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63章 失败
    高顺一惊,看着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军队,面色释然的笑道:“哈哈哈哈、、、真是一直好军队!有这样的主帅,都愿意全心全意的听从指挥,真是难得啊。陷阵营,所向之处,无所不能攻陷之!哈哈哈哈、、、我也要打造一支陷阵营!”

    心魔重回主帅台,狼烟早已经点燃,天空弥漫着黑色浓浓的烟雾,好似一把恶魔的大锁,将整个世界封锁住了。心魔举起一把大刀,吼道:“将士们,攻陷敌人的时刻到了!杀呀、、、”

    随着心魔的发话,所有的陷阵营士兵动员了起来,四百士兵举起长矛挺向高顺,几乎将高顺的所有出处都给封锁了,看着刺过来几乎没有缝隙的枪头,高顺大笑,好似自己正在检阅自己的士兵一样,很是自豪而又骄傲。

    高顺二话不说,赶紧用手扫开枪头,撞向靠近自己的士兵,撞倒一大片士兵之后,才躲过漫天的枪头,随即操起一把长枪,好似游龙一样穿缝引线一样,硬生生的在陷阵营中央打开一条缝隙,同时不屑的叫道:“心魔,你就是这样的主帅吗?居然躲在士兵的身后,你根本没有资格掌握这支军队!你也不配指挥这支军队。我能深深的感觉到,这支军队在哭泣,在哭泣自己等人跟了一个废物主帅而伤心。”

    心魔大刀指向在人群中打斗不止的高顺,不屑的说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呢?军队在哭泣?哈哈哈哈、、、你是被吓傻了吧!陷阵营所有人都在奋力战斗,一心都在战斗,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何来哭泣一说?高顺,我劝你还是自己跪地求饶吧!说不定我还能大发慈悲给你一刀痛快的。

    否则你就准备精疲力尽之后被我活刮吧!哦!忘记跟你说了,陷阵营的士兵不会感到累,因为他们都是被我操控的傀儡!哈哈哈哈、、、”

    “混蛋!他们不是傀儡!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军人,都是不可磨灭与小视的军魂。我真不懂,为何你这样的废物,也能掌控这样的一支军队?真是天公不作美啊!我一定会杀了你,从而解救他们。”高顺一枪抽飞三个士兵,跳身躲过捅过来的三把刀,随后轻功踏着士兵的头朝心魔飞去,这时候十个士兵面色木然毫无感情色彩的跳身挡在高顺前进的道路上。看着突然挡在身前的十个人,高顺咬牙一枪刺了过去,而十个人连成一线,居然撞向高顺的枪头。

    高顺一惊,看着开头的人被自己手中的枪头穿透,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人都被刺透,而第一个人也到了自己面前,看着这个眼色黑暗的士兵,高顺任由后五个士兵推进的力道撞飞回去。高顺落地,失去长枪的高顺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躲过紧跟着过来的十多把长枪,看着被自己长枪刺穿的十个士兵消失在人群之后,这时候高顺才明白,这支军队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军队,一切都被心魔随心所欲的掌控着!这完全脱离了一个主帅应该做的范围,愤怒的高顺对着心魔大吼道。心魔眼睛闪过一道猩红的血芒,冷笑道:“解救他们?哈哈哈哈、、、从开始战斗到现在,你根本就在原地动都没动!你拿什么解救他们啊?哈哈哈哈、、、我不得不承认,我低估了你自身的实力,但是有了这支军队,我一样能打败你,成为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主人!哈哈哈哈、、、”

    高顺躲过三把刀,抬脚连踹三脚,将三人踹飞之后,接过散落在空中的一把大刀,整个人好似猛虎一样,一刀砍倒一个,一路毫无阻碍的杀向在主帅台的心魔,但是凡事被高顺砍倒的,一个个伤口自动愈合,好似没事一样站了起来,继续战阵型再次转变,八百人立马自主为高顺让出一条道路,而在高顺对面却站着一排二十个长抢手,看着高顺出现在眼前,这排长抢手立马冲刺了过来,高顺大惊,一刀斩断三条枪头,连环脚踹飞三个人,其他人没有转身攻击高顺,反而继续先前冲刺过去。原以为没事了,高顺朝前一看,又是一排二十人的长抢手冲刺了过来!

