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62章 讨论
    云彬回到大厅前院,见墨元等人早已到了,而关羽还坐在凳子上独自思考着什么。看见云彬回来,那些家仆们一阵骚乱,一个个都看着云彬,好似云彬拿了他们什么东西一样。关羽起身迎向云彬,着急的问道:“子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云彬看了看那些家仆,笑道:“呵呵、、、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等一会再跟你解释。”关羽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站向一边,对云彬很相信。云彬来到前面,看着议论不止的家仆,冷冷的说道:“你们对我们今天的做法有何异议?直接说出来吧!放心,我云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不是野蛮人,胡乱做事的。”

    女婢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都不敢说什么。而家丁们你推推我,我推你,形象闷骚的可以,还男人呢!一个个都是伪娘还差不多。至于家卫们则就简单的多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矮个子的壮实家卫,看的这个家卫着实不好意思,无奈之下,这个家卫咬牙走了出来。

    “云公子,不知为何你们要搜查我们的房间?既然你们有力气,怎么不去搜查真凶啊?欺负我们算什么英雄好汉,本以为你云子涵义薄云天,却没想到是这种小人,趁主人不在,就像打家劫舍,这还有天理吗?”

    看着义正言辞的家卫,墨元等人冲动不已,但是云彬没有发话,都不敢动手,都值得干瞪眼,大有眼神杀死你这玩意的意思。关羽眼眸寒意直逼家卫,好似一月霜雪,令家卫打了一个冷颤,抓紧了衣物,暗道:“他老墨子滴,怪事了!”云彬冷笑道:“我们这么做,也是被你们逼的!我要是没说错,凶手就是这个庄内的人!而你们都知道,没错吧!打一开始,你们就露出了破绽,都说很平静,可是蔡小姐的房间里如此凌乱的打斗痕迹,你们居然说很平静!还有你们这些家卫,原本不用巡逻,却全副武装的出现在蔡小姐别园中,这是为什么?别以为所有人都是猪脑子!看不穿你们的小动作与小把戏。还有这次陈耿的事,你们家卫又是全副武装,你说你们是为了庄内安全,自发巡逻我就当你们自发巡逻,但是为何你们来的这么快?好似早早就知道会发生神马,所以埋伏在了老管家附近,对不对啊?别说你们是巡逻正好经过,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何况我来的时候周围根本没有你们的身影。”

    矮个子家卫没想到云彬居然如此仔细,顿时被说的冷汗直流,心跳加速,神情有些慌张,想退回人群,却又不好退回去,如果自己真的退了,说明自己心中有鬼,到时候一定会被云彬他们严刑拷打。想到这里,家卫更加紧张了,擦了擦额头冷汗,吞吞吐吐的说道:“这、这也不无可能,天下巧合的事情多的去了,何况,何况你怎么会第一个出现在管家的别院?是不是你有什么企图?或者老管家就是你打的,随便找了一个人当替死鬼也说不定。”

    “小子,你说什么?你再敢乱说,看爷爷怎么招呼你、、、”墨元等人再也忍不住了,侮辱他们到没什么,但是现在侮辱的是自己的主公,就好比侮辱了自己父亲先辈,士可杀不可辱,因此墨元等人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起来,如果不是云彬及时拦住,恐怕墨元等人都冲出去了。

    “啪啪啪啪、、、真是好口才,居然抓住我的语言破绽来反击我!不错不错,不过我要告诉你,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老管家的别院,因为我怀疑老管家就是凶手!因此我才会潜伏在老管家房顶,目睹了一切,还有我有什么理由打晕老管家而不打死他呢?在这个庄内,能够让你们知而不言的人,也只有老管家了,从你们队老管家的关心的表情就不难看出这一点,因此老管家很可能就是凶手。”

    云彬冷冷的说道,好似一把把冰冷的刺刀插进家卫的心脏,令家卫心跳加速,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家卫表情开始纠结起来,最终低下了头,什么话都不说,面如死灰,眼神却没有丝毫后悔,反而很平静,好似一切都是心安理得。其他人也都低下了头,表情与家卫的表情差不多,眼神很平静,面色阴晴不定,就是不看云彬,也不说话。云彬冷冷的扫视一圈之后,大声的说道:“我刚刚找到了证据,能够证明老管家是凶手的铁证!我不想张二哥回来看见自己的家有如此之多的内奸,因此我劝你们自行离开老管家,出来指证老管家,这样我就会放他一马,不然你们就要跟老管家一起去死,你们看着办吧!”听见铁证二字,所有人都紧张的抬起头看向云彬,都开始慌张了起来,你看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所有人居然又平静了下来,没一个人走出来,还是站在原地,表情很平淡,好似看破生死的老和尚一样。

    云彬面无表情,但是内心却惊涛骇浪,他没有想到来管家居然有如此魅力,居然可以使得这么多人为他甘心送死。其实云彬根本没有铁证,不过想诈诈这些人,想因此得到一些证人,却不想没人出来,失望之下只能兵行险招了。云彬装模作样的叹息道:“如今天下病患马乱你们是知道的,每天都会死上几百上千人,挨饿、冻死、病死、打死、、、各种原因死亡,你们深受张二哥的恩情,没有饿死、病死、冻死,却不想你们是这样回报张二哥的,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居然帮助一个凶手害自己的恩人,你们难道不怕遭天谴吗?”

