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半生痴缠仔细谈 > 12、找了个麻瓜男友
    到达姑妈安吉娜家的庄园后,瑞希尔首先就发现了在室外的草坪上跟姑妈家的儿子彼得说话的瑞莲恩,瑞莲恩一头金黄色头发,湛蓝的眼睛像只小鹿,她穿着一件天蓝色长裙,内搭着蕾丝白衬衫,裙摆那里还缝着几道蕾丝花边,活像个蛋糕。她的怀里还抱着只兔子。

    管家把瑞希尔的小皮箱先行拿到准备好的房间里去,瑞希尔“路过”两人身边,“蛋糕小姐,你好啊。”

    瑞莲恩原本高高兴兴的脸色一看到瑞希尔立刻就黯淡下来,她一只手摸着兔子的背部,说道:“瑞希尔,如果你今天出门之前刷过牙了的话,口气应该会清新很多。”

    彼得适时出声,拉开了随时会掐起来的姐妹俩,“嗨,瑞希尔,路上顺利吗?”

    “本来是很顺利的,可是自从看到你身边的那个人后,心情就没平复过。”

    瑞莲恩气得脸色乌青,一遍遍抚摸着兔子的背。

    彼得看了瑞莲恩一眼,“好了,小甜心,欢迎来度假。”

    他张开双臂,瑞希尔配合地和他拥抱了一下,她现在只能抵他的胸部了。“谢谢你,彼得,看到你心情就好多了。”

    瑞莲恩出声道:“一会儿你进去的时候可要小心点儿,别看到家养小精灵后被吓昏过去。”

    “彼得,你听见有人说话了吗?”

    “你们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说话吗?”彼得站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

    瑞莲恩道:“凡是跟她相处过的都不可能做到,瑞希尔,你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尖酸刻薄和讨人厌?哈,我忘了,像你这种狂妄自大的人永远都不可能意识到,抱歉,我居然在有一瞬间高估你了。”

    “瑞莲恩,承认吧,你就是在嫉妒我。”

    “别笑人了,我会嫉妒你什么?”

    “彼得,告诉她。”她拍了彼得一下。

    彼得抿着唇,捏着食指和拇指,“其实,事实上……瑞莲恩,你确实是……有那么一点……”

    看着快被瑞莲恩掐死的兔子,瑞希尔面露得意之色,“彼得不好意思说,我来说,你嫉妒我比你长得漂亮百倍,你嫉妒所有人都喜欢我,你还嫉妒,只要我出现

    ,你就立刻会黯淡无光,你更嫉妒,妈妈曾经说我是她最优秀的孩子。”

    “瑞希尔你蠢透了!”她叫嚷起来,“妈妈之所以会那么说,是因为你完美的继承了她那套恐怖的纯血论,瑞希尔,我只是单纯的讨厌你,讨厌你的自以为是。”

    “瑞莲恩,不好意思,你难道想说……”彼得离她远了些。

    “我不会再隐瞒下去了。”瑞莲恩的目光沉甸甸的,“我实话说吧,其实我一点都不讨厌麻瓜,更不讨厌和麻瓜混在一起的人,更重要的,反正迟早都要说,我交了一个麻瓜男朋友。”

    瑞希尔捂住嘴,“你疯了吗?!”

    “我没疯,疯掉的是你们。”瑞莲恩抱着兔子,直接越过两人,朝庄园古堡里走去,步履极快。

    “她刚才说的只是气话吧,嗯?”彼得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瑞希尔挽住他的胳膊,“不,彼得,我们家也终于出了一个叛徒了,真是耻辱。”

    古堡外面的天阴沉沉的,风又刮起来,看来雪还没下完。

    海娜和伯恩特在客厅里和安吉娜聊天,壁炉把房间烘的非常温暖,瑞莲恩突然进来,抱着兔子站在了父母面前。

    海娜要比伯恩特大两岁,举止之间优雅得体,金色的头发有些光泽黯淡,相比之下,伯恩特的一头黑发就靓丽多了,宝石蓝的眼睛熠熠生辉,身材高挑,是个完美的绅士。

    “瑞莲恩,怎么了?”安吉娜把手里的花茶搁在精致的小瓷盘里。

    “父亲,母亲,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原本是要等到晚餐时的,可是一会儿瑞希尔和彼得进来后一定会提前说,所以,我还是自己来说。”

    伯恩特笑出一口白牙,“看起来煞有介事的。”

