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第26章 偷药
    易博这时候要装什么恶人,自觉也是有点吃力了,对面现在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底了,压根就没害怕自己,不过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形象,也不好这样子毁于一旦,道:“既然你说我是偷药的,我若是不去拿点东西的话,那就平白被你冤枉了,好了,我对这地方也不熟……你带路吧……”

    宫装美女见他一番话乱七八糟的,却十分有趣,又想笑,不过看他又板起的凶残面孔,终究是不敢太过于张扬,点了一下头,道:“你跟我来吧……”说完头也不回径直就往前方走去。这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外人啊,不过,这前面的房间里,是一群严阵以待的侍卫,还是陷阱机关,还是有什么暗器呢,易博微微有点担心,不过现在人家都带路了,自己若是不敢跟着走上前去的话,未免太跌面子了,况且,自己只要跟在她后面,关键时刻还可以找她当当人质。人活一张脸,更何况是在美女面前,易博这样劝解着自己,有些忐忑得跟了上去。左转右转,旁边倒是没有多少人,偶尔一两个的侍女走过,也就是低头请安,这美女倒是守承诺,也没有去惊动其他的人,走进一道房门,易博进去之前,做好准备,如果碰到什么花招,自己好及时应变。

    这担心倒是多余的,入目就看到这个宽敞的房间,一眼就可以看到边,可以确定里面没有藏什么人,整个房间有些古朴和典雅,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台子,上面拜摆满了形形色色奇奇怪怪各种形状的坛坛罐罐,看样子都是一些炼好的丹药。其规模之大,数量之巨,是易博平生所见最多的。如此多的丹药,真可以当易博看着这琳琅满目的丹药有点傻眼,这边的宫装美女却笑了出来:“你随便挑一些走吧,当然你能带走多少,就带多少,而且,你得原路返回,不让那些个侍卫看见了,不然少不了麻烦……”

    哪有这样跟盗贼说话的,易博翻个白眼,然后也不客气,在这一堆东西中找了起来,但是忙碌一阵,很可惜,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看易博手忙脚乱的样子,宫装美女在一旁问道:“你这样找丹药,是为了家人治病么,如果是卖钱的话,这些个丹药随便拿上一些出去就能卖个好价钱的……”易博正郁闷,这些个全是成品药,哪里有自己想要的硫磺和硝酸钾啊,没好气道:“你懂什么……”

    不想那美女并不生气,而是认真说道:“我懂的……我小时候也是家贫,家中长辈病了都经常治不起病的……”易博见她神态认真,不似作伪,想着她如此华贵的装束和样子,没想到竟然也有这样的过去,不过自己当真是没有找到自己要的东西,这些丹药,自己打死也是不敢出,自己也不拿出去害人了。摊了摊手,这一趟算得上是两手空空了。

    “没找到我自己要的东西,我也不缺钱用……”易博解释着,然后这里虽然有一个内通的人,不过自己终究是不请自来的人,不宜久留道:“那我就先走啦,多有打扰,还请见谅……”宫装美女很是惊讶:“你就这么走啊,什么都不拿么……”易博懒得解释,白跑一趟,心里怎么也不会高兴得起来,扬扬手,算是打声招呼,准备走了。

    宫装美女见他真的要走了,还从后面提醒着:“你小心点,那前面有很多人的样子,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你别被抓回来…”易博有些好笑,这少妇不知是宫中什么人,不知该说她是天真浪漫还是脑袋秀逗,哪有这样子帮助一个贼跑路的。这前面几处暗哨,自己也是注意到了,古代的这些个防范措施毕竟还是不如现代的时候严密和复杂,纯靠人工的话,在自己眼里的话,有些漏洞百出。若不是限于身体身手原因,自己还真想去夜探皇宫,更何况这小小道观。不过念她是好意,还是点了点头,扬长而去。

