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36、三十六朵玫瑰

36、三十六朵玫瑰(1 / 2)

萧则行垂眸看她, 酒窝若隐若现:“你确定?”

棠柚已然有些急躁,也不回答,用力扯着萧则行的衬衫领, 微微探身,径直吻上他的唇。

她压根就不懂得接吻的正确方式, 一团稚气,哪怕是气势汹汹地贴上去,结果还只是最最简单的唇瓣贴着唇瓣, 睁大眼睛看他。

海边霞光万道, 碧蓝清澈的海水波荡不已,海风微咸,洁白的鸽子落在栏杆上,收敛翅膀, 歪着脑袋看着正在亲亲的两个人。

萧则行屈身,胳膊从她背后穿过,揽住她,眼睫微垂, 眸色幽深。

而棠柚仰着脸,眼角的泪痣小巧玲珑。

棠柚试探着咬了一口他的唇。

没敢用力, 力气很小,却也成功了。

她生涩而不得章法的吻。

萧则行纵容默许了她的胡闹。

然而等棠柚尝够了,准备抽身离开时,腰肢却被萧则行揽住,往他身上贴的更近了。

萧则行声音低哑:“再亲一次。”

这一次的亲亲没有前两次温柔, 老狐狸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本性,亮出了隐藏的獠牙;不知不觉已经落入美色陷阱中的小兔子还以为自己终于得逞,虽然被亲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仍旧有种微妙的成就感。

就是脑袋被亲的晕晕乎乎,抓着他的胳膊,棠柚感觉和萧则行亲亲感觉真的很好。

她还可以再来十次八次。

晕头转向中,萧则行轻轻松松地将棠柚抱起来,往房间内走。

棠柚搂着他的脖颈,脸贴着他的耳朵,脸颊一点一点红起来。

妈耶,现在这个姿势好暧昧啊。

她像是一只八爪鱼,四肢都牢牢地缠着他,再不肯松开。

柔软的裙摆垂到他的手上,凉凉的丝绸质地,若有似无的撩拨。

萧则行的手紧了紧。

把棠柚放下来之后,他才把通往露台处的玻璃门关好,严严密密地拉上纱帘。

打开枕边的奶黄色小灯。

温柔光晕之中,两人在柔软的丝绸和鹅绒被褥中接吻,酒店里的这一层中再没有入住其他客人,万籁俱寂,唯有略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美色惑人,也能壮怂人胆。

有些缺氧的棠柚放空脑子,不想再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是单纯地想要亲亲。

但亲亲也不够了。

小兔子伸出罪恶的爪爪。

小爪爪被萧则行捏住,阻止她的进一步动作,抵着她额头,哑声叫她:“柚柚。”

小兔子牢牢被困住,迷茫地看他。

萧则行的衬衫稍有凌乱,仍旧好端端地穿在身上。

他看着棠柚,说:“和我交往吧。”

嗯嗯嗯?

确定是交往不是交、配吗?

干嘛突然在这个时候说这么煞风景的话啊?

大家快快乐乐地只图对方身体不好吗?

棠柚企图蒙混过关,不说话,晃了晃手腕,柔声叫他,试图激起他一颗禽兽心:“二叔。”

萧则行丝毫不为所动,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在她耳畔问:“柚柚,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您的身体,喜欢到不得了。

但是也并不了解您的本性啊。

棠柚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萧则行已然从她的犹豫中窥到端倪。

他放开棠柚的手,将她整个人温柔地圈住,下巴搁在她头顶,阻止小兔子蠢蠢欲动的动作:“柚柚。”

棠柚:“啊?”

“想要骗我身体可没那么容易,”萧则行轻轻咬了口她的耳朵,低笑,“连个喜欢都不肯说,还想学人走肾不走心?”

棠柚从善如流,蹭着撒娇:“我最喜欢则行哥了,则行哥真好,能不能再亲我一次啊?”

萧则行纵容了,把她亲到几乎喘不过气来,大手按着她背部,轻轻拍着,给她顺着气:“亲亲可以,其他的不行。”

男人身材高大,棠柚被他圈在怀里,小胳膊小腿的都被压住,根本没有办法再做点什么。

这就是体力上的天然优势,对方想吃她轻而易举,她想反吃却难如上青天。

美色在前,好不容易壮了次贼胆;棠柚还打算再搞点其他事情,却没想到又被萧则行搂紧。

“不是说自己很保守、想留到婚后么?”萧则行吻着她的脸颊,“不等了?”

棠柚很耿直:“等不了。”

萧则行太诱人了。

呜呜呜,想睡。

当初还以为他是萧维景,避免被睡,棠柚自己胡乱编了一堆谎话,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现在猝不及防地被人翻了旧账,她有点羞恼,忍不住回怼萧则行:“您那时候还说我这个年纪的该去和同龄人玩,和您这个老人家在一起没什么意思。”

萧则行不为所动:“现在我想吃个嫩草。”

“那你吃呀你吃呀,”棠柚费力地从他胳膊下往上移,亲了下喉结,态度极其嚣张,“嫩草都送到嘴边了,怎么不张嘴啊?”

萧则行捏着她的脸颊,笑:“胡闹。”

棠柚觉着胡闹的是萧则行。

明明他自己也很想吧,别以为她不知道。

偏偏在喜欢不喜欢这种事情上纠结。

萧则行垂眸看她:“你还不开窍,等你想通了再吃也不吃。”

棠柚隐约明白萧则行的意思。

他想要自己喜欢他。

可是喜欢一个人的代价很大,棠柚不想如母亲一般,一片痴情送出去被辜负的完完全全;她害怕受到伤害,才不敢去付出。

当初的萧维景是这样,现在的萧则行也是。

无爱则欢。

不谈感情,只单单纯纯地走个肾不好吗?

