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冷傲狂妃 > 第四十五章 暗生醋意
    被冷煜这么一下,李遥的身子不由地晃了晃,这才连声解释道:“嘿嘿,殿下,咱们不着急,静静等着瞧便是了。凌姑娘那么聪明,定然是不会吃亏的。”

    冷煜霆听了李遥的话,深邃的眼眸微微一转,思量了半晌,觉得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脸上的冰冷之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些。

    李遥见状,当即又连声儿趁热打铁的说道:

    “殿下您想想,凌姑娘性子孤僻、冷清,向来不会与旁人亲近,所以啊,殿下您就放心吧,凌姑娘绝对不会在贤王府留宿。”

    李遥一边说着,一边胸有成竹地抬手拍了拍胸脯,满是自信的得意洋洋的说道。

    听了李遥的话,冷煜霆的心这才没来由的放了下来,不过冷煜霆仍旧神色有些不大自然地轻“哼”一声儿,非常嘴硬的回驳:

    “谁说我不放心了?”

    冷煜霆这突然冒出来的,异常傲娇一句话,差点儿把李遥给噎死!

    “是是是,殿下您只是担心凌姑娘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李遥一脸哭笑不得地连连点头,心照不宣。

    然而,让冷煜霆没想到的是,当夜凌浅韵竟然在贤王府邸留宿了。

    就连英雄前去请凌浅韵,凌浅韵都给拒绝了。

    英雄见凌浅韵和贤王竟然聊的如此投缘,完全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不由地有些暗暗隐忧。

    “这凌姑娘……不会真的和这贤王殿下有些什么吧?”

    英雄一脸狐疑地走出了贤王府,随即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贤王府府邸,心中的担忧之情越发浓重。

    “看来这事儿我得去同公子说一声!”

    英雄皱着眉头,一脸凝重之色,随即英雄大步转身,飞快地向冷煜霆所在的别院走去。

    当英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冷煜霆后,冷煜霆的脸瞬间黑沉了下来,冷眸看了一眼身后站着的李遥:

    “某个人不是说,他可以肯定凌姑娘一定回月香阁吗?”

    “嘿嘿,殿下!那啥?”

    李遥见冷煜霆这般询问自己,尴尬不已的他只能连忙缩着脑袋,一脸歉疚地偷偷暼了冷煜霆一眼,随即赶忙将头低垂了下去,一副认错、求饶的模样。

    冷煜霆见状,只好轻哼一声,狠狠地瞪了李遥一眼后,便伸手拿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努力压下心头的烦闷躁动。

    英雄见情况不大对劲儿,同李遥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英雄自觉说错了话。

    随即,英雄默默地轻声儿挪步站到了一侧,同李遥一样,努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以免收到无妄之灾。

    一时间,整个房间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能冻得人瑟瑟发抖。

    冷煜霆只觉心头像是塞了一团棉花一般,堵得慌,浑身上下哪哪儿不舒服,看什么都烦闷无比。

    冷煜霆撇了一眼两侧站着的李遥和英雄,总觉得他们碍眼的很,不由地皱了皱眉头,伸出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门口。

    “你们俩杵在这儿作甚?还不赶紧给本王滚出去,看着你们就心烦!”

    李遥和英雄见冷煜霆终于开口发话让他们离开,顿时只觉如释重负。

    两人连连点头应好,不等冷煜霆反应,他们二人便脚底一溜烟,逃似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冷煜霆一人,冷煜霆这才站起身来,一个劲地在房间内打转。

    “本王要去瞧瞧吗?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冷煜霆低着头,神情凝重的自言自语道。

    可是这个念头刚一从冷煜霆的脑子里冒出来,瞬间便又被他否决了。

    现如今已经这么晚了,如果他此次贸然前去贤王府,说不准会引起冷煜霖疑心!

    而且他没有一个好的借口和理由前去拜访冷煜霖,必须得寻个万全之策才行。否则,难保不会牵连到凌浅韵,如果这样的话,那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冷煜霆思虑了半晌后,最终还是决定第二天前去贤王府,看看凌浅韵究竟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而屋外站着的李遥和英雄,在听到冷煜霆说的那些话后,下意识扭头看向对方,默默地瘪了瘪嘴。