    海娜蹙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二女儿,她总觉得不会是好事。瑞莲恩从小到大就没怎么让她省过心,相比之下,瑞希尔真的是小天使一般的存在。

    瑞莲恩面色平静,准备好了迎接狂风暴雨,“我交了一个麻瓜男朋友。”

    海娜的脸几乎要从中间裂开,然后喷出火焰把瑞莲恩活活烧死,伯恩特和安吉娜的脸色也一下子沉下来。

    “亲爱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伯恩特希望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

    “我

    向梅林发誓,字字是真。”

    海娜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她站起来,把杯子狠狠地砸在地毯上,“够了!瑞莲恩,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外面又开始下雪,瑞希尔看着彼得,说道:“有两个选项,一是把这件事情烂到肚子里,二是立刻去告发她,想想就开心。”

    彼得的绿眼睛晶莹剔透,他眨了眨眼,“瑞希尔,我和你永远站在一起。”

    “你听我的?”

    “当然,甜心。”

    瑞希尔想了想,“瑞莲恩真的应该感谢邓布利多教授,我们还是把这件事情瞒起来吧。”

    彼得不敢置信,“哦吼,甜心,这可不像你,你不是一直讨厌瑞莲恩吗?”

    “我是讨厌她,”她侧着脑袋,“可是……总之,我大发善心。”

    梅林在上,她刚才想说什么?那被她压下去的,已经溜到嘴边的话——可是我想了一下,好像和麻瓜交往貌似也不是那么罪无可恕。

    瑞希尔和彼得同时进入客厅,她原本以为父母和姑妈会轮流来拥抱自己,可是客厅了的氛围实在是太古怪了,瑞莲恩抱着兔子坐在侧边沙发上,正对着壁炉的沙发上坐着姑妈,瑞莲恩对面坐着的是父亲母亲。

    气氛压抑到零下,连壁炉里的跳跃着的火焰都无能为力。

    “姑妈?父亲?母亲?”她试探性地叫了一下。

    海娜看到三女儿后,气氛有些回暖,“哦,亲爱的,见到你真好。”

    瑞希尔和她拥抱了一下,又和父亲拥抱了一下,接着投入姑妈的怀抱。安吉娜蹭了蹭她的额头,“甜心,路上怎么样?”

    “很好。”

    “彼得,带瑞希尔去看你外婆。”她朝儿子吩咐道,转而向瑞希尔说:“你姑父因为魔法部突然要检查,估计要过好几天才能回来。”

    “没关系,暑假的时候我会再来的。”

    “走吧。”彼得牵着她的手往旋转楼梯处走,两人上了两步楼梯,就悄悄地溜到了架子后面,看客厅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海娜首先发声:“瑞莲恩,你必须老实交代,你和那个肮脏龌龊的麻瓜交往到什么地步了,这关乎着你以后余生将在哪里度过,以什么方式度过。”

    “母亲,”瑞莲恩脊背挺的笔直,“请您注

    意词汇,他一点也不肮脏龌龊,他善良、阳光,充满朝气,风度翩翩又才华横溢,和他在一起,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勇敢,也是最正确的决定。”

    “亲爱的,你被麻瓜骗昏了头了。”伯恩特微微摇着头。

    “不,父亲,我有分辨能力,我爱他,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同样的,他也爱我。”

    安吉娜说道:“等过几年你就不会这么想了,亲爱的,你现在只是一时糊涂,乖乖认错,你父母会原谅你的。”

    “我只知道,如果错过了他,我将懊悔一生,母亲,您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如果你哪怕尊重我一点,也就会知道,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不是瑞希尔那个冷酷无情的怪物。”瑞莲恩说着哭起来,像是要把这些年的委屈全部倒尽。

    “什么纯血巫师最高贵,麻瓜最低贱,我真的是受够了!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从小就对这套理论反感至极!我就是要反抗你们,我要自由自在地活着,我不要做你们的傀儡!”

    “我真是受够你了!”海娜指着瑞莲恩,食指上衔尾蛇戒指的眼睛绿幽幽的,“你太愚蠢了,并且自甘堕落,瑞莲恩,你不配做我的女儿,但是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丑闻出现在我们家,任何!”

    “我会把你关起来,除非你认错,否则永远都别想出来了!”

