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100章 算计
    曹操的一席话,令云彬三人吃惊不已,关羽舒展开眉头,故作不在意的说道:“曹兄,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将你今日所说的一切告诉蔡老吗?要知道我们兄弟三人可是靠蔡老才能发迹成业的。”

    曹操抿了一口茶之后,神情轻松的说道:“无所谓!我正是要给你们我的把柄,要不然你们就不会放心我曹操。怎么样?三位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了吗?只要不危及大汉江山,我曹操是不会阻碍你们的,相反说不定还能成为合作伙伴。”

    云彬看了看关羽及张飞紧张的情绪,突然露出笑脸鼓掌道:“不愧是曹操,我云子涵算是服了,没想到如此精密的计划会被你一个人看破,厉害!不过曹大哥你看错一件事,我们这么做并非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而是为了掩盖一些事情罢了。”

    张飞一怔,附耳警惕着曹操小声的说道:“三弟,你说什么呢?俺们的计划怎么能告诉一个外人呢?要是被他告密,俺们岂不是要被人瓮中捉鳖。三弟糊涂啊!依俺之见,不如趁之机会杀了他。”曹操不知道张飞说什么,但是也能猜出张飞说什么,没有丝毫不满,反而赞许道:“张兄弟说的不错,子涵啊!你就不怕如此轻易的告诉我这个外人,而引来杀身之祸吗?按道理你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在我没说证据之前坦白的吧!有杀我之心了吗关羽稳重的拉下张飞,沉声道:“三弟向来稳重,心思缜密,怎么会想不到你说的问题呢?你就别添乱了,都交给三弟处理就好了。要是真的要杀曹兄,恐怕三弟早就引诱曹兄去一个没人的地方了。”

    张飞郁闷的看了看云彬从容不迫的面容,无奈的坐了回去。云彬点了点头,说道:“大哥说的没错,我并没杀曹大哥的意思,相反我很想知道曹大哥利用元老派什么?曹大哥,既然你敢孤身面对我兄弟三人,要是我还不说实话,就太对不起你的这份胆量了。说真的,曹大哥不愧有曹阿瞒之称,居然敢拿子虚乌有的证据来诈骗我们三兄弟,你是第一人,也是最后一人。”

    “哈哈哈哈哈、、、知我者,云子涵也!没错,我的确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实你们放火烧了蔡老的书房,我只是怀疑你们,就好奇的过来诈骗下你们,却不想子涵看出了我的来意,同时还告诉我这个秘密,多谢子涵的信任,可否相告其中的缘故?”曹操苦笑而无奈的说道。

    云彬吐了一口气,暗道:“曹操果然如历史上所说的一样,生性多疑,反复无常,令人难以琢磨,有时在人认为曹操知道什么事的时候,其实曹操本身在诈骗世人而已。就好比梦中杀人事件,曹操根本没有梦中起来会杀的嗜好,却偏偏要杀一个侍从来证明自己有,其目的就是要有心害他的人不敢在他睡觉的时候攻击他。唯一看出曹操目的的杨修,很不幸的因此被曹操害死。”

    云彬看出曹操来意之后,也没有私藏,将一切计划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曹操,其实不过想以此来交换曹操的真实想法,这也好在日后争霸的时候,对战曹操也轻松一点。这就是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听完之后,曹操吐了一口气,赞道:“真是好计谋,要是我陷入此计之中,恐怕也会无从查寻真凶。还好我是旁观者!开始我听说了蔡老府中的书房被烧,一时兴起就仔细的询问相关人士事情的经过,令我发现了几个疑点,比如房间灭灯、书房起火、刺客消失这三个疑点!灭灯为什么要在侍卫们进房间的一瞬间熄灭?是不是太巧合了!还有书房起火正是两个个刺客逃出房间后不多时起火的,按道理刺客应该忙着逃跑,怎么还会折回来去点火呢?最后就是刺客消失这个疑点,进去六个刺客,抱走高顺一个,看着逃出两个,还有三个却无人所知,能不令人奇怪吗?”

