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79章 第七十七想 前程明确
    蔡邕整理鬓发,束好之后,蔡邕往日的风采再次恢复,威严的好似不可侵犯的严师,整个人充满了大家风范,令云彬不得不佩服蔡邕不愧是当世大儒,就凭这份恢复能力,谁能比得上?哪怕云彬也做不到。

    蔡邕举止之间充满了书香气,令人信服,眼神闪烁着精明的毫光,突然笑道:“子涵啊!我对你实在不放心,要是放在太平盛世,可能我们就不会在这里相互敌视,而是在把酒言欢,谈论世间风云,你说是吧!”

    云彬皱着眉头,坐了下之后,默许的说道:“的确,蔡老的亲和之力还是令子涵很是佩服的!不过蔡老你还是直说吧,想我死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天子要处死我,也得需要理由,何况蔡老并非天子。”蔡老慈祥的面容,很平淡的看着云彬,说道:“你说得对,是需要理由!不过要是找到理由了,可能就晚了!”

    云彬看着天空,眼神杀机丝毫没有掩饰,还好是背对着蔡邕,因此蔡邕听见的不过云彬平淡的声音。云彬收回手,弱了几分气势道:“蔡老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不知蔡老有何打算呢?我云彬能接受的,一定接受,不过要在下身死,是不可能的。”蔡邕仰头叹道:“没办法,子涵你救过我们父女的命,要是我真的杀了你,就真的对不起自己读的圣贤书了!不过你做官也可以,不过你只能去偏远的地区任职,不可进入中原内部做事,你可答应云彬暗自大喜,暗道:“老子正想去边塞地区搞那些少数名族呢!你个老家伙真以为边塞真的鸟不拉屎吗?对我而言可是天堂般的地方,地方远,皇帝管不着,各种矿产资源丰富,有了这些矿产,我就能开发火枪、土炮,到时候图霸世界,谁能阻挡我的脚步?哈哈哈哈、、、”

    心里虽然开心的不得了,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故作失望,垂头丧气的转过头,有些无力的说道:“蔡老,你这是贬我啊!我宁愿去边塞跟敌人战死,也不愿意在不毛之地苟且偷生!”“那你就去边塞地区吧!我看那群南蛮早就不顺眼了,现在江阳郡却少一个郡守,正好你去补替,将南蛮给收拾了,别让我失望啊!子涵你的才能也许放在那里才会发光发热。”云彬有些发愣,想不到蔡邕会说出这番二流子的话,但是还是装作为难的说道:“可是蔡老,我要说去了江阳郡,那里我人生地不熟的,被人搞死都很容易,您看是不是给我一点兵力啊?”

    蔡邕暗道:“好你个云子涵,分明不想去边塞,想要兵力为难我,到时候就可以不去了,想得美!南蛮势力分布参差不齐,危机重重,当年益州牧刘焉多次乞求陛下派兵相助,最后万人的军队,回来的不过千数人,才成功击退南蛮。现在南蛮再起,江阳郡再次被南蛮搞得乌烟瘴气,周围的几个郡也都不好受,要他去南蛮,正好借南蛮的手,杀了云彬。”蔡邕居心不良,但是表面却一副为你着想的模样说道:“这点你放心好了,我会禀明陛下,特许你多招五千兵力如何?这样你也就可以放心去江阳郡了吧?”云彬故作勉强答应,面色不好看的说道:“可是蔡老,您并非陛下,如何能让我去做江阳郡守呢?像我这样的人才,不是应该重用吗?”

    蔡邕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这点你放心就是了,老夫在朝廷还是有一些威望的,只要老夫提出推荐,定有卢植、王允、杨彪等一群元首附和,到时候你做一个个小小的江阳郡郡守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是。如今江阳郡被南蛮搞得民不聊生,乌烟瘴气,正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的时候,等你平复了南蛮,这份功勋可不是一般的小啊!我这样做一来可以考验你是否对朝廷忠心耿耿的办事,二来是为了你的前程,只要平复南蛮,就是你飞黄腾达的时候。”

    云彬面露苦色,无奈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听说朝廷宦官迷惑圣听,这该如何是好呢?”蔡邕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冷哼道:“区区几个不全之人,也敢扰乱朝政,真是不知死活!虽然这些十常待是个阻碍,但是不会影响你成为江阳郡郡守的,这只是一个小官,我想他们还不至于无聊到阻碍一个郡守的任命。只是那个特权有些麻烦,不过现在非常时期,想来也不会太麻烦。”

