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39、三十九朵玫瑰(捉虫)

39、三十九朵玫瑰(捉虫)(1 / 2)

四目相对, 粱却葵一张脸瞬间红成了桃子,她立刻捂住眼睛,试图进行自我催眠:“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听到……啊,柚柚, 我去外面等你,你收拾好了再出来哦。”

说话间,粱却葵仓皇而逃。

棠柚僵硬地松开拉住萧则行领带的手, 桃花眼里充满了绝望。

她颤声问:“却葵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萧则行捏着她放在自己领带上的小爪子, 另一只手在她背后护着,防止小兔子因为过度惊吓而滑下去。

他面色淡然:“从你让我说喜欢你开始。”

啊啊啊啊啊!

棠柚快要疯了,她从萧则行腿上下来,赤着脚站在毛毯上, 欲哭无泪:“那你怎么不提醒我?”

等等,他提醒了。

只不过那时候棠柚还以为萧则行故意诓骗她。

毕竟兵不厌诈,却没想到今天的老狐狸格外的诚实。

萧则行整理了下领带,看棠柚仍旧一脸茫然无措的表情, 笑了,“给你一个升辈分的机会, 要不要?”

“不要。”

棠柚心乱如麻,六神无主,也没细想,直接拒绝。

生活最终还是对她这个小柚子下手了。

呜呜呜。

棠柚完全不敢想象梁却葵现在会怎么想她。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只穿了条杏色的衬裙;刚刚她还压着萧则行, 强迫他说着疑似告(调)白(情)的话,拽着他领带,凶狠逼迫;啊,在此之前,还咬了他的脖子。

对于天真的梁却葵来言,这种冲击力该多大啊啊啊啊!!!

棠柚正六神无主,萧则行已然取了旁边的小恶魔裙子来,打开仔细看了看结构,这才拉开后背的拉链,示意棠柚抬胳膊:“先把衣服穿上。”

给她套上裙子,萧则行调整好裙子的角度,仔细抚平卷翘的衣角,把拉链沿着她身体曲线拉好,这才把她搂在怀中,顺着背安抚地拍了两下:“怕什么?没事。”

棠柚冷静了五秒钟,这才跟着萧则行一前一后出去。

看到梁却葵魂不守舍地坐在小桌子前。

桌子上有刚刚萧则行用过的茶杯,梁却葵现在是一个也不敢动,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空气看,满脸都写着怀疑人生。

听见这边的动静,梁却葵转脸,叫棠柚:“二……二婶。”

棠柚瞬间头皮发麻,慌忙摆手:“不不不,却葵,我和二叔——”

与梁却葵目光相触,她顿时觉着自己像是个被捉奸在床的渣男。

她就是洪x贤,梁却葵是林x如。

老狐狸还是老狐狸。

把辩解的话吞回腹中,棠柚艰难地对梁却葵说:“和你想象中的可能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太一样。”

她并没有在和二叔交往啊,如今还是她在悄咪咪地想要贪图二叔身体吃完就跑的阶段。

和老狐狸交往后的代价太大了,她怂啊。

话没说完,萧则行已然揽住棠柚肩膀,微笑开口:“我和柚柚目前正在交往。”

棠柚猛地抬眼,要是她眼神能有刀子的话,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地把萧则行给捅个对穿了。

啊啊啊啊啊!

这个老狐狸现在究竟在搞些什么啊!

梁却葵微微抬眸,弱弱地开口:“其……其实我就是这么想的……”

她圆圆的眼睛稍有暗色,但很快又振作起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不……不过你们真的很般配,上次我就这么觉着。”

棠柚讷讷不言,现在萧则行已经变相做实了她“女朋友”的身份,导致现在棠柚看着梁却葵的眼睛,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说她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出来的话,大概率会吓到这个纯洁的姑娘吧。

还是就这么答应了,过一段时间,等她成功睡了老狐狸,就再和梁却葵说自己和萧则行分手了?

