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 第一百七十章 《木兰诗》
    一首《钢铁洪流进行曲》,直接把今晚的表演,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虽然这首曲子原本是用来描写现代战争的,像是钢铁洪流,这说的明显是战车之类的。

    然而……

    因为舞台上的军人都身披盔甲,乍一下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倒也还能说得过去。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台上的合唱所唱出的气势。

    感觉历朝历代的可以称得上精锐的精锐之师,怕也不过是如此了吧。

    甚至,这让皇帝不得不想到了自己的玄甲军,当然,现在玄甲军已经不是由他亲自带领了,玄甲军的一部分充入宫中,成为皇宫近卫部队,然后,又把其主要的部分,交给了卫国公。本来,他觉得自己的玄甲军,已经是当世第一的强军。

    只是……

    看完了这个表演,他却隐隐间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这些在上面唱合唱的,更具精气神,更有威胁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

    不单单是他,但凡现场有过带兵经验的都知道,这一支部队的精神气,有点不对劲。

    皇帝当即便问道:“夭夭,这些人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其他宰执们纷纷侧着耳朵过来。

    夭夭回道:“这就是父皇你自己的人啊。”

    皇帝便又道:“这是朕自己的人?朕何时……”

    他这话一说,顿时便仿佛反应过来了。

    只见夭夭道:“上面都是出自教坊的人,父皇,这是表演,不是真的。”

    皇帝也是一脸哭笑不得地说道:“是朕一时糊涂了,还真以为是什么威武雄壮的军士。原来都是教坊的人啊,可这气势,着实把朕给吓了一跳。”

    尚书右仆射冯德鸿此时也是道:“老臣也被吓得差点以为有人要谋反。”

    此话一点不假,因为此时皇帝的位置跟台上,也就差十数步而已。

    当然,这句‘谋反’说的,就有点冒犯了。

    只不过……

    接下来皇帝自然一点都不在意。反倒,还有些高兴,毕竟,能够做到如此以假乱真,夭夭也是一个人才了。

    “夭夭真乃朕麒麟儿!”

    此话一出,众人想法皆不相同。

    其中,最觉得皇帝这话说得不够妥当的,应该便是御史台御史魏琳,因为一个戏子的表演精彩,竟然便能够得到陛下的‘麒麟儿’的称赞,陛下如此说,会不会有点把戏子的地位抬得太高了?

    当然,他并不是说羸奉仪是戏子。而是,靠这种表演来获得皇帝的赏识,显然,于国无利。而且,像是这种取宠,最后导致亡国的,他要想说多少出来,就能够说多少出来。

    “陛下!”

    魏琳当即便想参皇帝一本……不过很显然,这表演的节奏,却并没有给到他这样的机会。

    台上。

    下一个表演,很快便又开始了。

    夭夭也是回过头去,这些宰执们的想法,她全都知道。

    有看戏的,如卫国公。

    有仗义执言,以国为重,如魏御史。

    有准备见风使舵,如封德鸿。

    有明知道问题所在,却不说话,如中书令严立复。

    夭夭发现,这个传闻中点评过她的宰相,很有那种喜欢明哲保身的大臣的风格,据闻,对方一向以多谋而著称。

    至于其他的两位侍中,还有一位中书令,他们内心的想法她全都知道。

    “真是有意思。”

    夭夭在心中如此想着,下一个表演,也是上来了。

    接下来的这个表演是一个奶粉超标的表演。

    但估计……

    现在众人怕是很难再集中精神看下去了。

    这对她来说,反倒是好件好事。

    因为……

    被皇帝那么一说,再加上这一首曲子,就显得她的野心不知是否有点太过大了。

    接下来的表演,名字叫《青鸟衔风》。

    歌词内容的主旨便是,谁说少女只贪恋珍馐玉盘樱桃红,有个天下在她们心中。

    得亏魏御史气上心头,根本无心听下去。

    不过……

    夭夭却是发现了,这四周最淡定的人,竟是卫国公。因而,也是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注意到夭夭的目光,卫国公也是把方才的歌词内容跟她的外表对了对。

    片刻之后……

    卫国公不无感慨,“那句父皇,怕是用意不单单只有那么简单吧。”

    这名女子,并非一般寻常女子啊。

    只能说……

    对方好像误会她了。

    嗨!不过不管了。

    当《青鸟衔风》这首奶粉味十足,而且画面精美的曲子结束后。

    下一首歌,也是接踵而来。

    接下来,该轮到青竹跟绮菱登场了。

    大舞台上,大屏幕在音乐声响起的时候,还是黑着的,仿佛并没有开,在一段小小的背景音乐过后,画面终于出来了,但是在舞台上,却并没有看到人,直到这首歌唱到了一半,当唱到“游丝投机杼,木兰当户”,这时,众人才看到了,有一个人,在场馆的入口左侧的过道,穿着一身与前面画面所看到的那个女孩身上一模一样的衣服,甚至,便是连发饰,都一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很多人在看到了屏幕上木兰打扮的青竹后,也是下意识地跟随着镜头立刻便往下望,往左侧望去,果真,一位官员便在自己的左手边,看到忽然出现一个人。