棠柚想不明白,本想着晚上趁萧则行睡熟了放松警惕再下手,结果她睡的比猪还香甜,一觉醒来,人已经走了。

只剩下温热的早餐摆在桌子上。

打开手机,看到苗佳溪给她发的信息。

今天发的真及时。

苗佳溪:今天黄心柚睡到萧则行了吗?

棠柚咬了一口香煎豆腐,慢吞吞地回:没有,但是亲了

苗佳溪:你亲他还是他亲你啊?上还是下啊?

棠柚:互亲,上

苗佳溪发了个失望到满地打滚的兔子表情包过来。

棠柚吃掉一整块豆腐,想了想,给苗佳溪回:这两天,我一定要完成我的小目标

完不成,我名字倒过来念

原计划定在今日下午开始拍摄,但中午时分,霍徐楠打了电话过来,歉意满满地说:“对不起,柚柚,我妻子身体突然不舒服,我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今天恐怕拍不成了,要把时间往后拖一拖。”

棠柚关切地问:“拍摄的事不着急,嫂子她还好吗?没事吧?”

“没事,老毛病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棠柚听霍徐楠声音温和,才放了心。

工作人员已经习惯了处理各种突发状况,其中就包括霍徐楠不能及时赶来;外加上在这边的住宿吃饭补贴全免,也只当是外出度假了,并没有什么怨言。

棠柚也庆幸今日不用下水。

腰上被萧则行按出的淤痕格外明显,脚腕和小腿上亦有深浅不一的痕迹,但是她不记得昨天有被捏腿啊?还是亲亲太激烈,她忘记了?

棠柚颇为费解。

下午并没有见到萧则行的身影,棠柚一边吸气一边小心翼翼给自己身上的伤痕上好药,顺便想想怎么样才能吃掉萧则行,或者是被吃。

古人还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棠柚现在就是拼着一口气,也得想办法把萧则行睡服。

哼,这个老狐狸现在就是故意吊她胃口。

傍晚,棠柚戴了个大草帽,外出买冰激淋时,听到有两个人在不满地议论。

她侧眸看,那俩人胸前工作人员的名牌还没摘。

“这次到底是换成谁过来拍mv了啊?”

“不知道,”另外一个人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好像是那个yuko吧?也不知道这次露不露脸。”

那人抱怨着:“一个小网红而已,凭什么换掉倪凉?我弟弟是倪凉的粉丝,早就答应了要给他带倪凉的签名照回去,现在完了,换成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伙。”

玩手机的回应:“听说yuko长的很丑,这次下水拍,没有游泳功底的人更拍不出来好看,我觉着得糟。害,说不定是睡了投资人才拿到的资源。”

“是啊,不然干嘛要找一个网红过来拍啊——”

棠柚从摊主手上接过来冰激淋,打断她:“可能因为yuko不会在背后说人是非吧。”

被她打断的两人一愣,玩手机的那个放下手机,警惕看她:“你是谁?”

“我是yuko,”棠柚目光落在她们的名牌上,笑,“麦汋?赵奈?名字还挺好听的,就是嘴巴有点大,吃饭肯定很方便吧?”

不看她们瞬间惨白的脸,棠柚转身,拿着冰激凌离开。

她倒是想睡投资人。

可投资人不同意啊。

晚上,萧则行回到酒店,刚刚脱掉外套,就听到外面谨慎的敲门声。

叩叩叩。

三下。

萧则行随手打开监视器,看到了棠柚。

她穿着毛绒绒的小兔子睡裙,拖鞋上也是可爱的小兔子头,绒呼呼。

脸颊粉粉,看上去刚刚洗过做,头发柔软蓬松,还有撮倔强的小呆毛。

萧则行喉结微动,拉开房门。

门开的瞬间,棠柚立刻猫着腰,一溜烟儿从他胳膊下窜进来;她站在地毯上,略抬下巴,高傲地看着他:“我听到有人传谣言说我睡了投资人。”

萧则行不动声色,解开腕上的手表,随手搁在矮茶几上:“然后呢?”

棠柚开口:“我要证明这不是谣言。”

萧则行姿态闲散坐在沙发上,听她这么说,颊边酒窝又深了。

他的腿很长,肩宽腰窄,锻炼得宜的身体肌肉均匀,最适合穿衬衫。

衬衫下手腕上,青筋微微凸起,一双手骨节分明。

棠柚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适合穿正装的男人。

萧则行轻哂,仿佛是在和她讨论数学题:“你打算怎么证明?”

棠柚挪着步子,走到他面前。

“我喜欢你,”棠柚盯着他的脸,面不改色,“这样可以吗?”

萧则行叹息:“这么生硬。”

棠柚换了称呼:“最喜欢则行哥了。”

萧则行不为所动:“敷衍。”

下一刻,他身体僵住。

棠柚往前迈一步,扯着她裙子上那个毛绒绒的小毛球,径直塞到他手中,仍旧看着他,软声叫他:“二叔。”

她的手指纤细白嫩,此时捏着那个毛球球,一起尽在他掌中。

最新小说: 林希的梦境宇宙 进化魔方 全球降临:百倍经验 美漫从提问钢铁侠开始 快穿:每个世界都要糖 这届人类不行 从白蛇开始诸天改命 烙在心口的昙花 银河漂流之毁灭 在漫威驱魔的魔鬼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