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二十一朵玫瑰

二十一朵玫瑰(1 / 2)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棠柚宁可在床上饿死、吃水果吃到胃疼,也不会跑到厨房里来下这一碗面。

锅里的面煮的越来越软,咕咕噜噜煮开了小泡泡。

被当场抓包,如今的棠柚面红耳赤,她原本还想加点蔬菜叶子进去,现在也顾不得了,只摸出两枚鸡蛋,小心翼翼打进去。

余光瞥见萧则行,犹豫两秒,又摸出两枚蛋来,敲碎壳子。

他这个时候过来厨房,应该也是打算找东西吃吧。

都说食量和身高成正比,他个子那么的高,吃的东西肯定也特别多吧……

多加两个蛋,应该够了吧。

秉借着尊敬长辈的原则,等到荷包蛋慢慢地熟了,棠柚关掉火,先小心翼翼地给萧则行盛了一碗面,卧了三个荷包蛋,端到他眼前,毕恭毕敬:“二叔,您先吃。”

睡了一半又爬起来觅食,棠柚身上穿着一条长长的睡裙,连帽子的那种,帽子后面垂了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裙子屁股位置有一颗白色的圆滚滚的毛球。

萧则行刚刚辨认了许久,终于明白,这个毛球原来是兔尾巴。

萧则行解开袖口,往上挽了挽,露出一截蜜色的小臂,肌肉线条流畅,青筋若隐若现,他笑:“私下里不用这么拘谨,叫我名字就好。”

棠柚低头,耳朵旁边有一小截绒呼呼、不安分的头发,倔强地凸了出来:“不不不,不合规矩。”

萧则行拿起筷子,没有动手,便脸,问她:“怎么给了我三个荷包蛋?”

和苗佳溪开惯了黄腔,“吃啥补啥”四个字险些溜出嘴边,棠柚克制着,往外面继续盛面,恭恭敬敬:“……我得尊老。”

“你这么说,倒显得我不爱幼,”萧则行颊边酒窝浅浅,转移话题,“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棠柚端着自己的一小碗面,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

指尖被烫红了一点,她缩手,下意识地捏了捏耳朵。

把耳垂也捏的发红。

热气袅袅,棠柚洗干净手,捏着筷子,坐在萧则行旁边,真情实感地道谢:“谢谢二叔,都挺好的。”

她认为现在有必要换个愉悦的话题,来遗忘掉刚刚令人尴尬的局面;挑了一小缕面,棠柚小心且谨慎地问:“二叔没吃晚饭吗?”

棠柚不知道萧则行日常都会做什么。

“吃过,”萧则行目光盯着她裙子后面的那个白色的、绒呼呼的小毛球,“闻到香味过来了。”

棠柚坐在高脚椅上吃面,椅子太高,只有脚尖勉强触着地面;宽大的裙摆垂下来,那个毛球晃晃悠悠。

萧则行不动声色地伸手,攥在手里捏了一把。

又捏了一把。

棠柚埋头吃面,全然没有注意到;她认真想了好久,终于从这句话中整理出不对劲儿来。

萧则行过来的时候,她还没开始往锅里加面呀!

这个人从哪里闻到的香味儿?!

难得有这样温情的相处时刻,萧则行松开毛球,若无其事地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棠柚咽下面条,唇边还沾了点汤汁:“什么怎么办?”

“维景那边已经坚定了要退婚,”萧则行笑,“你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第二步呢?”

面条煮的很软,棠柚咬了一口蛋的边缘,没说话。

萧则行:“你该不会以为光靠维景就能成功说服老爷子吧?”

棠柚:“……嗯。”

她还真的是这么想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

虽然说她和萧维景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互看两生厌;但好在两人有同样的目标就是解除婚约,棠柚能力有限,又不是萧老爷子的亲孙女,能做到的也就是努力让萧维景主动提出来退婚了。

萧则行笑了,他摇头轻叹:“傻孩子。”

不知道是在说她,还是在说萧维景。

“你先前以为退婚最大的阻碍是萧维景?”萧则行站起来,从冰箱中拿出一瓶奶,打开盖子,放入微波炉中,加热,“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想成功解除婚约,应该说服老爷子才对。”