    云彬拍着巴掌笑道:“区区小计,难登大堂之雅!没想到曹大哥居然看出这么多破绽,子涵佩服。哈哈哈哈、、、也正因为有了曹大哥这个旁观者,我才能如此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计谋到底还遗留下什么痕迹,也好及时抹去才是。”

    曹操摆手道:“那里那里、、、我不过多事才仔细的勘察出了几个勉强算疑点的疑点,这个计谋已经算得上是完美了!我想现在蔡老已经申请了禁军参与事件探查了吧,想来要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因为查不出什么东西而告终。禁军能查什么?不过特权多了点摆了,最多关城门家家户户首查一遍,只要你们扛过十天,我曹操保证你们不会损失一根毛发。”

    云彬眉头一皱,问道:“十天?是不是太久了?洛阳也就这么多,按照禁军的人数,应该六天就能查完整个洛阳吧!为何要用时十天之久?我怕拖长了事情会有什么变化,毕竟能人不会只有我们这些。”曹操也为之担忧了起来,赞同道:“是啊!洛阳鱼龙混杂,什么人物都有,何况乱世将近,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难免会有几个能人出现在禁军之中,到时候查到这几个疑点上,那就麻烦了。”

    云彬一惊,不想曹操居然也看出了乱世将近,不得不再次高看曹操一眼之后,说道:“那就麻烦曹大哥多多提供禁军最新的消息了,只要又对我们不利的人,还请曹大哥时机提醒才是啊!这样一来,我们三兄弟也好提前做一番准备。”曹操眉头一挑,严肃的说道:“云子涵,你的胆量是不是太大了一点?那可是禁军,哪怕随便死一个人,皇上都会被惊动!哪怕我在怎么愿意帮助你,也会量力而行的,希望你能明白。”

    云彬轻松的笑道:“曹大哥你想哪了去了?我云子涵再怎么不灵光,也是清楚禁军的存在代表什么,放心我是不会动禁军任何一人。只是希望曹大哥提供给我们信息之后,我也好及时做出反应应对。对了!曹大哥你为何要如此帮助我们呢?按道理我们现在的身份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你利用的价值啊!”

    曹操得到云彬的准话之后,才稍稍放心,这才开怀畅饮道:“的确,你们现在是没有什么值得我利用的价值,但是以后却值得。我干肯定这个元老派迟早有一天会全员消亡,为了我曹操的以后,我打算联合你,共同却出洛阳。”云彬不解了,历史上曹操的确离开了洛阳,但是事后又回到洛阳选举十大校尉,为何需要自己帮他出洛阳呢?问道:“曹大哥,虽然不知道元老派到底是不是要全员消亡,但是以你的能力,退出洛阳还不容易吗?”

    曹操解释道:“元老派都是一群迂腐的老人组成,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没有军权的党派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长久的,以我的能力退居洛阳的确很简单,但是一如泥潭就很难拔出来。当年我年轻气盛,打杀了张让的侄子,因此得罪十常待,无奈之下才加入元老派,为求得保身之所。子涵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何不加入何进对吧!因为我是宦官之后,被何进一党排斥所不容,因此只能选择元老派。当我看清楚洛阳这个大泥潭之后,就打算退出洛阳,可是进来容易,退出就难了,这时候你的出现了,给我带来了希望!只要子涵愿意配合我的计划,到时候我曹操就能退居洛阳。”

    云彬有些琢磨不得,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曹操的话,最后在曹操期待的目光下沉吟小许之后,问道:“曹大哥,不知道你的计划是曹操很自然的清楚云彬的想法,无非是信不过。但是曹操还是很自信的看着云彬说道:“我的计划很简单,只要子涵答应元老派指定的那个任务,然后由我在你实行任务之后搞点意外什么的,令元老派们对我产生芥蒂,然后我就可以很轻松的向元老们提出调出洛阳的想法。子涵你觉得怎么样?我的计划虽然简单,但是对我而言的确是需要的,还请子涵务必相信我。”

    虽然曹操外表很诚恳的模样,但是曹阿瞒这个称呼可不是白叫的,这令云彬有些难以抉择。仔细斟酌一二之后,云彬感觉自己很被动,无奈而坚定的说道:“这个计划的确看似很简单,但是却将人的心理摸头了!人只要是在对谁产生不满的时候,就会疏远对方,要是对方适时提出远离,那是绝对符合人的心理想法的。可是曹大哥,处于谨慎只见,我想等熬过十天之后在答复你如何?”

