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二十六十朵玫瑰(捉虫)

二十六十朵玫瑰(捉虫)(1 / 2)

两人之间的距离,只隔着一个浴缸壁。

细软的头发柔顺地垂在肩膀上,发梢还在滴着水,白皙的脸颊被热气熏的有点发红。

脸颊上还沾了一块泡沫。

如林中被惊吓住的小鹿。

棠柚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大跳。

还不能伸手拨开他,她弓着身体坐,胳膊死死地抱着自己,力图掩盖住重点部位。

略有薄茧的大拇指往下滑,轻轻擦掉脸颊上的泡沫。

捏住她下巴上的嫩肉。

他的眼神很恐怖。

像是随时能把她拆吃入腹。

棠柚往后躲了躲,避开他的手:“二叔,我是柚柚啊,棠柚!你喝多了吗?”

她惊慌失措的声音终于解开了他的理智锁。

萧则行慢慢地松开手,定定地看着她,只是眸色依旧幽深:“先前叫江沉庭叫维景一口一个哥哥不挺好么?怎么对着我就说不出口了?”

好了。

棠柚确认了,二叔好像真的有点醉了。

有点恶趣味地想要捉弄她。

看萧则行现在这模样,似乎她不叫的话,他还真的就不给拿衣服了。

棠柚脸红到爆炸,小声说:“……哥哥。”

声音细若游蚊。

太奇怪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太奇怪了。

——明明叫其他人的时候都很自然,到他这边却像是要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叫不出口。

萧则行并没有因为她的羞耻而就此放弃:“我没听清。”

棠柚憋着一口气:“哥哥!”

萧则行伸手,揉了揉她细绒绒的头发,小拇指擦过她的小耳朵,夸奖:“柚柚真乖。”

棠柚觉着他摸自己头发时候的手法和摸棠糊糊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始终低着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爆红的脸。

余光瞥见萧则行终于站了起来。

帘子微微一动,萧则行出去了。

棠柚终于能松开僵硬的胳膊,动动僵硬的腿,轻轻地舒了口气。

耳畔听到萧则行隔着帘子问:“穿哪一件?”

棠柚说:“叠好放在床上的那些。”

话音刚落,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拨开帘子。

萧则行并没有进来,而是直接轻轻地放在了旁侧的架子上,包括干净的毛巾。

那只手只停留一瞬,放下衣服便离开。

隔着帘子,萧则行声音略有低哑:“穿好了再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当然会穿好了再出去啊!

难道萧则行以为自己是在色、诱他吗?!

她也不想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啊。

身上的泡沫实在太多太多了,棠柚打开浴缸塞,放掉,重新换了清水。

泡了一遍,还是不行。

刚刚打泡沫时候打太多了,现在随便一冲还是起泡泡。

不得已站在淋浴下,冲了足足六分钟,才终于把身上、头发上的泡沫全部都重新冲干净,拿毛巾拭干。

棠柚拿红裙子时候,才看到下面放着的小裤裤小内内。

配套的,都印着白色的小兔子。

棠柚难以想象,萧则行拿这些衣服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完了完了,以萧则行的性格。

估计又要调侃她穿儿童内衣了。

垂头丧气地穿好,棠柚先小心翼翼从帘子后面探出个脑袋来。

萧则行不在卧室。

余光窥见飘窗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小内内小裤裤都扔的极为随意。

也不知道他看到没有。

棠柚尴尬极了,连忙跑过去,飞快地把衣服拢了拢,收在一起,静悄悄地叠起来。

收拾好之后,棠柚才踩着毛茸茸的拖鞋,怀着壮士断腕的心情,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

萧则行也换了一身衣服,似乎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正坐在沙发上。

微微有些出神。

听到动静,抬头瞧了她一眼。

表情不辨喜怒。

看上去已经恢复正常了。

棠柚放下心来,她轻轻咳一声,走到他面前,规规矩矩地叫他:“二叔。”

萧则行并没有因为她的称呼纠结,揉揉太阳穴,俊朗的眉宇间有一丝无奈。

他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s&c邀请我来拍广告,后天正式拍,让我提前过来,这也是他们给我订的房间,”棠柚老老实实地回答完,颇为费解,“二叔您怎么也在?”