    时间已经来不及,高顺刚刚踹飞三个人,来不及回力,赶紧后退三步,拉开距离回气之后,一刀破开中间两个长抢手的长枪,靠近长抢手身体之后,两条臂弯一边扣住一个人,身体一转,带动着两个长抢手的身体将其他十八个长抢手也都连贯性打飞出去。扔飞胳膊下的两个长抢手,高顺突然感觉一阵危机,前方居然又是一排二十人的长抢手挺着长枪已经接近了高顺的身体。

    高顺瞪大了眼睛,看着接近自己身体的五把长枪划过自己的脸颊、胸膛、手臂、手肘、肋下,高顺反应的身躯做出一个高难度的闪躲动作,终于躲避开五把长枪,随后一接近长抢手,一拳一脚一撞将五个人打飞出去。落地之后高顺疑神看着前方再次冲过来的一排的长抢手,冷笑道:“长枪绝杀阵吗?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过来,好似潮汐一样,前赴后继,让敌人无法歇息做出后续反抗动作,要是反应稍稍慢了下来,必定被下一波的长抢手刺死!好阵、、、”

    心魔看着高顺已经陷入长枪的一波波冲击之中,看情况已经陷入苦战,不禁露出激动兴奋的表情,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刀锋,说道:“你还真放得开啊!有时间夸赞绝杀阵,不如想想怎么破阵吧。哈哈哈哈、、、不知道你还能坚持几波呢?真是期待你的表现,高顺别挂的太快啊!我还没享受够呢!嘻嘻哈哈哈哈、、、”

    高顺有些吃力的躲过这一波的攻击,脸颊早已经被枪头划破,一道鲜血流了出来,其他部位也都有擦伤,整个人狼狈不堪,没有了先前意气风发的气质,反而变得谨慎严肃了起来!伸手也不再那么灵活轻松,反而有些缓慢了下来,气力也沉重了不少,急促的呼吸吹在刺过来的枪头身上,散发出一片水汽。

    这时候原本站在两边防御的士兵,也都拿出长枪刺了出来,这下高顺活动的范围更加小了。高顺躲过两侧刺过来的长枪,脚一蹬,弹飞在半空。脚尖点在长枪的枪头上,借助这一点的反弹力道,高顺再次飞高一米,身体一转,好似陀螺一样飞出长抢手的攻击范围,反而砸进了两侧的人群之中。砸进人群的高顺,想起身还没站稳,突然十多只脚踹了过来,高顺无力的被踹飞滑了出去,吃痛的高顺顺着力道划开十多米之外,身上都是脚印。这时候所有士兵的长枪都对准了高顺的每一个部位,要是高顺稍稍有异动,这些冰冷的枪头就会刺进高顺的身体。疼痛的呻吟一声之后,高顺睁开一只眼睛,微微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脚,沉重的呼吸一口,将地面的灰尘都给吹起。沉吟道:“消耗体力太多,已经没有体力支持身体战斗了!被捉了吗?不愧是陷阵营,呵呵呵、、、真是厉害。”

    这时候心魔大步从人群中走了过来,一脚踩在高顺的后脑勺,狠狠的踩在地面,用力的摁着高顺的头颅,嘲笑道:“高顺,你刚刚高傲的气势哪去了?不是说要解救他们吗?你解救啊!哈哈哈哈、、、怎么被我踩在脚下了啊?哈哈哈哈、、、”

    高顺面无表情的被心魔踩在地上,沉闷的说道:“你根本不配做他们的主帅!只有我,才配做陷阵营的主帅。一切早已经定下了,而你只是一个可怜虫罢了!当失去军队之后,你什么都不是,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好好享受这短暂的一刻吧!”