    瑞莲恩被怎样带走的瑞希尔不愿意看,她听到了锁链拖曳在地板上的恐怖声音,彼得拽了拽她的袖子,悄声道:“虽然我也觉得瑞莲恩疯了,但是我从没见过像你妈妈,我舅妈这么狠心的母亲。”

    如果是以前,瑞希尔会无比赞同母亲的处理方式,可是现在,她松动了……

    梅洛普冈特,梅洛普冈特的脸出现在眼前,难道瑞莲恩也会衣衫褴褛的死在一个雪夜吗?

    阿福涅现在躺在床上,只等着断气,因为收到了瑞希尔的信的缘故,仆人把她打扮的比以往更加繁复,像是在一朵即将枯萎的玫瑰上黏上几滴胶水,撒上闪粉,倔强的和死亡唱反调。

    她不算特别干瘦,浅金色的头发搭理的干干净净,还绾着发髻,怀里静静地抱着一本打开的书,黑色的封皮朝上,她睡着了。

    “外婆,瑞希尔来了。”

    阿福涅应该只是在假寐,听到彼得的声音后,她睁开眼,瑞希尔坐在她的床边,“祖母。”

    她伸出苍老的手,覆盖在了瑞希尔的手上,清亮的眼眸里映着瑞希尔的脸,“哦,我亲爱的,霍格沃兹的新学年怎么样?”

    “一切都很好。”

    “前段时间我在帕金森庄园住的时候,邓布利多给我来过信,他夸赞了你的优秀成绩,肯定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女巫,可是瑞希尔,我的宝贝,你知道的,相比你的优秀,邓布利多给我来信这件事更值得开心,我还在梦想着嫁给他。”

    瑞希尔看向彼得,“彼得,麻烦出去的时候带一下门,我们现在要说一些女性的话题。”

    彼得当场表示自己没什么兴趣听,离开时把门从外面关的严严实实。

    “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帮她掖了掖厚羊毛毯。

    “我现在很好,我能预感到死神将近,可没有病痛,这是我的幸运。”她握住她的手,“当初你因为没有进斯莱特林而生气,现在呢?适应格兰芬多了吗?”

    “我还是喜欢斯莱特林,不过,我好像真的属于格兰芬多,最近这种念头变多了。”

    “瑞希尔,你要相信邓布利多,他是最伟大的巫师,最棒的教育家……”

    “不,祖母,我还是觉得格林德沃才是最伟大的。”

    阿福涅轻轻地笑,“也有不少人迷恋格林德沃,你知道吗?年轻的时候,我身边认识的所有姑娘,她们的梦中情人都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没人能抗拒他的魅力,就算是到现在,愿意抛下一切和他私奔的也不在少数,我就在其中。”

    瑞希尔脑海里勾勒着邓布利多教授的形象,确实,就算是老年,也颇令人着迷。

    “你呢?瑞希尔,有喜欢的男孩儿了吗?”阿福涅问。

    瑞希尔斟酌再三,说道:“祖母,我好像,是爱上了一个男孩儿。”

    阿福涅的眼睛里光彩笼罩,“是吗?他是谁?”

    “是斯莱特林五年级的学生,汤姆里德尔。”

    “是纯血巫师吗?”

    瑞希尔深吸一口气,“不,祖母,他是个混血巫师。”

    瑞希尔惊讶于自己的坦诚,而阿福涅则惊讶于她

    的转变。“瑞希尔,我很开心,你知道,我从来不是一个坚定的纯血论者,我经常感到迷茫,身边人,尤其是父母的言传身教让我拿捏着做派,而内心的真实想法却在一直蠢蠢欲动,所以我错过了太多太多美好,临近死亡我才想明白,麻瓜和我们也没什么不同,他们有好人坏人,我们也有好巫师和坏巫师嘛,只是他们不会使用魔法,那又有什么关系?有爱就足够了。”

    “有一件事,祖母。”瑞希尔把瑞莲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阿福涅想了许久,叹道:“瑞希尔,只有你能救她了。”

    “可这代表着和父母亲为敌。”

    “这是一个你释放自己内心的好机会,我感觉到了,亲爱的,你的灵魂在和格兰芬多的灵魂产生共鸣。”阿福涅从枕头下拿出一张黑白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是年轻的邓布利多和年轻的阿福涅,他们肩并肩站着,阿福涅的手上,拿着格兰芬多之剑。

    “当真正的格兰芬多需要时,格兰芬多之剑就会出现。”

    她抚摸她黑色如墨的头发,“亲爱的,我们的身体里,都流着格兰芬多的血液。”:,,,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