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45章 初遇
    张飞见自我准备好之后,将矛锋对着自我,眼神杀气四溢,大怒吼道:“杀、、、”

    自我也不甘落后,矛锋在空中划过一道蓝光,对准着张飞的脑袋,眼神空明而阴郁,大声吼道:“杀、、、”二人的声响在这个世界响亮着,咆哮着!气势也随着吼声不断攀升着,一切的阻碍都已经是浮云,此战是绝对无法避免的了。肃杀之气,缠烧着二人周身,到处都飞舞着火焰。豪华的场地,华丽的篇章,惊世动地的大人物,将在此进行一生中最伟大的战役。

    杀字话音刚刚从二人口中停止,空中还回响着杀字余音的时候,好似开战哨子吹响了一样,二人不约而同举起蛇矛朝着对方冲了过去。速度之快,后面拖出一连串的幻影,终于对上了!“叮!”的一声,两把蛇矛砍在一起,火花四射,张飞眼眸好似闪着幻光的匕首,扫过自我的脸庞,将蛇矛一收后退开来,回身一刺!自我一怔,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张飞会不硬拼,来这么一招。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自我也反应及时,抽回蛇矛挡住冲刺而来的蛇矛矛头,被力量压制后退一步。

    自我咽了一口气,推开矛头,跳身蛇矛举头劈向张飞脑袋。看着蓝光由空中好似蛇一般的蛇矛,张飞丝毫没有在躲避,反而向前一大步,靠近自我的身体,蛇矛刺向自我的手臂。自我大惊,他赶忙偏移位置,看着蛇矛刀锋从他下面冲过他的额头,带过一缕发虽然没有实质的伤害,却也令自我吃惊不小,简单的一次交手,自我已经明确的看出,自己已经落入下风,这个下风没有丝毫的水分。自我不敢的咬了咬牙,半空扭转身体。一脚踹过去!张飞怒眉上挑,蛇矛来不及抽回,无奈只得用手肘抵挡住自我的连环三脚,同时手腕一转,化成手刀一切自我脚腕。

    自我见好收好,不敢在踹,生怕脚腕被张飞砍断!但是收回的时候还是被砍到脚踝,还好抽回的速度够快,没有重伤脚踝。自我吃痛,借助踹的力量远离开张飞十多米处才停止下来。张飞收回蛇矛,冷嘲道:“怎么了?害怕俺了吗?那就速速投降吧,说不定看你诚恳,俺一时心软,就放你条生路了,哈哈哈哈、、、”

    “呸!张飞,你的确变化很大,就连招式风格都完全转变了,按照你以前的风格,肯定一上来就会跟我玩命的硬拼!却想不到你会躲,真是越变越懦弱,越变越令我鄙视你!还想我投降?你没睡醒吧!是不是被我打伤的脑袋还没恢复啊?哈哈哈哈哈、、、、、、”

    自我毫无顾忌的嘲笑张飞的战斗风格的转变,甚至鄙视张飞是不是还没恢复!这么做纯属想激怒张飞,人越动怒,那破绽也就随之显露出来。张飞舔了舔矛锋,好似没听见一样,掏了掏耳朵,不屑的说道:“俺看清楚了,第一次战斗的时候,俺的一切招式风格都被你给看穿了!俺要是还看不懂这一点,俺就是力量再怎么增加也加不过你。你激怒俺是没用的,俺不能生气,俺一生气就会被你找到破绽,俺才不愿意呢!好了,接战吧!”

    说着,张飞身形一闪,一道蓝光划破火焰直逼自我天灵盖!自我大惊,后退数十步,躲过张飞的矛锋,一脚将地面上一具燃烧的尸体踢给张飞。看着迎面而来的尸体,张飞不慌不忙的一刀将尸体砍成两半,但是就在此时自我却带着长矛刺了过张飞一惊,不想自我居然会来暗招!张飞神情顿时一冷,身子向后弯下去,躲过长矛擦着火苗的矛头。张飞不甘示弱,一脚踹开长矛,顺手将长矛割向自我的脖子。

    自我立即后仰脖子,虽然及时,但是却也清楚感受到了矛锋散发的冷气掠过自己的脖子,就在那一瞬间,脖子处的汗毛立马全都竖了起来,皮肤都形成了鸡皮疙瘩。自我不甘心如此被压制,猛地一脚踹向张飞裆部!张飞好似长了眼睛一样,同时一脚踹了过去。二人力量几乎相当,都后退三步才稍稍站稳下来。

