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92章 平淡收场
    蔡邕阴邪的一笑,说道:“虽然有些意外高顺的实力,但是幸好计划还是没有大的改变!这次云彬死定了,只要云子涵接触到牛毛针,哈哈哈哈、、、不死都要死。什么天纵之才都是无用的空话。哈哈哈哈、、、”

    卢植问道:“蔡大人,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与云子涵有什么仇恨,但是云子涵死了,高顺重伤!就没有人选去完成嫁祸何太后的人了!这该如何是好啊?难道蔡大人有其他什么人选做后备吗?”所有人都望了过来,蔡邕却神秘的一笑,说道:“各位大人可还记得陈小白?此人看着自己的兄长被人废了!居然能隐忍下这口气,同时有条不紊的朝我们礼退。从种种迹象可见此人胸中沟壑深不可测,我想此时陈小白真正策划怎么搞死雄霸吧!要这样的人帮我们完成任务,各位大人觉得合不合适呢?”

    王允摸着胡子,有些不肯定的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蔡大人,这样一个能忍的人物,真的能用心帮我们完成任务吗?我担心他会倒戈相向,背叛我们而去投靠十常待或者何进他们,毕竟投靠了他们就不会面临这么危险的任务,而且还能得到荣华富贵。”

    蔡邕不以为然的摇头自信的说道:“王大人考虑太多余了!我这次从陈留老家回来,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习武之人最讲究情与信二字,陈小明被废,陈小白是不会抛弃他的,到那时二人的生活就会陷入困境,只要我们适时伸出援助之手,他们必定对我们感恩戴德,到时候还怕陈小白不会用心为我们做事吗?”

    董承赞道:“蔡大人说的没错,习武之人最讲究情信二字!就好比如高顺,他这个人当初流浪洛阳,因为妹妹染上风寒,无钱看病,因此卖身救妹。被我买了回去,事后高顺果然忠心的保护我,每次遇到危险,都是高顺挺身挡在我身前,可见习武之人的确很看重情信二字。我看蔡大人的提议可行!”见两个人都这么说,其他人也都不好说什么,也都纷纷表示赞同蔡邕的提议。见所有人都认同之后,蔡邕朝杨彪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开始比试了!其实蔡邕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云彬是如何死在自己眼前的。

    杨彪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蔡邕,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叫道:“规矩不变!经过几番激烈比试之后,只剩下最后一对对手,雄霸与云子涵二人。二位都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比试正式开始、、、”“啊、、、”雄霸大吼一声,举起巨大的拳头砸向云彬的头部,而雄霸拳头的手指中间正夹着牛毛针,直直撞向云彬天灵盖。云彬面色不变,温怒飞表情,逐渐狰狞恐怖起来,好似由一个正常人变成恶魔一般,转变的有些让人无法接受。

    拳头夹杂着牛毛针,打破空气,发出阵阵呼啸声,云彬身形一晃,连串的带出一个个幻影,令雄霸的拳头与阴谋落空,惊愕的雄霸左看看右看看,正在寻找云彬踪影的时候,云彬却出现在雄霸的背后,冷冷的说道:“别拿你的小伎俩,在我眼前献丑!不然我会更加鄙视你。”

    雄霸身体一颤,急忙转过头一看,迎面而来的是一个逐渐扩大的脚鞋板!“砰”的一声,云彬一脚踹飞雄霸庞大的身躯,整个人好似足球一样,撞倒了一面墙壁之后,雄霸身体才停止下来,被石屑埋没痛苦的呻吟着,雄霸抖了抖身体,落去身上的石屑,摸了摸胸口红肿的脚印,吐出一口血水,雄霸头有些懵了!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轻易的被踹飞,这是何等的渺小?不甘心的雄霸再次大吼一声,身上的骨骼发出阵阵脆响,整个人做出野熊抱树的姿势,凶猛的撞向云彬。不用想,要是被实实的撞上,别说云彬小小的身躯,就是一颗十多年的大树也都会被撞飞出去!何况在雄霸冲刺的手肘下,另一只手的拳头正夹着牛毛针也一起冲了上来。看来雄霸是打算孤注一掷了!

