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道一千年 > 第521章方占云
    不过,这个毒瘤是解决了,但是,并不能算是完美的完成,因为后续还有一定的隐患存在。尽管,这个隐患的可能性并不大,孟白也做了一些准备,但是,隐患就是隐患,想要将他百分之百的排除,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如果真个能彻底排除掉的话,那也不叫隐患了。

    但是,就孟白自己而言,他对于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毕竟,他这一次要做的事情,就是打的一个时间差,可以说,步步进,则步步胜,一招出错,满盘皆输。如此的情况,胜则全胜,败则全败。按理说,从稳妥的角度之上去考虑,孟白是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手段的,即便是要采取,那也应该将对钟阳的行动给放在最后面,这样,压力也会小一点儿。但是,孟白没有,他坚持这么做,不是因为他脾气执拗,或者生性太过高傲,就是喜欢做这种挑战,就难不就易。而是这种选择,的的确确是对孟白自身气运积累来说,最好的选择。

    对于武者来说,气运并不是一切,但是,作为加分项来说,很显然,他是越多越好,越强越好,毕竟,就目前而言,孟白自身实力的增加,已经是到得了极限。接下来,除非是动用某些特殊的禁术,不然的话,孟白的实力在想要在短时间内有所发展,那是不可能了。

    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在一次重大的战斗之中,任何一点儿细微力量的增加,都很有可能成为影响最终战果的一个决定性因素。所以,孟白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他非常的清楚,自己这一次的豪赌,自己这一次的冒险,赌的并不仅仅只有自己的未来,还有整个大元界的未来,这里面,寄托了昆仑学院多年的努力,寄托了地球主界的大局谋划,可以说,真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力巨大。在这种情况下,孟白还敢这么做,其一,说明了孟白真的是艺高人胆大,自己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其二,这也体现出了昆仑学院体系格局的大气,这么重要的事情,最终的决定权,居然落在了一个刚刚不过上大一,连来到这里都不过是来享福,来享受奖励的人身上。这种情况,也就是昆仑学院这么财大气粗,横跨星河的大势力才能拥有,换做其他任何的势力,恐怕都不敢做出这样的选择。而从这里,也让孟白自己心中对于昆仑学院更加的认可,忠心度更高了。

    忠心二字,一般被用来形容属下,代表着一种绝对的臣服,但是,孟白现在却是觉得,这并不完完全全是这个意思,忠心其实也能够代表着一种追求,一种信仰,如果自己本心认同,那忠心于昆仑学院,完全没有任何心理上的障碍可言。孟白可不会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又有着相当的实力,这种情况下还去做一个忠心之人显得太过于卑贱,显得太过于丢人。孟白素来信奉,努力就有收获,付出总有回报,想要得到大斩获,就必须有大付出才行。那些一丁点儿的亏都不想吃,只想着要好处,要结果的人,反倒是不会有什么出息。这些都是无数岁月以来遗留下来的经验之谈。很多人以了解到这个,就习惯性的跟起了老生常谈,认为这些是无用的,腐朽的,早就应该扔到垃圾堆里面去了。所以,根本就不加重视,依旧还是我行我素,自己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最终,蹉跎了岁月,沦为普通人的一员,甚至,可能过的更加的凄惨。

    对于这种人,孟白是打心眼儿里非常的不屑的。他总结出来的结论就是四个字——眼高手低。坐在那儿空想什么的可有一套了,各种词,各种笑话,但是,让他们真个去实际行动的时候儿,就蔫儿了,顾虑这个,害怕那个,最终什么也做不成,当然,也没有少耽误自己的功夫儿了。

    孟白是绝对不会去做那种人的,正因为此,他再完成了对钟阳的擒拿征服之后,马不停蹄的,又赶向了第二个毒瘤的所在。

    这第二个毒瘤,为首的叫方占云,他是一个与大元朝朝廷决裂的将领。一开始,他是因为一直在外劳苦奔波的父母,遭受到了朝廷的不公正待遇,所以愤而离职,甩手走开。凭借着自身不俗的武力和一手好的带兵本事儿,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自立一方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业。如果,这个故事就这么作为结束的话,这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故事的主人也是一个很孝顺,很潇洒很有能力之人。但是,事情在中间所在有了一个偏差,长时间的生杀予夺,唯我独尊,却是慢慢的侵蚀了方占云的意志,让其渐渐的变得腐化开来,开始朝着一个地方性的恶霸进行转变。

    当然了,方占云自身多年积累形成的带兵能力,却是并没有就此滑落,所以,他凭借着这一点儿,飞速的将自身势力铺陈开来,真正成为了这一方地界的顶尖大佬,就连怒龙帮这样的老牌势力,在这里经过,那也要受到一次次狠狠的盘剥。唯一值得称道的是,这方占云出手很有分寸,只得好处,并不伤及人命。正是因为此,他再还没有现在这么壮大的时候儿,熬过了那些危险时刻。到得现在,他已经彻底的从原先的好人,变成了一个烂人,但是手底下的势力,却是成为了他作为一方大豪的本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怒龙帮的三大毒瘤之中,方占云自己所起到的影响最小,但是,拿下他之后,斩获在孟白的估摸之中,应该是最多的。因为,就他所了解到的情况,方占云应该是积累了相当大的一批财富的,足够孟白用于下一步怒龙帮高速的扩张和奖励了。其他的两位,钟阳是要给后面的祈天派进贡,就他们那种体系,很显然,只会是奉献大头儿,只有很小的一部分留给自己;而最后一位走单帮的刘耀青,他倒是不用给人上供,但是,作为自己供养自己的典范,他能够一直在这修行的道路之上不掉队,那个消耗,也是非常的可观的。所以,在刘耀青的身上,也不能指望有太大的利益斩获。

