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45、四十五朵玫瑰

45、四十五朵玫瑰(1 / 2)

萧则行沉静回答:“以防万一。”

棠柚让开了路。

她这一次没有再穿毛绒绒了, 脸颊粉白,眼角下的泪痣小巧可爱;默不作声地让开一条可供萧则行的路,棠柚躺回床上, 拿被子把自己裹起来,背对着萧则行, 不肯再说话。

萧则行问:“饿不饿?我温了牛奶,还有蜜豆包,还想吃什么?”

棠柚低头, 拿被子盖住脸:“两种都不想吃。”

闭着眼睛, 耳畔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萧则行坐在她旁侧,轻声道歉:“对不起,柚柚。”

停顿片刻, 他说:“抱歉,为了让你到我身边来,我用了点小手段,这点我无法否人。”

棠柚被他一句话气的炸毛, 把被子车下来,眼睛红红:“你那根本就不是小手段!你骗了我那么长时间!”

正气愤着, 萧则行侧身弯腰,拨开她脸颊的一缕碎发,耐心哄她:“生气归生气,咱们先吃点东西好不好?”

“不好,”棠柚要把自己缩成一团, “我不饿。”

与此同时,她的胃咕噜咕噜叫了两声。

上午滑雪本来就耗费掉她大量的体力,下午又是堆雪人又是和他闹;棠柚此时的体力几乎被消耗殆尽,眼角还泛着红,脸埋在小胡萝卜抱枕上。

萧则行将她抱了起来,棠柚挣扎两下,没挣扎开,只能任由他抱着。

“柚柚,”萧则行叫她的名字,“就算和我赌气,也别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棠柚炸毛:“不是赌气,我有权利不理一个总在欺骗我的人。”

萧则行纵容着她:“那我也有责任来哄生气的女朋友。”

棠柚仍旧固执地扭脸。

“我去给你拿牛奶好不好?”萧则行温柔按在她腹部上,哄,“先让柚柚的小肚子吃饱。”

棠柚闷声开口:“那你再拿一个蜜豆包。”

萧则行笑了,下楼去拿蜜豆包,而棠柚趁着这个机会,给先前联系过一次的租车公司打了电话,要求他们从明天下午四点过来,并给出了详细的地址。

同时,棠柚分别给梁却葵和苗佳溪打了电话过去,顺便请苗佳溪替自己订好机票。

她担心被萧则行听到,争分夺秒讲完,刚刚挂断,听见门响,棠柚哆嗦了一下,心虚的厉害,赶紧把手机藏好。

萧则行端了温热的牛奶过来,瞧她还坐在床上,也不着恼,坐在她旁侧,端着牛奶喂给她喝。

棠柚径直从她手中夺过牛奶杯,几口喝干,这才捧着蜜豆包耐心地吃。

棠柚嘴巴小,吃东西的时候腮微微会微微地鼓起来一块,格外可爱。

她正低头吃着,忽然阴影倾覆而下,萧则行捏着她的手,声音低哑:“好吃吗?能不能让我也尝一口?”

棠柚并不介意和萧则行分享食物,她举起手来,递到萧则行唇边;萧则行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头。

蜜豆包上有她小小的齿痕,萧则行就着她留下的齿痕处咬了下去。

豆包并不大,棠柚填饱肚子,把牛奶杯随手放在旁边桌子上,找到睡衣,拿着去浴室中洗漱。

她知道萧则行最喜欢毛绒绒,可她今天偏偏不穿毛绒绒,就是普通的、宽宽松松的睡裙,毫无曲线美。

吹干头发,仔仔细细地擦干,棠柚这才穿着鞋走了进来,也不搭理旁侧的萧则行,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这才闷声说话:“去把你的被子抱过来,睡地板,我今天才不愿意和你睡在一起。”

萧则行伸手,关掉卧室中的主灯,只留墙上几盏昏黄的小蘑菇灯。

棠柚背对着他,看到了投射在墙上的影子。

萧则行在解衬衫,蓦然间,棠柚恍惚想起轮船上的那一次相遇,两人第一次同居一室休息,她也曾无意间窥到萧则行脱衬衫的模样。

等他的手放在腰带上时候,棠柚又不争气地闭上眼睛。

事情发展到现在,棠柚蓦然有些紧张。

她缩在被子中,清晰地听到自己越来越急的心跳。

像是能随时跳出胸膛。

她下午睡的时间本来就长,现在更是毫无睡意,只是把手按在胸膛处,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急。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中水声停止,脚踩在厚厚的毛毯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棠柚闭上了眼睛。

微凉的雪松味混杂着沐浴露的甜甜牛奶香,身边微微下沉,萧则行隔着被子拥抱住她,尝试把她整个人抱在怀中,叫她的名字:“柚柚。”

棠柚没说话。

“倘若我不这么做,恐怕你到现在还把我只当你二叔,”萧则行胳膊收紧,吻上她的发,轻轻咬着她的耳朵,“柚柚。”

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她的名字,声音温柔:“能不能像以前一样抱抱我?”

