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15章 杀机
    关羽陷入内心世界,看着眼前浓浓的白雾,关羽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按道理应该是黑暗啊!为何自己却是白雾呢?出人意料之外,关羽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在白雾之中摸索前进,因为四周寂静如同死泥塘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声响与动静,而且视线都被白雾挡住了,关羽实在不清楚前面会有什么?不知道走了多久,摸索了多久,关羽已经可以大致肯定,这个空间很空旷,没有任何杂物,只有白色雾气,这令关羽有些沮丧,也懒得在前进,随地而坐之后,打算等白雾消散。

    关羽盘腿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因为一直看着白色,令眼睛开始发红刺痛!因此闭上眼睛要好好修养一番。令关羽不知道的是,在他坐下之后,浓浓的白雾就开始像被风吹动一样,开始渐渐模糊起来。要不了多久,浓浓白雾已经消散的只剩下一些淡淡的雾气,如同薄纱一样,充满了神秘色彩,令人陶醉!这时候这个空间发生了改变,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此时像海市蜃楼一般逐渐显露出一座村庄。

    这座村长很普通,也都是土砖制作的,整个村庄大概白多户人家,很多房子都有些破败了,常年未修的房顶,只留下一直窗户的房子,破败的木门,看着这一幕幕房屋的形象,可以想象出这座村庄的历史不小了。薄薄的纱雾笼罩在村庄上,好似将村庄给锁住了一样,充满了阴郁的气息,令人看着都有些沉闷,与心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座鬼村呢!

    这时候村庄内走出一个个穿着普通的村民开始走动了,人流声在逐渐响起,所有人你来我往,洋溢着淡淡的微笑,还有些人面露阴郁的的表情,千姿百态,各有特色,完美的呈现出农村的朴实与特色。这时候一些人都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关羽,其中一个面色蜡黄,有些清瘦的老者惊呼一声,推开人群,惊呼道:“是云长吗?云长你什么时候回来了?赶紧醒醒,别睡着里啊!”

    关羽当然也听见了有人在叫他,声音很嘶哑,苍老而有力,听在耳朵里很有熟悉感与亲切感,好奇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眼睛凹陷,却很有神的老者,正急切的拍着自己的肩膀关羽睁大了眼睛,面色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惊愕的一下站了起来,四处转头看了一会之后,惊呆了!失言道:“这是、、、这是关家村?我怎么会回到关家村?我不是在突破吗?难道这就是我的内心世界?真是难以置信。”

    “云长、、、云长、、、你怎么了?没事吧?你怎么会来了?你不知道你当初杀的那个恶霸的叔叔正在通缉追杀你吗?赶紧跟我走。”老子将关羽拉回来之后,急忙说道,然后拉着关羽厚重的手掌走出了人群。关羽看着老者佝偻的背脊,这才想起着老人是谁,赶忙恭敬的说道:“是叔叔吗?刚刚真是不好意思,有些恍惚!对了,叔叔!我的妻儿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吧?”

    虽然明明知道这是自己的内心世界,但是对妻儿的思念,让关羽也有些好奇自己内心世界的妻儿如何?因此如此问道。听见了关羽的问话,老者身体一怔,前进的脚步突然停止了下来,很快老者恢复了过来,只是脸上颇为难堪起来,眼睛不敢看向关羽,反而转开话题道:“云长啊!你好久没有回来了,走!到叔叔家了坐坐,让你婶婶坐一桌好酒菜,你我好好喝一杯!”

    说完,老者加快了脚步,带着关羽前往自己的家中。关羽奇怪了起来,看着老者的异样,关羽的直觉告诉他,他的妻儿出了异样!一想到这里,关羽的心好似被揪了一下,对妻儿的关切,令关羽一瞬间忘记了这是自己的内心世界。关羽突然停下脚步,冷眸看着老者的背部,凝重的说道:“叔叔,云长刚刚回来,还请叔叔告知云长我的妻儿如何了?请勿隐瞒云长!”

    老者见拉不动关羽,便明白关羽这是真的着急自己的妻儿了,老者无奈的放开关羽手,仰天一叹,露出落寞的苦涩,淡淡的说道:“云长啊!不是叔叔不想告诉你,而是不能告诉你!云长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也知道你的个性与秉性,要是告诉你一切事情,我怕、、、我怕你会承受不住打击,而垮了!你天生就非同一般的人,会有一个好的前途,不能因为妻儿的问题而毁了自己啊!”