不过,这件事还需要保密;要是真要是让长辈们知道的话——

只是想了想萧老爷子发脾气的模样,她就怂了。

棠柚眼前一黑,她抓住萧则行的衬衫衣角,对着梁却葵说:“却葵,你能帮我保密吗?”

梁却葵愣了:“啊?”

“就是我和二叔的事情,”棠柚一想到有可能被老人家知晓此事,不由得悲从中来,“你也知道,我和二叔的关系有点特殊,你能不能暂时保密?等等我想好了再告诉老人家……”

梁却葵坚定不移地看着她,立刻点头:“你……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往外说。尤其是表哥那边,我一个字都不会透漏。”

——啊,棠柚险些忘记了,一旦东窗事发,最愤怒的可能是她这个前未婚夫萧维景。

棠柚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听到萧则行淡然开口:“这倒无所谓,维景已经知道了。”

吓得棠柚差点软了脚:“啊?”

萧维景竟然知道了么?

他知道的是什么?是她一直对萧则行有色心还有点小色胆,还是其他?

棠柚难以想象现在的自己在萧维景眼中究竟是个怎样的扭曲形象。

算了算了。

反正她对萧维景没啥兴趣,他爱怎么想怎么想。

毕竟她和那个小王八羔子已经没有没有一毛钱关系了。

梁却葵也愣了愣,这一下直接惊的也不口吃了:“啊?”

萧则行摸摸棠柚的脑袋,安抚因为激动而炸毛的小兔子:“上次海钓时候,维景和我谈过话,他说感情这种事情总是难以预料。”

梁却葵大为触动,忍不住点头,眼眸中泪光闪闪。

啊,她的表哥果然还是很善良的,除却冲动莽撞的一面,表哥还是个内心纯善的人啊。

梁却葵主动拉住棠柚的手:“柚……柚柚,你和二叔一定要好好的走下去,千万不要辜负我们的一片苦心。”

连表哥都能够衷心祝福的一段爱情,她又怎么能拖后腿呢?

棠柚现在有多感动就有多内疚:“却葵。”

梁却葵立刻站起来:“我这就出去,你……你们继续。”

嗯?

继续什么?

梁却葵抽出手,很不好意思地给两人鞠了个躬,这才出去。

走之前,她还贴心地提醒:“记……记得把门反锁哦。”

棠柚:“……”

不了,她的色胆已经被吓没了。

她的幻肢彻底萎了。

梁却葵低着头往外走,眼睛红红,险些撞上一人,抬头,看到萧维景,松口气,又提起来:“表……表哥。”

萧维景皱眉看她:“怎么冒冒失失的?”

梁却葵开口:“没……没什么,表哥过来是要找二叔吗?”

啊,不行,现在二叔和柚柚在一起,说不定现在还在做被她突然间打断的事情——

梁却葵忍不住提醒:“柚……柚柚现在正和二叔在一起。”

萧维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仍旧往房间里走。

梁却葵感觉表哥没听清自己说的什么,这下着急了,拉着他的胳膊,吃力地问:“你……你确定要过去吗?”

萧维景看她,皱眉:“却葵,你今天怎么了?不舒服?”

梁却葵委婉提示:“你……现在去,不太合适吧。”

毕竟现在二叔和柚柚或许还在亲亲抱抱或者更深一步甚至于负距离的接触。

梁却葵一回忆起刚刚看到的画面,除却难受之外,更多的竟然是脸红心跳。

两个人看上去实在是太般配了,无论是相貌,还是斗嘴。

梁却葵甚至感觉他们身边全是粉红色泡泡。

恋人之间亲亲密密的话,萧维景这个前未婚夫过去,是不是太煞风景了啊。

就像是一锅好汤里面突然掉进去一小粒石子。

好心成全自己二叔和前未婚妻的表哥肯定要比老鼠屎要好多了,只是现在有点不合时宜而已。

萧维景不以为意:“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又不是眼瞎,看不到。”

二叔对柚柚一直都颇加照顾啊。

表哥早就看到了?!

