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47章 生机
    关羽不过一古人,根本听不懂尼玛的什么意思,好奇的问道:“子涵,尼玛的是为何物?”云彬此时有苦说不出,只得说道:“那是我家乡的一句土话!意思就是说、是说、是说一匹怪马!”关羽更加疑惑了,说道:“一匹怪马与他有何关联?”

    云彬更加郁闷了,暗骂自己这张破嘴,摸着鼻子尴尬的说道:“随口说的,先别管这些了,赶紧说说这家伙到底搞什么啊?怎么会死呢!他身边有没有其他什么痕迹,是不是他杀?”

    关羽转过头,看了看地上的陈耿,皱着眉头道:“没有什么痕迹,我仔细的查过了,周围没有可以的迹象,而他上吊也是自杀的,当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气绝身亡了。”云彬蹲了下来,仔细检查着陈耿的尸体,只见陈耿的脖子上一道非常显眼的乌黑的血痕,看情况基本可以认定是上吊身亡的,不过令云彬奇怪的是,陈耿为什么要上吊?上吊的理由又是什么?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何呢?

    这时候那些家丁、家卫们都出来,一个个都好奇的走近看看,但是却害怕云彬,只得一个个畏手畏脚的不敢放肆的大步向前。云彬转过头说道:“你们都过来看看,人不认识他!他就是砸晕你们老管家的凶手,都仔细的给我看清楚。”家卫等人一听云彬允许了,一个个也都比较放开的走进仔细看了起来,顿时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纷纷议论起来。云彬见他们都认识陈耿,顿时来了兴趣,对关羽点了点头之后,关羽分开人群,一把提起陈耿,冷声说道:“都安静了!谁敢再吵,看某家怎么收拾你!”

    所有人,特别是家卫们都很清楚关羽的实力,丝毫不在自己主人张飞之下,一身功夫可谓出神入化,力大无穷,无可匹敌。见到关羽发话,最先安静下来的便是家卫们,其他人见家卫都不敢放肆,也都疑惑的闭上了嘴边,有些畏惧的看着威风凛然的关羽。

    云彬见场面被关羽压制住之后,才一脸阴沉的走出来说道:“既然你们都是人死去的人是谁,那就告诉我们,他是谁?干什么的?还有他跟你们的老管家有什么关系?最好劝你们别隐瞒什么,不然我会废了你们,让你们生不如死。”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害怕的不敢看云彬,好似看一眼就会被死神夺取生命一样。云彬见自己的恐吓的差不多了之后,随手指着一个女婢说道:“你来说!别隐瞒哦!不然不知你死,其他人也会受到牵连,变成残废。”

    女婢惊恐的一颤,一把跪在地上,惊慌的说道:“我说,我都说!他叫陈耿,是我们庄上以前的管家,不过在三年前陈耿就消失了,期间庄主还找过他,不过还是没有找到,最后只得放弃寻找,而我们则以为陈耿早已是死了。”云彬沉吟道:“三年前消失了!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他与回来了呢?你说说陈耿与老管家的关系吧!”

    女婢颤抖着身体,心跳不断加速,身子凉了一大半,擦着冷汗低头急忙说道:“他跟老管家以前称兄道弟,听说他们是同时被雇进庄内的,因此关系非常的好!虽然他们年龄看起来差异很大,但是大家都说他们是忘年之交。”云彬想了想之后,说道:“忘年之交!他们要好到什么程度?他们是否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女婢思索了一会之后说道:“陈耿的管家之位就是老管家然给他的,后来他失踪了,老管家才接手的。至于不好不愉快的事情,到没有发生,他们一直都很尊敬对方,从未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云彬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婢,眼神阴晴不定,他很想看穿女婢的脑袋的一切思想活动,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云彬无奈的看了关羽一眼,说道:“那陈耿他消失之前有什么异动或者怪异的事情发生?”

