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24章 跟踪
    云彬到没有曹操那么紧张,也许这就是无知者无畏吧!曹操一路带着云彬向着一些偏僻的地方走,转来转去,到处都是红墙琉璃瓦,地面都是铺好的大理石,几乎没有看出什么不同,还好曹操带路,要不然就算有地图也分不清在什么地方。两个人谨慎的一路走来,几乎没有见到什么侍卫,大多数都是一些太监宫女,看到这里不禁好奇的问道:“曹大哥,这是在哪里啊?为何没有守卫?太不寻常了。”

    曹操再次谨慎的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这里是那些低级下人所在的场所,因此没有什么侍卫,但是太监与宫女却是最多的。你也别多心了,没有那个侍卫愿意见到太监的,因此才没有什么侍卫。”云彬这才明白过来,看了看四周的场景,果然有许多太监的服饰,不过问题又来了,既然没有侍卫守卫,那就说明太监所在的地方没有什么重要的防御地,那自己等人前来干啥呢?

    “曹大哥,既然太监这里没有什么侍卫,那就说明没有什么重要防御地,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有间谍在太监里面?”云彬皱着眉头,看着曹操低声问道。曹操淡淡一笑,欣赏的看着云彬说道:“子涵不想你思想如此敏捷,真不是一般的人啊!呵呵呵呵、、、太监场所的确没有什么重要防御地,但是你也别因此小看了太监,其实我在无意的情况下,知道了太监打通的一个洞!这个洞完全能送你安全进入后宫,这样以来你就可以避免冒险潜入后宫了。”

    云彬低头想了想,电视里的确经常显示过皇宫内的狗洞,云彬有点苦着脸说道:“曹大哥,你不会是要我钻狗洞吧?”曹操也是无奈的苦笑,赞同的点了点头,解释的说道:“子涵啊!其实那也不算狗洞,那个洞其实是太监专门打出来的,就是为了偷到后宫财物拿出去贩卖。要不是为了任务,我也不会带你来这里,子涵啊!你就委屈下下吧!就当为了大义,卧薪尝胆吧!当年韩信都有胯下之辱,如今你钻一次太监洞又有何妨?古人说得好,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

    “好了好了,曹大哥你别说了,我钻就是了!真不知道我要是不答应钻,你会不会扯出其他什么故事来?曹大哥,我发现你很啰嗦呢!”云彬叹了一口气,赶忙打断曹操长篇大论,垂头丧气的说道。曹操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刚刚还后怕云彬拒绝,不过云彬虽然有些难看不愿意钻,但是还答应了,可见云彬的大气与宽阔的胸襟,拿得起放得下,就凭这点,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做到呢?

    说定之后,曹操加快了速度,生怕云彬突然后悔就得不偿失了,云彬一阵苦笑,虽然不喜欢钻狗洞,但是也不厌恶,思想可不想古代人那么保守那么封建,将自己的面子与名声看的比自己生命还重要。很快,曹操拉着云彬终于到了狗洞,曹操蹲下身体,来到红墙墙角,摸了摸之后,然后将一块红色的木板掏了出来,露出一个成人肩膀大小长度的狗洞,云彬低下身体看了看狗洞说道:“这个狗洞另一头被堵上的,怎么回事啊?”

    曹操起身将木板仍在一旁,说道:“另一头也是红木板,是掩盖着的,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打开木板了,等你过了这道墙,记得将木板再次掩盖好!好了,时间不多了,子涵祝你马到成功,去吧!”云彬点了点头,随即蹲下身躯,就要爬进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头颅伸了过来,吓得云彬立马神情,紧张的看着头颅。曹操也是一惊,眼珠子都瞪大了,怎么也想不到意外会发生?

    头颅是朝下的,并没有发现曹操与云彬,当头颅伸出肩膀,一只手伸了出来,这人抬头一看,也惊呆住了,云彬这时候回过神,以迅雷不及的速度一把捂住来人的嘴巴,顺手一拉将整个人都拖了出来。这才看清楚这是谁?原来是个太监,身穿很是艳丽的太监服,而且挣扎的软脚无力,脸上干净而白亮细嫩,没有丝毫胡须,这些特征已经明显说明了他的身份。

    云彬赶紧打晕太监,看向曹操遇到这件事,自己二人已经被这个太监看到了,自己身穿夜行服而且蒙面了倒没什么事,只是曹操就不行了,要是太监时候举报,那曹操就完了。曹操咽了几口口水,擦擦额头冷汗,看得出曹操被吓得不轻,不过曹操也不亏是曹操,很快平静下来,干脆而霸道的说道:“子涵,你快进去吧!这里的事情,我一个人可以搞定,快去吧!”云彬也不再多说什么,随即趴倒在地,钻了进去。至于曹操看着云彬钻进去之后,这才转眼看向这个晕倒的太监,露出狰狞的面孔,冷冷的低声说道:“可恶的太监,不要怪我曹操心狠手辣,只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下辈子别再做太监了,皇宫不适合你这样的人生存。”

