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44、四十四朵玫瑰

44、四十四朵玫瑰(1 / 2)

萧则行捏着小雨衣的盒子, 仔细看了看,这才微笑着看向棠柚:“你带这个做什么?”

棠柚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开始面不改色地自由捏造:“这个东西的用处可大了, 不仅可以装手机或者镜头,滑雪的时候还能用来防水;也可以拿来临时做止血带, 还能装水……”

说话间,她抬高胳膊,径直从萧则行手中把东西夺走。

棠柚理直气壮:“解释了你也不明白, 毕竟你脑子里只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萧则行含笑看她, 也不再加以辩解。

他俯身,将棠柚掉落在地板上的其他零碎小东西都一一捡拾起来,给她放在一起。

这才看了看棠柚拉链坏掉的小书包,笑:“这么小, 就别太贪心了。”

棠柚觉着二叔话里有话。

可她找不到丝毫证据。

到达芬兰的第一天格外地和谐,除了萧则行径直收走她全部的小雨衣以外。

棠柚愤愤不平地提出抗议:“您不觉着自己现在的行为很像古代时候的强盗吗?”

萧则行铁面无私地将小雨衣全部锁在抽屉中,微笑看她:“如果我真是强盗,你觉着你还能走出这房子?”

一句话把棠柚吓的后退两步, 警惕地问:“难道你还想搞金屋藏娇那一套?”

棠柚脑子里顿是蹦哒出先前曾经风靡一时的本子来——

漂亮的女孩穿着柔软干净的长裙,被关在高高的城堡中, 脚腕上拴着铁链,自由活动的范围除了卧室和卫生间以外,哪里都去不成。

“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萧则行在她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问, “一个小姑娘家,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棠柚认真纠正他:“您要是真的遵纪守法,现在不应该强占他人私有财物。”

“这不是强占他人私有财物,”萧则行不动声色,“只是暂时替女友保管。”

棠柚没搭理他。

她下午还在思考着报复老狐狸的办法,只是又被另一件事情惹毛了。

因着宋妤给萧则行打来的那些电话,棠柚开始不喜欢宋妤了。

对男朋友的独占欲。

凡是觊觎她男朋友的家伙都不好。

偏偏下午宋妤又发了条微博,内涵yuko,明里暗里说yuko 背后有富豪力捧,直戳上次的直播间有人一掷千金刷礼物事件。

但这条微博发出去不到半小时就又静悄悄地删除掉。

宋妤的团队营销厉害,给yuko买上黑热搜,下午yuko工作室的小伙伴联系了公关公司,好不容易把黑热搜压下去;没过一小时,宋妤又借着这条微博蹭来的热度,开始大力地宣传自己拍摄的新照片和推广。

棠柚听着苗佳溪吐槽,自己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直接就生生地给气饱了。

别说地中海了,现在棠柚觉着宋妤连一根头发都不配长!

晚饭,萧则行特意请了专门的厨师上门做饭,考虑到棠柚的口味,来了两名,一名中国厨师,另一名是芬兰本地人。

满满当当地做了一桌子菜,棠柚被宋妤给气坏了,胃口不佳,只尝了几口就丢下筷子,病恹恹:“我吃饱了。”

萧则行放下筷子,问她:“哪里不舒服?”

棠柚老老实实地说:“就是不太想吃。”

她觉着把宋妤的事情说出来太丢面儿。

毕竟她现在才是萧则行的女朋友。

两人位置本来是正对面,闻言,萧则行走到她旁侧,坐下,把她抱在自己腿上,亲自夹了菜,递到她唇边,微笑劝她:“不吃饭明天哪能有力气玩?我喂你好不好?”

完全是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

棠柚盯着筷子上的菜看了好久,仍旧没有胃口,扭过脸,直接表示拒绝:“我不要。”

话音刚落,萧则行将东西丢进垃圾桶,重新夹了一块新的:“那这个呢?”

挨个儿问了七八次,棠柚总算勉强吃下去了几口。

粥也是萧则行喂的,只是喂了几勺,她再不肯吃了,垂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我想睡觉。”

“今天精神怎么这样差?”萧则行含笑看她,“谁惹我们小公主生气了?”

棠柚没吭声。

“这是让我猜?”萧则行抵着她额头,“小公主要不要给点提示?”

“没有提示,”棠柚推开他,站起来,仍旧怏怏不乐,“我要去睡了。”

晚上萧则行果真安分地睡在隔壁,并非要和她同床共枕,似乎真的是出来单纯带她散心,而非有别的特殊企图;棠糊糊把自己小窝里的垫子乖乖巧巧地叼上了楼,盘着尾巴,温顺地窝在棠柚大床旁边休息。

棠柚本来还担心萧则行会突然夜袭,但一直等到她困倦地缩在被窝中安静睡着,萧则行都不曾过来。

棠柚为自己低估了老狐狸的道德水平而感到深深的愧疚。

次日清晨,萧则行遵守先前的约定,带了棠柚前去滑雪。

这边有着天然的滑雪场地,度假别墅群周围就是连绵不断的山峰,棠柚第一次滑雪,仍旧掌握不住技巧;萧则行教着她,哪怕她动作错了一遍又一遍,仍旧耐心地指导。

累到上汽不接下气的时候,萧则行忽然不经意地开口:“许莺找你了?”