棠柚埋头吃面。

她平常吃东西并不快,再加上面条是烫的,现在想着事情,吃的更慢了,一口一口。

面有一点点咸,吃到一半,棠柚口渴来,想去找热水。

萧则行起身,往杯子里倒了温热的牛奶,轻轻放在她手边。

他宽慰:“别担心,不是什么大事。”-

棠柚没敢和苗佳溪提这件事情。

好几年的朋友了,棠柚太了解苗佳溪性格了。

苗佳溪就是一典型宅女,私下里和好友开车开到飞起,阅片无数博古通今;在真正面对男人的时候,却又怂到温良恭谦让。

都是外柔内污、黄到流油的咸鸭蛋。

次日棠柚是被电话吵醒的,半睡半醒间把手机捞过来,没看清联系人就接通了:“喂?”

“糖糖,”江沉庭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冷静,“你出来,我在楼下等你。”

棠柚瞬间清醒,她坐起来,抓了把乱糟糟的头发,难以置信地向他确认:“你来二叔这儿了?”

“嗯。”

棠柚慌忙换掉小兔子睡衣,随手找个裙子换上;幸亏她头发柔顺,也顾不上梳,洗了个脸,简单漱口,什么都没涂,就这么清清爽爽地下了楼。

她跑得快,进门时,一角裙摆不小心被旁边的绿植勾起来,露出一截白;萧则行放下杯子,不动声色挡在她面前。

江沉庭端坐着,正在沉思,听到动静,抬眼望,只能看到高大的男人挡住棠柚。

棠柚压根没有在意那一块裙摆,倒是因为萧则行在这里吃了一惊:“二叔,你今天怎么在这儿?”

她往前走了一步,裙摆松松地放下去,又遮住脸。

“休假,”萧则行轻描淡写,“我又不是机器。”

尽管还是在休假,他仍旧衬衫西装,一丝不苟;棠柚没在意,从他侧边绕过来,笑着叫江沉庭:“哥哥!”

江沉庭脸色并不怎么好,他放下手中的杯子,看了眼萧则行,这才对棠柚说:“怎么好意思麻烦萧先生?哥哥又不是养不起你,等下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家。”

棠柚顿时眼前一亮。

有了江沉庭帮忙说话,她倒是找到了名正言顺的理由。

虽然在这里住也挺自在,但到底不是自己的家呀。

“你确定要在这时候回去?”萧则行微笑着问棠柚,“你想好怎么和老爷子解释了么?现在功亏一篑,未免有些太过可惜。”

只是一句话,棠柚又犹豫了。

她当然知道萧则行的意思,如今萧维景已经决意要退婚,就差老人家点头了。

萧老爷子看到了她和萧维景间的不对付,这才决意让棠柚和他住在一起“培养感情”;照萧维景昨晚的说法,他已经开始动手,这时候她离开,恐怕会大乱他的计划。

棠柚想了想,仰脸对江沉庭笑:“哥哥,我在这里也挺好的。”

江沉庭不说话,眉头紧皱,仔细打量着她:“别说谎。”

“我骗你做什么呀,”棠柚笑,眉眼弯弯,“好了好了,这次来,有没有给我带什么礼物啊?”

她故意岔开话题。

江沉庭面色稍缓,摸了摸她的头发:“给你带了一对玩偶,来的急,忘带了,下次给你捎过来。”

“谢谢哥哥。”

萧则行没说话,只微笑着看这对兄妹。

江沉庭今天的行程排的很满,留给他的时间有限;走之前,忍不住又拍了拍棠柚的脑袋,提醒:“照顾好自己。”

棠柚笑着送他离开。

等到江沉庭走了之后,萧则行才慢慢悠悠开口:“你和自己哥哥感情倒是挺好。”

“家里面就哥哥照顾我,我当然也得对他好呀,”棠柚说,“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江沉庭比你大六岁,你管他叫哥哥;怎么就管我一口一个二叔?”萧则行闲散坐着,笑,“你都把我叫老了。”

棠柚哼了一声,翻起旧帐来:“那当初骑马时你怎么好意思让我把你当爸?”