    说完,曹操看了看四下无人,感觉托起太监朝着记忆中那口枯井,别小看这口井,可是已经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尸骨,大多数都是皇宫一些大人物处死的人,因此下人就将那些人的尸体扔进了这口井。很快,曹操拖着太监到了井边,将井盖打开之后,一股浓浓的腐臭扑面而来,曹操扇了扇鼻子,随手操起地面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向太监的额头,一下将太监的额头砸烂,脑浆随之宣泄出来,曹操见差不多,补上最后一石头之后,才将太监整个人塞进井内。听见“扑通”一声之后,曹操这才松了一口气,吐了一口口水在井中,之后才将井盖重新盖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曹操这才转头看了看后宫的位置,低声说了几句之后,阴笑着离去。云彬爬进后宫之后,只见四周无人,没有一个侍卫,这才放心的将木板重新掩盖,做好一切之后,云彬拿出地图,很快找到了去何太后宫殿的路线。有了明确路线之后,云彬收好地图,一路朝着宫殿跑去,后宫有很多佳丽妃子的房间,比较普通,但是这个普通只是对皇宫而言,放在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出千金购云彬轻松躲过几波女婢之后,很快翻上屋顶,沿着屋顶一路朝着何太后的宫殿前进,转了三十多座房屋之后,云彬终于找到了何太后的宫殿,这时候只要引起一个太监的注意力就可以完成任务了。云彬跳下房屋,朝着不远处走去,因为那里有太监,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什么遗漏,这才大步走了过去,发现有三个太监走在一起,三人有说有笑的,虽然声音很让人起鸡皮疙瘩,但是为了任务,云彬也只得忍耐。这时候其中一个太监突然感觉一阵尿急,跟其他两个到了个别之后,便匆匆的赶往一个角落,打算好好解决下。云彬暗笑一声,选定了这个太监,便跟了上去,见太监解决的差不多之后,云彬这才故意露出一个破绽,让太监看见了自己的身影,太监果然吃惊的发现了云彬,并且跟了上来。太监没有大叫,看来是想一个人一探究竟独吞功劳。云彬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刚刚还害怕这个太监会大叫有刺客呢!不想太监如此自私,也许是被皇宫形势迫害成这样的吧!不过正和云彬的意愿。

    就这样云彬在前面带路,太监紧紧的跟在后面,不过云彬还没到何太后宫殿,都差点爆发了,不想太监跟踪能力那么差,才走十多米,就露出了五六次动静,云彬每次都被动静搞得紧张兮兮的,最后还不得不假装没发现,郁闷的让云彬想哭。

    正在云彬思考着自己接下来会轮回去哪里的时候,王越的利剑已经割进了云彬脖子处的皮肤,鲜血顺着剑锋一滴滴掉落在地面。云彬可以清楚感觉刀锋的冰冷,已经刀锋现在还在自己皮肤里面。王越又加大了力气,刀锋再次进入少许,疼痛刺激着云彬的大脑,要是快刀一下,自己头颅也就掉落了,就不会感觉太疼痛,但是王越却这番折磨自己,慢慢的割自己,分明是想给自己切片,顿时云彬紧锁眉头,睁开眼睛,愤怒的看着一脸平静的王越。

    王越古波不惊之态,丝毫不被云彬的眼神所影响,刀锋再次进入少许,王越控制的力度很适当,不会割进太多,也不会割进的少多少,维持一厘米的距离。云彬咬牙,眼眶欲裂,愣是硬抗着痛楚,呼吸急促起来,眉头好似利剑一样竖了起来,整个人配合着呼吸声,好似温怒的豹子一样,这时候王越没有再动刀,反而露出一丝微笑,好似在赞许云彬,突然王越再次移动刀锋,割进几分,还当做磨刀石一样,来回抽动,这种感觉令云彬如同九天地狱来回游荡,疼痛的感觉几乎要麻痹了大脑的清醒。云彬整个脸庞涨得充血,一条条筋脉爆凸出来,汗水好似下雨一样,哗哗的滴落在地上,嘴角流血,因为咬破了嘴唇。

    没有任何声响,只有汗水与血水的滴落声,云彬睁大了眼眶,没有看自己脖子上的利剑,反而一直盯着王越的眼睛看,那双眼睛充满了不甘与怒火,好似暴风暴雨一样冲击着王越的心里。原本王越一心向剑,宁折不屈,心性如剑如虹,却被云彬那眼神给一次性击溃了,这让王越更加心惊不已,顿时停止了抽动的手臂,复杂的眼神看着云彬,良久之后,王越叹道:“为何你不求饶?我会放过你也说不定!”