    女婢跪在地上,开始支支吾吾的起来,好似在顾忌着什么,就是不敢说出口,神色不定的看着周围的人,哀求的眼神好像在说“求求你们帮我说说话吧!”云彬看到这一幕,顿时好奇心大发,向关羽看了一眼之后,关羽明白了云彬的意思,一把将陈耿的尸体扔在女婢面前,冷声说道:“最好顺从的说出一切,不然就让你下去陪他!”女婢看着面前陈耿的死样,顿时吓得六神无主,都哭了出来,立即跪地磕头道:“不要啊!我不要死,求求你了,求你了云公子,饶了我吧!我什么都说,呜呜呜呜、、、、、、、”云彬不耐烦的说道:“别废话,赶紧说出你知道的一切,不然你就去死。”

    女婢一边哭泣,一边点头的说道:“呜呜呜、、、在、在陈耿失踪的前天晚上,老管家去了陈耿的房间没多久,二人便大吵了起来,陈耿很疯狂的称呼老管家是怪物,宣称要赶走老管家,而老管家宅心仁厚的一个劲的劝说陈耿,但是陈耿不听,依然暴躁如雷,最后还是老爷赶到才阻止了这场事件。”云彬看了看关羽,说道:“没有了吗?那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争吵吗?”

    女婢摇头道:“没有了,在陈耿失踪前就只发生了这一件事情!并没有其他事情了。我并不清楚当时的情况,我只知道他们吵过架云彬转过头看向周围的人,说道:“你们可知道什么事情?都给我仔细想清楚了,别遗漏什么地方,不然被我查出什么,有你们好受的。”所有人都急忙议论了起来,生怕真的遗漏了什么。而关羽则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说道:“子涵,这样做真的能找出什么线索吗?”

    云彬看着神色各异的家仆们,严肃的说道:“现在活线索断掉了,只能这样找死线索!不然张飞他们就有危险了。被朝廷通缉到没什么,只是我最不想看见的是张二哥他们活活饿死。关大哥,要是最后实在不行了,你就先行离开吧,一切责任兄弟我独自毅力承担。”关羽一巴掌打在云彬脸上,骂道:“云子涵,你以为我关羽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兄弟抛弃?你要是再敢如此说话,我关羽跟你不死不休!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我们就先一起死。”

    关羽的巴掌很重,脆响声惊动了在场的人员,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看着云彬与关羽二人。云彬捂着脸庞,丝毫没有生气,反而起身对关羽鞠躬道:“对不起关大哥,是我说错话了!请原谅我云彬的过错吧!”关羽急忙扶起云彬,语重心长的说道:“子涵啊!你我既然以兄弟相称,做哥哥的岂会放下自己兄弟而不顾?那我还是不是人啊!做一个不仁不义之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死了之以表我关某人的忠义。”

    云彬紧紧抓住关羽粗大的双臂,说道:“关大哥,我知道了!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兄弟二人来面对这场危机吧!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因为我们还有大事要做,不可能败在此地!如果真败了,那就以死谢天地。”

    此时张飞虽然还有一口气,但是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哪怕手指动,不过是他肉体本能的抽动而已。现在张飞只感觉自己无力的埋在一个沼泽里面,到处都是一片昏暗,很孤独很冷清,面对这样的情况,张飞依然没有恐慌,但是张飞却在着急,着急自己不能帮助自己的兄弟。张飞苦涩沮丧了,一把跪倒在地哭泣着,虽然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张飞怎么说都是有血有肉的血性男儿,自己的兄弟在努力,而自己却无奈的困在这里,等待救援,可笑啊!面对等等负面情绪,张飞的心好似被扎满了钢针,滴血的疼。

    “绝望了吗?无力了吗?沮丧了吗?哭泣了吗?你战败了吗、、、”一个个问题好似炮弹一样砸在张飞的胸口,面对从四周传过来的飘渺之声,张飞突然感觉一阵希望,立马起身道:“谁?是谁?还请阁下救俺张飞出去,必定重谢报答!”

