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 > 第15章 别问,问就是要男女平等
    杜采歌出门后,找到了一家新的饭店,可惜味道还是不理想。

    他默默地吃完,又为杜媃琦打包了一份红烧排骨——想来小孩子都爱吃这个。

    杜媃琦应该算是小孩子吧?看她身材外貌,才十五六岁的样子。

    而且原主才34岁,她是原主的女儿,怎么也不可能年龄太大。

    而且她还透露了一个信息,她还没念大学呢。

    所以杜采歌觉得,自己估算的这个年龄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拎着饭盒,杜采歌匆匆往屋里赶。

    一边走,一边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杜媃琦。

    杜采歌之前看到了自己的户口本,户口本上绝对没有杜媃琦的名字。

    所以说,这女孩的母亲究竟是谁?是已经过世了,还是和原主离婚了?还是说,她其实是原主的私生女?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杜采歌站在店门外踌躇了几秒,还是决定进去买点零食。

    毕竟刚才那家餐馆的饭菜确实不怎么样。

    他想着,如果杜媃琦不喜欢吃红烧排骨的话,至少买点零食给她充饥吧。

    挑选了几样女孩子爱吃的零食,杜采歌没敢买太多。

    实在是银行里没有存款,身上只有最后三千块钱,随便花花就没了。

    而现在还有个女儿要养。

    在《诛仙》能为他赚到钱之前,必须得省着点花。

    想想平时听说的,女儿要富养,要娇养,杜采歌觉得脑袋涨得发痛。

    他左手提着盒饭和购物篮,右手揉了揉眉心。

    不行,绝不能支持这种错误观点,不能助长叛逆期女孩子的嚣张气焰。

    别问,问就是男女要平等。

    挑完零食,又选了几样日用品,牙膏、牙刷、毛巾、卫生纸、袜子、贴身衣裤等。

    这些东西用原主的总有点膈应。

    付款的时候,杜采歌有种微妙的负罪感。

    之前几次花钱,都是为了填饱肚子,杜采歌花原主的钱花得心安理得,人总得恰饭嘛。

    可现在买这些东西,好像自己在占原主的便宜一样,感觉很微妙。

    他仿佛能看到识海深处,原主的灵魂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控诉:你住我的房子,用我的电脑,偷看我珍藏的小电影,睡我的老婆(如果有的话),打我的女儿,还要花我的钱!我就这么点钱了,你还要乱花!

    “一共179.8元。”便利店的收银员麻利地扫码后,报上价格,打断了杜采歌的发怔。

    杜采歌掏出钱包,麻利地付账。

    然后他提着大包小包,低头匆匆往家里赶。

    到了门口,他将大包小包全部放在左手,右手费劲地解下钥匙扣。

    不过他对这串钥匙并不熟悉,窸窸窣窣了半天,也没找到正确的钥匙开门。

    这时门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杜采歌停下开门的动作,很快门打开了,露出杜媃琦那张精致的小脸,审视地看着杜采歌手中的大包小包。

    当视线落在那些零食上时,她不自觉地做出了吞咽口水的动作。

    杜采歌心里发笑,当然面上是不敢笑出来的。

    他将大包小包递给杜媃琦,自己换鞋、脱外套。

    杜媃琦把饭盒拿出来,打开一看,冷哼了一声,似乎在说:“又是红烧排骨。”

    但看她的神色,似乎并不讨厌这道菜,只是在傲娇而已。

    “已经有点冷了,自己去加热一下。”杜采歌说。

    杜媃琦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皱眉表示听到了。她打开便利店的塑料袋,迫不及待地掏出一包又一包的零食,全部摊开摆在桌上。

    她的眼神似乎很满意,但却飞快地用手机打字给杜采歌看:“一点好吃的就想收买我?你太瞧不起人了。”

    杜采歌憨憨地笑着:“哪有,这不是收买你。我有时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怕饿着你。”

    杜媃琦皱了皱小鼻子,一脸嫌弃地打字:“谁还不知道你啊。”

    见这次交流似乎还算顺利,杜采歌试探着套话:“学校放假了?”

    “是啊。”

    杜采歌点点头。对于杜媃琦为什么今天拖着行李箱闯进来,他的猜测是,杜媃琦之前是在住校。算算时间,今天应该开始放寒假了,再有十几天就过年了,所以才这么一猜。

    看杜媃琦的年龄,应该是读高中吧?高一或者高二。也可能是初三。

    但他不可能问出口,要是连女儿读几年级都不知道,会被叛逆期的女儿嫌弃死的。

    只能以后再旁敲侧击,或者找时间偷偷翻看杜媃琦的习题册。

    不过想想,杜媃琦看上去应该是15、6岁,自己才34岁,也就是说,原主18、9岁的时候,杜媃琦就出生了?原主真是够早熟的。

    这里面有着什么曲折动人,缠绵悱恻的故事呢?

    还是说,只是青春期的放纵和懵懂,结出的苦果?

    杜采歌回到书房,打开创世中文网,登陆作者号。

    还是没有提签站短。

    或许是自己太心急了吧,编辑或许还没审到呢。

    他打开音乐播放器,又打开文档,继续飞快地码字。

    当他沉浸在剧情中时,敲门声响起。

    准确地说,还是拍门,并非用指关节敲门,而是用手掌拍门。声音有点急促。

    杜采歌想,如果我在拍电影时用一个这样的镜头,那么会是想表达人物急躁的性格,或者是表现形势紧急。

    杜采歌将文档关掉,过去开门。

    杜媃琦冷漠地看着他,举起手机。上面写着:“我约了朋友,去逛一会商场就回来。”

    杜采歌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杜媃琦连忙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巾仔细地擦了擦嘴上的油,然后抬起头,用眼神示意:“擦干净了么?”

    杜采歌点点头,然后说:“8点前到家。”

    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尽父亲的责任。

    一个好父亲不能让女儿晚于8点回家。

    杜媃琦的表情似乎有点牙痛,飞快地打字:“太早了吧,放假了,我想多玩……”

    然后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软弱,删掉重新打字:“你不是不管我的嘛!你随我玩到什么时候。”

    额,奶凶奶凶的,真可爱。漂亮的孩子什么表情都那么漂亮。

    杜采歌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

    对视了几秒后,杜媃琦败下阵来,有点抓狂,打字:“好吧,9点。”

    9点……勉强也行。杜采歌点点头。

    杜媃琦伸出手。

    杜采歌莫名其妙。

    杜媃琦不耐烦地打字:“给我钱啊!我出去玩,总不能不让我带钱吧!”

    杜采歌没有养女儿的经验,不过觉得杜媃琦的话没毛病,于是从钱包里抽出2张百元钞票递给她。

    杜媃琦皱了皱鼻子,飞快地打字:“越来越小气了。”

    杜采歌很无语。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姑娘!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