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53、五十三朵玫瑰

53、五十三朵玫瑰(1 / 2)

棠柚和萧维景面面相觑。

棠柚活到这么大, 还真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

一开始挺慌张,但经过刚刚那么长时间的相处,棠柚已经初步摸清了面前这俩人的性格。

至少没有上来就套麻袋打针或者怎么着, 总体而言,他们的道德素养真的是遥遥领先于同行。

就这业务能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差劲。

——直到现在没对他们俩动手动脚, 甚至还会给乖乖地买饭菜,从这点上可以初步推断一下,这俩劫匪背后的人应该特意嘱托了不伤害两人。

——偏偏还要绑了她和萧维景过来。

棠柚想了想, 首先排除掉文灵。

文灵那么穷, 就算是有这个心思,也没有钱雇人。

最近她倒是得罪了宋妤,只是宋妤绑她也就算了,绑萧维景做什么?

竹竿气急败坏地拿着针管, 盯着两人看了看,手里的针管晃了晃,开始威胁:“等下我订早餐过来,别提那么多要求!有的吃就不错了, 唧唧歪歪唧唧歪歪,你们俩是想上天啊?”

棠柚的手仍旧被捆着, 乖乖巧巧地回答:“好的。”

铜铃眼低头,玩了阵手机,抬起头来,倒是老老实实:“早餐又没什么好订的,要不咱们订包子粥?你们想吃什么馅儿的?”

棠柚问:“我想吃素的, 但是不喜欢韭菜。”

“那胡萝卜的行不行?”

“可以,你想要什么样的粥?”

“什么都行,我不挑食;”说到这里,棠柚转脸,看向旁边一脸懵逼的萧维景,“你要什么口味的?”

“啊?”萧维景被她问的一愣,醒过神来,回答,“和你一样吧。”

萧维景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友好的绑架。

现在更是友好到令他疑心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竹竿看一句话把两人训的老老实实,心里面仍旧愤愤不平,将针管随手放在一旁。

铜铃眼下单的包子铺离这里很近,没多久就把东西送了过来,萧维景的双手被绑的严严实实,根本就没有办法吃,铜铃眼手脏,捏着包子要喂他,直接在上面留下黑乎乎的两个手指印——

萧维景看的几乎要吐出来了,转脸:“我不饿了。”

竹竿也懒得和他多废话,他现在就觉着有钱人脑子里面都有病。

随手把包子放回袋子里,他站卡了,按了按太阳穴,叮嘱:“你看好这俩人,我出去接人。”

眼看着竹竿出去,棠柚对铜铃眼笑着说:“麻烦你帮我发一条微信。”

铜铃眼晃了晃脑袋,应了一声,忙不迭地去拿手机;蓦然想到刚刚竹竿的叮嘱,又缩回了手,直直地盯着棠柚看,问她:“你发什么微信?”

棠柚若无其事地说:“我男朋友在外地工作,每天早上我都会给他拍照发早餐,今天到现在还没拍早餐。你刚刚还按掉他那么多次电话,他现在说不定急到准备报警呢。”

铜铃眼被她说的吓了一跳,慌了:“刚刚那个电话不是你二叔打来的吗?”

他看着备注是二叔就给关了。

萧维景在一旁冷着脸:“那是我二叔。”

棠柚说:“是我男朋友。”

铜铃眼愣了,盯着两人看了半天,不由得感慨:“你们有钱人玩的可真够野的。”

铜铃眼还是担心对方会报警,毕竟宋小姐还没过来,事情办成之前,他们都不能走;立刻手忙脚乱地拿到棠柚的手机,递到她手里,慌的团团转:“那你甭废话了,赶紧解锁,给你男朋友发照片。”

棠柚规规矩矩地解了锁。

铜铃眼拿着她的手机,仔细确认过棠柚的确每天都在发早餐图,这次也老老实实地对着桌子上的包子拍了照,才给萧则行发过去。

顺便还笨拙地敲上一行字:刚刚睡过头,吃完继续睡,别打扰

萧维景被铜铃眼这一阵操作惊呆了,他忍不住看向棠柚。

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棠柚面上也没有丝毫的慌乱,从容不迫地和铜铃眼搭话:“大哥,是不是有人指使你们绑人啊?”

“我们很有职业操守,”铜铃眼说,“坚决不会说的。”

“那指使人是男是女啊?”棠柚笑吟吟,“这个总能说吧?”

铜铃眼摇头:“性别更不能说了。”

不能说,那就是真有人指使。

“说是要钱还是要做什么了吗?”

铜铃眼有点不安了,他不敢看棠柚的眼睛,站起来:“哎呀,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快吃包子吧。”

棠柚的手没被绑,她拿着包子,也不吃,和他说:“要是钱的话,这事好办,看到我旁边那个家伙了吗?他最不缺的就是钱。”

萧维景转过脸,并不想和绑他的人说话。

棠柚继续淡定地和铜铃眼聊天,笑盈盈:“大哥是第一次干这行吗?”