    张飞扭了扭脖子,眼神燃烧着熊熊战火,看着自我冷笑道:“热身也差不多了,来吧!然俺们速战速决!”自我紧紧抓着长矛,大吼一声,为自己壮胆之后,身形好似惊龙一般,撞向张飞。张飞大笑一声,边跑边耍弄着长矛,好似风车一样,幻化出千百道矛锋。“砰!”二者再次撞上,火花一闪而过,二人身影再次消失,却出现在空中又是一次撞击,火花消失的瞬间,二人也在此消失。速度快到极点,虽然二人体型壮硕,但是速度丝毫不慢,因为这是内心世界,不用像现实世界那样被万有引力所困阻,在这里没有丝毫的阻碍,因此二人的速度、力量、灵活、反应、防御都达到了人体能力的高峰!

    刀劲、金属交鸣声、呼吸声、吼声在这个世界嘹亮着,张飞与自我的身影因为速度高达极点,根本是无法用肉眼所能看见的。“嗡、、、嗡、、、嗡、、、”刀劲肆意着大地,到处可见都是长矛砍出来的痕迹沟壑。“砰!”张飞与自我的长矛再次交锋在一起,火花飞溅,张飞已经汗流浃背,但是眼神依旧有神。而自我则有些撑不住,双臂有些发麻,面部好似洗了脸一样,湿淋淋的!汗水一滴滴掉落在尘土中,可见交锋的激烈。

    张飞厚嘴唇微微张开,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这时候张飞的肌肉好似有了心脏一样,扑通扑通的膨胀着,一条条好似蚯蚓的血脉喷张着,整个体型好似在增长!自我吃惊的看着体型变成巨熊一样的张飞,眼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血丝随之也凸显了出来,就好似的了红眼病一样。

    “啊、、、”张飞突然推开自我,身体半蹲,好似有能量需要发泄,张飞不断大叫着,身体肌肉在跳动膨胀,发丝也都飘荡飞扬了起来,整个人好似龙珠里面赛亚人变身时候的形象。不过很明显张飞是不会变成超级赛亚人的。自我看着突变的张飞,二话不说,长矛由上而下,好似一条蓝龙割向张飞的肩膀。而张飞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眼神冒着精光,看着自我好似再看空气一样,很淡定很平静。而自我却高兴至极了,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一矛的力量是自己全部的实力,虽说不能劈山断水,但是开山断石却不在话下。终于矛锋如愿以偿的劈在了张飞那拥有恐怖肌肉的肩膀上!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矛锋没有割进肉里面,反而长矛反弹了起来,令自我有些抓不住。看到这一幕,自我吸了一口冷气,眼珠子居然渗出两行血泪。

    “哈、、、”张飞好似发泄完了一样,猛地站起身,一股气从身上散开,地面随即沉下去三寸。自我看到这一幕,吓得后退三步,指着张飞说不出话来。然而也不得自我反应,只感觉眼睛一黑,不知道怎么的,自我居然被张飞踩在了脚下动弹不得。

    自我脸型此时变成柿饼一样,还好眼珠没有破,转过眼珠,极力的看过去,只见张飞好似神尊一样,正淡漠的俯视着他。

    有谁能够像云彬这样面对危机临危不惧,还能考虑自己队伍的士气,并且提高它?云彬的自信与镇定,还有他的豪气无不深深吸引着众人的心,因此所有人都信任他,都愿意听从他的安排。想想一代伟人,面临敌人突然的空袭,依旧面不改色,稳如泰山的看着一切,这就是成大事者应该具备的心理素质,要是胆小怕事,不要说成就什么大事了,就是摆在面前的机会,也会与他失之交臂。

    云彬看了看所有人,郑重的说道:“行动计划很简单,起先,曹大哥先从蔡府当着所有人的面出去,告诉夏侯兄弟准备一切,在计划的地点等会。然后再回来惊慌失措的告诉所有人说看见可以刺客在逃窜!然后何进他们就会带兵跑出蔡府去追,到时候我、大哥、二哥三人身穿夜行服,从后面进入小巷,由我们制定的特地路线引起禁军的注意,然后带着高顺兄妹一路逃到这条桥上,正好曹操带着何进他们从我们前面的桥头走来,这时候我们前面有何进,后面有禁军,这时候我们兄弟三人就很自然的带着高顺兄妹跳水!