    “哈哈哈哈、、、自命不凡的张飞就是这般依靠人吗?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还是说你忘记了!”张飞慌忙转头看向四方,叫道:“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有胆量的出来跟俺战斗几百回合。”“张飞,你真令我失望啊!连自己是什么都忘记了,真是可悲啊!”张飞一震,惊呼道:“我自己?你是、你是我?”

    突然张飞面前出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无论身材比例,面容摸样都是无可挑剔的像,好似一个模子出来的。不同的是气质上,出现的这个张飞,眼神充满了智慧的光芒,气质成熟而沧桑,就好似一个身经百战的常胜将军一样。张飞看着面前的自己,自愧不如,甚至有种顶礼膜拜的感觉,但是一想这是自己,就有些想不通,但是还没说出来,成熟的张飞就已经开口道:“是不是很意外怎么会出现我?因为我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心灵相通的存在。”

    张飞瞪大了眼睛,打量着成熟的张飞,惊讶的说道:“既然你是俺,为什么这样的气质俺从未出现过?”成熟的张飞转过身,双手放在后面,一副大师的模样,用饱经沧桑的语气说道:“每个人都有三面,一是主面!二是智面!三是武面!而我正是智面,至于你为什么没有出现这样的气质,因为你还没有完全开发自身,当你开发出智面与武面之后,并且融合二者,到那时候你这个主面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那样才是真正完整的你。”张飞似懂非懂,说道:“俺还不够完整吗?你既然是智面,就赶紧叫武面出来跟我融合。”

    智面摇头道:“我办不到,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与我们融合,你还不够资格。”张飞沉吟道:“实力?你是说要俺打败你才有资格吗?那就来吧!”说着,张飞一拳打向智面,然而怪异的事情发生了,拳头居然毫无阻碍的穿透了智面的身体,但是智面好似丝毫没有受伤,依旧保持着成熟的表情。张飞大惊,收回拳头不敢置信的又打了几拳,却依旧好似打空气一样,毫无作用。

    智面摇头叹气道:“你果然还是没有理解资格的意思啊!等你完全认识到自己之后,再来找我吧!”张飞来不及反应,只感觉智面身体突然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好似太阳一般讲整个黑暗照亮了,张飞双手挡在眼前,随后感觉脚踩空了,一下掉了下去,挣扎的张飞突然大吼一声,苏醒了过来,将村长与蔡琰都吓了一跳。

    老村长抚着胸口,对蔡琰说道:“看吧,我都说张飞是上天的宠儿,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蔡琰捂着口,轻咳几声后说道:“对于奴家,刚刚言辞不对的地方,还请老先生多多见谅!”

    老村长摆了摆手,虚弱的说道:“没事,这个该死的绵春散还真霸道,我先蓄蓄力!”蔡琰不好在打扰,转头看向张飞说道:“张庄主,你没事吧?还请多多休息是好。”张飞看着自己强有力的身体,喃喃道:“力量、力量居然自动恢复了三层,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智面说的是真的?看来这不是一场梦啊!”

    “张大哥、张庄主、张飞?”张飞这才回过神,下意识的吼道:“什么事啊?”蔡琰吓得身体一缩,慌张的将身体缩成一团,不敢再多说什么。

    张飞这才发现是蔡琰叫他,顿时一阵尴尬,知道自己犯错了,于是放低声音,憨厚的说道:“对不起啊!俺老张就这臭脾气,你是大家闺秀,就、就那啥别跟俺这个粗人一般见识吧!”蔡琰还是有些紧张的,不敢看张飞,柔声说道:“没、没事,张大哥你还是别再乱的了,休息会吧!”

