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53章 最后环节
    曹操微微低头,已经感觉到众人的眼神了,要是自己不出面做些什么,就真的要被人小看了。大步走到人群中央,露出一脸高兴的表情,说道:“各位,此次诗会真是激烈非凡啊!刚刚我也看了子涵的作品,虽然内容低俗,但是画工是没的说的,就算是我曹操也比不上,但是我自信在内容方面,一定能超越云子涵!大家就看着吧!哈哈哈哈、、、”说完,曹操大步走到再次被整理好的案桌上,看了看云彬,露出一丝异样的神采,随后便专注在了画作之上。曹操不愧是大家,随便往案桌旁边一站,都有种大事风范,令在场的人都严肃了起来,再看看曹操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画画可谓一气呵成,动作潇洒,收放自如,与云彬狂野的画风完全不同,要是说那种画风最令人喜爱,那就属于曹操莫属了,这种画风才是文人墨客追求的境界,不急不躁,不温不火,自信而又大气,下笔如有神助,在大家的眼神下,曹操的笔下勾勒出了一幅壮志奔腾的大喝,其形象h声势浩大,水势急促,看起来好似真的是一条大河在奔腾,虽然画工不及云彬那样活灵活现,但是在内容跟形象上,曹操所画的却远远超越云彬所画的。

    画完之后,曹操满意的朝纸上一吹,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曹操将毛笔放好,这才转身说道:“我所画的是奔腾不息!大家看看如何?要是有何缺陷,还请大家指点出来,曹操必定感激不尽。”

    云彬微微吐了一口气,有些失落,不想自己给曹操下的套,曹操一下就脱离出来了,而且一开口就为自己托词画工比不上自己,同时强调其他方面不比自己差,所以当画出来之后,就算在场的人发现曹操的画工不如自己,也不会因此而多说什么,之后注重哪些关键看。云彬随着人流,也挤了进去,看着这幅奔腾不息,内容绝对的佳作,完全勾勒出大河的主要特点,流跟急!虽然一些细节的绘画有些粗糙,但是不影响整幅画的价值,算不算神作,无法与蔡邕的相比,但是完全盖压云彬的仙女云梦图。“啪啪啪啪啪、、、、、、”看完画作之后,所有文人墨客好不犹豫的鼓起掌来,云彬也不好不做表示,只得跟着一起鼓掌,这是曹操应得的掌声,就算云彬再怎么不愿意,这已经是大家公认的了。画作被送到了蔡琰的手上,蔡琰仔细看了看之后,夸赞道:“曹大人的画作,堪称一流,绝对是上好的作品,如此声势不是一般人能够画出来的意境,想来只有曹大人这样大气的人才能画出来。与父亲的画作相比也只是稍逊一筹,但是现在看情况,曹大人夺得冠军是毫无疑问了。”

    “蔡小姐,不知道你的画作如何呢?不如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看呗!说不定你的画作更好呢!这场冠军花落谁家就不一定了。曹大人你认为如何?不会介意小的出来闹局吧!”说话的是一个衣着华丽,长得俊秀的文人,看文人的气质,很高傲,一看就是官家子弟,官腔很浓,跟曹操说话也是两面话,要是你曹操对自己的不满,那我就撤回这句话,要是没有任何不满,那这句话就当我给你面子,问一句。

    曹操微微一笑,表现的很豪气,说道:“正当如此,即使是比试,那就应该聚合众多才子之手的作品,然后从中选出最好的,就算阁下不说,我曹操也会如此说的,蔡小姐,不如拿出你的作品,给大家看看吧!我曹操可是知道你的画技,呵呵呵呵、、、”蔡琰风情万种的挽过一缕青丝,说道:“我的画作,没有曹大人的好,而且小女子刚刚自作主张,将这幅画当画,还请各位见谅,要是没什么疑问,小女子就开始下个环节,也是最后一个环节的比试,如何?”

