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生今天成功离婚了吗 > 20、第20章
    陆听风给严索准备“答应卡”时,其实加了一点自己的小心机。

    这年头,大学里都提倡无纸化办公。陆老师作为新时代人民教师,也打算响应环保号召,做一张电子二维码的卡片。

    当然,环保不环保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二维码正中央可以显示图片。

    陆听风花了一整晚时间,翻遍电脑手机相册,终于选出一张堪称完美的帅照,作为二维码图标传了上去。他将做好的二维码存成高清图片,第二天一早,就迫不及待的发到了严索的微信上。

    发完图片,陆老师很体贴的给了一行说明:“这是我做的电子答应卡,收好,别弄丢了。”

    严索很快就回了微信,简简单单两个字:“收到。”

    陆听风觉得这人收礼收得略显敷衍,忍不住又叮嘱:“保存好啊,每天翻出来看看,丢了不补的。”

    严索正在开集团会议,最近集团财务状况出了些问题,需要他讨论解决的事情堆成了山。

    他看到微信上的小红点,心痒难耐,很想知道陆听风又说了些什么,只可惜一上午都没腾出时间开微信,甚至摸手机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那边,陆老师都上完两节必修课回来了,微信窗口还是毫无动静。

    陆听风有点儿失落,索性把手机调静音,开始上网查资料,为新的科研课题做准备。临近中午,他整理完开题报告的框架,关闭数据图书馆网站,起身去食堂吃饭。

    从教学楼出来时,陆听风闻到浅淡的槐花香,沉郁了一上午的心情,莫名有所好转。

    他拿出手机,虽然也没抱太大希望,但还是打开微信看了一眼。

    结果,严索竟然一连串回复了好几句话——

    “抱歉,刚才在开会。”

    “图片我存下来了,以后早中晚各看一次。”

    “如果这个频率还不够,我还可以设置成桌面,时刻看着你。”

    陆听风盯着这几行字看了一会儿,想象严索一字一字给他回复时的样子,心里像裹了蜜一样甜。

    他嘴角上扬,一边往食堂走,一边给严索回复:“时刻看着也不是不可以。”

    这行字发出去后,陆听风

    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太对。

    严索说的,不是时刻看着二维码,而是……时刻看着他?

    这么说,他在二维码中夹带私货的小动作,其实已经被严总慧眼识破了?

    想到这种可能,陆听风心里没来由的一紧。

    他甚至忍不住幻想,严索每次打开手机屏幕时,会以怎样的神情注视照片中的他。

    此刻,春风挟裹着花香,从校园中徐徐吹过。

    这风轻轻,却也温热,吹得人暖意融融,心尖发烫。

    ————————

    运动会结束后的这一个星期,陆听风有太多工作要做。

    除了刚开题的新科研项目,还要处理期中考试的收尾工作,而且还不能耽误正常上课。

    助教已经将考试卷子整理好,一股脑的堆到陆听风办公桌上,都在等他阅卷评分。

    陆老师忙得四爪朝天,甚至下班都带着试卷,回家继续埋头苦干。完全没有时间休闲娱乐,生活变得单调而又乏味,只能偶尔跟严索聊两句,打个鸡血,勉强苟苟生活这样子。

    这样熬到周五,期中试卷终于都批完,交给助教到系统里录成绩去了。

    陆听风得了空闲,下班去超市补了几斤生肉和排骨,给严索做一顿丰盛的大餐。

    当然,严总也十分给面子,听说他做了饭,立刻推掉集团的季度酒会,早早回到家里,享用陆老师给准备的爱心晚餐。

    餐桌上,两人相对而坐,一人一杯红酒,小酌慢饮。

    酒喝到一半时,陆听风往严索碗里夹了块糖醋小排,不知怎么忽然感慨了一句:“好长时间没跟你一起吃饭了。”

    严索啃着排骨反问:“运动会那天不是刚一起吃过盒饭么?这还不到一礼拜。”

    ……这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陆老师气的差点儿被米饭噎住。

    他正琢磨如何还嘴,就听严索又说:“还是说,你一天不见我,就觉得度日如年?”

