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是我卷土又重来 > 第一卷 第十七章 龙城瓮中捉鳖
    赫连勃勃兵败如山倒,回来路上看其余七大部落以及三大附庸国将领都没经通传已经私自回到自己所属地盘,心知他们已经打算背叛自己,对自己,于是,一回到龙城,赫连勃勃便命手下在龙城大小要塞设了层层防线。

    话说,休屠部的书信通过快马加鞭送到其余六大部落首领手中后,由于休屠部落太后和众大臣的利益诱导,他们又想起了之前休屠部落老盟主统治时期的各种好处,虽然需要给长戎国岁贡,但至少没有战争,也确实让马背上长大的长戎国老百姓在和平环境中修养了生息,部落到处生机勃勃。而如今,对被云梦国前后相隔二十年两次打败的恐惧以及对赫连勃勃在牧草青黄未接时刻仓促举兵最后铩羽而归的憎恨和不满,七大部落一拍即合,决定前面回来的部队暂时不解散,又补充了些兵马粮草装备后,都跟着休屠部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到龙城讨伐赫连勃勃。

    赫连勃勃虽然做了严防死守,但战线拉的过长,处处设防导致兵力也比较分散,终于寡不敌众,被休屠部联合其他六部合力攻进了龙城。大战告捷,休屠部和其余六部将赫连勃勃关押在地牢后,便在龙城摆上了庆功宴,重新推选休屠部落九岁的呼延瓒为长戎国盟主。由于攻打云梦国连番恶战确实辛苦,如今又围剿了浑邪部,终于太平无事,众长戎国士兵们早就希望能躺下来休息一下,于是,龙城内外一片祥和,大家敞开来吃喝,守卒也格外松散。毕竟二十年前与云梦国一战之后,长戎国国内除了去年赫连勃勃兴兵篡位,几乎没有任何未知军事力量的威胁。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一场噩梦即将降临。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刘长林率领盟军,一路向龙城进军,由于长戎国各大部落的混战,所以沿途没有受到任何有生力量的抵抗。草原部落本来就是散居在各大牧场,无事的时候都是各自放牧,有事的时候才临时聚集在一起。如今,跨越高低起伏的盆地,经过绿草如茵的牧场,穿越千年的黄沙古道,北雁南飞,山河壮丽,刘长林都无心欣赏,只希望能早日找到赫连勃勃的巢穴,好知道王子昭等人的下落。

    但刘长林毕竟从小饱读诗书,知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所以来到龙城附近之后,并不急着参战,而是耐心等着六部合围歼灭了赫连勃勃后,趁着夜色掩护,埋伏在龙城周围。入夜后,长戎国七位部落首领吃饱喝足,各自回帐休息。丑时三刻,当长戎国上下全部进入梦乡之后,刘长林亲率四十多名敢死队,为防止出声,全部口衔竹片,偷偷潜伏进龙城,前面已经有了赫连昊天的供述,现在又连续抓住几名巡夜士兵后,刘长林等人擒贼先擒王,问清了方向后,兵分两路,一路先来到休屠国王帐,活捉了休屠部年方九岁的首领和太后,一路潜伏到敌人军需处放火焚烧了长戎国的粮仓。

    看到龙城内部起火,黄忠等在外的将领马上率兵攻城。龙城矮小,又没重兵防守,长戎国苏醒过来的士卒正欲救火,却又听到金戈铁马声,知道有人攻城,一时慌乱无主,于是四处逃亡奔走,被乱箭射杀无数。长戎国其余六部首领被士卒哭爹喊娘的叫喊声从鼾梦中惊醒过来,走出营帐后,发现被火箭射中的左右帐篷燃起熊熊大火,四面火光冲天,又见有云梦国将士和西域各部落士卒冲杀进来,一时还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只得一边率领自己亲兵奋力作战一边准备紧急撤退。