    家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又恢复平静,好似没有听见云彬所说的。云彬有些生气了,甩袖道:“既然你们如此顽固,就别我无情,不看在张二哥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好了,都跟我去见见你们所爱戴的老管家最后一眼吧!”说完,云彬带着所有人来到这个偏僻而安静的小房间,这时候老管家已经苏醒,不过有些虚弱的躺在床上,眼睛红肿着,看样子刚刚哭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而哭泣。看见云彬等人过来,没好脸色的说道:“你们过来干嘛?有事吗?如果是想看看我,那就请回吧!我需要安心静养。”

    云彬转头看了看关羽墨元等人,说道:“墨元你们先出去,守在大门口,别让任何人离开这个院子知道吗?”“明白!少爷请放心好了,保证一只蚊子都别想飞出去。”说完,墨元的等人便行礼出去了,只留下云彬、关羽、若干家卫、家丁!至于女婢一个个都在门外,围城一群哭泣着。看到这一幕,老管家惊愕的说道:“你们想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守住门口?”

    云彬冷笑一声,慢悠悠的拿出药瓶,细细把玩着,同时暗中观察着老管家的表情,果然老管家看见药瓶的时候,表情变了,变得惊讶、慌张、恐惧、、、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你是、这是怎么得到的?快说!”

    云彬倒出一粒药丸,淡淡的说道:“你是不是该向我们说明一切了吧?”

    曹操谨慎的扫视了一眼周围,小声的说道:“蔡老,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先回家,在详谈!我也顺便通知下王大人他们,一起商议此事,这样人多力量大,也好一起想办法,对付十常待。”

    蔡邕点了点头,赞赏道:“还是孟德想得周到,我们就先回家谈吧!”随后蔡邕回到车内,而云彬脸色阴沉的看了看曹操,转身说道:“准备启程,跟着曹操,曹孟德大人身后。”曹操吩咐好下手去请人之后,曹操一脸和煦的微笑,走近云彬,亲切的说道:“还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呢!”

    云彬也不好在露出原本阴沉的面目,也装作一副亲和的模样,笑道:“小弟姓云名彬!字子涵。第一次来洛阳,还请孟德大人多多关照才是啊!哈哈哈哈、、、”

    曹操豪爽的大小,眼睛却偷偷注视着关羽,拍着云彬的肩膀,说道:“你我一见如故,不如今后以兄弟相称吧!叫我孟德大人实乃生疏啊!叫我孟德好了,这样显得亲切,你意下如何?”

    云彬如何不知曹操偷窥关羽,看样子已经注意上关羽了,在历史上,曹操对关羽可是既崇拜又爱惜!崇拜到胡须都要留的像关羽一样,爱惜道将辛辛苦苦得到的赤兔马送给了关羽,可惜最后哪怕送金、送权、送美女貂蝉,也都无法留住关羽。没想到,到了现在这个转变的历史,曹操依旧第一眼就注意上了关羽,反而不顾在一旁威武不凡的张飞,看来曹操与关羽的宿命无法改变啊!云彬道不会担心关羽会被曹操拐骗走,因为关羽是一个忠义之人,不会因为曹操的诱惑,而抛弃自己。

    云彬很自然的牵着曹操的手,笑道:“这有何不可?曹大哥,小弟这有礼了!哈哈哈哈、、、”曹操也抓紧云彬的手,亲切的说道:“这一路上辛苦了,敢问子涵这来洛阳所为何事呢?怎么还跟蔡老在一起啊?好好跟我说说。”

    如果其他人遇见如此热情的曹操,一定深感他乡与亲人,恐怕祖宗十八辈都会翻出来告诉曹操,可惜曹操遇上的是外表年轻,内心却是老怪物的云彬!云彬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来洛阳,是打算谋得一份功名,这不在路上正好遇见蔡老,就一起来了洛阳了。”

    曹操诧异的看了云彬一眼,虽然云彬的话简单,但是却说明云彬这人说话的艺术境界很高,丝毫没有透露出什么对曹操有利的信息,整段话滴水不漏,让曹操不好追问下去到底发生了什么!曹操暗道:“这少年不简单啊!沉稳的不像话,这哪是少年啊?根本就是一个老成精的人。”

