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两千三百八十七章 叉烧(1)
    疯马一事并没吓着兄妹,两人回到家后就各自回屋做功课了,不过因为这次意外符府戒备更加森严了。

    易安得了消息惊怒不已,着顺天府府尹范航尽快将这件事查清:“明天日落之前没将凶手查出来,本宫就另择贤能。”

    范航得知此事哪敢懈怠,回去就将与之有关的人都抓起来审讯。

    福哥儿与窈窈正在吃饭,桔梗走进来说道:“少爷、姑娘,郡主过来看你们了。”

    兄妹两人对望了一眼,知道小瑜肯定是为刚才的事来的。

    也正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小瑜一听到两人遇险就赶紧过来了。本来还以为他们被吓着了,结果这两孩子神色如常。

    小瑜说道:“福哥儿、窈窈,你们收拾下东西去我那住。”

    兄妹两人都没同意,福哥儿说道:“瑜姨,我知道你关心我们,只是对方再胆大妄为也不敢跑到我们家来撒野。”

    “你们在家是安全,但去瞿家的路上还是很危险。你们住到我那去,我每日送你们去瞿家上课。”

    福哥儿摇头说道:“瑜姨,你自己也有很多事情我们怎么能叨唠你呢!你也不用为我们担心,爹娘给我们留的护卫很厉害的,他们能保护我们。”

    护卫再厉害小瑜也不放心,见兄妹两人不愿意住到郡主府她说道:“那这样,我明日搬过来住几天。”

    兄妹两人不想麻烦小瑜,还是婉言拒绝了。

    小瑜板着脸说道:“这次听我的,再有三四天你们娘就到家了。等你们娘回来了,我就不管你们了。”

    拗不过她,兄妹两人只能答应了。

    因为不放心兄妹两人小瑜晚上还留了下来,好在晚上并没歹人来袭。第二天一早她就回家拿换洗衣物,正在家里收拾东西桔梗就过来了。

    桔梗福了一礼,说道:“郡主,瞿先生带着瞿老太太以及甜甜姑娘住到我们府上来了。少爷说他与姑娘这几天会呆在家里哪都不会去,郡主那么繁忙不好耽搁你的事。”

    小瑜有些无奈,说道:“那行,我晚些再去看他们。桔梗,若是有事你一定要立即派人来告诉我。”

    桔梗应下了。

    回到家里,她就听到宫里来人了,不用说就知道是为昨日的事。也不知道哪个狗胆包天竟敢对她家两位小主子动手,也不怕老爷跟夫人撕了他们。

    易安本想召两孩子进宫,结果墨色去了一趟后独自回来了:“皇后娘娘,姑娘与少爷说他们还要上课就不进宫了,等过两日休假再进宫看望你与两位皇子跟大公主。”

    “两孩子精神状态怎么样?”

    墨色说道:“两人都没受到影响。窈窈姑娘还说让您不要担心,只是死了一匹马吓不着她的。”

    易安失笑。九桃

    将墨色与庄冰几人都叫进来,易安问道:“你们如何看待这事?”

    她是觉得很奇怪,福哥儿与窈窈两人身边跟着十多个护卫,这事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若是对方要对他们兄妹不利不至于弄一匹疯马来,毕竟那十多个护卫又不是摆设。

    墨色想了下说道:“皇后娘娘,朝中一直都有人反对林大人,这次的事会不会是那些人给林大人的一个警告。”

    警告林清舒,让她好好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别跟男人抢食吃。

    庄冰摇头说道:“朝野上下谁不知道符大人最宝贝两个孩子。动符少爷与窈窈姑娘,那等于是要与符大人结死仇。”

    弄死弄伤两个孩子都会惹来符景烯与林清舒的疯狂报复,只有傻瓜才会干这种没脑子的事。那些政客都是修炼成精的狐狸,他们就算要出手也是有利可图,绝不会干这种蠢事。

    易安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她也没继续再想而是叫来了卫方,让他挑了二十个好手去符家保护福哥儿兄妹两人。

    巳时过半,范知府进宫求见易安。

    听到幕后主使者是杜一峻,易安蹙着眉头说道:“杜一峻,杜家那纨绔,你确定没弄错?”

    范知府将证据呈上后说道:“去年林大人回京,碰到杜一峻欺凌弱小就着人将他送到我们顺天府来,微臣将他关了一个月。杜一峻怀恨在心一直想报复,这次符大人与林大人不在京城他觉得是下手的好机会。”

    易安猜测了许多人,有符景烯与清舒的政敌以及对家,独独没想到竟是这么一个纨绔子。

    范知府说道:“我们已经抓了杜一峻的随从,他招供说杜一峻只是想吓唬符少爷与符姑娘。”

    易安勃然大怒:“吓唬?若是那匹疯马撞到马车上,两个孩子很可能会丢了性命。”

    范知府是故意说这话挑起易安的怒火。符景烯是次辅林清舒是三品侍郎,杜一峻都敢胆大包天对付他们的孩子;这次若不严惩,这蠢货说不准就将主意打到他儿孙的头上了。要知道人虽然是林清舒送来的,但却是他将人关了一个月。

    易安朝着范知府说道:“将这供词抄录一份送去给卫国公世子,让他在落日之前将杜一峻送到顺天府。”

    大家族都沾亲带故的,邬家与卫家是姻亲关系,前面的就不说只她这辈就有个族妹嫁给了杜家的二少爷。所以,易安也给卫国公府留了一分余地。当然,也是两个孩子平安无事,不然易安也得要他命。

    卫国公世子知道这事差点吓晕过去了,然后跑去询问卫国公夫人。原本卫国公夫人不愿说,卫国公世子以死相逼才让她开了口。

    将人送到顺天府以后,卫国公夫人与世子夫人两人进宫告罪,可惜易安没见婆媳两人。看在姻亲的面子上,只要卫国公府没参与这件事就不追究,但杜一峻这个叉烧是绝不放过的。不然的话,她没法给符景烯与清舒交代了。

    福哥儿知道主使者是杜一峻时,很是诧异地说道:“我记得我们家与卫国公府关系不错啊,中秋还送了礼,他为何要害我跟妹妹啊?”

    小瑜说道:“因为你娘看不过他欺凌人,将他绑了送到顺天府被关了一个月。他自小锦衣玉食何曾受过这种罪,所以恨上了你娘。”

    窈窈听了不由骂道:“什么东西啊?只准他欺负人,还不许别人治他了?瑜姨,这次绝不能轻饶了他,不然他还得害人。”

    小瑜点头道:“放心,他想要伤害你们这次绝不会轻饶了他。”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