    张飞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行,如果俺不能挣脱这该死的锁链,那你就危险了,到时候我还怎么向子涵叫道啊!”蔡琰脸害羞的发红了,有些甜甜的想道:“他现实是不是在担心我呢?一定着急的四处叫唤我的名字吧!”张飞没有再管蔡琰,一心将注意力放在锁链上,现实气力有限,于是张飞将力量都放在一只手上,尽力将力量利用的最好。“嗦啦、嗦啦、嗦啦、、、”

    锁链又开始发出阵阵响声,吵醒了在对面熟睡的老村长。看着在努力挣脱的张飞,老村长惊异的暗道:“果然是上天的宠儿啊!居然还有气力,看来上天是不会让张飞死的,不如与他结一个善缘,以后也好借助这个善缘重建村子。”打定主意之后,老村长说道:“行了行了,张飞我有一个办法能将我们身上的锁链解除,就看你愿不愿意相信我。”

    张飞喘了一口气,停下动作之后,说道:“老头,你有何办法?说出来听听!”老村长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以前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小偷,对于解锁很在行,只要给我一根簪子,我就能解开这些锁链,就我们出去了。”张飞不屑的说道:“原来是个小偷啊!你凭什么要就俺们相信你一个小偷?要是你得到簪子解开锁链独自逃了怎么办?”蔡琰摸了摸头上的玉簪子,看了看老村长之后也顾虑了起来,毕竟与老村长接触时间不长,不能这么轻信一个陌生人,这可是关系到能否逃生的唯一机会与希望。

    老村长笑道:“要是我没猜错,外面一定有人看守着这里,我老人家要是这么一出去还不得被他们撕成了碎!而这里功夫最强大的是张飞,因此我要想安全成功的逃生出去,就要靠张飞的武力,现在你们放心了吧!”

    “生命力!”蔡琰惊呼道,恐惧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双手,还不放心的摸了摸脸,怎么摸都感觉自己的皮肤开始粗糙老化了!蔡琰慌张的说道:“老先生,老先生有没有解药啊?我是不是变老了?”

    老村长摇了摇头说道:“解药是有的,不过制药人难寻啊!这毒没那么快就明显了,中了绵春散的人,生命力就会比寻常人减少快两倍!也就是说平常人过一天,而中毒的人却好似过了两天一样!当时间长了就会看出中毒的者与正常人的诧异,正常以过二十年,中毒的人却好似过了四十年一样苍老而又虚弱。”

    蔡琰吓呆了,自己会比平常人老的快两倍,想着想着,蔡琰居然吓得哭泣了起来。张飞很讨厌哭泣的人,不论男女,但是张飞现在的情况也懒得多说废话,只得皱眉问道:“老头子,你是怎么知道这种毒药的?”老村长抬头望着天花板,回忆道:“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有个流浪神医路过我们村子的时候,我跟他一见如故,有过一次深刻交谈!因此才会这么了解这种毒药。不过现在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流浪了,踪迹难寻啊!”

    张飞一听有大夫,立马来了希望,问道:“这位神医姓甚名谁?”蔡琰也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着老村长,神情有些激动。老村长想起了什么似的,居然露出一丝微笑,自然而然的说道:“他叫华佗,字元化!”蔡琰惊呼道:“华佗!华神医!”老村长一听蔡琰好似知道自己好友的消息,于是问道:“小姑娘,你知道元化?”

    蔡琰沉吟道:“在洛阳的时候听过华佗大夫的大名,听说华大夫精于手术,被世人称为“神医”与董奉、张仲景三人并称建安三神医。他精通内、妇、儿、针灸各科,外科尤为擅长,行医足迹遍及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救人无数。很多达官贵人都想请他成为自己的御用大夫,但是都一一被华大夫给拒绝了,哪怕圣上都没有请动,毅然做了一个野大夫。”

    张飞不禁赞道:“这个大夫还真是一个高风亮节的怪人,这么一个好前途宁愿放弃,居然跑去四地行医做一个野大夫,俺还真想见识见识他。”老大夫冷笑道:“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扯,再不能逃出去你们那些兄弟就要被人玩死了!”蔡琰此时早已失去往日的风采,方寸大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云彬的兄弟张飞!张飞咽了一口口水,抬头厉声道:“老家伙,要是你敢欺骗了我们,独自逃生,俺张飞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老村长无奈的说道:“知道了,赶紧扔过来吧!时间紧迫,我们已经没有时间等待了。”蔡琰见张飞点头,于是右手拿着玉簪子,非常淑女的将簪子抛向了老村长,然而因为力度不够,玉簪子居然落地滚到张飞身前不远处。老村长眼睛一直跟随着簪子,见簪子居然落在自己对面那么远,就是三只手接起来也勾不着啊!”三个人都傻眼了,看着地面的玉簪子,所有人都沉默了,而蔡琰却羞愤欲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老村长咳嗽几声,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个,那个张飞啊!簪子距离你最近,你看着办吧!所有的希望都靠你了。”