    曹操转过身,对墨元等人说道:“辛苦了各位,等会在下在客栈布置下几桌酒菜犒劳各位。”墨元等人大喜,这几天来,他们风餐露宿,吃的也就干粮,嘴早就淡出鸟了,听见曹操说的犒劳,一个个都兴奋的叫了起来。云彬暗自冷笑道:“曹操,别以为你一桌小小饭菜就能收买我这些兄弟,他们可都是我从小长大的好朋友好兄弟,岂是那些普通手下能比拟的。”

    云彬装作感激的说道:“那我就代我这帮兄弟,多谢曹大哥的招待了!”曹操摇头笑道:“小小意思,有什么好多谢的!不知这位壮士是见曹操终于注意上张飞了,云彬笑道:“这是我结拜二哥张飞,字翼德!二哥,曹大哥想认识你呢!”

    张飞豹眼虎须抖动,端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咸不淡的说道:“这哪是想认识我啊!明摆着想认识大哥,却还要转这么大一个弯,真是虚伪。哼!”曹操丝毫没有尴尬之色,很自然从容的做楫道:“张壮士说的对,孟德落下层了!孟德的确想认识云长兄,唯恐太鲁莽太着急,引来云长兄的不满就不好了!既然张壮士,指明了,我也正好借此机会,认识下云长兄,可否?”

    关羽没想到曹操竟然有如此胸怀,现在自己又身在人家的地盘,关羽也不好露出不满的神色,平和的说道:“可以!不过关某现在是戴罪之身,怕给大人惹来麻烦就不好了,家弟向来直肠子,不懂分寸,还请大人莫见怪。”

    曹操不以为然的拉着关羽的手,笑道:“云长兄气质非凡,想来并非为非作歹之人,一定有什么隐情才会如此!我曹孟德官职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应该能帮助云长兄洗脱罪名。至于令弟,豪爽义士,正是值得我结识的人,岂会见怪呢?只怪我身在朝中,才养成这副虚伪的模样,也是迫不得已啊!还请张壮士莫见怪才是。”

    听曹操这么一说,原本对曹操厌恶与不屑的张飞,顿时对曹操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表情也缓和了下来,说道:“没想到你也是身不由己啊!不怪你不怪你,俺老张才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呢!哈哈哈哈、、、”

    云彬不得不佩服曹操的能力啊!不但化解了尴尬,还完美的得到张飞的好感,顺便拉进了与关羽的距离。这份功力,三国里面能找出几个?历史上,诸侯联军攻打董卓,因为人心如同散沙,谁也不服谁,还是曹操一个人平衡了联盟军,才使得联盟军能够继续维持下去,虽然最后联盟军散掉了,却也不能怪曹操,只能怪袁绍的无能,才导致好不容易平衡的联盟军,还没完全打败董卓的情况下,溃散而终于,在曹操的带领下,畅行无阻的来到了蔡邕的府上,只见这房子规模还可以,虽然不是很大,装饰也比较简单,但是古色古香,充满了宁静安详的气息。进到屋内,里面陈设也很简单空闲,说明了蔡邕廉洁的作风。

    蔡琰被早早等候的仆人们,送回来闺房,唯独蔡邕带着曹操云彬进了书房,而关羽他们则被留在客厅,茶水伺候。进了书房,第一印象便是书,第二印象是书香气,第三印象是淡雅!简简单单的三个印象,便概括了书房的一切,堆积如山的书籍,以及书房窗外伸进来的梅花枝条,简单明了到极致,云彬不禁有些邪恶的想道:“这老家伙不会将财宝藏在什么地方,每晚提着烛灯去数钱吧!”

    “孟德,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朝廷会搬旨立入城税?”这时候蔡邕坐在主位,威严不凡的说道。

    曹操也好似被蔡邕的威势给震慑住了,微微低头说道:“皇上因为觉得豹房不够堂皇宽敞,不能够好好享受,因此要张让想办法扩建豹房!而张让那厮知道国库没钱,就唆使皇上立下了这个入城税,好增加国库的收入。”

    “啪!”蔡邕大怒,一巴掌拍在不知名木料制作的桌子上,骂道:“这该死的阉人!明知道国家现在处于风雨漂泊之中,还想出如此毁国根基的办法,真是太混蛋,不行,一定要让皇上改变主意,否则百姓们会因为这个入城税,而对朝廷更加失望的,到时候朝廷失去民心,事情就危险了!”