    黄忠、赵德汉率领云梦国弓箭手一面搭弓放箭,一面用身上的大刀跟长戎国士兵短兵相接,加上鄯善、乌孙、月氏等国的士卒,一起率兵从四面八方由外向内层层推进。事先刘长林早就吩咐过,长戎国风俗特殊,一向唯首领命是从,所以此战重点攻打七部落首领营帐。最后大军包抄的范围越缩越小,除了战死和四散溃逃的长戎官兵,加上刘长林活捉的休屠部落首领,七位长戎国部落首领竟然被活捉了六个,只剩下一个带兵逃脱了。

    清晨后,大军开始清点战场。突然有一队人马报道,云梦国右执金吾长费介要求面见刘长林将军。原来费介一路打探,终于找到了赫连勃勃的老巢,只是苦于人手不足,所以一直迟迟未有行动,一直等到七大部落联合围剿了赫连勃勃,又等待刘长林黄雀在后围捕了七大部落后,费介率人埋伏在敌军溃败的路上,抓住了慌不择路逃跑出去的山戎部首领,所以特意前来与刘长林汇合。

    费介趁刘长林与联盟各国忙于处理政事对自己并未防备,所以偷偷带了亲随溜进了龙城地牢,找到了关押赫连勃勃的地方。

    “把门打开,让我等进去。”费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看守赫连勃勃的狱卒道。

    “禀费将军,刘将军有命,任何人不得私自会见赫连勃勃。”狱卒下跪道。

    “你们这帮忘恩负义、见风使舵的小人!想我弟弟当年镇守边关,威震四方,忠肝义胆,血洒疆场,怎么,如今他去了,你们不但不为他报仇,连他的头颅都不准我找回了吗?”费介忿忿不平的说道。

    狱卒沉默了半响,突然站起来把监押赫连勃勃的牢门用钥匙打开了。

    长戎国一向对待俘虏都比较野蛮,所以赫连勃勃身上、手上、脚上都被厚重的铁链牢牢的锁在地上,此刻他正摊开双腿坐在地上的草席上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切,等费介等人进了大牢,赫连勃勃突然大声狂笑不止。

    费介打量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枭雄:头发已经好久没洗凌乱的飘逸着,就如他桀骜不驯的性格一样,脸有些脏,显得更黑了,衣服由于受过刑罚,已经破烂的可以看出身上的伤痕累累,长时间没有睡足,两只眼眶有些凹陷进去了,但布满血丝的眼睛仍然闪烁着一种狡黠的光芒。

    随从把一大盘烤肉端了进来,放在了赫连勃勃的面前。还没等费介开口,赫连勃勃便旁若无人般用手抓起烤肉,大口的咀嚼了起来,看起来应该饿了很久了。

    费介蹲下来,为了不激怒赫连勃勃尽量用温和的声音问道:“我弟弟费仲的人头,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虽然长戎国有用战俘头骨做成酒杯的先例,但费介依然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能从赫连勃勃口中听到最好的消息。

    赫连勃勃把烤肉里细小的硬骨头从嘴巴里抽出来丢到地上,一边啃着牛肉,一边说道:“长戎国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应该去厨房找,而不是来问我。”说完,看着费介又放肆的笑了起来。

    费介听完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用手把赫连勃勃的脖子连同衣领一同揪了起来,恶狠狠的说道:“别跟我耍滑头,除了我,没人在乎你的生死!”

    赫连勃勃感觉快喘不过气来了,停住了笑,说道:“你弟弟是条汉子!你若能答应放了我,我便告诉你他的头骨在哪里。”

    放了赫连勃勃,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就连来审问赫连勃勃都是背着刘长林来的。费介松开了手,站了起来,低着头注视着赫连勃勃,傲慢的说道:“说出来,说出来虽然不能放了你,但可以让你在去云梦国的路上走的舒服些。”

    赫连勃勃盯着费介的眼睛短暂的注视了一会儿,然后做了个手势,让费介附耳过来……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