    蔡邕阴邪的一笑,说道:“虽然有些意外高顺的实力,但是幸好计划还是没有大的改变!这次云彬死定了,只要云子涵接触到牛毛针,哈哈哈哈、、、不死都要死。什么天纵之才都是无用的空话。哈哈哈哈、、、”

    卢植问道:“蔡大人,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与云子涵有什么仇恨,但是云子涵死了,高顺重伤!就没有人选去完成嫁祸何太后的人了!这该如何是好啊?难道蔡大人有其他什么人选做后备吗?”所有人都望了过来,蔡邕却神秘的一笑,说道:“各位大人可还记得陈小白?此人看着自己的兄长被人废了!居然能隐忍下这口气,同时有条不紊的朝我们礼退。从种种迹象可见此人胸中沟壑深不可测,我想此时陈小白真正策划怎么搞死雄霸吧!要这样的人帮我们完成任务,各位大人觉得合不合适呢?”

    王允摸着胡子,有些不肯定的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蔡大人,这样一个能忍的人物,真的能用心帮我们完成任务吗?我担心他会倒戈相向,背叛我们而去投靠十常待或者何进他们,毕竟投靠了他们就不会面临这么危险的任务,而且还能得到荣华富贵。”

    蔡邕不以为然的摇头自信的说道:“王大人考虑太多余了!我这次从陈留老家回来,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习武之人最讲究情与信二字,陈小明被废,陈小白是不会抛弃他的,到那时二人的生活就会陷入困境,只要我们适时伸出援助之手,他们必定对我们感恩戴德,到时候还怕陈小白不会用心为我们做事吗?”

    董承赞道:“蔡大人说的没错,习武之人最讲究情信二字!就好比如高顺,他这个人当初流浪洛阳,因为妹妹染上风寒,无钱看病,因此卖身救妹。被我买了回去,事后高顺果然忠心的保护我,每次遇到危险,都是高顺挺身挡在我身前,可见习武之人的确很看重情信二字。我看蔡大人的提议可行!”见两个人都这么说,其他人也都不好说什么,也都纷纷表示赞同蔡邕的提议。见所有人都认同之后,蔡邕朝杨彪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开始比试了!其实蔡邕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云彬是如何死在自己眼前的。

    杨彪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蔡邕,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叫道:“规矩不变!经过几番激烈比试之后,只剩下最后一对对手,雄霸与云子涵二人。二位都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比试正式开始、、、”“啊、、、”雄霸大吼一声,举起巨大的拳头砸向云彬的头部,而雄霸拳头的手指中间正夹着牛毛针,直直撞向云彬天灵盖。云彬面色不变,温怒飞表情,逐渐狰狞恐怖起来,好似由一个正常人变成恶魔一般,转变的有些让人无法接受。

    拳头夹杂着牛毛针,打破空气,发出阵阵呼啸声,云彬身形一晃,连串的带出一个个幻影,令雄霸的拳头与阴谋落空,惊愕的雄霸左看看右看看,正在寻找云彬踪影的时候,云彬却出现在雄霸的背后,冷冷的说道:“别拿你的小伎俩,在我眼前献丑!不然我会更加鄙视你。”

    雄霸身体一颤,急忙转过头一看,迎面而来的是一个逐渐扩大的脚鞋板!“砰”的一声,云彬一脚踹飞雄霸庞大的身躯,整个人好似足球一样,撞倒了一面墙壁之后,雄霸身体才停止下来,被石屑埋没痛苦的呻吟着,雄霸抖了抖身体,落去身上的石屑,摸了摸胸口红肿的脚印,吐出一口血水,雄霸头有些懵了!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轻易的被踹飞,这是何等的渺小?不甘心的雄霸再次大吼一声,身上的骨骼发出阵阵脆响,整个人做出野熊抱树的姿势,凶猛的撞向云彬。不用想,要是被实实的撞上,别说云彬小小的身躯,就是一颗十多年的大树也都会被撞飞出去!何况在雄霸冲刺的手肘下,另一只手的拳头正夹着牛毛针也一起冲了上来。看来雄霸是打算孤注一掷了!