    曹操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为难的眼神看了看云彬,暗示的看向蔡邕。蔡邕顿时明白曹操的意思,摆手说道:“没事,子涵胸中有大智慧,说不定能帮我们出主意,孟德你直说无妨曹操歉意的看了看云彬,说道:“别见怪啊云兄弟,此事关系重大,对一般人可是会带来灭顶之灾的,因此我不得不谨慎。”

    云彬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曹大哥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局考虑,就是换了是我,也会顾忌一个外人的。”曹操见云彬没有丝毫不满,顿时云彬的印象更加深刻了,随后对蔡邕说道:“蔡老有所不知,早在不久之前,王大人一行人在宫内跪了一天一夜,最后因为体力不支,不得不退了下来!也正因为这次的缘故,皇上已经下令,谁要是敢阻拦,无论是谁,照杀不误。”

    “啊、、、”蔡邕震惊的惊叫了一声,悲切的说道:“汉朝江山危机,皇上还沉迷在贪图享乐之中,难道真的没有办法除掉张让他们吗?大汉的又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往日的辉煌与太平呢?可怜老夫已经白了头啊!”曹操阴冷的说道:“蔡老,孟德到有一计,只是此计甚是危险,而且有可能导致洛阳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我甚是为难,还请蔡老定夺。”

    蔡邕眼睛一亮,激动的问道:“是何计谋?快快道来。只要能除掉十常待,付出再大的代价,对汉朝来说也都是值得的曹操没有立即说,反而转身对云彬严肃的说道:“云兄弟,此计关系重大,你最好退出,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灾难!如果云兄弟执意听下去,必定陷入朝廷这个大泥潭之中,无法自拔!而且死的可能性很大,你可要想清楚!”

    如果平常的少年听了曹操的话,一定热血的选择听下去,谁愿意做缩头乌龟啊?这可是很丢脸的行为,特别是在古代这样一个将名声看得很重的时代里。但是云彬却依然选择了听下去,因为云彬知道,自从自己进了书房开始,就已经上了蔡邕的贼船,如果就此退出,恐怕蔡邕当即就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因为自己知道了蔡邕他们要对付十常待,虽然两派都经常相斗,但是这次情况特别,哪怕经常斗的十常待也都会谨慎起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曹操小看自己,这样的选择之下,曹操就会认为自己是一个缺乏经验的热血少年,虽然聪明,但是没有成长起来,威胁不大。

    果然,听见云彬选择后者,曹操眼神由原来的重视变的平淡了起来,暗道:“果然还是一个少年啊!要是再给他一些时间成长,也许我都要仰视他了,是个非常有潜力的少年,以后的成就应该不小。”

    相反,面对这样的选择,曹操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因为在没有实力的情况下,曹操不会拿自己的命去玩的。历史上曹操在赤壁之战战败,在逃跑的到潼关的时候被马超带兵杀的割须弃袍,可见曹操对生命的看重远远超过形象与名声,也正因为这个与世不同的思想,曹操才会成为三国最大的枭雄。刘备正因为太在乎自己仁德的名头,因此常常吃败战,哪怕最后一战对打陆逊,也是因为名声,小看了不怎么出名的陆逊,才会导致最后刘备军被陆逊火攻战败!而他刘备因为此战名声一落千丈,气得含恨而亡。而孙权,虽然拥有帝王之资,但是却没有曹操、刘备这样的胆量,虽然有野心,却没有足够的胆量实施,只会自保,因此才会在三国时期,不怎么显露名声。

    “伯喈、、、你终于回来了啊这时候书房外传来中气十足的苍老的声音。蔡邕大喜,起身将房门打开,看着来人,喜道:“子师、文先、子干、风尚你们来啦!快快进来。”云彬好奇的看向进来的四位元老,首先进来的便是王允王子师,身体还算挺拔,面容威严不凡,气质有些傲风。接着便是杨彪杨文先,体型有些发福,却带着一股亲和之气。第三个便是卢植卢子干,体型高瘦,却显得精干不凡,不可小视。最后一个就是当今国舅董承董风尚!体型算中等身材,但是在元老之中是显得最年轻的一个,也许是保养的缘故。

    见到前来的四人,曹操丝毫不敢怠慢,赶忙迎了上去,恭敬的施礼道:“王老、杨老、卢老、董老!”看着恭敬的曹操,四人都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王允微微仰起头,傲气的赞赏道:“不错,孟德啊!如今你身居要职,可不能因此而骄傲啊!”董承皱着眉头说道:“好了好了,正事要紧,我们还是先谈谈正事吧!”

    所有人这才回过神,纷纷进入书房坐了下来,杨彪看了看蔡邕,叹道:“唉!我就自作主张,来主持这次议事吧!十常待作乱圣听,各位有何高见或者什么计谋没?趁大家都在,就别藏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王允见大家都没有率先开口的意思,正要说什么时,终于发现了站在一旁淡漠的云彬,不满的说道:“你是何人?”

    云彬一怔,暗骂道:“靠,老子打算做雕塑混过去都不给,真娘的晦气!”想归想,云彬还是面无表情,做楫道:“回大人话,小的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