀,杀气凌然的杀向主帅“咔、、、”大刀一把砍断主帅台台柱,主帅台立马倾斜,高顺兴奋的一笑,一个翻身跳下倾倒的主帅台,大吼道:“拿刀来!”听到高顺的话,陷阵营一个士兵立马抛出一把大刀,高顺接过大刀,吹了一口气,嗜血的一笑,持刀砍向心魔。“叮”的一声,两把大刀砍在了一起,心魔与高顺相视一眼,同时收回刀砍向对方的腰部,高顺见对方的招式几乎与自己一样,赶忙蹬脚退开,反射性刺向心魔的胸口。心魔将刀传给左手,身体一偏,胸口擦着高顺的大刀,左手大刀狠狠割向高顺的额头,大有给高顺脑袋开瓢的意思。

    高顺赶忙躬下身,猛地撞向心魔的身体,心魔想不到高顺随机应变比自己还快还要犀利,来不及做出下个反应,便被高顺狠狠的撞飞出去。在地上打了三个滚,心魔一刀插在地上,划开一道长长的划痕,才止住后退的力道,这时候高顺举着大刀从天而降,狠狠的劈向心魔。

    心魔无奈,一咬牙,侧身一个懒驴打滚,躲开高顺的攻击,随后身形放低,拿着大刀砍向高顺的腰部。高顺从自己大刀砍出来的深坑中抽出大刀,转身将大刀防御在身前,“叮”的一声,因为防御过于冲忙,被心魔强力的一刀,砍的后退三步,在地上留下三个大脚印。高顺来不及揉捏有些麻麻的手臂,举刀与心魔砍在一起,二人的招式一模一样,风格也都一模一样!霸道、犀利、灵活、刚强。每一刀都是拼尽全力,而且二人都没有考虑受伤之后的问题,一个劲的拼杀对方。招式一变再变,灵活身形躲避着对方的刀锋,几乎下一个呼吸的时候,就是对方杀向自己要害的时候,丝毫不敢马虎,虽然高顺的力量比心魔高出许多,但是招式心性心魔都了解!因此高顺此时陷入了苦战。

    “叮!”高顺左手转动着大刀,好似螺旋桨一样狠狠砸向心魔的头部,心魔深知不能硬接,但是已经来不及躲避,只得硬着头皮双手顶着大刀放在头部。一声巨响,心魔被大刀旋转的刀锋割去一缕发丝,同时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将心魔撞腿一步。

    心魔一只脚已经陷入土中,双臂疼痛的在发抖,大刀都有些握不住。心魔扯下一条衣带,将手臂绑在大刀握把上,笑道:“高顺!没想到战斗了这么久,你陷入了苦战,而我陷入了死战。你我体力都有消耗,接下来就应该落幕了!”

    高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面不改色的看着心魔,笑道:“痛快,第一次战斗的这么痛快!没想到跟自己战斗,这么痛快。招式你我都是一样,缺陷也几乎一样,但是这一场战斗下来,缺陷不知不觉之下,改了不多!等我打败你,我的武功又将进入新的境界。”

    心魔身上的金光越来越清晰,手紧紧握住刀柄,冷笑一声,大呼一口气,看向高顺!高顺偏过心魔的刀锋,左脚踢向心魔腰部,心魔刀锋一转,砍向高顺左脚,却不想高顺突然借助左脚的踢劲,右脚提下提到心魔脖子高处,猛地一踢,心魔吃痛的偏着脖子栽飞出去。

    高顺因为两只脚都腾空了,身体没了支撑,也摔倒在地,见心魔脖子受到重创,一时转不过神,高顺急忙爬起身,举起大刀借助助跑的冲击,大刀刺破空气,摩擦着阻碍的气流,居然摩擦出了火焰,一把火刀顿时出现在高顺的手中,狠狠的刺透心魔的身体。心魔身体因为被大刀刺透而往前一挺,眼神清明的心魔低头看着从后背刺透过前胸的刀尖,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我败了!本以为,凭着相同的招式,能够跟你血拼一会,不想你已经熟悉了自己招式,最后居然反着招式的常规出招,打败了我!”高顺没有说话,沉重的脸色,抽回大刀,转过身将刀插在地上,双手放置背后,仰天说道:“招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心魔,你在墨守成规了。也许一下让你接受这么多事物,的确让你有些为难,但是我早说过,开战就没有后悔的可能。”

    心魔捂着胸口,身体差点软倒在地,但是心魔强行让自己站着,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的心魔,擦着冷汗,露出苦涩的笑容,平淡的说道:“你说的没错,都是因为我自己没情绪所蒙蔽,导致现在无法接受这些事物!或许在我被蒙蔽开始就已经注定我今日的失败。高顺,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我知道,我现在根本没有什么资格要求你答应我什么,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答应我,答应我打造一支真正的陷阵营!无所不陷的军队、、、”“哇、、、”

    又是一口鲜血,视线模糊的心魔双手撑在膝盖,勉强支撑自己挺直身体之后,心魔虚弱的呼吸着,好似在等待高顺的答案。高顺露出一丝微笑,温和的说道:“陷阵营?我是肯定要打造的!”

    心魔听见之后,满足的闭上了双眼,身体突然发出强烈耀眼的金光,将高顺一下惊住了,转身痴呆的看着一身金光的心魔逐渐暗淡在金光之中,同一时间,陷阵营所有士兵也都散发出金光,变成一道道金光融入心魔的金光之中,顿时金光大盛,好似太阳一样,耀眼的令高顺睁不开眼睛。

    高顺手臂遮住耀眼的金光,不知所以的说道:“怎么回事?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发出这么耀眼的金光?”

    金光逐渐膨胀,很快将整个时间都给照亮了,高顺闭上眼睛都感觉眼前一片光明,这时候好似有什么将他包裹了起来,很温暖,令高顺情不自禁的居然呻吟了起来,因为感觉不到危机感,因此高顺完全放开心神,感受着温暖舒服的一刻。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