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 > 第14章 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
    杜采歌继续沉默。

    少女倒也没有继续咄咄逼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后,又在手机上敲了几行字:“我这次没带被褥回来,你那边有没有多余的?”

    “没有,”杜采歌脱口而出,“晚上我陪你去买吧。”

    少女敲字回复:“晚上我约了同学逛街,你去帮我买吧。”

    少女忽然狐疑地看了杜采歌一眼,迅速打字:“你怎么好像变了个人。”

    “呃,不是好像,是真的变了个人。”杜采歌用玩笑的语气说出真相。

    “哼。”少女又是冷冷一哼,以她那绝美容貌,轻嗔薄怒也是美艳动人。

    她又低头打字:“怎么还不去找工作?”

    杜采歌心中一动,脸上却保持着平静,“这个嘛,其实是我一直觉得自己还很年轻的,不想被束缚住了,要趁着年轻尝试一些不同的生活,所以不想正儿八经地去上班。”

    “不想被束缚?你觉得我这个累赘束缚你了?”少女冷笑,飞快地打字,“别着急,我很快就要出去念大学了,到时候你就没人束缚了,可以自由自在了。”

    “随你吧,反正我的学费和补习班的费用你记得交就行了。哦,还有生活费和零花钱。”少女举起手机给杜采歌看了一眼,就回到房间,关上门,门后传来落锁的声音。

    房间的锁早被杜采歌撬掉了。这家伙,还随身带了一把锁的?

    她关门关得太快,所以没看到杜采歌打了个寒噤,一脸惊恐。

    “问我要零花钱?还要我帮忙交学费?我的天,这怕不是原主的女儿吧!”

    杜采歌冷汗直冒,“我在原世界,好歹也是个钻石单身汉,离婚后一直没人逼婚,我也没有再婚的念头。没想到穿越过来,工作没了,钱没了,倒是给我添了个女儿,喜当爹啊。”

    他拿出手机,翻到之前的通话记录,看到十几天前有一个拨出的号码,备注是“杜媃琦”。

    石锤了,果然姓杜,真的是女儿。

    杜采歌想了想,上前敲门,轻声喊:“媃琦?”

    随着一串脚步声,少女打开锁,推开门,探出头来,毫不掩饰那张绝美脸蛋上的厌恶之色,举起手机:“干嘛,别喊得这么恶心!你不是说以后再也不想和我说话么,怎么又死皮赖脸地来叫我名字?还叫得这么恶心。”

    还好,少女打字没有用火星文,没有用颜文字。

    杜采歌一脸无辜:“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晚上睡觉时,听到这边房间里有老鼠咬东西的声音。你自己当心点,睡觉的时候别把脚趾头露在外面,别被老鼠咬了。”

    少女的眸子里显示出现了一丝惊恐和慌乱,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气恼地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别说这种傻话行么!老鼠才不会咬人脚趾头!”

    卧靠,原来你会说话的,不是哑巴!杜采歌目瞪口呆。

    少女的声音非常好听,仿佛清泉流淌,叮咚作响。

    话音刚来,她就露出懊恼的表情,捂住嘴,摇摇头,飞快地打字:“刚刚不算,我没开口说话。”

    “会咬的。”杜采歌一本正经地说。

    “你是混蛋!”少女杜媃琦重重地将门关在杜采歌的鼻子前。

    杜采歌站在原地,叹口气,摇摇头,回到自己房间。

    看了一会书,他感到腹中空空。该去解决晚餐问题了。

    起身,先来到小卧室的门外,敲了敲。

    没有动静。

    继续敲。

    还是没动静。

    杜采歌有点不耐烦了,加大了敲门的力道。

    “笃笃笃!”

    “笃笃笃笃!”

    “笃笃笃笃笃!”

    杜采歌狐疑,这孩子该不会是睡着了吧?

    难道已经在外面吃过饭了?

    想了想,杜采歌拿出手机,找到杜媃琦的电话,拨号。

    很快就电话就被按断了。

    然后门后响起沙沙的脚步声。

    门被拉开,露出杜媃琦那张巴掌大的俏脸,脸上布满寒霜,没有说话。

    杜采歌注意到,女儿的耳朵上戴着一对大耳机,隐隐还有音乐声传出,她应该是在听歌。

    “吃饭了没有?”杜采歌大声说。

    “不用你管。”杜媃琦举起手机。

    青春期的女孩子,叛逆,自我。

    杜采歌在心里摇头。

    当然他不敢真的摇头。

    他没有哄孩子的经验。

    以前在片场,遇到和少年儿童演员打交道的时候,他都是让副导演上阵。

    现在要是刺激得这叛逆期的女孩子当场发宝气,他就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我真的太难了,杜采歌想。

    莫名其妙地穿越了不说,还要穿越到一个年龄比自己更大、又没有钱的大叔身上。

    还要喜当爹。

    以前看网络小说奶爸文的时候,他也幻想过自己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三四五六岁都行。

    奶萌奶萌,开口就脆生生地喊爹地,喊得他心儿都要融化掉。

    乖乖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听他唱儿歌,听他讲故事,视他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可现在,女儿有了,却是一点也不可爱。

    既不奶也不萌,反而又凶,又叛逆。

    甚至还不愿意开口和他说话。

    这世上有比我还悲催的穿越者么?

    应该是没有吧。

    “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杜采歌问。

    杜媃琦低头打字:“我发过誓,再和你说话我就是猪。”

    “可你已经跟我说过话了。”

    杜媃琦心烦意乱地打字,打错了好几次,删掉又重新打。最终呈现在屏幕上的是:“那不算。我不是故意的。从现在开始。”

    “好吧,从现在开始,”杜采歌开始觉得女儿有一点可爱了。他憋着笑,看你能忍多久,“要不要我帮你打包带点饭菜回来?”

    杜媃琦静静地注视他,漂亮的瞳孔里终于有了一丝感情色彩。

    这个镜头真美,杜采歌职业病又犯了,只恨手头没有摄像机,不能把这一幕留存下来。

    “你看着办吧。”杜媃琦打字回复。

    这话显得模棱两可。

    看着办?那到底是该打包呢,还是不该打包呢?

    还有,你喜欢吃什么菜啊姑娘,我这身体虽然是你亲爹,但灵魂真不是啊……

    门在眼前关上。

    让杜采歌感到欣慰的是,这次不是重重地关上。

    终于有点改善了。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