    这一次,上台表演的人没有直接出现在舞台上,而是从观众身边经过,可想而知,那些离青竹只有十尺不到的人,在看到这样一个真人的时候,内心该是有多激动。

    而且,不单单左手边有,大屏幕上的画面一转,右手边,也有一个人。

    这一次是出征后的木兰,一身极为鲜艳显眼的红黑色的衣服,跟青竹不同的是,青竹的额头上还画了花钿,眼影也化了妆,嘴唇也是分外鲜艳,而绮菱这边,额头上虽然没有画花钿,而且其他也没有那么讲究,但是绮菱却戴了美瞳,多了一双卡姿兰大眼睛,还多了一个耳环。

    当摄像机的镜头对准她的眼睛的时候……

    那种美,是妖艳的,是惊心动魄的,是让人不由得为之窒息的。

    当然,要说绮菱唯一一点,有什么不好的话,那便是,她用的是夭夭教的散装粤语唱的,这个时代自然不可能有人能听得懂粤语,但听不懂没关系,反正,除非是为了近距离看这两个人的,基本上其他百分之七八十的大家还是需要通过大屏幕才能仔细看到两人,而在看的同时,所有人也已经把字幕信息一并接收了。

    首先是青竹唱“杀伐阵云密布……”到第二个“春风待渡”,然后,是绮菱唱的“塞疆令旗一呼……”到第二个“春风无负”。

    两位都唱得很出色,更重要的是,今天两人都打扮的很漂亮。

    青竹的漂亮,在于她的传统之余又带上一些创新之美,而绮菱的漂亮,则在于她的妖艳之余,又不乏纯真。

    靖王今晚也在现场,看到这两人,也都心中一塞,这两名女子是什么人?

    怎么可以这么漂亮!

    同样,左武卫将军程远也看到了这两人,便是原本对美女没兴趣的他,都不由得对这两人,投去欣赏的目光。

    “这两名女子是什么人?”

    靖王随后也是问身边的仆人道。他之前一直都不在辰都,自然对此不太了解。

    那仆人一开始也有点没认出来,但随后,他便一惊一跳地道:“王爷!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什么?”

    “那不就是与世子一起的那名女子么!”

    “你说的是那个?”

    “就左边那个。”

    靖王随后想了想,将心比心,这的确很难让人拒绝。另外,他还听闻,左武卫程远将军的儿子也喜欢另一位女子,若是左手边的这个便是自己儿子喜欢的,那右手边的这个岂不是……这两小子,眼光倒是高得很!想至此,便是靖王,都不由得被气笑了。

    “何惧生死长物,一往前无……”

    “烈志后人咏唱,万世千古……”

    当两人唱完,大屏幕上,也是出现了两人的合并。当然,是原本动画视频的那个合并,然而……便是没有用上真人的,这一场cosplay,也足够让人过瘾了。

    青竹跟绮菱两人,便仿佛是从屏幕中走出来一般。

    皇帝以及宰执这边,在看完后也是惊讶非常。

    表演结束,大屏幕上。

    一首《木兰诗》,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了出来。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今晚来看表演的人平均识字水平肯定比前一次要好。

    然而……

    其中还是会有不少不识字的。

    所以,在这些字出来的同时,四行身穿盔甲,同样一身娘子军打扮的女孩子,也是来到了台上。

    全体朗诵走起!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

    如果说之前主要是唱的男子当兵打仗,那么,如今,女子又如何能落后?

    也是到了此时,众人方才明白,刚刚绮菱所唱的内容的含义。

    “塞疆令旗一呼,燕有敌胡。”

    “燃未绝战鼓,以女伪如匹夫。”

    “忠孝替父,十载军旅苦。”

    “万将戴月披星,撒血远赴,泪祭江湖。”

    此时,一个决定代父从军的忠孝女子的形象,便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让人心疼。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让人看到了她内心的坚定。

    “归来见天子,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让人看到了作为女子的生动真实一面。

    既是奇女子又是普通人,既是巾帼英雄又是平民少女,既是矫健的勇士又是娇美的女儿。她勤劳善良又坚毅勇敢,淳厚质朴又机敏活泼,热爱亲人又报效国家,不慕高官厚禄而热爱和平生活。

    这时,便是一向善谋不喜欢说出来的中书令严立复在看过后,都不由得道:“这真是一名奇女子!只是为何,以前一直没听说过?”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