棠柚说:“嗯,她怀孕了。”

说到这里,她看向萧则行,警惕心来了:“你该不会也想——”

“没有,”萧则行摸摸她柔软的头发,“你还是个孩子呢,我没那么禽兽。”

棠柚哼了一声:“您的确不是禽兽,禽兽都不如您。”

当初吃柚子的时候,萧则行可没考虑过她还是个孩子。

苦逼兮兮练习到后来,棠柚好不容易能自主滑出一段。

善于鼓励的萧则行夸赞:“柚柚真棒。”

棠柚客客气气地同样夸奖他:“你挑老婆的眼光也很棒。”

中午时,棠柚看着庭院中厚厚的积雪,有点眼馋。

她虽然生长在北方,可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厚的雪、没有堆过大雪人呢。

萧则行看她眼巴巴望着窗外的模样,笑了:“柚柚想堆雪人?”

棠柚拼命点头:“对!”

萧则行重新取了稍微便于行动的手套过来,低头,先将棠柚的袖子往上扯住一部分,仔仔细细地给她戴好手套。

他的手掌宽大,映衬下来,棠柚的手小小的一个,显得格外娇小可怜。

堆雪人肚子的事情基本上是萧则行独立完成的,棠柚花费了好大的力气,只勉强团成了雪人的头,恼人的是,辛辛苦苦堆起来的球还不够圆。

萧则行看她脸颊都被风吹红了,将她毛绒绒的帽子沿往下拉了拉,从她小手里把圆圆的雪球接过来,多加了几捧雪,修整的圆滚滚,这才仔细地放在雪人身体上。

捡了松树枝插在雪人的身体上,棠柚跑回房间中,准备给雪人找帽子和可以充作五官的东西。

好不容易找齐,棠柚跑出来,就看到萧则行与一位老人微笑着站在庭院中聊天。

老人年纪都不小了,慈眉善目的模样,头发花白,戴着眼镜。

棠柚先把东西放在雪人脚边,才小跑过来,叫萧则行:“二叔。”

老人一瞧见棠柚,立刻笑了:“这是你小侄女?是则延刚收养的那个?”

萧则行将棠柚拉过来,将她略有松开的围巾紧了紧,裹的严严实实,说:“不是,这是我未婚妻,棠柚;柚柚,这位是我先前的大学教授,鲁肃。”

棠柚:!!!

她震惊地看了萧则行一眼。

自己什么时候成他未婚妻了?

这个老狐狸也实在太不要脸了吧?

以他的进度,下一次再介绍,恐怕她就成了“孩子他妈”啊。

内心惊涛骇浪,棠柚仍旧乖乖巧巧地问好:“鲁老师好。”

鲁肃瞧着棠柚,摇头笑:“则行啊则行,国庆时听你爸说你找了个小姑娘做女朋友,我还有点不相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棠柚笑容微僵。

国庆时候?

萧老爷子早就知道了?

是萧则行说的?

后来老爷子这样也只是配合演戏吗?

偷偷地拍照公开不说、明明早就告诉老爷子了还故意诓她来强迫她做女朋友!

萧则行面色如常。

鲁肃慈爱地问棠柚:“今年多大了?毕业了吗?”

棠柚乖巧回答:“21,下年毕业。”

鲁肃笑:“年纪还小呢,怎么就看上则行了?”

棠柚说:“因为二——则行哥对我好。”

她不知道鲁肃知不知道她和萧维景的时候,硬生生改过来称呼,温柔地闲聊几句。

鲁肃对温柔的棠柚十分满意,临走前拍着萧则行肩膀,语重心长地叮嘱:“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啊,你年纪大,平时也该多让让人小姑娘。”

萧则行微笑着和鲁肃告别,刚刚转身,就被棠柚狠狠地推了一把。

可惜她力气太小,根本推不动。

棠柚面无表情,直接伸手把刚刚堆好的雪人脑袋摘下来,重重地砸向萧则行,气的骂他:“大骗子!!!”

萧则行没有躲开,任由雪球直直地砸在身上。

雪球破散开,他一身的雪,脸颊上也溅了些,凉丝丝的。

看着棠柚愤怒的小模样,萧则行拍了拍身上的雪,走近,想要劝她:“柚柚,你先冷静一下。”

棠柚完全不能冷静,浑身颤抖被萧则行抱着,气的她拳打脚踢。

最新小说: 林希的梦境宇宙 进化魔方 全球降临:百倍经验 美漫从提问钢铁侠开始 快穿:每个世界都要糖 这届人类不行 从白蛇开始诸天改命 烙在心口的昙花 银河漂流之毁灭 在漫威驱魔的魔鬼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