    一听最后一个环节,直接送亲笔画,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谁要是得到这幅画,那毫无疑问的得到了蔡琰的亲睐,这可是比赠书还要宝贵的奖励啊!一个个原本因为云彬跟曹操沉浸的心,一下活跃了起来,看向云彬跟曹操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就好似竞争对手一样。曹操脸色有些不好看,一丝失落闪过曹操的眼神,比试曲调,这可是曹操最大的缺陷,弹琴曹操也只好看看,至于那些线弦代表什么,曹操一根都不懂,君子六艺,曹操出了琴不会,其他可都是强中手,现在不禁有些后悔当初自己没有学习琴。

    反倒是云彬越发的自然,琴也算是自己的强项,在前世,特工系统培训科目之中,就要音乐一项,里面大多数的乐器自己都会演奏,气质琴是自己最专精的乐器,因为琴是自己国家拥有的独特乐器,怎么能不好好学习呢?蔡琰的画作,云彬一点都不在乎,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只要今日诗会结束,自己的名头将红头洛阳,甚至大半个中原!到时候多少人才就会慕名而来。见大家没有意见,蔡琰朝身边的女婢点了点头,女婢赶忙带着一帮女婢从一个房间里面,拿出一大堆的琴,虽然都是一些普通的琴,但是每一个琴的价值都不菲,现在已经逐步进入乱世,很多物品的价格高的离谱,现在拿出这些琴算是奢侈的了。

    女婢们将琴一个个发放出去之后,所有人几乎人手一把,而蔡琰自己则拿着焦尾琴,正在调试琴弦,这把琴可是蔡邕的宝贝,要不是诗会的缘故,蔡邕都不会让蔡琰拿出来。要论价值,这把焦尾琴的价值,就算是所有琴的价值的总和都不够,可见焦尾琴的珍贵程,尽管如此,云彬还是感觉不少的压力,因为古代很多名曲都失传了,要是蔡琰弹奏一曲自己都不知道的琴曲怎么办?想到这里,云彬就感觉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蔡琰见时机差不多了,再次转变曲调,变成了【获麟操】,获麟共分六段,分别是伤时、西狩、获麟、长叹、幽愤、绝笔。我私下的与人说,这首曲子,正是我现在的心情。不过孔子是圣人,关心的是天下,我是凡夫,只注意了自己。论境界,自然天壤。这下变成【获麟操】,这个可是孔圣人的名曲,难度自然可想而知,一下淘汰了一半的,原本一百多人的,现在却只留下了三十多人,其他人都捶胸顿足的沮丧,可恨自己琴没有练到家,要不然也不至于这番惨状。暗暗发誓回家之后必须得恶补一次。

    这次还是云彬跟蔡琰合拍,看到这里,曹操嫉妒之火狂烧,不禁暗自幻想要是将云彬换做自己该多好啊?与蔡小姐共同演奏,及时不能做夫妻,也不枉此生了。可惜这都是幻想,这里的主角是云彬云子涵。留下的那些z才子们,一个个满头大汗,着急之色很显目,早已经失去刚来时的风度翩翩的形象,搞得有些狼狈起来,要是这一幕被外人看见了,还不得吃惊的吓死,文人是最注重形象的,现在一个个形象糟糕透顶,能不惊世骇俗吗?这次蔡琰好似有点不耐烦了,连续弹奏了孔圣人的【猗兰】跟【将归操】

    蔡琰一说开始,便丝毫不怠慢的抚琴弹奏起来,第一首弹奏的是《广陵散》是古代一首大型琴曲,它是我国着名十大古曲之一。它至少在汉代已经出现。其内容向来说法不一,但一般的看法是将它与《聂政刺韩王》琴曲联系起来。《聂政刺韩王》主要是描写战国时代铸剑工匠之子聂政为报杀父之仇,刺死韩王,然后自杀的悲壮故事。关于此,蔡邕《琴操》记述得较为详细,不想蔡琰一上来便弹奏这首曲调,杀机暗藏,令原本以为是情调低扬的曲调,一下将下面的才子打得一个措手不及,唯有云彬一脸轻松的弹奏着,因为他是第一次参加,因此随机应变比较快,不像这些文人,都具有丰富的经验,考虑猜测太多,导致反应慢上一拍以上。

    蔡琰之所以一开始弹奏这一首,完全是听从了蔡邕的建议,不按常规出牌,选出最好的,因此蔡琰才选中了这首自己父亲熟知的琴曲演奏起来,听着下面杂乱的曲调,蔡琰皱眉不止,唯有一种曲调跟自己同拍,隐隐约约有配合之意,令蔡琰不禁高看一眼,举目望去,正是云彬一个人,面露微笑,优雅休闲的弹奏着琴,整个《广陵散》弹得有声有色,居然丝毫不弱于自己,吃惊的是云彬用的是普通琴!