他看过二叔和柚柚亲亲抱抱酱酱酿酿吗?!

梁却葵:“……”

她犹豫了一阵,松开手,诚挚地开口:“表……表哥,你比我想象中要看的更开。”

开放到让梁却葵险些拍着大腿大喊一声卧槽。

萧维景:“嗯?”

梁却葵佩服的也不口吃了:“你真是个男人。”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的小表妹今天怎么了?

萧维景一脸莫名其妙地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一身小恶魔裙子的棠柚和萧则行面对面坐着喝茶。

就是嘛,他过来有什么不合适的。

虽然柚柚是前未婚妻不假,难道两个人还不能在一起喝杯茶了?

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呢,他这只是解除婚约而已。

小桌上刚好能坐开第三个人,他来正好是那第三个嘛!

超合适。

棠柚看着萧维景面色淡定地走过来,丝毫没有因为看到她和萧则行而惊讶。

她忍不住开始对萧维景刮目相看。

——原本棠柚还觉着萧维景是那种优柔寡断容易偏听偏信的家伙,典型一地主家的傻儿子,却没想到他度量竟然这么的大。

设身处地地想一下,假使萧维景现在又和棠柚的小辈搅和在一起,饶是棠柚对萧维景没想法,可能还会觉着有些不舒服。

但是萧维景竟然如此坦然地面对。

还能过来一起喝茶聊天,坦坦荡荡,没有丝毫怨怼。

佩服,佩服。

萧维景坐下:“二叔,柚柚,真巧。”

——可不是巧了么,你要是再早一点点,或者刚刚梁却葵不在的话,你正好能欣赏一下自己二叔是如何被前未婚妻按在下面调戏的呢。

这种话,棠柚只敢在心里面悄么咪咪地想一下,嗯一声。

萧则行重新拿了个杯子摆在他面前,问萧维景:“你来做什么?”

萧维景端正回答:“为了柚柚结婚的事。”

棠柚险些把一口茶喷出来。

结婚?!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萧则行。

老狐狸难道想要采用法律手段永久性地把她绑在身边摸毛绒绒吗?

萧则行波澜不惊,并未说话;修长的手指叩着瓷杯,颊边的酒窝微微显露出来。

棠柚满面错愕地看向萧维景。

萧维景同她对视,有点理解她的震惊,好心地解释:“二叔已经全都告诉我了。”

你和杨名为谈恋爱准备结婚的事情,他现在都知道了。!!!

难道包括差点往你头发上染点颜色的事情也说了?

难道你也知道你前未婚妻其实一直垂涎你二叔的身体了?

作为一个差点被长辈绿了的人,你表现出来的也太淡定了吧萧憨憨!

还是说,这些其实是传说中暴风雨前的平静?

棠柚好不容易把茶水咽下去,严谨地做好表情管理:“抱歉。”

“错不在你,”萧维景想起当初杨名为说的话,心里面一阵刺痛和不适,仍旧强撑着安慰她,“毕竟唐朝的唐玄宗还娶了自己的儿媳妇,说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你们之间的关系比这可简单多了。”

听到他竟然敢拿这么刺激的例子做比喻,棠柚呆怔半晌:“我错怪你了。”

半晌后,她又由衷地说:“你真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从“萧维景心理承受能力真强”中醒过神来,棠柚这才记起了另一个让她困惑的点:“我结婚?”

萧则行不动声色:“还在商议中。”

一提到这茬,萧维景脸色并不是很好:“柚柚,你好好考虑考虑,我还是觉着你们不合适。”

杨名为不过一个小小的助理,哪里能配得上棠柚?

棠柚:“……”

从进来到现在,萧维景终于说了句符合他人设的话。

最新小说: 塔防与文明:从鼠人开始 不完全日蚀 全球神祇复苏 奇异人生之末世女巫 灵猫事务所 这不是末日是什么 巨兽吞噬进化 灵气复苏后的我开挂了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全球末世生存:我的资源无限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