    云彬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汗水流过眼角,云彬却依旧没有闭上眼睛,愣是任由汗水流过眼睛,眼神依旧盯着王越,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求饶?别开玩笑了,在下虽然不才,但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叫我对人卑躬屈膝?开玩笑,就算是砍断我的双脚,我也不会趴倒在地,有本事你就一刀将在下的头颅砍下来,要是下一刀还是不能将在下的头颅砍下来,那你就不配剑神之称!”

    王越眨了眨眼睛,剑锋一下消失在云彬的脖子处,回到了自己的剑鞘之中,速度快到云彬都没有捕捉到任何痕迹。云彬睁大了眼睛,不敢想象世界上有人收剑速度会这么快,连自己都无法捕获,不愧是剑神之称的王越。收回了剑,王越将一块擦有血迹的丝帕仍在地上,淡淡的说道:“你真有胆量,你是第一个在我剑下依旧保持镇定不服输的人,应该感到自豪了!哈哈哈哈、、、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年轻人了,你可愿意拜我为师?”云彬看着丝帕上的血迹,正是自己的血,看了看丝帕上血迹的痕迹,分明是擦剑身上的血迹导致的,也就是说王越在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做了三个动作,一个是收剑,一个是擦剑,还有一个是回剑鞘!速度绝对快到极限,无人可比。之所以将丝帕扔在地上,就算为了威慑自己,显露自己的厉害,好让自己认同他的强大,好拜师。可是云彬真的会拜师吗?王越的确强大的离谱,但是学了之后对于战场毫无作用,杀伤力太单一。

    云彬捂着脖子处的伤口,随后缓缓的站起身,喘着粗气说道:“你不知道剑神大人能教我什么呢?我自己的前程我是明白的,敌人会多的双手难以估计!”王越一脸不屑的看了看云彬的双手,淡淡的说道:“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我会教你高深的功夫,助你早日突破自我境界,达到智面的层次,怎么样?到时候再多的人,也不是你的对手,皇宫以后对你来说就是后院一样轻松便捷云彬扯下面巾,也不怕王越见了自己的面孔之后,会告密什么的,要不然先前早就一剑斩杀自己了。拿着自己的面巾将自己的伤口包扎好之后,云彬才转头看向王越说道:“不知道剑神大人像教导我的可是剑术?那不知道剑术能杀多少人呢?能否在千军万马之中杀破全军?成就无上功勋?”云彬眼神坚定而又狂妄的看着王越,毫无掩饰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目的。

    王越着实吃惊不小,将自己的长剑抱紧了不少,眉头紧锁,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怎么?看不起剑术吗?长剑不能杀破全军,却能斩杀一帅!听你的语气,你以后是想做征讨将军?不对!你刚刚说乱世将到,也就是说你是想夺天下!”云彬没有先说什么,反而看向王越手再次放在剑柄上,微微拔出了长剑,低吟声不断,云彬感觉身体再次被封,这次与先前不同,如同被大山打压一样,丝毫不敢动弹。

    云彬抽动着鼻子,也许承受不住王越的气势,鼻血都留了出来,长剑再次拔出来不少,低吟声越来越实质化,皮肤感觉空气都变成了冷刺挑刺着自己的皮肤,很快皮肤撕裂开来,皮开肉绽的场面头皮一阵发麻,云彬只得要是接下来自己要是不能说服王越,拿自己恐怕是真的要交代轮回路了。突然王越加快了拔剑的速度,一声龙吟,震慑着云彬的心灵,剑尖低在了云彬的右眼上,眼球能够清楚感觉剑的冰冷寒意。

    云彬咽了咽口水,说道:“乱世将近,每一次乱世都会有救世主出现,所以导致朝代更替的局面,但也无可厚非的说明时代在进步,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现在汉朝也到了大限,阻碍了时代的进步,因此我愿意做救世主,领导时代进步,要是我不是救世主,那我就会帮助救世主完成领导大业!到时候万古留名绝对不是问题。最多还有三年,中原就会进入军阀乱世,外族入侵的局面,还请剑神大人仔细考虑考虑吧!离开汉朝追寻救世主去吧!汉朝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王越没有多说什么,长剑精光一闪,剑再次回鞘,但是云彬的一缕发丝却掉落了下来,王越看着发丝逐渐下降啊!要是王越更厉害,那云子涵说不定会为了活命出卖我们,到时候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要是可以选择,我宁愿选择前者,起码生存的机会很大。”夏侯渊有些不解的说道:“大哥,怎么会呢?我们不是已经在这里等他了吗?想来他活着回来了也会原谅我们的,何况张辽这小子在我们手中,只要我们将张辽给他赔不是,一切不就好说了吗?不过我认为王越比云子涵还要厉害很多,因为王越十分可怕,到现在我还有些心慌,他的威慑十分强大,根本不是云子涵那种层次能够攀比的存在。大哥要不然等族兄回来,我们三人立刻立刻洛阳如何?然后暗地里发展势力,等时机已成熟,我们再出来一争天下岂不是更好?”