铜铃眼面红耳赤,特意提高声音:“要你管!”

“做这个风险很高啊,要不要考虑换个行业?”棠柚含笑,“学点技术,做个电工什么的也不错啊。”

铜铃眼不吭声。

“这样吧,大哥,打个商量呗,你现在把我们俩放了,对方要多少钱,我一分不少的都给你,”棠柚循循善诱,“绑架可不是小事,弄不好可是要判刑啊,大哥,你还年轻,为这点事进去不值得。你放了我,我们给你钱,你们拿着钱做什么不好?租个店面卖卖东西也行啊,多舒坦。”

铜铃眼闷声说:“我才不信女人的鬼话。”

“怎么能是鬼话呢?”棠柚叹气,晃了晃自己的手腕,“大哥,你看看,我现在被你绑着,刚刚还特意提醒你给我男朋友发消息,我要是有坏心思,刚刚就不让你发了。我男朋友一看我这么长时间没发消息,肯定得报警啊。”

铜铃眼狐疑不决。

棠柚笑的纯良且无辜:“大哥,你仔细考虑一下呗?”

话音刚落,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铜铃眼坐在旁边,吓的弹跳起来,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看。

是萧则行的通话申请。

铜铃眼只犹豫了两秒钟,拔出刀子,颤巍巍地抵着棠柚的脖颈,另一只手,拿了手机过来,低声威胁棠柚:“等会别乱说话,不然捅你。”

棠柚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能把刀往旁边挪一挪吗?凉。”

铜铃眼本来想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看她这样可怜巴巴的小模样,也有些不忍心了,刀子往旁边移了移,按下接听键。

萧则行声音温和:“柚柚,怎么早上突然吃包子了?”

棠柚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想哭。

但铜铃眼手里的刀子还放在她脖子上,明晃晃。

棠柚忍着泪意,淡定地说:“没什么,二叔你怎么还不睡呀?已经这么晚了。”

“马上就睡,”萧则行笑了笑,“想我们家小柚柚了。”

“过两天我就去看二叔啦,”棠柚眼睛发疼,“我还给二叔准备了惊喜。”

萧则行现在在斯德哥尔摩。

从那边过来没有直达航班,需要转机,至少十四个小时。

棠柚不希望萧则行为自己担心。

他工作已经那么忙了,她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负担。

她能听出萧则行声音的不对劲。

“那等柚柚亲自给我好不好,”萧则行在去往机场的车中,他垂下眼睫,安静地放大棠柚发来的照片,仔细辨认出不经意间拍进去的一小角外卖订单纸,“二叔马上就回去陪柚柚了。”

棠柚点头,笑:“好的。”

她还想多听听萧则行的声音,但铜铃眼已经开始不耐烦,无声地做着口型——

快点。

棠柚只能说:“二叔,我有点困,继续睡啦;你也要好好睡啊,千万别累坏了,我不需要那么多的钱,只要二叔能陪着我就好啦。”

“好。”

棠柚忍了又忍,最终忍不住,颤声对着手机说:“二叔,我爱你——”

旁边的铜铃眼忍不住了,直接按断通话,看着棠柚,颇为费解:“你和一臭老头子这么肉麻干什么啊?天天和一个老人家我爱你我爱你的说,不腻味啊?好好的一个漂漂亮亮小姑娘,就这样单单纯纯地谈个校园恋爱不好么?到底是哪里想不通才非要去和老头子谈恋爱?我真不能理解你们这些年轻人。”

棠柚没说话,她努力地吸着气,生生地止住泪花,仰脸看了看铜铃眼,笑:“二叔一点儿也不老,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人了。”

铜铃眼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当他眼瞎啊,旁边这个萧味精还是围巾都二十多岁了,他二叔再怎么年轻也得四十往上了吧?

说不定就是一秃头大肚的中年男人。

呵。

铜铃眼随手把手机放在旁边袋子里,手里拿着刀,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个人看。

棠柚没说话。

萧维景轻轻地咳了一声:“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我才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是吗?”棠柚面无表情看他,抬了抬手,给他看自己手上绑着的绳子,“所以这就是我说谎话的报应。”

萧维景问:“你觉着是谁要绑架我们?”

棠柚毫不迟疑:“如果对方针对我的话,大概率就是宋妤吧。你呢,你的仇家都有谁?”

萧维景想了想:“这可就多了,在国内的话,赵茶、越寒梓、胡图……”

最新小说: 塔防与文明:从鼠人开始 不完全日蚀 全球神祇复苏 奇异人生之末世女巫 灵猫事务所 这不是末日是什么 巨兽吞噬进化 灵气复苏后的我开挂了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全球末世生存:我的资源无限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