    曹操没有什么不满,反而沉吟的点头道:“可以,你这样做也是非常正常的举动,放心这十天之内,我一定帮你们提供禁军的一切行动消息,不过子涵你要记住,你欠我曹操一个大人情。”云彬当然懂曹操的意思,也就是说你云彬欠我曹操一个提供消息的人情,要是你不能还给我,那你就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那我曹操就会疏远你,甚至一个心情不好成为你的敌人。有点苦涩的看了看关羽及张飞之后,云彬笑道:“曹大哥尽管放心,我云子涵会想尽一切办法还你这个人情!想不到我云子涵第一个欠的人居然还是你曹操,难道是我们命中相克吗?哈哈哈哈、、、”

    云彬隐晦的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令曹操有些不解,起身走到门口说道:“你我命中是否相克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你我现在是朋友,虽然都是在算计,何尝不是欢喜冤家呢?好了,子涵!那我就先行告退了,有事一定第一时间转告你。”

    云彬关羽三人立即起身送行,一直将曹操送出蔡府之后,三人才转身回到别院,这时候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墨元急忙问道:“怎么样少爷?那个曹操是不是要告密?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杀了他?”“我们也去,少爷我们也愿前去暗杀曹操!少爷你就发一句话吧、、、”这时候其他人也都哄闹起来,他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怎么能看着墨元一个人承受如此之大的责任呢?何况还要去暗杀高深莫测的曹操,因此所有人都哄闹起来。

    云彬按了按手,止声说道:“瞎闹什么呢?想暴露是吧?这里是蔡府不是我们墨庄,你们都给我谨慎起来。不用去暗杀曹操,就是让你们全都去暗杀曹操,你们也只是有去无回,曹操身后的两大高手你们都看见了吧?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了吧?真是不自量力。”

    所有人都沉默了,的确在他们离开墨庄开始,就认为世界上最厉害的就是云彬,不想才出来不到两个月,就见了关羽、张飞、夏侯惇、夏侯渊、高顺这一流的高手,让他们倍受打击,不想世界居然如此之大,而他们不过井底之蛙,沧海之中的一粟而已。关羽仰天一叹,颇有长者之风的说道:“唉!芸芸众生,能够站在顶端的人物该是如何的伟岸啊?我这一生能否见到?心中真是犹如猫爪一样。我关羽不求站在顶端,只求名流情史。”

    气氛有点凝重,云彬看了看张飞与关羽,对墨元等人宽慰道:“你们无需担心,只要我们扛过十天,一切都将会雨过天晴。曹操将是帮助我们扛过十天的重要任务,你们无需多疑,只要你们安心的呆在蔡府,做事低调就好,一切都我呢!好了,大家守在院子里,大哥二哥跟我进屋。”听云彬这么一说,大家都不禁安心的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情不自禁的发现云彬在他们心中坚不可摧的形象再次挺拔厚重了不少,顿时墨元等人热泪盈眶,感动不已。随后十人都很认真的把守着别院,一只小虫都要踩死扔出去。

    云彬三人走进房间之后,张飞率先问道:“三弟,为何你明明知道曹操那厮是诈骗俺们的,为何还要说明一切?就因为他说的那个什么狗屁计划?俺看他这次也一定的欺骗俺们的,杀了最好!”关羽坐下之后,沉稳的说道:“二弟说的没错,这样直白的告诉曹操,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何况曹操这人令人难以琢磨,先前我跟他聊了好一会,一直是他带动我的思想,而我居然反抗不了,可见此人手腕有多硬。”

    云彬把玩着茶杯,若有所思的说道:“的确,曹操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强势,也是最有能力的人物!恐怕在某些方面,我都比不上他,但是不能因为他的神秘,我们而畏惧他。我之所以告诉他一切,就是不想曹操因为不知道而大动干戈,以我们现在尴尬的情形,是很难接受任何波动的,何况曹操这人既然没有事先去禁军说明自己想到的疑点,却先来我们这里,就凭这点,他所说的计划就属于真实性的。”

    张飞想了想之后,还是觉得云彬所说有理,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嘟囔道:“可是、、、可是这个计划也太简单了,不怕被那些老家伙看出来吗?毕竟按云彬的说法,这些人可都是成精的老狐狸。”云彬嘴唇沾了沾茶水,高深莫测的说道:“有时候越是简单的问题,在人看来就会很发杂。特别是多疑的人,更是会将简单的事,想象成什么复杂的事情。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