    回来的途中倒是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毕竟是轻车熟路,躲过几处巡查的人员,就来到了一处围墙边,从里面往外面爬的话,还是有些难度,一看就知道,这院子的围墙设计得极其不科学,外面的人跑进来那么容易,里面的人出去却要费一番功夫,这是要防盗还是要防逃呢。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处借力的地方,一块大石头,先爬到石头之上,然后从石头之上一跃而起,总算爬了上去。

    爬出去的地方却不是原先自己先前进来的地方了,主要是因为那一处围墙被自己弄塌了,很容易就引人注意,自己虽然对自己的身手有些自信,不过双拳难敌四手,若是有一群守卫一拥而上的话,自己也是难逃一劫。另外自己的话,也不想招摇过市,如果传扬出去,自己还当过梁上君子的话,自己的一世英名就尽毁了。

    入眼是一片浓密的树林,长安城的绿化工作还是不错的,远离了市井的喧嚣,显得清幽而雅致。这个时代也不存在污染什么的,清风一阵使人心旷神怡。这一趟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了,至少在战略上是这样子的。至于那个贵妇人,不知是什么来历,看她的装束一定是宫中之人了,同时她的周围似乎都有着不少侍卫保护的样子,这样看来地位一定不低,宫里的人的话,不是宫女,就是妃子和公主之类的人了,女官的话,武则天时候倒是盛行,现在的话,经历了韦后和太平公主之乱,女子当官问政已经是诸多忌讳了。

    当然这个也不是自己应该关心的,也只是这样想着,却见一个一身破旧的道袍,拿着一个掉的差不多只剩下炳的拂尘,满脸笑意的中年大叔,屁颠屁颠地走了过来,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他从哪个地方钻出来的,这时候,走到自己面前朝着自己嬉皮笑脸:“这位小兄弟,可是有什么收获么……”易博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什么收获……”中年大叔脸上一副谄媚的笑,一副你我都懂的样子,然后指了指围墙:“自然是从那里面的收获了……”没想到自己爬墙出来,竟然被人看到了,易博有些尴尬,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呵呵一笑:“这个,我只是抄近路,路过,路过而已……”

    中年大叔马上一副理解的神情,他知道有些个人面子薄,死要面子,也就不点破,只是说道:“老道陆问,江湖人称陆老六,一炼制上品仙丹而闻名于世,江湖中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老道炼制仙丹多年,现在手里的存货也是不计其数,今日的话,撞见小兄弟也算是有缘了,老道看小兄弟印堂红润,定然是福运连连的样子,没想到这第一幅就是碰到老道,既然是如此,老道也不矫情,愿意将炼制的丹药相赠,老道平生随学,尽数化入了丹药,老道就收个成本费就是了……“

    这活脱脱一个江湖骗子啊,若是他的丹药当真闻名于世,又怎会存货良多,这些个求丹之人定然是络绎不绝,又怎么会出现要他自己跑到这些个荒郊野外推销的地步。易博对这老骗子自然不感冒,无聊道:“这个,当真是陆老六很惊讶的样子:“这可是天载难逢的好机会,你也正是赶上老道心情好,我若是平时,那些个人求着要我卖丹药给他们,我也是不会给的,正所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了这个店了,你可不要后悔……”

    易博笑笑,说得还真是煞有介事的样子,若是其他个富家子弟,在这野外碰到这么个人,活血还真以为他是个什么隐居的高人,被他唬住进而受骗,可是自己的话,就是这些个丹药真是上品,也是不屑一顾,更不用说这些假冒伪劣的山寨产品了。“算了,你还是另外找人吧,我福缘太浅,可是消受不起……”易博觉得身边跟着这么一位怪大叔。怪不舒服的,所以想尽快逃离。