    看着老者真诚的一番话,令关羽的心一阵麻木,他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妻儿已经出事了。不在多想什么,关羽快步离开老者,靠着自己脑海之中的记忆,赶忙赶回自己的家,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家,内心的心情就越激动,看着一间间熟悉的邻居房门,关羽有些激动的要大叫一声,很快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却再次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目光逐渐慢慢的变成了愤怒了眼神。只见自己原本的家,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堆被烧毁的黑色废墟,看着曾经的家被烧成废墟,任谁看见了也都会愤怒,可是妻儿呢?妻儿有去哪里了?急切的关羽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冲从废墟,开始翻起那些烧毁留下的灰烬,打算从中找出一些自己妻儿用过的东西,虽然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但是关羽也不愿放弃。家不是很大,关羽很快搜寻了一遍,不甘心的关羽认为一定会有遗留,于是再次搜寻起来。

    这时候老者终于赶了过来,看着关羽一遍流着热泪,一遍不顾脏的翻寻着,顿时伤怀的也流下了老泪,看着关羽说道:“云长啊!别找了!这个地方我都已经找过了,没有什么东西遗留下来,你还是放弃吧!想想今后怎么过吧!男儿在世,何患无妻?想你堂堂八尺男儿,又怎么可能找不到呢?跟我回家吧!”老者怔怔的看着关羽,出言安慰,却不想关羽如此执着,好似没有听见一样,还在努力寻找。

    晨曦已经进入正午了,关羽也终于放弃了,无力的上衙役近三千多人,厉声说道:“县令杀我妻儿,次仇我今日必报不可!还请不相干的百姓们就此离开,我关羽便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要不然等会刀剑无眼,伤了谁就别怪我关某人事先没有打招呼!好了,还请大家就此离去吧!我的时间不是很多。”百姓队伍再次掀起一片议论热潮,这时候关羽已经算是逼近眼前了,何况关羽是说到做到的人,不会在这样的情况开玩笑的,百姓们越想越害怕,小孩子更是慌张的大哭起来,至于妇孺则一个个也都闻声哭泣起来,不是他们不想离去,而是县令事先已经跟她们说明,只要谁退离开来,就挖谁祖坟,何况县令现在就在他们祖坟前严阵以待,他们也是迫不得已,祖坟被挖,可是要遭天谴,连累祖孙后代不得好死。

    衡量一二之后,所有人都选择了留下来抵挡关羽,毕竟自己等人受伤,总比被挖祖坟遭受天谴好吧!而且还会连累后代,怎么想都不愿意看见这样的场面。关羽暗自心惊,不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居然令他们没一个人敢离开,虽然好奇原因,但是关羽也已经忍耐不下去了,谁知道县令会不会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呢?失去耐心的关羽,阴沉的可怕,此时宛如地狱恶魔,全身散发着无穷煞气,抬脚走向百姓队伍。

    看着已经走来的关羽,百姓们一阵慌乱,想到祖坟,一个个只得硬起头皮,拿着自己手中的武器,准备战斗了。

    关羽悲愤欲绝,目露凶光,沿途的风景都在飞快的闪过,关羽也没心情注意这些。大脑中只有自己妻儿的画面在不断闪过,一点一滴都感觉就在昨日一样,是那么的清晰可触!虽然按照老者的话来说,重新找一个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对于关羽来说,无论是再找一个怎么样的美女妻子,都不可能代表以前自己对妻子的感情!记得自己那天杀了恶霸,当晚回到家要求带她们走的时候,自己的妻子却毅然放弃拖累关羽,留了下来承担这一切,本以为自己的妻子一介女流,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不想还是出事了。

    大概跑了二十里路!关羽来到了小镇镇口,看着这条颇为熟悉的道路,关羽一阵恼怒,微微平复下呼吸之后,虽然消耗不少体力,但是怒火已经烧透了大脑,那还会顾忌那么多事情呢?早早失去冷静的心态,大步走进了小镇。但是怪异的事情出现了,原本热闹非凡的小镇街市,此时如同一座死镇一样,空无一人,冷静的可怕!再看了看屋舍,到没有灰尘铺成一片的景象,应该是有人经常使用的,那为何会没人呢?

