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战神归来 > 第11章 我不敢输,一输便是这万里河山!

第11章 我不敢输,一输便是这万里河山!(1 / 2)

治疗,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

期间,帝国忠时不时的传出惨叫,令几人,听在耳中,痛在心里。

“你父亲只是普通人,忍受不了撮骨的痛苦,今天暂时到这,接下来我会留在这里,直到你父亲痊愈。”

出来后,洛天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看起来有些疲惫。

“有劳了。”

帝世天点头,又对雷狂说道:“待洛神医休息片刻,准备开饭。”

等帝世天随着帝妈她们进入房间后,洛天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嘿嘿一笑对雷狂说道:“看你小子的样子,心中已经通明?”

雷狂哪能听不出他是什么意思,同样贱笑道:“老大说,生死搏斗,不出百招可败你。”

洛天赐一愣,无奈的摇了摇头,“帝官这家伙,够直接,一点也不给老头子我留面子。”

雷狂心中得意,表面则不动声色。

“但,这身修为,只不过是老夫这么多年来太过无趣,闲暇之余修来的,实在不懂怎么打架,要不,比比医术?”

接着,洛天赐又来了这么一句。

你能不能再无耻点?

“我只懂怎么杀人,不懂如何救人。”雷狂白了他一眼。

“这世上,果然没有完美之事,就如你我,可如果非想有,也不是不可能,我也很想看看,当一个人同时掌握生死的时候,他会变的多么强大。”

洛天赐咧了咧嘴,话里有话。

“你什么意思?”雷狂心里一惊,想到了某种可能。

“有酒没?”洛天赐突然岔开话题。

“有。”雷狂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后反应过来,“不是,你到底什么意思,说清楚啊。”

“有酒就好。”看着眼前烤的油光发亮的野味,洛天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甚是意动。

见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雷狂知道,就算他再怎么追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当下,只好与他一起坐在火架子前,取出一个有着许些裂纹的酒坛子,说道:“老大知道你好这口,所以就让我准备了一些酒。”

酒坛子,只有一般大小,装满,也不过二斤酒。

“我靠,老子大老远的跑来给他父亲治伤,不要酬劳不说,自己还搭进去一株极品灵芝,就拿这么一点酒打发老子?”

洛天赐气的胡子都在颤抖,一副今天不多拿几斤酒来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

“别急,别急。”雷狂也不在意,直接取下盖子递到洛天赐嘴边,“闻闻。”

“拿走,不就是两斤破酒嘛,有什么好闻的,老子不稀罕。”洛天赐撇过头去,嫌弃道。

“等等!”

随即,脸色突变,一把夺过酒坛,猛吸两下,“好酒,好酒。”

看着他一脸陶醉的模样,雷狂得意一笑,“那是,帝官拿出手的东西会差?”

“这酒叫什么名字?”

“战歌,我亲手酿的。”

回答的,却不是雷狂。

只见,帝世天背负着双手走了过来。

“战歌,好名字,光是闻着就让人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感觉,

无惧,无畏,好,好,哈哈。”

洛天赐一连道了三个好,可见对这酒有多满意,“战将之首,果然名不虚传,就连酿酒都有这般意境,后生可畏啊!”

“过奖。”

帝世天笑了笑,“家父双腿已有知觉,如果猜的不错,还需治疗两次就可以痊愈,你,真的没有其他要求了?”

以他现在的能力,拥有他的一个人情,往轻了说,几乎可以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做到任何想做的事,往大了说,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老夫之所以救你父亲,并不是因为你帝官的权势有多大,而是因为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听了关于你的那些传闻,就连我都对你敬佩不已,不然,就算你白虎战区百万儿郎围了老夫的山头,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洛天赐为自己浊了一杯酒,缓缓道来。

听了他的话,帝世天和雷狂都是一愣,没想到这老头还有如此气概!

“洛神医,我佩服您,我敬您一杯。”雷狂语气严肃,说着就要拿过酒坛给自己倒酒。

见他竟把主意打到了酒上,洛天赐如同被摸了屁股的老虎,连忙把酒抱在自己怀里,生怕被抢走,“谁要你敬佩啊,不就是想跟我抢酒喝吗,告诉你小子,想都别想。”

洛天赐这一辈子,最敬佩的就是那些为国而战的兵者,从这酒中,他仿佛感受到了战场儿郎的心情,让人澎湃,激动。

这酒,一共才二斤,怎么舍得分给别人?

雷狂:……

帝世天:……

“等你回到四九城,我让人给你送十斤。”

直到帝世天说出这句话,洛天赐这才给雷狂倒了一小杯。

三人,吃着野味,喝着酒,期间,王晓梅和帝花语还特地过来感谢了洛天赐一番。

酒足饭饱之后,洛天赐打了个饱嗝,“要不,现在就来?”

伦武力,这天下有没有人比得上帝世天,洛天赐不知道,伦棋艺,他专心钻研数十年,有着足够的信心。

但他也不会因此就小看帝世天,作为‘天下第一师’的统帅,棋艺定然不容小觑。

能和这样的人在一个盘子上过上几招,实乃人生一大快事,所以,用迫不及待来形容他的现在心情在适合不过

“可以。”帝世天点头,然后如同变戏法般拿出一个棋盘,一盒棋子。

“这是……”

棋盘一出,血光冲天,洛天赐仿佛看到了无尽的亡魂,被其镇压。

“往生。”帝世天打开棋盒,摆好棋子。

“传说中的往生棋盘!怎么会在你的手中?你不是?!”洛天的心头大震,竟冒出了丝丝冷汗。

“下棋。”帝世天摊手,没有正面回答。

洛天赐抚着额心,略感紧张。

有些事,自己心中知道便可,不可说。

两人坐稳,随着棋子的落下,各自的气势也是攀升到了极点,洛天赐明显有些吃力,反观帝世天,则要轻松许多。

一来二去,半个小时已过,棋局变的紧张,帝世天一笑:“五卒当先,逼的这么紧,不怕没有退路吗?”

“我也不想,但是面对你……”洛天赐手心已经冒汗,棋局现在对他非常不利

不知不觉,又是半个小时过去,随着帝世天落下最后一颗子,这场对弈也宣告结束。

最新小说: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我有科学避难所 一切从铁血开始 全球进入地窟时代 快穿偏执boss又黑化了 谁的空间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成为大佬从修车开始 我靠赚差价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