    曹操摇了摇头,思索道:“你拿走了为云子涵准备的衣服,就那一刻开始,云子涵就跟我们已经是闹上了,就算送上张辽也无法平息云子涵的怒火。别看云子涵年轻,但是才能不在我之下,而且我们离开洛阳暗地发展势力,实在太没有前途可言了,就算是时机成熟了,没有一个好的名头,那就根本无法发展起来!就像陈胜吴广一样,他们的起义都搞了那么多花招,如此大事,必须要一个名头,要不然你再有实力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时局不承认。”

    再次确认周围没有危险之后,云彬闯进太极殿,仔细找了找之后,愣是没有找到什么衣服,就是一块布都没有,云彬更加气恼了,擦了擦身上的血液,云彬不再多说什么,赶忙拿出地图找出太祖殿之后,一路跑过去,要是曹操不在那里,那自己就去找王越揭发曹操,打不来了来个鱼死网破。即使曹操事后供出自己烧了蔡邕的书房又怎么样?这是大内的事情,想来王越会帮自己遮掩一二的。

    不过今晚太多事情已经偏离了计划,不说那个太监的狗洞,就说夏侯渊与王越怎么对拼上了?而且王越不是守护某个地方的吗?怎么会来到太极殿?想来一切都是曹操搞的鬼,想来现在曹操已经得到了那个东西,至于是什么,云彬不得而知,但是一定要查清楚,要不然今晚就白白当了挡箭牌了。自己身上这一身血在黑夜中有点显眼,云彬无奈之下,只得偷偷摸摸的,尽量将自己身形隐藏不会被发现。而在曹操那边,曹操一个人呆在太祖殿看着太祖殿里面闪动的烛火,因为这是太祖殿,里面放置着汉朝历代皇帝的灵位,是个十分庄严肃穆的地方,平时是不会有什么人来这里守卫的,只有一些宫女时常过来打扫下而已。现在也没有人在,只有曹操一个人站在外面,看着太祖殿里面的烛火闪烁,不禁喃喃道:“大汉的烛火就要泯灭了!新的时代就要来临,今日我曹操就要印证我就是新时代的主人的时候!历代n汉朝皇者们,你们看着吧!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曹操的霸气所威慑,太祖殿的烛火突然熄灭,陷入一片黑暗,看到这一幕,曹操更加得意,甩袖走进太祖殿,黑暗的太祖殿内看不见四周,感觉阴森无比,清凉的感觉寒人心田,曹操却丝毫没有影响,瞪大了眼睛看着灵位最上排的唯一一个大灵位,也就是汉高祖刘邦的灵位。曹操眼神闪动着欲望与野心的色彩,伸手摸着刘邦的灵位,冷笑道:“你刘邦不过沛县一地痞,能得到如今的名誉与地位,也算是天下一大奇迹,不得不说你是一位圣皇!也是史上第一位地痞称皇帝的人,曹操佩服,不过你的江山,就要移位给我曹操了!嘿嘿嘿嘿、、、”

    曹操邪笑着,摸着刘邦就好似手捏着刘邦一样,很具有自豪感。突然一道人影跑过来,曹操眼角余光看见了,脸色顿时一变,变得十分恭敬无比,手也缩了回去,用自己的衣袖擦着刘邦的灵位,说道:“圣皇啊!想想当年你的功绩,实乃令我曹操仰视不已,崇拜不已!要是曹操能够早生几百年,必定甘心投在圣皇你的脚下,为你效力,哪怕是犬马之劳,在曹操看来也是无所的荣耀啊!如今大汉陷入如此境地,圣皇啊!你就开开眼救救大汉吧!”

    曹操表演的可谓有声有色的,眼泪说来就来,完全就像一个忠心大汉的忠臣一样,要是皇上看见这一幕,肯定大为感动,说不定还赏赐呢!这时候人影过来了,说道:“大哥,你在干啥呢?族兄可回来了?我那边出了点意外,不想王越那个老家伙居然追击上我了,速度快的吓人,要不是云子涵及时出现,恐怕我都要交代在哪里了。”来人正是夏侯渊,只见他一身狼狈不堪,身上还有几道见肉的剑上,虽然包扎了,但是也止不住血液的流出。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