萧则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微微皱眉:“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棠柚哦了一声,规规矩矩地坐在他旁边。

酒店提供的是同样味道的沐浴露,现在棠柚和萧则行身上的味道都是相同的,有点蛊惑人的话梅糖甜味儿。

甜滋滋,想吃。

哪怕洗过澡,萧则行还是没有穿睡衣,仍旧板正的西装裤,袜子鞋子,严肃到像是要去开会。

棠柚穿了个毛绒绒的拖鞋,她等着无聊,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和萧则行的脚大小似乎差的也蛮多;见他没注意,偷偷地把脚从拖鞋里伸出来,往他鞋子旁边放在一起比了比。

倒吸一口冷气。

果然,个子高的人,手脚都比她要大。

棠柚悄咪咪地又把脚塞回鞋子中。

萧则行拨通了号码,不过响三下,成功接通。

萧则行按着眉心,沉声问:“许三,谁让你把人送过来的?”

“这么棒的主意当然是我想出来的,”许茂声音笑嘻嘻,丝毫不在意,“行哥啊,刚刚还不是说自己喝多了酒?我看你现在很清醒嘛。那个女孩怎么样,是不是挺甜——”

旁侧的棠柚猝不及防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有些讶然地看向萧则行,稍稍有点懂了。

萧则行沉声打断他:“胡闹。”

“给你送个小美人过去还叫胡闹?上次发现你个万年老处男竟然开始用微博就觉着不对劲,看上了也不采取点行动?听老汪说人漂亮才给你送过去,怎么,没发生点什么?”

萧则行冷声斥责他:“这种缺德的事情少做,你哪里来的胆子敢算计我?再这么混账下去,就算是你爷爷都救不了你!”

碍着棠柚还在旁边,萧则行压制着怒气,匆匆挂断电话。

棠柚仍在云里雾里,看萧则行气色不好,谨慎地叫他:“二叔?”

萧则行的脸色很差。

把手机掷到桌面上,他闭一闭眼,沉声说:“柚柚,我们好好聊一聊。”

手机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一声,晃了晃。

棠柚发现萧则行此时的表情非常严肃。

像极了高三时候第一次月考,她因为贪玩,就连最拿手的语文都考的一塌糊涂;成绩出来之后,班主任就是用这样的表情叫她:“小软糖,来我办公室,我需要好好的骂你一顿。”

棠柚有点怂。

她猜测萧则行也会骂她。

断断续续地听了那个通话,棠柚也能从零散中还原出整个事件的大概——

有人想要借花献佛。

佛是萧则行,她恰好就是那一朵准备送出去的花。

双方对此均不知情。

棠柚第一次和人合作拍广告,再加上s&c名气也不小,哪里会想到这边人竟然存了这样的想法。

……这么说起来,的确是她的错。

不应该一个人冒冒失失地跑过来,不应该就这么毫无戒心地住进品牌方给开的酒店。

她的头发还没有干透,发梢往下滴水,有的顺着脖子缓慢地往衣内滴落,而有的在肩膀上留下小小的一片湿痕,逐渐地晕染开。

萧则行问:“你现在一个人?没有工作室,也没有签经纪公司?”

棠柚本来已经准备好迎接教训,没想到他上来竟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她点点头。

萧则行说:“这样不行。”

棠柚沉默了。

“柚柚,我不是在指责你,”萧则行冷静地问,手腕上,青筋凸显,“你假设一下,刚才进来的人如果不是我,而是其他的陌生男人,你怎么办?”

棠柚小声开口:“我错了。”

她能明白萧则行的意思。

s&c那边究竟是个态度暂且未知,单单说紧急情况,刚刚那种场合下,假使进来的是某个年纪可以当她爸爸的人呢?假使对方道德意识淡薄或者□□熏心呢?

她并不具备相应的反抗能力。

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萧则行待她一般好。

放在毛绒绒鞋子里的脚趾轻轻蜷缩起来,棠柚终于感觉到了后怕。

她在为自己的安全意识淡薄而道歉。

萧则行身为长辈,可以为此批评她。

但是——

萧则行叹气:“你没错。”

棠柚仰脸。

萧则行没有笑,他目光沉静:“这件事里面,你是受害者,没必要为了别人的错误道歉。”

棠柚微怔。

从小到大,她已经习惯了从长辈那边得到谴责和教训,从因她的冒冒失失而犯的那些小事中。

然而,如萧则行现在这般告诉她没有错,还是第一次。

棠柚眨眨眼睛,眼睛和鼻子都有点酸酸的。

她捏住自己的裙角,忍住。

门铃响起,萧则行站起来,去开门。

侍应生送了热牛奶过来。

还有草莓和樱桃。

萧则行先倒了一杯温牛奶,轻轻放在她手边,声音缓和下来:“柚柚,毕竟你还没有毕业,对他们没有防备,这很正常。”