    看着冲上来的雄霸,云彬丝毫不在意的冷笑一声,快速的扣住雄霸的肋骨,伸脚踹在雄霸的脚踝!身体侧道雄霸身后,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摁在雄霸的琵琶骨上。一声清脆的断裂声,雄霸吃痛的大喝一声,感觉自己琵琶骨被人用巨锤锤击打断了一样,沉重的力量冲击在心脏!气血被完全扰乱,乱串的气血撞击着雄霸的身体,失去感觉与控制权力的雄霸,无力的任由这股力量将自己的身躯狠狠的拍在地面。沉闷的落地声,引起一阵灰尘,当灰尘散去,雄霸的身躯镶嵌进了地面,周围都延伸开一条条裂痕,可见这一掌的力量有多大。

    云彬低头看着雄霸一脸痴呆的模样,眼睛开始泛白,嘴角流着不知名的液体,肌肉好似怕冷一样,颤抖着,整个躯体都逐渐潮红起来,原因是被云彬那一掌打乱了全身的气血,心脏更是受损严重,心跳一停一动的!很不稳定,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心跳,又好似随时都有可能诈尸。比试结束!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大气不敢出,都被云彬那股冷厉慑人心魄的戾气气场给威慑遮住了!一切都失去了色彩与声音,很是乏味与枯燥,但是谁都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们也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这样看着场中的云彬抱起高顺,大步离开了院子。就这样比试就这样简单而平凡的收场了!只怪雄霸实力太弱了,根本不能给云彬带来什么伤害,最后的比试才会如此惨淡平凡。

    蔡邕张了张嘴,一脸后怕的说道:“这就是云子涵吗?气场真不是一般的凌厉!真是罕见,天下居然有如此人物;难道真的有什么天纵之才吗?真是不敢置信,这场比试就这样淡然的收场,还真有些差强人意啊!最后的制胜法宝,居然没有给云子涵带来什么伤害,看来以后得精密筹划了。”

    杨彪低头思索道:“蔡大人,要是想搞死云子涵,武力是不能达成的!云子涵的实力刚刚大家都看见了,就连雄霸这样强力的男子都如此轻易的被打败,世上还会有什么人能跟他打呢?唯一能致死云子涵的办法与途径只有智取。”卢植看着场中央悲惨的雄霸,说道:“蔡大人不是答应云子涵,给他江阳郡的郡守一职吗?正好借那帮蛮夷之手杀了云子涵!不过这次任务看来非云子涵莫属了。明天再找他仔细详谈任务的详细事宜吧!”

    轻巧的一段谈话,这群元老居然为杀一个人,居然可以放弃一郡百姓的安危,可见这群元老们有多么的腐朽!在他们眼里只有大汉的利益与个人眼中的利益,他们自比圣人子弟,学的是圣人之言,说的做的也都是圣人应该做的,潜意识的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局与天下。实则他们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自恋老人,依旧保持着顽固封建思想,不将人命看在眼里,一切以自我为中心。

    云彬抱着高顺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院子,只见关羽他们已经在等待自己了!见自己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跑回来,所有人都感觉出事了,都紧张的随着云彬进了房间,等云彬发话。

    放下高顺之后,云彬咽了咽口水,说道:“没时间解释了,大哥赶紧穿一套夜行服去一趟董承董大人的府上,将一个叫高蕊的女人带回来,就说她哥哥身受重伤!大哥记住,一定要引起董大人府上侍卫的注意力,在侍卫的眼睛下带走高蕊。”关羽毫不犹豫的起身出了门,去执行云彬说的任务了。随后云彬对墨元十人说道:“你们十个,赶紧去药店买

    云彬舒缓着高顺的心脏与血脉,紧张的说道:“二哥!麻烦你找一些人多去一些蜘蛛爬行出没的地方找找蜘蛛蛹包。越多越好!可别小看这个东西,他能止血愈合伤口,对高顺止血伤口很有帮助。”张飞啪啪的拍着胸脯,说道:“放心,这点小事,俺要是完成不了,就提头来见你!三弟你尽管放心好了,一切抱在俺身上了。”说完,张飞信心满满的跑出房间,大肆的叫唤着蔡府府上的仆人,好似在叫唤自家的仆人一样,很是自然。

    云彬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高顺,说道:“高顺啊!高顺!你别千万别有什么事啊!否则我就难办了,你就当为了我,活过来之后再死吧。否则你妹妹非得找我玩命不可,你要是愿意在天上看着自己的妹妹吃苦,就赶紧去死吧!”正在云彬打算用高顺唯一牵挂的人来引起高顺潜意识的求生欲望的时候,高顺的主意识却陷入另一个世界里!在这里,高顺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受伤的痕迹,而这个时间,不断闪烁着高顺与自己的家人生活的画面。有苦有笑,有流泪有欢笑,有苦涩也有甜蜜、、、看着一幅幅画面,高顺情不自禁的陷入进去,而忘却自己的原本疑惑的思绪与现在的处境。

