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逆天 > 第33章:亡国公主要逆天(5)
    “如果我说我今日是来给诗雅赔罪的,你们也不信?”

    众侍卫:“……”

    很明显是不信的。

    别说他们了,就连小荷和小莲也都是不信的。

    就在两方侍卫对峙尴尬之际,牡丹阁里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

    “让公主进来吧。”

    声音虚弱无力,叫人怜爱。

    冷侍卫微微皱眉,正准备说‘不可’的时候,里面又传来一句话:

    “冷侍卫辛苦了,为了我丢掉你的命,不值得。”

    “你们不必拦着了,若是出了什么事,皇上问起来,我一力担着便是。”

    “让公主进来吧。”

    她一力担着?

    她拿什么担着?

    皇上若是生气,恼怒至极,为了她,绝对会将牡丹阁的侍卫给杀个精光。

    那个时候,她不管说什么,皇上都不可能听不进去好伐。

    这都是沈子瑶从那么多电视剧里面的出来的结论。

    所以诗雅这个担着,显得尤其苍白无力。

    但冷侍卫和众侍卫却都是一脸受宠若惊,万分感念诗雅心底善良的模样。

    沈子瑶不由得嘴角一抽,诗雅人格魅力委实太强大了。

    “公主刚刚说只一个人进去,现在可还作数?”冷侍卫依旧防备至极。

    沈子瑶:“作数,我说的话,向来都是作数的。”

    冷侍卫:“公主,请进。”

    刚入牡丹园,一股清香便扑鼻而来。

    是腊梅,成片的腊梅,盛开在院子的雪地中。

    冬日里开的花中,沈子瑶也只认识腊梅,不仅是因为腊梅好看,还因为它那独特的香气。

    淡黄的花瓣,清丽的香气,令人着迷。

    只是腊梅在魏刹国是极少见的,便是御花园也从不曾见过,牡丹园怎么会有这么多?

    “公主在看什么?”诗雅缓缓而出,轻声的说道。

    沈子瑶抬头看向诗雅。

    如同她想象中的一样,诗雅生得一副极好看的容貌。

    大约十七岁左右,整个轮廓都像是上天恩赐一般,雕刻得极其完美,眉眼温柔,一身厚重的红色披风,有些虚弱,令人怜爱。

    若是用系统的数字来计算,这绝对是90以上的容貌。

    怪不得能引得三国交战。

    怪不得能称之为妖妃。

    果然美艳得令人意外。

    沈子瑶指着腊梅:“嗯,你这院子里面的花,开得真好。”

    “没想到冬日里,居然也会有如此好看的花。”

    诗雅淡淡的笑了:“此话名叫腊梅。”

    “虽然在魏刹国很少见,但在晋木国却很多,一到冬日,四处都会盛开,美不胜收。”

    话语中,带着一丝思乡的惆怅。

    可据沈子瑶所知,晋木国也没有腊梅。

    这腊梅,应该是诗雅自己不小心发现,然后专程养着的。

    沈子瑶却没有戳破:“听你这样说,我倒是想去晋木国看看。”

    事实上,一点都不想。

    晋木国是原主的阴影,同样也成为了她的阴影。

    诗雅点头:“若是日后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不过如今……”

    “咳咳咳……外头冷,你进来坐吧。”

    沈子瑶拢了拢狐裘,跟着进了屋。

    “你们都下去吧。”

    “是。”

    宫女太监将屋子的炭火生好,便都退下了。

    沈子瑶刚坐下搓着手取暖,一把小刀便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沈子瑶:“???”

    说好的圣母情怀呢?说好的善良温柔呢?

    她脖子上这把刀是怎么回事?

    “你今天来做什么?那天你没杀得了我,今日还想再来一次么?”

    “我告诉你,你做梦!”

    “老娘堂堂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怎么可能轻易死在你的手里?”

    诗雅说着,将刀用力的贴在沈子瑶的脖子上。

    沈子瑶尴尬一笑:“那个,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可好?”

    诗雅身上虚弱的气息瞬间消失不见,她踩着凳子以施压的角度看向沈子瑶:

    “你不就是个公主么?还真以为自己高贵多少?”

    “我告诉你,人人平等!你既然在我身上动了手,那我就得还回来,这才公平!”

    沈子瑶抿了抿唇。

    原主的感觉果然没错。

    诗雅之所以对她处处忍让,处处原谅,都是为了挑起皇上的怒气。

    她想做的,是以牙还牙,而不是圣母光环的饶恕她!

    沈子瑶:“那个……我知道前些日子是我不对,但有话好好说,你先将刀子拿下来可好……”

    诗雅:“你是觉得我不敢杀你么?还是你以为你那好皇兄真的会为了你而杀了我么?”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可是崇化名正言顺的妻子,是晋木国的皇后,他想杀我,他想得美!”

    沈子瑶摇头:“不是,是刀太凉,冷得慌……”

    诗雅:“……”

    “你又想同我耍什么花招?”诗雅眯起眼睛说道。

    “说,你今日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子瑶的脖子因为刀口划过而产生了刺痛,凉气袭入,冷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哈出一口热气:“我是来帮你的。”

    诗雅皱眉,踩着另外一个凳子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

    “帮我?你能帮我什么?”

    苏子瑶:“你不是想离开魏刹国么?我可以帮你逃出去。”

    诗雅眸子里泛着一丝疑惑:“你真的会帮我?”