    关羽不敢大意,漫步走进街市,左右警惕,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迹,就连陷阱都没有设下,这令关羽警惕心更盛了,他知道恶霸的叔叔是这个小镇的县令,只要这个县令想,小镇所有人都会成为自己的敌人,现在自己已经进入他的势力范围,那就已经可以肯定与县令必有一战!只是疑惑的是小镇为何没有一个人呢?关羽已经失去耐心了,不再多想什么,抬脚便向县令府邸走

    一阵阵残风在小镇内叫嘶,灰尘随之应和起来,也许是因为关羽的到来影响了这个小镇,逐渐进入战场模式一样,一股热血在不断涌现出来,关羽自然感受到了气氛的转变,有些惊讶,不知为何气氛会变成这样?就快到县令府邸了,远远看去却有一支队伍全副武装的站在府邸面前,很明显是等候关羽的到来。看着这支武装,关羽阴冷的下来,这支队伍的成员居然都是普通的百姓,而在百姓后面只有一百来人衙役,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关羽。

    关羽咬了咬牙齿,走到了百姓队伍的前方不远处二十米,停下了脚步。这时候百姓队伍中走出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只见老人已经弓下了背,一手搀扶着破木拐杖,浑浊而不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关羽,张了张嘴,已经没有牙齿了。老人枯黄的老脸,纹路很深,一看就是老资格,关羽不敢怠慢,朝老者做楫施礼,表示尊重。老人倒是对关羽的态度,很满意,生涩而苍老的说道:“小辈啊!你、、、你还是回去吧!”

    关羽虎体一震,怎么甘心这样回去呢?于是出言拒绝道:“对不起老人家,此仇不报,关羽难以存活世上!县令烧我屋舍,杀我妻儿,次仇不共戴天,不是他死就是我死!今日我关羽必定要得到一个答案。老人家我不想跟你们战斗,你还是带领乡亲们回去躲避少待吧!”看得出关羽已经狠下心了,顿时小镇的百姓都紧张了起来,一个个相互谈论起来,颇为热闹。

    当初关羽打杀恶霸之时的战斗力,小镇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真正的以一敌百啊!他们只是一群普通庄家把戏的农民,拿什么跟人家战斗啊?农具?还是茶碗碟盘啊?这分明就是当炮灰嘛!一个个都惊慌的在下面议论,原本全副武装拿上的各种杀伤力武器都有些拿不稳了,原本以为自己等人这么多人,一定能吓退关羽,不想关羽没有丝毫退却不说,还战意浓烈,这令百姓们都为之震惊。

    老人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身后的百姓,淡淡的说道:“小辈啊!你也看见了,这里聚集了全镇的百姓,有小儿,有妇女,甚至孕妇都还有几个!虽说还有些壮汉,但是他们跟你简直如同婴儿一样,没有什么伤害,但是你却能伤害他们,要是他们受了伤,那农田里的事情就会停止下来,到时候损失大的不可估计。而且当初你杀了人家侄子,如今县令杀了你妻儿,这就是所谓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小辈啊!你愿意看着这个仇恨链持续下去吗?”

    关羽沉默了,仇恨的持续,只会带来无尽的痛苦与离殇,关羽这些年在外,也都见识过不少这类的事情,也都清楚仇恨所带来的灾难有多恐怖,现在自己则面临了仇恨这个问题,如同老人所言,是持续还是就此了断,一切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如果继续,那仇恨也就会跟着自己持续下去,要是就此放弃了断,仇恨就会远离自己,但是妻儿的仇恨实在太大,大的令关羽着魔,要不是因为老人老资格,关羽早就大杀四方了。

    见关羽沉默,老人家以为被自己说的有些意动了,于是又走向前一步,开口道:“小辈,老夫知道你放不下心中的仇恨,不如这样吧!让老夫等人每年都去你妻儿的坟墓吊祭一番,以示我们小镇百姓对你妻儿的敬畏,这样也能给你一个台阶下,如何?”关羽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老人,阴冷的说道:“住嘴!我的妻儿不需要你们的吊祭,也不需要你们表示什么!我关羽今日必定要杀了县令报仇雪恨。”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