棠柚捏着杯子,喝了一小口。

杯子很暖,她抱在手心中。

“有时候,很多事情比你想象中更加复杂和肮脏,”萧则行第一次提到她的年龄问题,“你现在年纪还小,我也不会要求你立刻成熟,那样对你来说太残忍。”

温牛奶的热度渐渐顺着手指传递到心脏。

指尖紧紧贴在牛奶杯上。

萧则行慢慢地说:“柚柚,为了防止此类事情再度发生,我建议你创办个人工作室;一个专业的团队,总比你一个人更安全。”

棠柚抬眼看他。

“金钱上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可以帮你,”萧则行揉了揉她的脑袋,“别露出这幅表情,像是我欺负了你——不知道棠柚小姐愿不愿意接受我以个人名义的入股呢?”

棠柚呆呆地看他,由衷地说:“二叔,你真好。”

“s&c那边的事情,你先不用管,交给我,”萧则行说,“你放心,二叔会替你出气。”

“好了,其他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谈,你现在乖乖地把牛奶喝光,先去睡觉,”萧则行终于露出了笑容,那个消失不见的小酒窝又露了出来,“尊敬的棠柚小姐,请问能把次卧让给我暂时休息吗?”

这是个双卧室的总统套房,还有一个略小的次卧。

棠柚拼命点头:“当然可以,谢谢二叔!”

——欣喜之中,棠柚终于彻底地不去在意刚刚浴室中发生过的事情。

二叔喝多了嘛,她这样想。

人在喝多的时候总是会做出一些有违常理的事情。

现在他洗个澡,清醒之后,还是那个疼爱后辈的好二叔呀。

只是那个汪云全……

要不是已经签了合同,现在棠柚都想直接买第二天的机票回家。

要是全天下的男人都像二叔一样品行端正的话,应该就不存在犯罪了吧。

也幸亏二叔不重色呢。

-

正式的拍摄计划从第三天才开始,经过昨天的“惊吓”以后,棠柚也不敢再出门了。

二叔说的很对,她一个人没有自保能力;这里又远远不如国内治安良好,独身出门实在太危险了。

棠柚一觉睡到中午十点,打电话给侍应生,请他们送了早餐上来。

她赤着脚坐在沙发上,刚拿起来遥控器,就看到了萧则行留在桌子上的字条。

压在花瓶下面。

花瓶中是尚带着露水的玫瑰花。

棠柚抽出纸条,仔细看。

「柚柚:我中午回来,自己一个人不要乱跑;下午再带你出去玩,听话。」

再往下,是他颇为飘逸的签名。

萧则行。

都说字如其人,棠柚却一直练不好字;写字永远方方正正的,还曾经被老师吐槽过一次是小学生笔迹。

字渣少女看着这么好看的钢笔字,略有些羞愧地把纸条静悄悄叠起来,压在一旁。

眼不见为净。

嗯。

汪先生那边一直没有动静,棠柚记着萧则行的嘱托。

萧则行说会帮她处理好这件事情。

她如今孤身在这里,经过昨晚的事情,终于意识到了危险。

棠柚打开电视,她不懂法语,看的脑仁有点疼,最终还是丢掉遥控器,选择玩手机。

上一条微博还是棠柚在昨天发的,配图是刚刚下机场时候拍的,本人并没有出镜,谨慎地只照进去蓝天。

s&c暂时并未对外宣布拍摄计划,棠柚也没有急吼吼地发博文炫耀,配的字也很简单。

「今天阳光真好」

点开评论看,前排都是铁粉,都是在祝她心情愉快之类的话;黑粉一般都在后面,杠的方式也千奇百怪,她往下拉了拉,不期想又看到那个小号。

「西行甘棠:想和你一起在阳光下牵手散步」

这次他倒是换了头像,不再是蜜柚,而是一只白生生的小兔子。

棠柚点进去他的主页。

最新小说: 塔防与文明:从鼠人开始 不完全日蚀 全球神祇复苏 奇异人生之末世女巫 灵猫事务所 这不是末日是什么 巨兽吞噬进化 灵气复苏后的我开挂了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全球末世生存:我的资源无限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