越想越觉着这人心机深沉,在她懵懵懂懂的时候,无论是口头上还是身体上的便宜都占了不少。

棠柚在心中暗暗庆幸,幸亏这人并不多么重色,萧则行只是逗逗她,而不是真的想睡她。

不然她怕是已经被啃到骨头都不剩。

如果当初真的滚了床单,那现在可真的是地狱模式了。

萧则行并没有因为她的顶撞而恼怒,微笑着投降,道歉:“是我的错。”

终于从这里扳回一局,棠柚心情愉悦,脚步轻快地离开。

终于也有她把萧则行噎到说不出话的时候啦!-

今天又到了发新图的日子,棠柚中午没在这里吃饭,让司机开车载她回到之前的公寓,和阿麦合作一起拍照。

这次不是推广品牌,而是棠柚自己的私服。

棠柚在分享穿搭时候,和其他的博主不太一样;她不会一味地只发那些p长腿细腰的图片,而是会针对性地添上一些搭配的小技巧,针对扬长避短,附上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也正是如此,才能和其他千篇一律的博主们彻底分开。

现在正是夏末秋初,棠柚一口气拍了九套衣服,从连衣裙到衬衫,风格不一,有高奢品牌,也有平价的单品。

拍完之后,阿麦在他的专属工作电脑前处理照片;棠柚现在拍照时候会带一个小兔子的面具,也更不会担心会因为照片而掉马。

苗佳溪在苦兮兮地赶稿,棠柚盘腿坐在她旁边,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在文档上敲打今天准备发的微博:“品牌为了年轻化,如今都在注入部分运动元素,譬如gucci近几年来出的t恤……”

苗佳溪顺利交上稿子,都快虚脱了;她摊开手,仰面躺在地毯上,片刻,爬起来去冰箱中拿冷饮。

冷藏中放了不少奶啤,三个人共同的最爱;递给阿麦一罐,阿麦羞涩地道谢,苗佳溪不以为意,笑了笑,往棠柚旁边轻轻放了一瓶。

贴心地打开拉环。

阿麦修好图片,传给棠柚;刚好她也编辑好了,配上图片,发了出去。

刚发完微博,棠柚下意识地刷新一下评论,瞬间涌入四五条。

其中一条评论格外显眼,只有简短的一个爱心表情。

这个表情很常见,真正引起她注意的,还是这个账号的昵称。

西行甘棠。

头像则是一颗柚子的简笔画。

手一抖,点错了,再切换回来时,这条微博立刻被其他的评论所淹没。

苗佳溪问:“今天你有事吗?没什么事的话,咱们一起叫个火锅外送呗,我正好刚升黑海会员。”

因着阿麦严重的社恐,受不了那种热情似火的服务,每每都是叫了火锅外送。

“不了,你们两个人先吃吧,别管我,”棠柚摇了摇头,收好手机,“今天我高中班主任生日,同学准备一起给他庆生。”

苗佳溪艳羡:“真羡慕你们,我们高中班主任就是我噩梦。”

说话间,她又跳起来,凑到阿麦旁边,问:“阿麦阿麦,今天想吃什么呀?我们一起吃火锅吧……”

棠柚收好电脑和手机,同两人告别。

她晚上不喝酒,决定自己开车过去,也方便。

棠柚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市一中读的,能来这个学校读书的,大致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家底丰厚,另一种是学习优异。

棠柚属于前者,而文灵勉强算是后者——成绩还算不错,最重要的还是有游泳作为加分项。

带棠柚这个班的班主任姓马,今年刚刚退休,真正意义上的桃李满天下;给他庆祝生日的同学不止棠柚这一届,还有往届的一些学生,大手笔,包下了整个宴会厅给老师庆生。

棠柚抵达的时间稍稍晚了一些。

一见到她过来,班长眼前一亮,朝她招手,叫:“小软糖!”

棠柚笑着答应。

不知道是谁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小软糖”,一叫就是三年,棠柚琢磨着,这么个外号还算可以,至少比什么“大头”“菜花”“猴哥”之类的好听多了。

班长笑着说:“你可总算是过来了,大家都等你好久了,还担心你迷路了……”

说话间,把她拉到同班的桌子旁边,笑盈盈地起哄:“我们的班宠过来啦!”

最新小说: 塔防与文明:从鼠人开始 不完全日蚀 全球神祇复苏 奇异人生之末世女巫 灵猫事务所 这不是末日是什么 巨兽吞噬进化 灵气复苏后的我开挂了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全球末世生存:我的资源无限复制