    看着冲上来的雄霸,云彬丝毫不在意的冷笑一声,快速的扣住雄霸的肋骨,伸脚踹在雄霸的脚踝!身体侧道雄霸身后,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摁在雄霸的琵琶骨上。一声清脆的断裂声,雄霸吃痛的大喝一声,感觉自己琵琶骨被人用巨锤锤击打断了一样,沉重的力量冲击在心脏!气血被完全扰乱,乱串的气血撞击着雄霸的身体,失去感觉与控制权力的雄霸,无力的任由这股力量将自己的身躯狠狠的拍在地面。沉闷的落地声,引起一阵灰尘,当灰尘散去,雄霸的身躯镶嵌进了地面,周围都延伸开一条条裂痕,可见这一掌的力量有多大。

    云彬低头看着雄霸一脸痴呆的模样,眼睛开始泛白,嘴角流着不知名的液体,肌肉好似怕冷一样,颤抖着,整个躯体都逐渐潮红起来,原因是被云彬那一掌打乱了全身的气血,心脏更是受损严重,心跳一停一动的!很不稳定,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心跳,又好似随时都有可能诈尸。比试结束!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大气不敢出,都被云彬那股冷厉慑人心魄的戾气气场给威慑遮住了!一切都失去了色彩与声音,很是乏味与枯燥,但是谁都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们也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这样看着场中的云彬抱起高顺,大步离开了院子。就这样比试就这样简单而平凡的收场了!只怪雄霸实力太弱了,根本不能给云彬带来什么伤害,最后的比试才会如此惨淡平凡。

    蔡邕张了张嘴,一脸后怕的说道:“这就是云子涵吗?气场真不是一般的凌厉!真是罕见,天下居然有如此人物;难道真的有什么天纵之才吗?真是不敢置信,这场比试就这样淡然的收场,还真有些差强人意啊!最后的制胜法宝,居然没有给云子涵带来什么伤害,看来以后得精密筹划了。”

    杨彪低头思索道:“蔡大人,要是想搞死云子涵,武力是不能达成的!云子涵的实力刚刚大家都看见了,就连雄霸这样强力的男子都如此轻易的被打败,世上还会有什么人能跟他打呢?唯一能致死云子涵的办法与途径只有智取。”卢植看着场中央悲惨的雄霸,说道:“蔡大人不是答应云子涵,给他江阳郡的郡守一职吗?正好借那帮蛮夷之手杀了云子涵!不过这次任务看来非云子涵莫属了。明天再找他仔细详谈任务的详细事宜吧!”

    轻巧的一段谈话,这群元老居然为杀一个人,居然可以放弃一郡百姓的安危,可见这群元老们有多么的腐朽!在他们眼里只有大汉的利益与个人眼中的利益,他们自比圣人子弟,学的是圣人之言,说的做的也都是圣人应该做的,潜意识的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局与天下。实则他们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自恋老人,依旧保持着顽固封建思想,不将人命看在眼里,一切以自我为中心。

    云彬抱着高顺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院子,只见关羽他们已经在等待自己了!见自己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跑回来,所有人都感觉出事了,都紧张的随着云彬进了房间,等云彬发话。

    放下高顺之后,云彬咽了咽口水,说道:“没时间解释了,大哥赶紧穿一套夜行服去一趟董承董大人的府上,将一个叫高蕊的女人带回来,就说她哥哥身受重伤!大哥记住,一定要引起董大人府上侍卫的注意力,在侍卫的眼睛下带走高蕊。”关羽毫不犹豫的起身出了门,去执行云彬说的任务了。随后云彬对墨元十人说道:“你们十个,赶紧去药店买

    云彬舒缓着高顺的心脏与血脉,紧张的说道:“二哥!麻烦你找一些人多去一些蜘蛛爬行出没的地方找找蜘蛛蛹包。越多越好!可别小看这个东西,他能止血愈合伤口,对高顺止血伤口很有帮助。”张飞啪啪的拍着胸脯,说道:“放心,这点小事,俺要是完成不了,就提头来见你!三弟你尽管放心好了,一切抱在俺身上了。”说完,张飞信心满满的跑出房间,大肆的叫唤着蔡府府上的仆人,好似在叫唤自家的仆人一样,很是自然。