    “哎,这位小兄弟,你这态度就不对了,年轻人啊,谁都有个冲动和一时糊涂的时候,这个可以理解,不过你知错就要改吧……这样吧,你跟我先去看看,再做定论如何,你不想要的话我当然不会强要你要,不可能你说不要我非要给你,也不可能说你说要的话我不给你……”陆老六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易博看这陆老六马上就要道士变和尚,陷入后世一部经典喜剧中的某个桥段,自己有可能就要变成那只悲催的猴子,连忙打住他的话,不过看他一副誓不罢休的摸样,自己还真有些难做。这么一位中年大叔的话,看着仙风道骨,瘦得只剩下骨头了,自己要是用强的话,他就真的可能会升仙见太上老君了,而且欺负老年人这样的不光采的事情,还是能避免就避免吧。

    易博点了点头,就跟着他去看看吧,反正自己也不是冲着丹药而去,兴许正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陆老六马上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只要这人答应了下来,就有的是时间,只要有时间,就有机会,看着人也不是什么难对付的人,自然会乖乖上钩。连忙道:“老道的炼丹房,就在这附近,小兄弟请随我来……”

    易博跟了上去,这老道一路上都喋喋不休,直说他的丹药的妙处和奇效,这些易博自然是不感兴趣,随口敷衍着。说话间,已经走出了树林,来到了一处民居旁边,这老道带着易博来到一间有些破旧的房间面前,道:“就是这了……”见到房子有些小,继续解释道:“你可千万不要以为我就这些丹药,这只是一部分,要不你先进来看看吧……”易博走了进去,发现这房子里摆着一个老式的炼丹炉,已经十分破旧,炉子旁边摆着许多的瓶子,似乎是装着不少丹药,其包装倒是不错,不过配合着这灰暗的环境,很难让人生出信服的感觉。

    “就这些个丹药么……我看也不怎么样……”易博翻看了一下,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轻点,你可别把我的东西打碎了……”陆老六嘟囔了一句,然后道:“你别小看我的这些个丹药,这可是和外面那些不同……”“比如说呢……”易博接过他的话,问道。“这个的话……我想想,比如嘛,我的丹药不仅有救人的,也有的无色无味,只需一小颗,神不知鬼不觉,杀人于举手之间的功效……”陆老六说到这,眼睛眯缝起来,还四周观察了一下,以免有人听到。

    易博一听,这哪是什么丹药啊,分明就是一些毒药,若真是有那样的奇效,倒是也算是独树一帜,可以满足一些人的要求。应该也不缺市场。“哦?有那么玄乎么……”易博饶有兴致的问道。“那当然了,老道虽然是有诸多的缺点,但是就有一点最好,就是从来不说大话……”陆老六马上说起了大话,然后解释道:“我可是试过了的,一粒米大小的丸子,就能让一只兔子毙命……”

    不错啊,还会拿动物做试验了,这研究的精神和方法倒是值得赞扬,易博看了这老道一眼,看他说得认真,似乎真的做过试验,不然也不会知道其毒性了。古时候炼丹术的话,都是拿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乱配,其中不乏许多重金属,能够配成剧毒的药物,倒也是不足为奇的。看陆老六的样子,似乎是真的做过不少的试验,也许真的就配出过火药,于是易博问道:“那么你有没有制成过一种可以爆炸的东西,就是一遇到火,就会冒烟,然后起很大的火的东西……”没想到易博一问出来后,陆老六马上一副惊惧的神情,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怖的记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你问这东西干嘛,这东西可不是好玩的,你瞧,老道的手可是被这个给毁了……”说完伸出那双一直缩在袍子里面的手,易博瞧过去,通红的伤疤,虽然愈合了,还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正是被火药灼烧过的样子。

    看来这老道还真的制出过火药了,自己算是捡到宝了,易博有些兴奋,连忙问道:“那么做这东西的原料你还有吗……”陆老六抿了抿胡须,道:“这个么老道一时有些想不起了……”

    不久前才做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呢,更何况还曾给他留下过深刻的记忆。易博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转而想到,像这种油滑老练的人,自己只要露出急切的心情,还不得被他们马上发现利用,不过自己现在也只想快点弄到火药,也就不管这么多了。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