    云彬点了点头,装作失魂落魄的模样,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等蔡小姐恢复之后,我就同您老一起回洛阳任命吧!既然无事,我就先走了。”蔡邕点了点头,转过身体后,蔡邕露出狐狸般奸诈的笑容,而云彬也在转身的瞬间,露出奸诈的邪笑!这两个狐狸,都打算着自己的小算盘,云彬离开别院之后,终于忍不住兴奋的笑了出来,暗道:“这次发达了,居然是益州!虽然益州地势险要,但是土地肥沃,物产资源丰富,很利于自己发展,到时候夺得整个益州,再水攻江东,随后直驱北上,整个中原都将是我的天下,到时候何愁不能完成我的梦想!哈哈哈哈、、、蔡邕想借刀杀我,真是太小看我了,别说小小的南蛮,就是罗马,我都敢带着万人军队攻打下来,只要做出火枪,土炮,地球我哪里去不得?哈哈哈哈、、、”

    本来云彬还以为蔡邕会让自己去情势危险复杂的凉州,却不想是益州,正是大大的帮助了云彬,如果蔡邕知道云彬的想法,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去益州的,可惜蔡邕自以为云彬不过是锋芒毕露的无知小儿,却不知云彬其实是一个阴险狡诈的老怪来到张飞的房间,关羽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正坐在床边整理着胡须,见云彬来了,抬头说道:“蔡小姐怎么样了?”

    云彬看了看熟睡的张飞之后,小声的说道:“药丸没有给她,因为她现在感染了风寒,身子极度虚弱,而且这种毒也不敢让蔡老知道,因此我没有给她解药,等时机到了,在将解药给她。”关羽点了点头,说道:“以后我们有什么打算?”云彬眼神深邃的说道:“已经策划好了,蔡老保我做益州江阳郡郡守,到时候我们就去江阳郡发展!”

    关羽眉头一皱,脸色微变,急声说道:“江阳郡?开什么玩笑,蔡老这是想杀了我们吧!江阳郡现在可以说是南蛮的地盘,就我们去江阳郡,那里怎么管理啊?不死就不错了!不行,我们必须求蔡老将我们换去其他地方。”云彬拦住关羽,解释道:“别急,你说的我都知道,蔡邕答应给我们加五千兵力,有了这些兵力,再加上我们兄弟三人,还不能收复江阳郡吗?放心,我都已经策划好了,只等我们三兄弟前去就行了。”

    关羽一听还加五千兵力,顿时信心回来了,傲气的说道:“兵力倒是够了,加上我们三兄弟,别说一个江阳郡,就是南蛮,我都能一个人带兵挑了。”云彬点了点头,自信的笑道:“等二哥恢复了,我们就赶紧结拜,然后就去洛阳,得到任命之后,我们就去江阳郡,到时候江阳郡就是我们完成梦想的主要根基所在,天下大同我们是做不到,但是保华夏千年太平,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做到的。

    几天之后,张飞与老村长也都恢复才不多了,在各位的见证之下,张飞着急的拉着云彬、关羽!三人就在桃园杀鸡烧黄纸结拜了。“黄天在上,我们三兄弟再次结成异姓三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有违背,死无丧生之地!”三人起誓之后,同时叩拜天地,三叩首之后,云彬三人相视一笑,张飞起身,大笑道:“哈哈哈哈哈、、、痛快,结识两位兄弟这么久了,原本结义早就应该完成了,却不想拖了这么久,真是郁闷之极啊!”云彬从仆人手中接过一坛酒,给张飞关羽倒上酒水之后,敬道:“来两位哥哥,小弟敬你们!”