    跳水之后潜游水中逆流而上,而同时希望曹大哥派出夏侯兄弟事先在水中等会我们跳水,下水瞬间,夏侯兄弟带着几个身穿夜行服,以及高顺兄妹衣着的人逃出来顺流而下,到时候所有人就会去追夏侯兄弟。曹大哥就趁所有人去追的时候,发出暗号,你的手下就从顺流的方向搜来,同时夏侯兄弟躲进曹大哥手下人群之中,这样就当做犯人逃跑了。”

    曹操思索一会之后,点头说道:“计划不错,完全是靠跳水的时间差以及所有人的配合。可是云兄弟,你这是在赌这里路不会被禁军困住啊!还有,何进他们道桥这里的时间与你们兄弟到桥的时间你也在赌,不得不佩服云兄弟胆大。”

    两个重要因素,曹操一听便明白透彻了,可想曹操有多聪明。云彬眼神隐晦的透露淡淡杀机,表情故作轻松的说道:“曹大哥放心,第一点我的确在赌,毕竟不了解禁军,因此禁军的战斗力也不知道,所以我在赌我们会逃到桥上。当然赌输了,就会被赶来的何进他们给杀掉!人固有一死,没有什么看不开的,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我相信我的兄弟都是一群热血男儿。曹大哥最惜命,因此曹大哥不会因为我们的失败而有啥损失,只需每年清明,损失一些纸钱罢了!至于第二点,我并没有赌,因为路线我都计算好了,是一样的路程。”

    曹操并没有因为被云彬说出自己的本性惜命而尴尬,依旧从容的说道:“没想到子涵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算出了最准确的路线,真是佩服。就凭你的计算能力,名留青史想来不是什么难事!子涵说道没错,死没什么,只是我曹操不想死的这么没有价值,所以子涵,各位兄台!一路走好。”

    张飞裂牙道:“这根本不是赌,在俺看来就是一次考验!要是实力过不去,那就没有资格走这条伟大的理想之路。所以,各位兄弟,今日俺们必须通过这次考验,你们可有信心?三弟!这次就让俺殿后吧!俺实力最强,殿后绝对没有问题。”

    高顺阴沉着脸色,双手紧握,不甘心的说道:“真是可恶!要是再等几天,我就能跟你们一起并肩作战了,而不是成为一个累赘一样的人。对不起各位兄弟,是我高顺连累了你们,但是我坚信此次行动必定成功。”关羽看了看高顺以及张飞,说道:“大哥我当然有信心,因为我们可都是要踏上梦想的人!这次殿后就由我来好了,作为大哥是时候履行大哥的责任了。愿我们今日浴血,名就天下!”

    张飞当然不愿意关羽殿后,行动过于危险,他怎么能让关羽承受这份危险呢?于是急忙出言道:“不行!殿后必须是俺。俺的实力最强,哪怕有危险,也不会怎么样,大哥你就别跟俺挣了!三弟你来说一句公道话啊?”

    云彬思索以后只会,走先前说道:“这次殿后还是交给大哥吧!大哥为人稳重,知道轻重,不会在战斗时杀红眼。二哥你就别再多说了,专心为我们开路吧!行动队伍我都想好了,大哥殿后,二哥背着高顺兄弟走在前面,我带着高蕊走中间。”

    张飞知道事情紧急,不容有变,不禁有些失望与担忧,看着关羽说道:“大哥,一切小心,有事务必叫一声小弟,按必定扔下高顺前来相救。”看着张飞真诚的目光,关羽不知道该骂还是该笑,只得苦笑道:“我关羽什么时候落魄到被人拯救的地步?二弟放心好了,大哥一切都知道,你就好好背着高顺开路,也好让大哥这个殿后的快点脱身。知道了吗?”

    高顺苦笑,没有因为张飞说会抛下自己而生气,反而依旧阴沉的坐在一旁,眼神充满了不甘与担忧,还有浓浓的自信。张飞摸了摸头,看着关羽说道:“大哥尽管放心,一切就交给俺吧!”说完,张飞还自信的拍了拍胸脯的肌肉。云彬看了看天空,严肃的说道:“时间不早了,趁着晨曦水面还有淡淡的雾气,赶紧行动吧!曹大哥,一切靠你了。”曹操点了点头,随即大步出了别院,关羽随后暗中跟了上去。其他人赶忙趁着这个时间套上夜行服。