    还好,孟白素来都不是那种贪婪之人,对于这一次能够有多少的收获,孟白其实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通过这一次的行动,将怒龙帮的发展壮大的声势给造出来,将怒龙帮的威势给造出来,给人一种蓬勃崛起,无可匹敌的感觉。只要能够达成这一点儿,那孟白的目的便算是达到了。至于其他的财富啊、灵药啊、神兵之类的斩获,有固然好,没有,他也不会因此太过于失望。

    方占云经过多年的养尊处优,到得现在,早就不是那种能够亲临第一线战斗之人了,现在的他,除了在练兵之时还出现之外,战斗已经完全不参与了。其实,也是因为此,反倒是铸就了他现在势力仍旧不曾凋零的辉煌。因为那些具体参加战斗的人,都是一些相对年轻,相对比较有闯劲的人,临敌指挥,随机应变等等各个方面都做的比较好。也许,他们的经验不是很足,但是,他们也不会太过于预付,过于的固步自封,在这上面,他们是比方占云要强出去很多的。

    方占云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儿,所以才一直如此,表面之上,是信任属下,在一直给属下机会,哪怕是有过失败,也没有太过于处罚,而是好加抚慰。如此的情况,却是让他属下的很多人都心怀感激,对他死心塌地。没人知道,方占云是担心自己在这个上面已经过时了,临阵指挥败阵的机会更大。虽然说,他自己有很好的底子,只要稍稍加以适应,应该就能够做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个一则需要时间,二则需要精力,而这些,方占云却是都不想要付出了,不是他不能付出,而是不愿意,现在的他更乐意安逸的享受权柄给自己带来的舒适生活。毕竟,之前那么努力的拼搏,到了最后,归根结底不还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嘛,他现在既然已经过上了,又何必再去费那个劲呢,反正,他也明白,就他的资质,现在的实力便已经是属于他的顶峰了,再往前进步也进步不到哪儿去了,所以,大宗师什么的威风,他也向往,但是却也早就对此绝望了。

    对于这种人,斩首自然也是最好的行动方案。只不过,和之前的钟阳比起来,很显然散路子出身的方占云更加的怕死一些,再加上他以前的军中经验,所以,他自己的宅院居所,却是整的跟一个军中大帐似得,里三层、外三层,有很多军士护卫着,明岗暗哨,多不胜数。如果是对情况不了解的人看到这一幕,只怕不会以为这是一个江湖势力的地界,只会认为这里是一处秘密军营。

    这样的情况,对于孟白等人的潜入,造成了相当的麻烦,经过一番分析审视之后,孟白决定其他人的行动暂时停止,先由他一个人进行潜入,去对付方占云,成功之后,他会再派人召他们进来,去彻底的控制整个方占云的势力体系。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有把握潜入其中不被发现的人,也就只有孟白一个。

    这种身先士卒,独挑大梁的事儿,孟白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倒是也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再者,他的心态和那些已经衰颓老朽的人不一样,他还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锤炼机会呢,并没有觉得太苦、吃亏什么的。

    孟白这个时候儿,将他化自在幻身法催至极限,并且将幻之神意也显化而出,带着些微朦胧之气的扭曲光影,融入黑夜之中,却是只剩下了一点儿淡淡的痕迹,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如此神通异象,也再次让这一次跟随他出来的怒龙帮顶层精英们感到不可思议,对于跟着这样的帮主做事儿,自然也就更加的兴奋了。因为,这很明显,自己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怒龙帮晋升的快车道之上。其他人想要超越,不是不可能,但是要付出的努力,却是要大的多了。

    不过,他们都只注意到了这一点儿,却是没有注意到,孟白身形在渐渐远去之后,那一抹淡淡的朦胧之气越来越舒淡,越来越模糊,最终彻底的消失不见了。他们自然而然的历劫为距离远了,就此模糊了,但是,真正懂行的人明白,这个距离远近没关系,完全是因为方法。

    孟白是直接以现在晋升六阶玄罡之后的境界,沟通天地元气,借助虚空水汽对自己残留在外的些微异象进行遮蔽。此时此刻的孟白,并不能说是完全的隐身了,但是,对于那些实力与其差距较大的人眼中,自然而然的便会忽略掉,哪怕他们是正对着孟白而立,也是一样。只有在先天层次之上有很深造诣之人,方才能够察觉到不对,有所重视。

    另外,还有一种办法能够察觉出孟白的存在,那就是气息感应,孟白虽然在这上面也下了很大的努力,进行收敛,进行遮蔽,于强弱之上,很难察觉他的存在。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特的气息,这是独一无二的,有很多天赋异禀之人,却是能够察觉出这种气息上的不同。

    这些人,存在最多的地方就是皇宫,因为,这个世界上最怕死,最担心别人前来刺杀他的人,就是皇帝。不过,一般来说,各大势力也都在搜罗这种人才,只不过相对来说,和皇宫之中的差距就比较大了。

    而就孟白的了解,在这个上面,方占云并没有什么收获。不过,孟白也没有因此而大意,仍旧是保持着最高层次的警惕,一步步的走过各种关卡,来到了方占云的居所之前。

    里面,笙歌曼舞,喧闹一片,方占云独坐高台,一边饮酒,一边欣赏,眼神迷离,显然已经完全的陶醉其中。

    看到这一幕,孟白也是暗自感叹,人的际遇就是很难说,就这种人,居然也能给一直在励精图治的怒龙帮造成如此的麻烦,实在是让人唏嘘。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