    李遥知道冷煜霆是为了什么而心里烦闷,所以只是笑而不语。

    而英雄却是个实打实的棒槌,整个人完全处于懵逼的状态,一脸茫然不解。

    直到第二天一早,天色正蒙蒙亮,在苍苍茫茫的晨光中,渐渐传出了几声儿雄鸡的啼声。

    它们互相呼应着,伴随着打更的声音,一同将人们从睡梦中唤醒了来。

    让这个凉意深重的晨光多了些许热闹之色,更加渲染出这黎明前的宁静。

    冷煜霆一大早便起身收拾了一番,在李遥的陪同下,坐着马车赶往贤王府邸。

    没一会儿的功夫,哒哒的马蹄声便骤然停了下来,伴随着车夫的吆喝声,冷煜霆和李遥从马车上缓缓地走了下来。

    冷煜霆抬头望了一眼那贤王府邸的牌匾,整个贤王府邸势恢宏,看起来甚是壮丽宏伟。

    冷煜霆不由得轻笑一声,双眸微微一眯,眸光中划过一摸冷色。刚一大步走上前去,门口守卫的侍卫们见是冷煜霆,原本木着的一张脸,瞬间露出灿烂的笑容。

    纷纷退到两侧,给冷煜霆让出路一条路来,其中一个侍卫一脸殷切、讨好地赶忙凑到冷煜霆身前,弯着身子,连声儿道:“景王殿下您来啦!可是有事儿找我们殿下?您且随我来,我家殿下也正好起身,正在大殿内喝茶呢。”

    说完,那名侍卫便伸出手,做了一个指引的动作。

    冷煜霆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跟着那名侍卫向贤王府内走去。

    而李遥则紧紧跟随其后,生怕落下一步,目光庄重,丝毫不往旁住看。

    当冷煜霆来到大殿门口时,远远地便看见凌浅韵和冷煜霖正对立而作,手中拿着一杯茶盏,正细细地饮着。

    凌浅韵那模样甚是悠闲、适宜,完全没有丝毫拘束、不安,看的冷煜霆长袍下的手,止不住的握紧了双拳,指间骨节咔咔作作响。

    “哎?二哥,你来了!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坐坐?平日里可是请你都请不来的,当真是稀罕。”

    冷煜霖听到屋外传来脚步声,猛地扭过头去看向大殿外,就看见冷煜霆背光走了进来,因为光线照在其身后,所以并不能看清楚冷煜霆的神色。

    冷煜霖几乎是下意识地站起身来,一脸欢喜不已的走上前去,十分热络地拍了拍冷煜霆的肩膀,那语气中的欢愉之情,怎么演都掩盖不住。

    听的一旁坐着的凌浅韵,不由得也跟着心情愉悦起来,只觉得冷煜霖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能够蛊惑人心,让人没来由的受其影响。

    而冷煜霆见冷煜霖见到自己竟然如此欢喜,不要再微微一愣,连忙收敛住了脸上的凝重之色,甚是温和地冲冷煜霖笑着点了点头。

    “三弟,瞧你这话说的,弄得二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若是再这么说话?以后二哥就不敢来了。”

    冷煜霆甚是爽朗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拍了拍冷煜霖的肩膀,打趣道。

    冷煜霖见冷煜霆这么说,只好连忙引着冷煜霆到桌子前缓缓坐下,笑着赔罪道:“好好好,都是三弟的错,这就以茶代酒,向二哥你赔个不是?”

    说着,冷煜霖也拿起桌上的茶壶,为冷煜霆满了一杯,随着一脸恭敬地端起桌上的茶杯,递到了冷煜霆的面前。

    冷煜霆笑而不语,轻轻地点了点头,接过面前的茶盏,便细细地抿了一口。

    茶水中的那股甘甜之味儿,从舌尖蔓延到整个口腔内,就像馨香的栀子花一般,让人爱不释手、沉醉于其中无法自拔。

    冷煜霆整个人顿时只觉心情舒畅,如同春风吹拂,暖意融融。

    待冷煜霆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凌浅韵后,冷煜霆竟然明知故问,一脸疑惑地看向冷煜霖,询问:

    “三弟现如今竟然还学会了金屋藏娇?不知这位姑娘是?”

    冷煜霆一边说着,眼眸中竟然假意划过一抹惊艳之色,似是有些吃惊,一举一动间掩饰的极好,就恍若他真的从来不认识凌浅韵一般,让人瞧着不会生出一点猜疑来。

    而凌浅韵也是全程目不斜视,面无表情,似乎对冷煜霆的到来没有丝毫兴趣。

    冷煜霖看了一眼凌浅韵,又看了一眼冷煜霆,这才赶忙笑着解释道:

    “二哥,你可别说笑了,方才净顾着同二哥聊天,竟然忘了同二哥你介绍了,这位是凌姑娘,月香阁主事儿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记忆力更是超群,无人能敌。

    不怕二哥你笑话,昨日三弟我同凌姑娘比试琴艺,没想到最后却输得一败涂地。

    三弟我将书房内所有的古书典籍都输了个一干二净,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十分心疼不已。

    不过,要怪只能怪三弟我琴艺不精,当真应了那句一山更比一山高。”

    冷煜霖说着,便不遗憾地摇摇头,想着他刻意收藏了那么久的古书典籍,没想到竟然就这么一下子给输光了。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