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平凡的旅行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卜凡(上)
    有了钱程的前车之鉴,王福本想让张三儿放弃这个想法,毕竟那毒蟾可怕之处,他也是有所目睹的。

    但张三儿的一番话,却叫他心中已打定的注意,有所动摇了。

    “老爷,您忘了,那毒蟾早死了。再了,您总不能让姐饱受顽疾的困扰吧?”

    是啊,毒蟾已经死了。

    王福反复叨咕着,在屋里转来转去,接着轻叹一声,回头对张捕头道:“叫上三班衙役,咱们去抓蟾蜍!”

    李攸现在已是酒足饭饱,虽这古代的酒度数不高,但也是后劲儿十足。

    略微迷糊的他一听王福的这段事儿,也是心中一惊,含含糊糊地问赵半仙儿,后来是不是激怒了那毒蟾,才招致灾祸的。

    赵半仙儿摇摇头,王福跟他,他们去到青云山的时候,还特地看了看那地洞。

    却发现那里不知何时盖上了一座道观,而且房门紧闭,门前积灰,应该是无人居住。

    王福一看,这毒蟾定是死去了,就扭头叫众人先用泥巴和蜂蜜把手涂均匀,然后戴上布兜子,防止被蟾蜍毒伤。

    他们鼓捣完之后,就去了河边忙活,王福依旧站在道观门前,瞧着门上贴着的符箓。

    观来瞧去,始终没有想通,为何这威严之地,会贴上这玩意儿。

    再怎么,妖魔鬼怪也不会蠢到来这里捣乱啊?

    于是,王福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摸黄符,只是碰了一下,那黄符可能也没粘结实,直接脱落了下来。

    他顿时有些慌了,从耳濡目染,受到了不少迷信地熏陶,怕是坏了时而,赶紧捡起黄符,又是吐吐沫,又是用鼻涕的,总算是重新贴了上去。

    但他却不知,这口水、鼻涕乃是污秽之物,要是沾到这符上,定会破掉符的法力,基本上就相当于一张纸了,贴上也没有用了。

    做了亏心事儿的王福,也没有多留,急忙走去河边看大家忙活的怎么样了。

    见竹筐中挑来蹦去的蟾蜍,王福早日的担心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他脑子里只是想着,女儿的病又能缓和一阵了。

    “老爷,这些蟾蜍个头真不,的已经找来了专业的郎中,顺便还能取些蟾酥出来。”

    王福疑惑道:“蟾酥?”

    “对,老爷,蟾酥也是一味名贵中药,可通行十二经络、藏府、膜原、溪谷、关节诸处。疗疳积,消臌胀,解疔毒之药也。能化解一切瘀郁壅滞诸疾,如积毒、积块、积胀、内疔痈肿之证,有攻毒拔毒之功也。”

    “哟呵,你这还一套一套的,哪儿听来的?”

    张三儿笑呵呵地:“郎中跟我的,还这东西非常难以提炼,价格也是昂贵无比,千金不换。”

    王福一听他提到了钱,急忙道:“我告诉你,就算是提炼出来了蟾酥,也不可售卖。咱们杀害还这么些个性命,不定会有什么报应呢!”

    “没没没,的就是顺口这么一”,见老爷没有太纠结这件事儿,他继续:“老爷,那剥皮之后,这些蟾蜍怎么办?”

    王福其实一开始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左思右想之后,无奈地:“叫花匠,在后院之中专门清理出一处空地,咱们就把这些蟾蜍的尸身好好安葬。”

    “呵呵,老爷,这是不是有点没必要了?”

    “混账!老爷做事儿还用你教?”

    “是是是,的这就去办。”

    赵半仙儿道这里,起身走至窗前,无奈地:

    “我也就知道这些了,还是前些从王福口中得知的。之前看见那炼丹房里的符箓之时,我就猜到了,当初师兄必定藏身在那,就想着来找你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李攸急忙问卜凡道:“师伯,您不是吃丹药死了么?”

    卜凡一摆手道:“没有,都是谣传。贫道只是觉得那里湿气有些重,丹药炼出来不好保存,就离去了。要走的时候,才发现那有一只毒蟾,身上已有几分妖气,才将洞口封死的。”

    接着,他将目光对准了赵半仙儿,无奈地:“唉,我,你怎么就那么愿意帮那些当官的?”

    半仙儿回头道:“那王福和钱程,虽出身不同,但都是爱民如子的好官、清官,我哪儿能见死不救?”

    他两步走到师兄跟前,苦着脸:“再了,要不是当初我心慈手软,也不会有之后的事情了。肯定是那毒蟾得知了自己的同类被残害,才气不愤地将那王福迫害的。”

    卜凡点点头:“前一阵子,我在路过青云县的时候,发现那里妖气很重,就调查了一番,才发现那里有一妖孽,正是那毒蟾。”

    当他发现这毒蟾已经祸害了一家人之后,便打算作法降服它。

    可这妖孽已然神通广大,不仅能化作人形,还可以掩盖自己的妖气。

    这一找找了好几也没发现其踪迹,猜测它应该逃至隔壁的古王庙镇了,就急忙赶去。

    并且还在古王庙镇前,设下了强大的辟邪阵法,等着那毒蟾自投罗网。

    赵半仙儿听到这儿,看看李攸:“贫道与你,就是在师兄的阵法里碰见的。”

    一脸诧异的李攸,早就听懵了,心原来那他感情是进入到了阵法之中,不得不对卜凡的神通广大,钦佩不已。

    但是疑惑也随之而来,他摸摸自己的胡茬,学着卜凡的样子问他:“师伯,既然如此,您后来一定是抓到毒蟾了?”

    “非也非也,贫道只是设下阵法,后来发现有外人闯入,就亲手破了法。”

    “哦”,李攸轻点着头,继续道:“那您看没看见我的师叔?”

    卜凡瞪着眼睛:“那妖鸟,是你师叔?”

    赵半仙儿看他要发作,急忙走上前李攸当时也不知他们是妖孽。

    虽如此,卜凡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从椅子上一跃而下,甩着袖子道:

    “那两只妖鸟,我早就有所耳闻,不过看他们没有危害苍生,才放了他们一马。”

    李攸一听两只妖鸟,再联系刘吉骥跟自己的话,顿时大惑不解,急忙问卜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卜凡紧锁愁眉道:“要不是看那妖鸟害了那酒家掌柜的和伙计,我都想收他们为徒了!”

    赵半仙儿急忙道:“啊?原来真的是师兄除掉了他的,当日我俩楼上饮酒,您为何不上来相见呢?”

    卜凡摇摇头,重新坐回椅子上,他灭了刘吉骑之后,怕他那个弟弟也在别处作乱,就急匆匆地赶回了青云镇。

    好在他有先见之明,就在刘吉骥打算对一家人下手之时,及时制服了他。

    那家人是千恩万谢,可刘吉骥的一句话,让卜凡顿时惊诧不已。

    李攸急忙问:“师叔了什么话?”

    “哎,他,这家人同是妖孽,我却视而不见,还咒骂贫道瞎了眼。”

    平凡的旅行  https://www.tyxsw.org/book/48382.html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