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天选美人图 > 第四十五章 华玉池还活着
    “赶紧备马。”魏无晋说着,便快步走出王府。走到门口正好看到那个已经恢复平静的小二,卑躬屈膝的站在门口。

    魏无晋看到他之后,冷声开口道:“带路!”

    李羡仙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心中甚是复杂。她恢复了记忆,可是曾经所有的不美好全部一拥而上。

    许是因为太累了,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只是,那些可怕的记忆却充斥在睡梦之中,她满身冷汗,不停的呼喊着魏无晋。

    当魏无晋赶来,推开门的一瞬间便听到李羡仙的声音。脚步明显顿了顿,本以为是她知道自己会来,毕竟在李羡仙失去记忆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从在睡梦中呼喊过自己‘夫君’了。

    反应过来之后,魏无晋便走上前查看。

    只见李羡仙紧闭双眼,微弱烛光下的那张小脸上已经尽是汗珠。魏无晋心疼的皱起眉头,拿出怀中的帕子轻轻将她额头上的汗水擦干。

    睡梦中,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李羡仙便下意识的一把握住了男人的手腕,就像是在濒临死亡前紧紧抓住的救命稻草一般。

    “夫君……求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既然这么依赖自己,为何还要离开?

    看着她那害怕的模样,魏无晋的心便用力的疼着,脱下鞋靴之后,躺在床榻的边缘,紧紧将李羡仙抱在怀中:“以后,决不允许你离开本王半步。”

    他不能再冒险,李羡仙每一次的离开他都感觉耗尽了自己几年的心力。现在,他也明白自己为何一直这般在乎她了,还不是因为喜欢。

    被魏无晋抱在怀中的李羡仙瞬间安静了不少,有了魏无晋身上熟悉的味道和温度,李羡仙便觉得有了安全感,睡得越来越沉了一些。

    第二日一早,李羡仙想来,还没有睁开眼睛昨日的记忆便快速进入她的脑海之中。她,已经离开王府了,就算是睁开眼睛也看不到夫君了,不是么?

    自己离开了,不知道夫君是会担心,还是只是觉得轻松了。

    她想着,缓缓的翻了个身。忽然觉得身下有个什么东西咯得自己后背生疼,不悦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那张无比熟悉,且近在咫尺的脸。

    李羡仙震惊的看着不知何时躺在自己身边的魏无晋,忍不住的捏了捏自己的脸蛋。难不成,所有不好的记忆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看了看周围。

    这不就是自己住的客栈么?那夫君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就在这时,身旁的男子忽然抬起手臂,一把将李羡仙抱在怀中:“再睡一会儿。”他昨日找了整整一天,晚上也一直挺着。此刻困得不行……

    李羡仙的身子一愣,鼻子一酸,眼泪便毫无防备的流了出来:“为何你还要找我,明明不喜欢我为何还要出现在我面前,你大可让我离开,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闻言,魏无晋缓缓睁开眼睛,心疼的看着李羡仙:“本王何时说过自己不喜欢你?”

    “你还骗我!你跟魏晋嫣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果然,她真的是因为听到自己说的狠话才会离开的。

    这么伤心,叫自己该如何是好?

    “昨日是我错了,当时情绪激动,便口不择言。未曾想竟然伤了你……可本王,也是出于无奈。相比之下,我比你还希望能有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可苏茂告诉我,你现在的身子还有些虚弱,不能怀孕……”

    听到他如此耐心的跟自己解释,李羡仙脸上的泪水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直接告诉我?”她真的有那么脆弱么,连这种事情都承受不了么?在他的眼里是不是自己一直都是需要被保护的?

    “如此难以启齿的事情本王如何忍心告诉你?”魏无晋说着,嘴角微微一勾,在李羡仙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好了,别伤心了,以后好生养着身子便是。”

    李羡仙一边揉着眼睛,一便轻轻点头:“我以后一定会乖乖听夫君的话,好好吃饭,将身子养好之后就给夫君生孩子。”

    如此稚嫩的言语怕也就只能从她的口中听到了,想着魏无晋嘴角的笑容便更深了一些:“好,回去之后我便让苏茂给你弄一些滋补的汤药,可好?”