    张飞咽了咽口水,看着玉簪子有点发呆,如果没有链子,自己还能勾到,但是这该死的链子困得很紧而又繁琐,使得张飞手脚根本伸展不开,这叫他怎么将玉簪子扔给老村长啊?张飞看向蔡琰说道:“弟妹啊!你还有没有啥子没?你仔细搜搜!”蔡琰红着脸,你叫她一个淑女当着两个人面搜自己的身子,这叫她情以何堪?于是蔡琰很坚定的摇头道:“没、没有了!真的。”老村长看了看簪子又看了看张飞与蔡琰,最后只得叹气的睡觉去啦,反正已经活够了!蔡琰心情低落的趴在地上,不知道想些什么,反正消极的厉害。张飞可恨的咬着牙齿,将头转过一边也不再言语也不运动了,场面顿时陷入一片沉静。

    反看云彬这边,云彬与关羽打定主意之后,二人便穿上夜行服,当晚潜伏上老管家的房间屋顶等候着。潜伏是一种那里与精神、肉体的一种考验,在后世,潜伏对于特种兵而言家常便饭,同时潜伏的作用的也很大,比如潜进敌人阵营获取情报、取敌人首级!或者逃命隐蔽撤退,整体来说潜伏一种很重要的本领。然而关羽没有经过训练,几次都有些按耐不住,差点就暴露了,还好云彬都及时抚慰住关羽才使得这次计划才能继续下去。

    半夜十一点左右,关羽身体有些僵硬,微微活动着身体,小声的说道:“子涵,这还需等到什么时候?”云彬透过屋顶的瓦片的缝隙,看着在房内来回走动的老管家,对关羽说道:“等到我们需要的东西出来,之后我们就差不多收场了,关大哥为了张二个,忍耐点吧!”关羽身体上下骨头发出阵阵响声,疑惑的说道:“这老东西从一开始就在房间内走动、喝茶、眺望窗外、低头沉思,没什么特别的!今夜到底会不会出现我们需要的东西啊?别到时候什么都没发现,浪费一天时间。”

    云彬叹了一口气,说道:“关大哥,难道你没有看出了吗?这个老管家这个时候丝毫没有一点困意,神情好似有些着急,似乎在等待什么!我想他等待的也是我们等待的。”关羽打了一个哈欠之后说道:“以后潜伏这种事情,我再也不干了!早知道如此辛苦就不用墨元他们掩饰我们,我直接往庭院一站,谁人敢进我砍了他。”云彬笑道:“好了好了,我的好大哥!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保证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你就别抱怨了,小弟这不是也陪着你吗?我们就安心的等下去吧!”

    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过去了,关羽佩服云彬的素质,而自己却不能相比了,直接趴在瓦片上睡觉了。而云彬则死死的盯着老管家,丝毫不敢有所松懈。时间两点多,老管家也有些困意了,不过依旧没有去睡觉的意思,反而看着桌面发呆,这个时候云彬明锐的感觉到一道漆黑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来到老管家房间前,谨慎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之后才推开房门,大步走了进去,好似进自己房门一样。云彬冷笑着暗道:“终于进入主题了,还以为要等到第二天呢!”

    云彬摇醒关羽之后,二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房间内发生的一切,只见身穿漆黑夜行服的人走进房间后,毫无顾忌的摘掉面罩,冷眼看着老管家说道:“你想怎么样?”老管家转过身子,看不清表情,但是语气颇为沉重的说道:“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夜行服男子走向前,将整个人暴露在光芒中,只见男子大概四五十岁,国字脸型,看情况是一个严谨的人!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