棠柚其实一直都在发抖。

明明心里面很气,却在他这样的温柔攻势下逐渐沦陷。

她觉着自己实在太不争气了。

在萧则行吻上细白脖颈时,棠柚终于控制不住,轻轻一侧身,从他怀抱中挣脱,趁着他尚未进行下一步动作之前,她按住萧则行的肩膀上,盯着他:“我要拿到最高奖赏。”

萧则行扶着她的胳膊,防止她摔倒,饶是到了这种情况之下,仍旧沉静注视着她:“会很痛。”

棠柚说:“我不怕。”

话这么说,她的手一直都在抖。

棠柚俯身,想要主动吻萧则行,下一刻,萧则行抚摸着她的脸颊,阻止她的动作。

牵起棠柚的手,萧则行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柚柚,这种事情应该让男人主动。”

外面的风雪尚在继续,愈演愈烈,狂风呼啸,雪花片逐渐大如鹅毛,严严密密地覆盖在大地之上。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此时芬兰的冬天过于寒冷,糊糊上午没有出去,好奇地在别墅中游荡了一圈;中午时分棠糊糊又棠柚与萧则行起了争执,一整个下午都没能见到她的影子,糊糊的尾巴急躁地甩来甩去。

糊糊只是一条狗,但狗也会担心主人的安危与健康;夜已经深了,糊糊下午没有吃萧则行倒给它的狗粮,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耳朵,嘴筒子放在两只前爪上。

蓬蓬松松的大尾巴正扫着地,它突然听到了痛哭。

糊糊听力敏锐,顿时站起来,隐约听到萧则行的声音,但毕竟隔的太远,狗的耳朵也听不清楚。

糊糊慌忙地撒狗腿沿着楼梯跑上去,蹲在棠柚房门面前,却怎么都进不去;它听见哭声稍停,两个人似乎在说什么话,只是棠柚声音仍带着哭腔,而萧则行似在安慰。身为一只狗,它并不能理解人类复杂的思想,但它知道萧则行永远都不会欺负棠柚。

糊糊在门口等了一分钟,又慢慢地沿着楼梯下去,趴在自己窝里;刚刚闭上眼睛,耳朵一动。它又听到了哭声,不止有哭声,还有木板之间相互摩擦的声音,越来越重。

糊糊忍不住站起来,汪汪汪地叫了好多声,然而并没有丝毫用处。

糊糊大半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始终紧张地竖着尾巴;清晨时候,天色尚未亮,那种令它担忧且紧张的声音又持续不停响起来。

糊糊拖着紧张而疲惫的身躯再一次上了楼,蹲守在门口;守了好久,才看到萧则行迈步走出。

糊糊汪呜汪呜地冲他叫了好几声,想扒着门缝往里面看,但什么都看不到,萧则行很快就关上门,俯身,摸糊糊的头,声音愉悦:“乖糊糊,妈妈还在睡觉,别打扰她。”

糊糊摇着尾巴,单纯的狗脑中觉着萧则行此时的状态,与它被棠柚捡回家那天、吃到人生中第一顿饱餐时一模一样。

而棠柚并不知道自家狗子对她的关心。

睡的迷迷糊糊中被弄醒,好不容易才能休息,一觉睡到中午十一点,大片的雪地上映衬着金灿灿的阳光,她犹陷在沉睡之中,完全不想醒来。

又累又困。

她现在已经是只废兔子了。

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把她扶起来,棠柚睁开眼睛,一看到萧则行的脸,下意识开始求饶:“二叔,我真的——”

“别怕,只是吃饭,”萧则行半坐在床上,让她依靠在自己肩膀上,端着瓷碗,舀了一勺红豆粥,吹散热气,尝了一点,试好温度之后,才递到棠柚唇边,耐心哄她,“乖柚柚,多少吃点,不然会饿。”

棠柚半闭着眼睛,任由他喂完一整碗红豆粥,仍旧缩在被窝里补觉。

朦胧中被手机铃声吵醒,棠柚浑浑噩噩的脑袋终于开始迟钝地运作;她眯着眼睛,捂着尚疼痛的小肚子,刚想去拿手机,萧则行已然转身过来,先她一步将手机递到她手中:“却葵的电话。”

惊的棠柚一激灵,顿时困意全消。

她想坐起来,可惜身体条件实在不允许,只能小小吸着冷气,接了电话。

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约定跑路的时间了。

偏偏萧则行还在这里注视着她,让棠柚也不敢告诉苗佳溪实情,只能清清嗓子,问:“佳佳,是宋妤的事情吗?我已经知道了。”

苗佳溪一愣:“啥玩意?关宋妤什么事?机票已经订好了,你什么时候走啊?”

棠柚慌忙捂着手机话筒,偷偷拿余光瞥了眼萧则行。

萧则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的电脑挪了过来,修长的手指落在鼠标上,极为专注地浏览者屏幕上的信息。

棠柚隐晦地点明苗佳溪:“我现在在二叔身边呢,国内的事情不方便处理,暂时就麻烦你们啦。你们该做做,该玩玩,不用管我。”

苗佳溪终于明白了。

合着小兔子现在在老狐狸眼皮子打电话呢。

看这样子,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

苗佳溪说:“那我就和梁却葵先去玩了,这机票我再退掉,有什么需要,及时给我打电话。”

棠柚顿时松口气,又扯了两句,才挂断。

她想了想,催萧则行:“二叔,我饿了,您能帮我再拿点吃的上来吗?”

萧则行松开鼠标,望过来。

棠柚一心想要在这个时候支开他,撒娇:“我膝盖好疼啊。”

话音刚落,萧则行走过来,棠柚心脏狂跳不停,仰脸看他:“二叔?”

萧则行掀开画着小兔子和胡萝不的被子,扯住她脚腕,往自己怀里轻轻一带。

俩膝盖的确都红了,有一块磕碰到床角,不小心撞出一块淤血,此时格外的显眼;萧则行摸了摸那块淤血。

兔子腿抖的厉害。

萧则行单膝跪在地上,轻轻地亲吻着那块淤血,怜爱地开口:“抱歉。”

棠柚可怜巴巴:“我饿了。”

最新小说: 林希的梦境宇宙 进化魔方 全球降临:百倍经验 美漫从提问钢铁侠开始 快穿:每个世界都要糖 这届人类不行 从白蛇开始诸天改命 烙在心口的昙花 银河漂流之毁灭 在漫威驱魔的魔鬼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