    看着她这般可爱的模样,魏无晋便越发控制不住自己,低头狠狠的吻了上去。心中很不得将这个丫头塞到自己的怀中,永远都不让她出来。

    一个时辰之后,怀中女子娇哼着。汗湿了秀发贴在她的侧脸上,那模样足够勾引的身旁的人无法安奈。

    李羡仙靠在魏无晋的怀中,一双小手轻轻的在男人的身上画来画去。

    “你若是再这样,本王可就……”

    还未说完便看到李羡仙就像是受惊的小猫一般,赶忙背过身子:“夫君真坏……”说着,羞红了脸。

    “答应我,以后无论是什么事情都要弄清楚之后再决定是否要跟本王生气,知道么?”

    闻言,李羡仙便轻轻的点了点头,声音娇柔的开口道:“知道了。”

    就这样,两个人又在客栈里休息了一整日,直到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才从客栈出来。想起自己为什么会来到客栈,李羡仙便猛地抬头,看着魏无晋:“对了,夫君!我忘了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跟你说,其实我昨日夜里是很晚才来到客栈的。

    我离开王府之后一直往前跑,不知不觉便跑到了京城的后山,我看到了华玉池和林舒儿!他们将我关在一个密室之中,后来我还是召唤蝴蝶将自己带回京城的。”

    只见魏无晋眸子一颤:“华玉池?你不是失忆了么?怎么会……”

    李羡仙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看到华玉池的时候我便觉得特别害怕。当时就想要离开,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忽然就想起来了,而且我还想起之前林舒儿的确是故意告诉我华玉楼被你关起来的事情。”

    说着,李羡仙便觉得有些愧疚:“当时是我误会夫君了,还跟你发脾气,没想到华玉池还真的活着。而且,很有可能当时给华玉楼传信的人就是华玉池!”

    “无妨,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过华玉池还活着的事情本王自会打算,你只要好好做你的王妃,被我好生保护便可。”魏无晋说着,轻轻点了点李羡仙小巧的鼻子。

    在李羡仙告诉他之前,魏无晋也曾想过,华玉池很可能还活着。他清晰的记得闻冤录里面有提起过华玉池影子的事情,只是后来他并没有亲自前往刑场,之后带着李羡仙前往草原便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现在看来,当时华玉池被抓走,中间一定是想办法让影子替换了自己。

    回到王府之后,魏无晋便派人前往李羡仙所说的地方,但是为时已晚,那里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片狼藉。

    不过魏无晋也不着急,现在的华玉池就是掉了毛的凤凰,短时间内肯定是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让苏茂给李羡仙开药。

    昨日听闻李羡仙忽然失踪,苏茂还好生着急了一番,今日一见两个人如胶似漆的模样便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王爷和王妃还真是如孩子一般,生气了之后转身就会和好。”

    魏无晋淡笑一声:“那是自然,是夫妻没有隔夜仇,难道你没有听过么?”

    “请王爷莫要在属下面前秀恩爱了,还是直接说这么晚了叫属下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苏茂轻轻摆手,略微有些受伤的开口问道。

    “你还记得你跟我说的不宜让王妃怀孕的事情么?此事可有什么办法解决?”

    闻言,苏茂便是一脸的诧异:“等到王妃的身子成熟一些,喝一点普通的补药便可,而且我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怎么王爷竟然会这般在意?”

    “……”只见魏无晋忽然眸子一沉,目光冰冷的看着苏茂。

    苏茂见状,便忍不住的慌了神:“怎么了?难道我说的有什么错么?还是叫王爷误会了什么!”

    “好一句随口一说,本王还以为是因为李羡仙体内不佳,若是生育会有危险。感情就是因为这个,苏茂,下次你说话能否给我说明白一些!害我这几日还不停的让下人给她喝禁育的药,现在你说该如何是好!”

    “什么?你怎么能给她和禁育的药!你可知那药对女子的身体伤害有多大?王爷既然不清楚为何不直接派人询问属下,这么大的事情怎能自作主张!”苏茂震惊的看着魏无晋,言语中尽是怪罪的意思。

    而魏无晋的脸色也不好看,眼神中满满的杀气,很不得立刻便将苏茂拖出去斩了!

    苏茂瞧着自己还是不要刺激他比较好了:“罢了,一会儿属下回去配些补药,让娘娘好生喝着。”其实说来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这就可以证明在魏无晋的心中李羡仙还是特别重要的,为了不让她有任何闪失,所以万事都很小心。

    在苏茂是走了之后,一旁坐着的李羡仙终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原来夫君竟然这般在意我,到最后全都是一场误会啊……”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