    整首《广陵散》蔡琰很满意的跟云彬相互演奏着,好似整个世界里面只有他们二人,而其他才子,一个个脑门发热,着急的想跟上蔡琰的i接怕,然后同步,但是他们的琴技就算很厉害,也无法达到超越蔡琰的地步,因此尽管他们在努力追赶,依旧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其中却已经有几个人淘汰,一脸沮丧的瘫坐在原位,他们只因为完全落后大家的节拍,因此感到着急,弹错了音调,自动退场的,谁要是知错还不下场,事后后果可想而知,曾经有个人就这样做的,导致最后的下场是被整个文坛瞧不起,最后不得不隐士埋名。突然蔡琰改变弹奏的曲子,直接变成了【阳春白雪】,战国时楚国的高雅歌曲名。《文选宋玉〈对楚王问〉》:“其爲《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爲《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而已。”李周翰注:“《阳春》、《白雪》,高曲名也。”后因用以泛指高雅的曲子。唐薛用弱《集异记王之涣》:“之涣自以得名已久,因谓诸人曰:‘此辈皆潦倒乐官,所唱皆《巴人》《下里》之词耳,岂《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明陈汝元《金莲记弹丝》:“那些个《阳春》《白雪》调偏高,赋写甄神醉里邀,风流难遇五陵豪。”2喻指高深典雅、不够通俗易懂的文艺作品。《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结论二:“现在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统一的问题,是提高和普及统一的问题。”

    《当代》1981年第3期:“况且‘传统风格’完全可以写出堪称阳春白雪的作品。突然转变的琴曲,一下惊吓的很多人出局,原本已经做好准备的人,却不想来这首名曲,不说【阳春白雪】曲调的繁琐,而且强调主人的经验跟能力,一般人也只能听,却不能演奏,原因就是这首曲子太难弹奏了。突然的转变,云彬都惊吓了一跳,还好反应及时,这就是练武的好处,要不然也将被淘汰,这个蔡琰真不愧是才女之名,这个转变的功夫厉害的不像话啊!想都不想,只见换了,有了这次经验,云彬便多了一个心眼。

    曹操没有参加这个最好环境的比试,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原地,摸着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这场比试,曹操也很想参加,对于蔡琰画的作品,曹操也很想得到,说曹操对蔡琰没兴趣那是不可能的,自从见到蔡琰的第一眼开始,曹操便已经暗自下定决心得到她,但是考虑到蔡琰早已经定下娃娃亲,曹操便一阵灰心丧气,这么一个才女,嫁给那样的一个草包,这让占有欲很强的曹操,大为难受,最后为了自己的霸业,曹操也只能压制住自己对蔡琰的感情,独憾,为何自己不会琴曲?

    蔡琰再次转变曲调,这次变成了【下里巴人】,古代民间通俗歌曲。下里,乡里;巴,古国名,地在今川东、鄂西一带。《文选宋玉<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爲《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数十人。”李周翰注:“《下里巴人》,下曲名也。”2泛指通俗的文艺作品。《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现在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统一的问题,是提高和普及统一的问题。

    虽然蔡琰转变的很快,但是这次没多少人被淘汰,只有两三个人被淘汰,因为这两首琴曲都是师旷的作品,这个人的两手曲调,早已经被世人所熟知,经管没多少人会,但是也不能依靠这两首淘汰谁。师旷(约公元前572年--公元前532年)是春秋时期晋国的大琴家。他在政治上曾向晋景公提出“君必惠民”的主张,提倡以“仁义”治国,这对晋景公的治国方略有一定的影响。在当时,诸侯都对师旷非常敬重。

    师旷是个盲人,但听力超凡,有极强的辨音能力。他的音乐成就和他的超强听力是分不开的。他的作品《白雪》、《阳春》、《玄默》都是琴曲中的不朽经典。他的作品曲高而和寡。

    三首琴曲,每一首都是有名的名曲,很少人能够像蔡琰这样熟悉,并且如此轻易的弹奏出来,还好云逸前世学习的古琴没白学,尽管如此,云彬还是感觉不少的压力,因为古代很多名曲都失传了,要是蔡琰弹奏一曲自己都不知道的琴曲怎么办?想到这里,云彬就感觉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