    曹操来到蔡府前院,整理下情绪之后,假装不知情的说道:“哎呀!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啊?王大人、卢大人、杨大人、董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曹操挤开士兵,从人群中走向杨彪四人,恭敬的问道。杨彪面色难看而沉重,看着曹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事情还是问大将军何进吧!孟德啊!何进要杀王大人,你想想办法摆平他,要不然他疯起来杀了王大人可就不了,对在场的谁都没有好处。”

    顿时其他三位元老看向了足智多谋的曹操,王允更是激动的眼睛都湿润了,好似看见亲爹亲娘了一样。看到这一幕,曹操暗自鄙夷,却也无奈,只得转身看向赤红双目的何进,恭敬的说道:“小的曹操,曹孟德见过大将军。”何进看了看曹操,依旧狰狞着面孔,没好气的说道:“原来是曹操啊!你赶紧闪开,我何进今天必须要砍了王允这个老东西的手臂才肯罢休。我知道你曹操,曹孟德足智多谋,但是惹急了我,你也照杀。”

    袁绍从小就跟曹操关系不错,见何进对曹操起了杀心,就赶忙走向前劝道:“阿瞒!你就别多管闲事了,赶紧回家去吧!今天大将军是真的动怒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将军动怒是何等恐怖与威严。”

    曹操暗自大喜,正愁没有理由离开呢!于是曹操面色露出为难之色,转头苦笑道:“四位大人,大将军的事,恐怕我曹操也无能为力,我就不多呆了,孟德告辞。”说完,曹操面不改色的离去。看到这里,杨彪四人更傻眼了,王允更是气得眼睛发红,要不是何进在场,恐怕都要破口大骂了!唯有袁绍,庆幸的叹了一口气,生怕曹操不听劝的来惹何进,可是这不像曹操的作风啊?虽然奇怪,但是袁绍也没多想。

    云彬冷笑道:“抗法?这顶帽子是不是给我们戴的太大了?我们这一行人可都是良民,要是因为你的一句诬陷,进了牢狱,到时候的事情,可就不是你们能承受全部责任的,你可要想清楚,现在告诉我,我们有没有抗法啊?”

    士兵们你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所以的说道:“这小子在说什么啊?我告诉你小子诶!在洛阳,你想进城,就要交税,否则就是抗法!快点吧,我们哥几个才没有时间跟你们耗着呢!”

    云彬看了看自己的行头之后,暗道:“没有什么不妥啊!衣着怎么看都算华丽,并不差啊。怎么他们还这样嚣张呢?以他们当城卫的经验,应该知道一些衣着华丽的人,是惹不得的吗?难道他们是新人?”

    云彬走向前,问道:“你们是新来的吗?”士兵不耐烦的提起手中的长枪,恶狠狠的说道:“小子,别给老子屁话屁话的,赶紧交钱滚蛋。”云彬手一伸,身形一闪,随即手掐着士兵的脖子,撞飞出去,其他士兵立马反应了过来,吼道:“抗法啊!来人啊、、、”

    很快守城的士兵全都提着长枪,将云彬等人团团围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张飞活动着脖子、手腕、脚腕,兴奋的说道:“一百个人,有意思,正好会会这洛阳的士兵的实力怎么样,嘿嘿、、关羽来到云彬面前,有些担忧的说道:“子涵,我们这样做可以吗?到时候惹来麻烦可不好了,我们还是低调点的好!毕竟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子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鲁莽了?是不是有别的什么含义?”

    云彬偏过头,小声的说道:“大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其他城市都没有出现什么入城税,为什么单单这个洛阳城就要收入城税?一看就是这士兵见我们是外来人,不懂事情,想借此敲诈我们一笔!不过大哥你放心好了,蔡老没交我们住手,打了他们白打,别错过机会啊!”

    关羽顿时放心了,早早在易子相食事件中,关羽就憋着一股气,现在有地方发泄,知道没有后顾之忧之后,关羽一马当先,冲进人群,一拳打倒一大片,犹如进无人之地,轻松的好似喝水一样。见关羽冲出去了,张飞紧跟着冲了进去,抱住三个人,狠狠甩了出去,砸倒一片人。士兵们大吼着,挺着长枪刺向张飞关羽,一看那步伐整齐有序,刺枪也很力气,又快又狠,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精兵。