    关羽摸着胡子,微微一笑,道为洒脱的一口灌下酒水,说道:“承蒙两位兄弟不介意哥哥的背景,有如此兄弟,我关某死而无憾!干了。”张飞也不甘示弱,夺过仆人的酒坛,一顿猛灌,酒水从口角洒落出来,少许之后,一坛酒酒喝完了!张飞擦了擦嘴角的水渍,说道:“今日我们兄弟三人结义,看重的就是对方是个人物,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大哥不过为了区区恶霸,才背上通缉犯飞名头,导致背井离乡,实乃恶霸之错,如果换上俺张飞,也一定杀了这恶霸!来,干了。”云彬笑道:“两位哥哥何必在乎以往?如今我们正向前行,我们这还顾忌后面,此乃小道之举,还望两位哥哥仔细斟酌啊!天下大势日益变幻,我们必须向前看,不然我们会被着变幻莫测的前程所淘汰。”

    关羽与张飞同时沉浸了下来,良久之后,关羽猛地抬头,一股解脱的神情释放了出来,笑道:“子涵说得对,如今我们干的是一番伟业,岂可儿女情长?为了名留青史,我想祖上也就争光了,我的妻儿也会理解我,赞同我的。虽然现在会苦一些,但是我相信苦尽甘来,属于我们的好日子不会太远了。”而张飞却依然沉思,面色沉重,看到这一幕,关羽与云彬都有些不敢置信,张飞以前看什么都很快朗明了而直接,现在居然沉思了下来,怎么看都不想以往的张飞。这时候老管家在仆人的搀扶之下,来到桃园,看见张飞之后,老管家一把挣脱仆人的手,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跪在张飞面前,老泪一下好似开闸了一样,流个不止。张飞被惊醒,慌忙的搀扶住老管家的双手,慌张道:“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身!”

    老管家不为所动,凄苦的说道:“老爷,你且听我说完,不然老身死也不瞑目了。”关羽与云彬同时站在张飞两侧,拍着张飞的肩膀,给予安慰。张飞眼睛微微发红,慎重的说道:“老管家,你说吧!”

    老管家抹着眼泪,双眼充满慈爱的看着张飞,幽幽的说道:“我服侍老爷两代,蒙受张家的恩情,就是死也回报不了。如今因为我的缘故,使得夫人西去,老爷伤痛也随之而去,当时的我追悔莫及,本想将老爷你抚养成人之后,便以死谢罪,却不想我那逆子回来惹下滔天大祸!子不教,父之过,我这次是来乞求老爷原谅,虽然我知道这个乞求是不应该出现的,因为我没有脸面来乞求老爷原谅!老爷,你是我看着你长大的,看见你受伤晕睡的时候,我心目如刀割,比谁都着急,现在见老爷有了这两位兄弟,我也就放心了,特来求死。”

    张飞大惊,后退了三步,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你这是干什么?按原谅你,俺不要你死。俺父母死后,唯有你像父亲一样照顾我,在俺内心,早已将你当成了我的父亲,你叫杀了你,俺怎么能下得了手?”老管家话也不多说,凄苦的一笑,猛地磕了一个响头,鲜血从额头一直流到了下巴。凄凉悲切的说道:“老爷,我决心已定,心无杂念,只求一死,这样我死也瞑目了,还请老爷不要念及情分,下手吧!这样我才会得到解脱。”

    在场的家仆们都暗自伤神流泪,却不出口阻拦,因为他们都知道,老管家这些年来是过得多么辛苦,好似在地狱里煎熬一样,只有死在张飞手中,老管家才会解脱,才会瞑目,因此他们知道这是对老管家最大的祭慰。”张飞看了看沉重的关羽以及严肃的云彬之后,眼泪瞬间滑了下来,怔怔的看着苍老的老管家,最终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老管家面前,看着老管家闭上眼睛。露出轻松的笑容,张飞轻轻举起手掌。以前聚气、疑力、出掌一气呵成,死毫不拖泥带水,现在却感觉有重大阻碍,举步难行。

    也许是知道张飞的难处,老管家闭上眼睛,轻松的说道:“老爷,为我解脱吧!自从老爷夫人死去之后,我每日每夜都在煎熬之中,苦不堪言,现在我死了,不禁能够解脱,还能死在你手中,为老爷夫人赎罪,老爷,别犹豫了。”张飞仰天大吼,手掌举过头顶,一连串的泪花好似紫罗兰一样摇曳在半空中。最终手掌又好似陨石降落一样,砸在老管家的天灵盖,血花四溅,张飞整个身子都被碎肉血液所粘染了,而其他家仆们都撇过头,当感觉脸颊热乎乎的时候,他们知道这是老管家的血液,身体都情不自禁的一颤,眼睛闭的更紧了。

    张飞抱着老管家的尸体,默默离开了。关羽与云彬不好说什么,只得站在原地,看着张飞离去,因为张飞需要冷静。这时候墨人担忧的说道:“少爷,张二爷要不要紧啊?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