    这时候高顺看到一幅家园就要被洪水冲击的画面,入神的高惊慌失措的大吼一声“不要”,整个人便冲向画面,一手伸向画面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土砖房子,眼神充满了恐慌,好似在恐慌这个房子会被大水冲毁。没错,这栋房子正是高顺家!画面很真实的演绎着洪水冲毁所有房屋的一瞬间,看着这一幕,高顺身体一软,瞪大了眼珠,坐倒在地,失声痛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一幕?为什么?啊啊啊啊、、、”

    这时候画面再次转变,出现被洪水冲击之后的画面,到处都是浑浊的水,原本的陆地此时却是一片水泊!水面漂浮着床板、门板、、、等等各种木制器具,其中还有一些已经被淹死浮白的尸体,其中就有两具尸体非常显眼的露在高顺害怕的眼神下。高顺爆凸的眼珠,一滴滴眼泪好似珍珠一样滴落下来,颤抖着手臂有些不敢触摸画面中真实的尸体,喃喃道:“父亲,母亲!为什么要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过普普通通的百姓,老天你为什么要给我们这样的天灾惩罚?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啊啊啊、、、”

    “高顺啊!高顺!你别千万别有什么事啊!否则我就难办了,你就当为了我,活过来之后再死吧。否则你妹妹非得找我玩命不可,你要是愿意在天上看着自己的妹妹吃苦,就赶紧去死吧!”

    原本因为看到这些画面而沮丧、悲哀、消沉、堕落的高顺,突然听见云彬的话,顿时感觉好似晴天一声炸雷!顿时将他从地狱深处惊醒解救了出来,高顺抬起头,明悟的说道:“云子涵吗?真是托了你的福!你说得对,我虽然失去了父母,但是我还有一个妹妹。要是我就这样死在了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往之中,那还有谁来照顾她啊?我必须坚强的挺过来,一切为了妹妹!”

    明悟之后的高顺,重拾风采,擦去眼泪,抬头看了看四周闪动的画面,疑惑的说道:“这是哪里啊?难道这就是我的内心世界吗?还真是讽刺啊!没想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如此的自卑与沮丧、消极头狠狠的砸在闪动的画面上,顿时所有内心世界的画面都以这一圈为中心点,四周扩散的破碎开来!就好似一面玻璃被高顺毅然打破,虚幻逐渐破碎消失,显露出显本应该有的世界。

    高顺看了看破碎后的世界,居然是一处练兵场!这里有一支军队,一个个训练有素的站在训练场终于,所有人目视前方,身体一动不动的好似雕塑一样!烈风吹动他们的铠甲,发出阵阵棱角声。整个训练场充满着杀气与勇往直前的无畏之气!这支军队的素质正是高顺梦寐以求的,令高顺极喜爱,恨不得自己就是他们的主帅,随即高顺一脸激动的来回打量着这支军队,就好似艺术家打量艺术品一样。“这支军队不错吧?我特地给这支军队取了一个响亮的名称——陷阵营!全营八百人!号称千人,全员每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有了这支军队,何处去不得,凡是与他们为敌的人,只有死路一条!哈哈哈哈、、、”

    这时候在这支军队的主帅台,一个与高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无可挑剔差别的人,一脸狂傲的仰天大笑,整个人神情不可一世,好似已经掌握天下的战神一样,无人可以与之匹敌。高顺这才注意到,主帅台上的那个被自己忽略的人,一脸震惊的指着主帅台上的人,说道:“你是谁?为何与我长得一模一样?这不是我的内心世界吗?为何出现另外一个人?难道你是传说中的心魔?”

    主帅台的人,跳下五米来高的主帅台,高傲的说道:“我是谁?我就是陷阵营的主帅!高顺是也!在这个内心世界,我才是真正的主宰,而你不过是即将被我抹去的垃圾。哈哈哈哈、、、”

    高顺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冷眼盯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说道:“你一定是心魔吧!难道我的武学境界要突破了?可是我的实力不是已经达到极限了吗?”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