    陆听风没想到他会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一时之间,竟然被这个灵魂拷问给问懵了。

    其实,摸着良心回答:是的。

    他的确分分秒秒都想见到严索,一旦见不到人,就度日如年。

    可这话他不敢跟严索说,怕说出来会惹人厌烦。

    陆听风那点儿心思在脑海里绕了

    好几个弯,等到真正开口时,他有意识的略过了一切重点,只是不咸不淡的说:“可能我最近工作太忙,一天掰成八瓣儿用,所以觉得过了很久。”

    这回答,逻辑正确没毛病,但就是少了点儿人情味儿。

    严索顿住筷子,抬起头来,一瞬不瞬的瞧了陆听风两秒。

    他的目光锐利如鹰,像是要钻进陆老师的心里,一探究竟。

    陆听风被严索盯得一阵心慌,强迫自己拿出毕生演技,这才勉强稳住阵脚,没把实话吐露出来。

    很快,严索移开视线,继续夹菜吃饭,没有多言。

    虽然严索没有直接表达不满,可陆听风还是能感觉到,严索现在情绪不高。而且,这种情绪上的急转直下,很可能跟他刚才的回答有关。

    于是,陆听风心里忽然冒出一点飘忽虚幻的猜想——

    会不会,其实严索的心里,也在期待着什么?

    “严索。”陆听风下意识的叫出他的名字。

    严索没看他,冷淡回应:“嗯?”

    陆听风想说实话,但仍然有点胆怯。他仰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红酒,然后借着这点儿虚晃的酒劲儿,鼓足勇气开口:“其实,我想——”

    他好不容易开了个头,却没想到,手机竟然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儿上突然响起。

    刚打好的腹稿,又一个字不差的憋回了肚子里。

    陆听风憋得直打饱嗝,接电话时,自然也带着火气。

    电话是林骁打来的。正因为是最熟悉的哥们儿,所以陆听风说话的语气格外接地气。

    换言之,就是很不客气。

    “有事儿?”

    “有大事儿!”

    “说吧。”

    林骁也不在意他语气好不好,在电话那边扯着嗓子喊:“兄弟!你上热搜了你知道吗!!”

    “……热搜?”陆听风愣了一下,“什么热搜?”

    “微博啊!你都冲到热搜榜第三了,现在排你前面的就只有一个影帝一个顶流!你红了啊!”林骁言语之间透着兴奋,语速都比平时快了一倍。

    陆听风却一脸冷漠,不以为然的说:“别扯淡了,我都不玩微博,上什么热搜。”

    林骁有点儿着急,“没跟你闹,是真的!你们大学前几天是不是开运动会了?”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热搜说的就是这事儿,全网都知道了啊!”

    听林骁说得有模有样,陆听风倒是有点儿相信了。

    不过他还是不明白,开个运动会而已,有什么值得上热搜的?

    陆听风抬头看了严索一眼,在对方问询的目光里,一脸迷茫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懂。

    电话两端有片刻的安静。

    而后,陆听风再次开口,迟疑的问道:“微博上都说我什么了?”

    “这个……”林骁吭哧半天,到了也没憋出个屁来。

    他不是故意卖关子,实在是信息量有点儿大,怕自己表述不明白。

    犹豫之后,林骁决定不当这个传话筒,于是对陆听风说:“你自己上微博看看吧。回头要是需要公关可以跟哥们儿说,我刚好认识公关公司的朋友,到时候可以帮你联系。”

    两人没再多聊,简单闲扯几句,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陆听风放下手机,看向严索,与他四目相对。

    严索率先开口,问道:“怎么回事,刚听你说什么热搜?”

    “我朋友说,我因为运动会的事儿上热搜了。”

    “运动会?”

    “是啊。”陆老师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的嘀咕,“挺奇怪的,运动会那天发生什么了吗?我不记得了,好像也没怎么啊……”

    许是当局者迷,上了热搜的陆听风本人表现出十二分困惑,可严索却突然想到什么,若有所思的打开微博,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

    果不其然,顺着热搜第三位“社会我陆哥”点进去,满屏幕都是陆老师的……鸽子表情包。

    严索顺手存下来几个表情包,收图收得心安理得。

    他本来不想笑的,但是实在没绷住,当着陆听风的面儿低笑了一声。

    陆听风意识到什么,瞪着严索问:“笑什么?笑我呢?”

    严索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陆听风的热搜话题里,出现了鸽子表情包以外的内容。

    这个内容……

    严索看着看着,就笑不出来了,甚至还有点儿想打人。

    陆老师完全没跟上节奏,还不知道严索刚才在笑什么,就眼看着他脸色越来越差,一阵晴转多云之后,阴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陆听风紧张坏了,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又看到什么了?”

    严索心里憋着火,“砰”的一声把手机丢到陆听风面前,没好气的说:“你自己看吧。”:,,,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