    云彬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高顺,说道:“高顺啊!高顺!你别千万别有什么事啊!否则我就难办了,你就当为了我,活过来之后再死吧。否则你妹妹非得找我玩命不可,你要是愿意在天上看着自己的妹妹吃苦,就赶紧去死吧!”正在云彬打算用高顺唯一牵挂的人来引起高顺潜意识的求生欲望的时候,高顺的主意识却陷入另一个世界里!在这里,高顺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受伤的痕迹,而这个时间,不断闪烁着高顺与自己的家人生活的画面。有苦有笑,有流泪有欢笑,有苦涩也有甜蜜、、、看着一幅幅画面,高顺情不自禁的陷入进去,而忘却自己的原本疑惑的思绪与现在的处境。

    这时候高顺看到一幅家园就要被洪水冲击的画面,入神的高惊慌失措的大吼一声“不要”,整个人便冲向画面,一手伸向画面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土砖房子,眼神充满了恐慌,好似在恐慌这个房子会被大水冲毁。没错,这栋房子正是高顺家!画面很真实的演绎着洪水冲毁所有房屋的一瞬间,看着这一幕,高顺身体一软,瞪大了眼珠,坐倒在地,失声痛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一幕?为什么?啊啊啊啊、、、”

    这时候画面再次转变,出现被洪水冲击之后的画面,到处都是浑浊的水,原本的陆地此时却是一片水泊!水面漂浮着床板、门板、、、等等各种木制器具,其中还有一些已经被淹死浮白的尸体,其中就有两具尸体非常显眼的露在高顺害怕的眼神下。高顺爆凸的眼珠,一滴滴眼泪好似珍珠一样滴落下来,颤抖着手臂有些不敢触摸画面中真实的尸体,喃喃道:“父亲,母亲!为什么要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过普普通通的百姓,老天你为什么要给我们这样的天灾惩罚?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啊啊啊、、、”

    “高顺啊!高顺!你别千万别有什么事啊!否则我就难办了,你就当为了我,活过来之后再死吧。否则你妹妹非得找我玩命不可,你要是愿意在天上看着自己的妹妹吃苦,就赶紧去死吧!”

    原本因为看到这些画面而沮丧、悲哀、消沉、堕落的高顺,突然听见云彬的话,顿时感觉好似晴天一声炸雷!顿时将他从地狱深处惊醒解救了出来,高顺抬起头,明悟的说道:“云子涵吗?真是托了你的福!你说得对,我虽然失去了父母,但是我还有一个妹妹。要是我就这样死在了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往之中,那还有谁来照顾她啊?我必须坚强的挺过来,一切为了妹妹!”

    明悟之后的高顺,重拾风采,擦去眼泪,抬头看了看四周闪动的画面,疑惑的说道:“这是哪里啊?难道这就是我的内心世界吗?还真是讽刺啊!没想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如此的自卑与沮丧、消极头狠狠的砸在闪动的画面上,顿时所有内心世界的画面都以这一圈为中心点,四周扩散的破碎开来!就好似一面玻璃被高顺毅然打破,虚幻逐渐破碎消失,显露出显本应该有的世界。

    高顺看了看破碎后的世界,居然是一处练兵场!这里有一支军队,一个个训练有素的站在训练场终于,所有人目视前方,身体一动不动的好似雕塑一样!烈风吹动他们的铠甲,发出阵阵棱角声。整个训练场充满着杀气与勇往直前的无畏之气!这支军队的素质正是高顺梦寐以求的,令高顺极喜爱,恨不得自己就是他们的主帅,随即高顺一脸激动的来回打量着这支军队,就好似艺术家打量艺术品一样。“这支军队不错吧?我特地给这支军队取了一个响亮的名称——陷阵营!全营八百人!号称千人,全员每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有了这支军队,何处去不得,凡是与他们为敌的人,只有死路一条!哈哈哈哈、、、”

    这时候在这支军队的主帅台,一个与高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无可挑剔差别的人,一脸狂傲的仰天大笑,整个人神情不可一世,好似已经掌握天下的战神一样,无人可以与之匹敌。高顺这才注意到,主帅台上的那个被自己忽略的人,一脸震惊的指着主帅台上的人,说道:“你是谁?为何与我长得一模一样?这不是我的内心世界吗?为何出现另外一个人?难道你是传说中的心魔?”

    主帅台的人,跳下五米来高的主帅台,高傲的说道:“我是谁?我就是陷阵营的主帅!高顺是也!在这个内心世界,我才是真正的主宰,而你不过是即将被我抹去的垃圾。哈哈哈哈、、、”

    高顺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冷眼盯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说道:“你一定是心魔吧!难道我的武学境界要突破了?可是我的实力不是已经达到极限了吗?”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