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龙神卫西装暴徒 > 第2643章 魔咒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

    赵东心情复杂。

    就说刚才这事,张鸣是圈内大佬的儿子,能量不小。

    孟娇明显又在娱乐圈混饭吃,不管她跟肖明今天是为何过来,显然是有所交际!

    可他赵东呢?

    今天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是来砸张鸣的场子,双方立场不同!

    所以从开场他就一直在跟孟娇保持距离,就是怕牵连到孟娇!

    结果没成想,还是把孟娇给卷了进来!

    赵东有些懊恼,如果早知道孟娇在场,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

    现在好了,以张鸣的精明,难道会看不出其中端倪?

    赵东不想还好,越想越担心,收敛心思道:“行了,没事了,你先带着人回公司吧。”

    “你开我的车,把你的车给我留下来。”

    王猛愣了下,“你……”

    没等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闭嘴。

    与此同时,张鸣正在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赵东的人是怎么上来的?”

    “去查,给我查,让我知道谁是这个内鬼,我让他好看!”

    等人离去,有心腹问道:“张少,今天您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姓赵的,这里是咱们的地盘……”

    张鸣反问,“你以为我是怕了赵东?”

    “我家老爷子跟我说,上面有人在给他压力,还说天州刘老板的人就在下面,我要是敢跟赵东翻脸,他们立刻就有借口把咱们酒店关停!”

    “软硬兼施,这个梁筱背景很深啊!”

    正说着,很快有手下回来,“张少,刚才查过了录像,是那位孟小姐带的路!”

    张鸣愣住,“你说什么,哪个孟小姐?”

    手下解释,“就是今晚跟您一起吃饭的那位!”

    张鸣冷笑,“妈的,贱女人,刚才在包厢里就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果然有一腿!”

    “求老子办事,还敢拆老子的台!”

    “你们现在就去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想见见她!”

    手下反问,“那她要是不来呢?”

    张鸣没回答,阴冷看了他一眼。

    手下急忙缩下头,“肖导那边……”

    张鸣踹了一脚,“妈的,废物,不会瞒着他么?”

    赵东车行很快,一路来到了孟娇所在的公寓。

    自从上一次的魏东明事件,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之后,这还是赵东第一次来到她的家里。

    不出意外,肖明的车停在不远处。

    赵东等在外面,在车厢内点燃了一根烟。

    香烟缈缈,心情反复。

    尽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来找孟娇,不应该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可赵东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形容,宛若魔咒!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肖明,孟娇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赵东平复了一下呼吸,准备拉开车门。

    突然间,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赵东听见苏菲的声音,情绪瞬间平静下来,手掌收回,语气也跟着柔和,“我在外面办点事,你下班了?我这就过去接你。”手机端:

    说话的同时,汽车随之发动,安全带重新系牢。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