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无数神格 > 095章 一剑破百骑
    赵成安多看了几眼李贤,这个时候还敢出头,也不知道哪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他盯着李贤问:“你是何人?”

    木长河马上解释:“这位是李公子,和木家渊源颇深,今天算是客人。”

    “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接下落霞山庄的请帖。”

    李贤回应着赵成安的目光:“木家家主授权我接的可以吗?”

    木清风立即站出来说:“是,李公子可以全权代表我。”

    赵成安想都没想便拒绝了:“落霞山庄请的是新任木家家主,闲杂人等,岂能代劳,荒唐,这么不把落霞山庄放在眼中吗?”

    形势发展到如今地步,已经超出了木长河的能力范围,更不用说脑子一片空白的木清风。

    高武权的匹夫之勇,也顶不了多少用。

    木长河望向李贤,那是唯一的希望,堂哥木长天不会说错的。

    李贤脸上表情不咸不淡,也没在乎赵成安的咄咄逼人,他依然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看来,今日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是又如何?”占尽优势的赵成安,自然不会放过在这木家门前大出风头的好事。

    “人家两任家主尸骨未寒,你就想在这木家门前大动干戈吗?有什么事,也得等两位入土为安;死者为大,小时候便知道的道理……”

    赵成安一点都不耐烦了,他打断了李贤的话:“少废话,没工夫和你这个不相干的外人多说什么。”赵成安示意两人将李贤扔一边去。

    两人从马上下来,走近李贤,正要动手抓着李贤扔出去,两人还没看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如何出手的,一掌一脚之下,两人在五六米之外的地上落地。

    赵成安等的就是这一刻。

    “木家人欺人太甚,给我冲进去。”赵成安一声令下,上百人骑着马朝着穆家大门踏踏而去。

    一个家族,还是有名气的那种,若是被人骑着马冲进去,算得上奇耻大辱。

    木长河带着木清风闪到一边。其他诸人,也迅速闪避。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有时候不得不低头。

    唯有那个和木家没多大关系的李贤,纹丝不动。

    离歌剑从李贤掌中飞出,带着强横威势,流星般瞬息而过,掠过上百人马,轰鸣声中,人仰马翻,纷纷坠地。

    一剑破百骑!

    高武权张了张嘴唇,心有余悸的想到了那天李贤半路上栏他之事,要是这李公子是个滥杀无辜之辈,那天怕是小命都交代了。

    木长河松了口气,一个能让自己堂哥愿意交出李家,和毕生武学经验都要拉拢的年轻人,注定不会让人失望。

    木清风犹记的第一次见到李贤的时候,没怎么主意,普普通通,谁能想到会是今日之神采飞扬?

    赵成安勉强从地上爬起来,上百人马,和木家群龙无首带给他的巨大优势,也在那一剑之下荡然无存。

    他站在那里,以特有的胆寒表情,看着对面的年轻人:“你到底是谁?”

    “李贤。”李贤答道。

    “愿意为木家出头,可曾想过后果。”他厉声问。

    李贤从木长河手中拿走那封书信:“回去告诉落霞山庄的人,一会我去亲自上落霞山拜访。”

    已经一败涂地,赵成安招呼那些只是受了皮外伤的上百人,上马离开了。

    木长河走过来,很是担忧:“李公子,你要去落霞山?”

    “木老先生,木家现在最需要的是休养生息,木清风抓紧时间提升实力。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和落霞山庄的恩怨,我必须去一趟。木老家主临终所托,晚辈自当竭尽所能。”

    木长河满脸忧虑:“李公子,落霞山庄屈海蒙,此人已经是结丹期实力,你去了,怕是……”

    “这个我自有分寸。”李贤没有解释。

    木长河没再强求,在木家从新恢复实力之前,面前这位李公子便是唯一的依仗。

    木家人开始简单的收拾残局,安排好各处人马,各司其职。

    李贤留在木家吃了顿饭,临走的时候,木长河将他送到门口:“老夫在木家等候李公子顺利归来。”

    李贤点头离去,翻身上马,朝着落霞山的方向纵马狂奔。

    ……

    当一个从来没有让屈东贤失望的得力属下,以一个失败者姿态站在山庄大厅的时候,赵成安饮剑自刎的想法很强烈。

    曲海蒙摆摆手,安抚住生气的儿子:“不怪成安无能,实在是那个叫李贤的年轻人,实力非同一般。”

    屈东贤强压下怒火,对曲海蒙道:“爹,这李贤什么来头?”

    “一个外人留在木家,为木家出头,那绝对不是路见不平,或者爱管闲事那么简单。木长天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和儿子木远图同归于尽,留下一个群龙无首的木家,以木长天隐忍二十年的坚韧和算计来说,他绝对留有后手,好安心离开。这李公子,自然是木长天留下的后手。此人一剑破百骑,而且都是落霞山庄实力强横的弟子,又扬言会来落霞山庄拜访,此等口气和做派,岂能是泛泛之辈。”

    “总不能年纪轻轻就比木远图还厉害!”屈东贤很不服气。

    一直旁听的燕南笙适时道:“屈庄主,那日是此人击败木家高武权,将我带到县衙的安全之地。我和此人只是萍水相逢,只因赵东阳在青台县街道上对他有过小小的帮助,他便出手护我周全。无论怎么说,此人都不是大奸大恶之辈。”

    曲海蒙很认同这话:“燕小姐说的对,不管他是谁,总好过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木远图。他扬言上落霞山,到时候一见便知。”

    屈东贤无话可说,等着就是,他倒要见识一下这位不可一世的年轻人。

    燕南笙回到自己房间,心情比以前好了很多。

    木远图已死,落霞山庄避难之旅可以告一段落。

    可那个年轻人的救命之恩,怎么都要和他说道说道。

    不要报恩,也总要说声感谢不是。

    她快回去了,但愿这最后一面,不会像上次那般不欢而散。

    黄昏的时候,李贤独自一人上了落霞山。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