    关羽大鹏展翅,跳在半空,躲开数十把长枪,身形一转,砸进人群,夺过一把长枪,挡住身后刺过来的长枪,趁这个空档,关羽手中的长枪在背上打了几个转之后,关羽抽回长枪,一扫,扫飞五个人,紧跟着又冲上来五个人,趁着关羽没有回气的时间,狠狠刺来。关羽冷眸闪过一丝惊讶,将手中的长枪,横向砸向前来的士兵,强力的手腕,一把扣住五把长枪,用力一抖,所有士兵拿不稳手中的长枪,被关羽瞬间更多了过去。关羽抛起五把长枪,起身连踢五脚,五根长枪被踢飞,撞飞一连串的士兵,还好是枪把不是枪头,否则他们将会被刺穿,来一串串烧。

    张飞这边也不甘示弱,见关羽如此勇猛,张飞大吼一声,吓退一大片人,随后张飞一拳打飞最近的一个士兵,一脚扫飞三个人,闪开两把长枪,伸手抓住三杆长枪,猛地用力,三把枪立马被张飞折断。张飞扔掉手中的枪头,好似猛虎下山一般,扑进人群,抓住一个抛一个,顿时空中上演着一连串的飞人,张飞一脚踹飞一个人之后,看着身后好似老鹰捉小鸡的士兵,猛地扭身,一拳轰了过去,打断排头士兵胸前防御的长枪,带飞了一大堆身后的士兵,一起后退出去。

    百来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就这样被张飞、关羽这两个猛人打得溃不成军,眨眼间士气大跌,一个个都开始退却了,不敢再上前,生怕被张飞这个猛人扔出去。关羽站在一边,抚弄着自己的长须,好似没有看见任何人一样。张飞瞪大了眼睛,凶恶的看着前方的士兵,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怎么回事?都给我住手!”

    这时候,士兵身后响起中气十足,派头十足的声音!所有的士兵都自动开出一道路,看向身后走来的人。云彬双手抱在胸前,好奇的看着前来的人,只见此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在人群中显得比较矮,也不知道古代人都怎么长的,大多数的人都长在一米八上下,较矮的也就一米七八上下,现在见到一个一米七五的,云彬不禁有些好奇的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此人皮肤略微黝黑,浓浓的眼眉下有一双好似聚光的小眼睛,令人不敢对视,生怕被他那聚光的眼睛给伤了自己的眼睛。园厚的大鼻子,显得很厚实,颇有一气吸天下的意思!在鼻子下,厚厚的嘴唇,很湿润,看起来威严十足,从这样的口说出的话,令人很自然的认为可信。

    来人迈着官步,派头很大的走了过来,眼眸扫过云彬的脸,冷哼道:“可是你再次闹事?”云彬不敢小视这人,不单单是他的气质,他那健硕的体型也说明了他是个高手,而且此人用词也比较平和,没有开口就说你是抗法的人,云彬也不好再放肆,点头做楫道:“大人,我们并非在闹事,而是这些士兵有意为难我们这些外乡来的人,还请大人为我们做主见云彬气质非凡,而且语气很礼貌很懂事,没有少年的轻狂与热血,来人这才稍稍缓和阴沉的脸色,平淡的说道:“好,暂且听你一言,只要有理,本官必定为你做主!否则,本官必定缉拿你,定你一个抗法大罪,你好好拿捏吧!”

    云彬点了点头,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其中云彬还特别强调士兵的语气以及自己等人完全是为了自卫才动手的。来人听完之后,点了点头,紧皱眉头,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入城税,的确确有其事,你们还是缴纳入城税吧!至于这件事,也算这样算了,本官不再追究。”

    关羽因为有蔡邕做后盾,也就放开了顾忌,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其他地方没有入城税,为何偏偏这洛阳城就要入城税?就因为它是皇都吗?既然是皇都,更应该考虑百姓,居然开设入城税,还有没有王法了!”来人看向关羽,眼睛一亮,看着宛如天神般的关羽,夸赞道:“阁下真乃神人也!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关羽甩袖,庄严的说道:“某家关羽,字云长!”来人摸着自己短浅的胡子,羡慕的说道:“云长兄的胡须真乃有神韵也!美哉,令在下煞是羡慕啊,不过云长兄有所不知啊!这入城税是朝廷搬旨定下的,想来要不了多久,其他城市也会有这个入城税了。”

    “可是孟德?着入城税怎么回事?”这时候蔡邕走出马车说道。来人大惊,赶忙拥了上去,恭敬的说道:“蔡老,正是我曹操,曹孟德!您终于回来了,王大人他们可都在等您啊!”

    蔡邕激动的扶起曹操,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张让那厮又做出什么危害朝廷的事了?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