    若不是脖子上有刀子,苏子瑶肯定会狠狠的点点头。

    但她已经感觉刀割破了她的脖子,所以半点都不敢动弹。

    “真的,我真的是来帮你的。”

    诗雅挑眉,手上的刀子越发用力:“可我不信你。”

    “与其相信你,我还不如相信我自己,我自己有法子离开魏刹国。”

    才怪。

    若是诗雅当真有法子离开,原文中也不会等到魏刹国亡国她才离开。

    苏子瑶抿了抿唇:“皇兄他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加上他这个人性子倔强,所以他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你看外头那么多侍卫把守,你想离开,并非什么易事,凭你一人之力,应该很困难吧。”

    “还有,你身为晋木国的皇后,离开晋木国这么久,就不怕晋木国的臣民非议么?”

    诗雅一顿:“非议又如何?”

    “他们非议与我何干?我只要他相信我就好。”

    苏子瑶:“他要如何相信你?”

    诗雅脸上露出傲然:“我同你们这些人都不一样。”

    “只要我跟他说了,他就肯定会相信我。”

    苏子瑶:“那你怎么跟他说?”

    “说你被掳来这么久,一直同我皇兄住在一起,皇兄却没有碰过你么?”

    诗雅:“我跟你皇兄本来就没什么事,换个说法来说,即便是碰了又怎么样?你这思想太腐旧了。”

    “我都跟你说了,人人平等,既然他们男人可以三妻四妾,那我为什么不能同其他男人有关系?”

    苏子瑶:“……”

    为什么觉得男主头上一片绿油油的。

    冷风不知从哪里灌了进来,苏子瑶冷得微微发颤。

    “可我听说,晋木国国君为了你遣散了后宫,遭到了诸多非议,却一意孤行。”

    “他为了你做到这个程度,你却如此做,是不是……不大好……”

    诗雅眨了眨眼睛,眼底泛起一抹忧伤:

    “可那本就是他该做的。”

    “我这一生,只愿一世一双人,若再插一个人进来,我便不会同他在一起了。”

    说罢,她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苏子瑶:

    “我知道,我说的这些你都不懂。”

    “哎,可怜的古代女人啊……”

    苏子瑶:“……”

    兄弟,你搞清楚,现在的重点是你在被迫出轨的边缘。

    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屋子因为炭火烧得旺了起来,所以温暖了不少。

    苏子瑶身子终于不再打颤:

    “所以你到底想不想离开魏刹国?”

    “你若是想,便将刀子放下,若是不想,便一刀朝我脖子割下去。”

    “我皇兄虽然喜欢你,但我不管怎么说也是他嫡亲的妹妹,你若杀了我,应该也讨不到什么好。”

    “更何况,晋木国为了你,四处招兵买马准备攻打我魏刹国,你觉得这个局势,皇兄会看在你是晋木国的皇后而宽待于你?”

    诗雅微微眯起眼睛:“你说什么?晋木国准备向魏刹国开战?”

    她想了想,便收回了刀子,坐到苏子瑶的一旁:

    “你同我细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若有一句谎话,我这刀子,便会立马割破你脖子的大动脉!”

    苏子瑶蜷缩起身子,伸出手朝脖子上摸去。

    摸到满手的鲜血。

    果然割破了。

    诗雅挑眉:“你对我下毒,我割破你一点皮,也算是扯平了。”

    “快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子瑶叹了口气,同她细细说了晋木国同齐守国准备合谋攻打魏刹国的事情。

    “外头人人都说你是妖妃,要亡我魏刹国,逼我皇兄把你交出去。”

    “我皇兄不愿,死活要将你留在魏刹国,所以现在群臣非议,我皇兄处境很危险。”

    她的处境也是相当的危险。

    “妖妃?”诗雅冷笑,“每当君王犯错,罪名便会落到女子身上,当真是可笑。”

    “小公主,你也觉得我是妖妃么?”

    苏子瑶只觉得脖子疼得慌:“不是。”

    “所以我来帮你离开魏刹国。”

    诗雅眸子微闪,有些怅然的用刀子在桌子上刻了几下:

    “其实在晋木国的时候,也是人人都说我是妖妃。”

    “罢了罢了,随他们去吧,你说你要帮我?你能怎么帮我?”

    苏子瑶:“魏刹国有一个祭奠,在每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皇兄会同群臣去骊山拜祭先祖。”

    “那一日,宫中守备会松懈许多,到时候我会差人送你离开。”

    诗雅:“十二月二十一日?那不就是在五日后?”

    她扭头看向苏子瑶,眉眼中透着怀疑:

    “你当真愿意帮我?或者说,你会不会趁着那个时候,杀了我?”

    “我身为妖妃,即便是离开,你皇兄也不会放过我,倒不如杀了我来个一了百了是不是?”

    苏子瑶:“我是想过要杀了你,可我这个人吧,就是心肠太软,下不了手。”

    “否则你早去见阎王了。”

    诗雅挑眉,笑了:“你这个小公主,倒是有些意思。”

    “你脖子上的血流得越来越多,我去给你找些药粉止血吧。”

    “你们做公主的,身子养得太娇弱,若是一个不小心嗝屁了,我可不知道找谁说理去。”

    说罢,她便起身去柜子旁找药粉。

    “朕说了,不许公主进入此处,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

    “若是诗雅出了什么事,我要你们都给她陪葬!”

    随着这句话落下,门被突然推开。

    冷气透了进来,苏子瑶条件反射的蜷缩住身子。

    她脖子上的血早就流得四处都是,手因为碰过脖子,也沾染了鲜血。

    所以皇上一进来,看到的便是满身鲜血的苏子瑶,和桌子上那把沾满鲜血的刀。

    “啪!”皇上怒不可遏的给了苏子瑶一巴掌。

    “啊!”苏子瑶受痛摔倒在地,牵扯到脖子上的伤口,发出痛呼。

    “你这个畜生!”

    她是他亲妹妹,她是畜生,那他是什么?

    这骂人骂得委实太没有水准了些。

    之后,她便晕了过去,再无意识。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